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混在异界当作家 >章节目录第五十一章:舌战群儒
    圣临城外,一群人站在那里,引来进出城的百姓指指点点。』笔趣阁Ww』W.』biqUwU.Cc

    这群人几乎代表着大乾帝朝三分之一的文人势力,当中有数十位大儒,甚至还有三位诸子百家当中杰出的人才,亲自来到这里,等待着百万大军回朝。

    他们已经站在这里一天一夜了,好在身体强壮,虽有一些年迈,但至少也不会太疲倦,并且再加上心中有一口怒气,一直坚持他们守在这里。

    “来了!来了!大军来了!”

    “看,沙尘滚滚,是大军回来了。”

    “哼,总算是回来了,某到要看看,这个世子殿下,到底有何能耐。”

    “若他自觉,反驳他父亲之言,这件事情也就作罢,若是他也厚颜无耻,我必书写文章,辱他劣迹斑斑。”

    “还好没有走捷径之路,这个杜尘倒也算是有一点傲骨,只是遇到了不像话的爹。”

    一时之间这群大儒文臣简直是兴奋了,就好像来了一个无恶不赦之人,胸腔当中,仿佛有无尽言语,都已经准备好了口伐笔诛,就等当事人前来了。

    大军行驶度很快,从远处不过几里,一转眼之间,沙尘滚滚,狂风大作,百万大军的气势,无法形容,用排山倒海来形容,也不足为过,然而这群文人,虽一个个身体薄弱,可却神色坚定,目光中带着一种冷意,亦或者一种不屑鄙夷,死盯着为的马车。

    大军止步,顿时之间,天地一片肃杀。

    一下子空气宁静了,除了风声以外,便再无其他声音。

    踏!踏!踏!

    从殿内走了出来,杜尘一袭白衣,大风吹来,衣服被吹的皱,脚步声清晰的很,身影出现,一时之间,所有文人大儒,皆然恭敬一拜道:“见过世子殿下。”

    礼是礼,法是法,道是道,情是情!虽然他们过来是准备找杜尘麻烦,可礼不可少,这是规矩,若逾了礼,待会被杜尘拿这个当做话题,就不好了。

    看着满朝文臣,甚至有一些大儒都亲自来了,杜尘平静的面上露出了淡然地笑容。

    “见过诸位大臣。”杜尘微笑开口,随后继续说道:“诸位大臣不在圣临城赏花吟诗,跑到城外作甚?是来迎接本世子殿下的吗?这有一些客气了吧,不过来归来,不带礼物就不像话了,回头补上吧。”

    杜尘很认真地说道,这一下子莫说这群文臣了,就连跟随杜尘的一些王侯将相也有一些懵了,杜尘这是啥意思啊?明摆着是来找你麻烦,你还问一脸笑呵呵,还指望别人送礼!

    哇!还要脸不?

    回过神来,这些文臣一个个深吸了一口气,当下有一位灵书师往前走了一步,神色平静,看着杜尘,手掌展开,贴在一起,向杜尘行礼,紧接着漠然道:“世子殿下就莫要开玩笑了,我等前来,所为何事,世子殿下不可能不知道,在下只是想问几个问题,还请世子殿下回答。”

    他是第一个站出来询问的,自信满满,显然胸有成竹,已经想好了一切对应办法,就等杜尘接话了。

    “你是朝廷文臣吗?”杜尘带着好奇之色问道。

    “并非,闲云野鹤,只是.......”他开口,这番回答,只是还没有说完以后,马上便得到杜尘的冷哼声。

    “不是朝臣,前来此地作甚?来人,将此人拿下,带去官府衙门,此地皆是大乾帝朝文臣百官聚集之地,朝臣在此,容不得其他闲杂人等,带走。”

    杜尘一番话说的很果断,根本不给对方任何一点机会,当场有将士走出来,直接拿下。

    “给我放开,我是精品灵书师,虽不是朝臣,但根据大乾律法,我属大乾之人,其待遇身份,为正三品官员。”他大声说道,显得极其愤怒。

    “杜尘,你这是做什么?”

    “世子殿下,这位乃是精品灵书师,你当场拿下他是什么意思?瞧不起我等灵书师吗?”

    “杜尘,你要干什么?用强权来压我等吗?”

    一时之间许多灵书师齐齐出来了,脾气好一点的还跟杜尘讲道理,脾气不好的直接点名指姓,大声质问。

    “按照大乾律法,灵书师的确享正三品官员待遇,一切从优,可说到还不是朝臣,文臣皆在,按照大乾律法,这个地方已经算是朝纲之地了,议国家大事,灵书师只是待遇享受正三品官职,可没说可参与国事,诸位大臣可有法家吗?”

    杜尘平静说道,可言语犀利,说的众人哑口无言。

    “世子殿下说的的确没错,诸位同道,若无朝臣,还请诸位暂且退离,法不容情。”

    这时候一尊文臣开口,这是法家的,他认同杜尘所说的,因为这是事实,灵书师身份崇高,但终究不是朝臣,没有官职在身,只是说可以享受正三品的待遇,可以跟正三品的大官平起平坐罢了,真正无权插手朝纲之事。

    除非是有官职的灵书师。

    当下一批人脸色难看,但法不容情,这不是开玩笑的,于是乎只能咬着牙离开了。

    走了一批人,剩下的人也不少,细细看来有数百位文臣,不缺乏大儒之流。

    “唉!清静多了,我们言归主题吧。”杜尘微笑说道,可是这个微笑,却让在场这些文臣冷笑不已,杜尘的态度已经表现出来了,绝不是议和之态,这是要正面肛的节奏啊。

    不过在场诸位每个都做好准备了,只是很快杜尘继续开口道:“来商讨一下礼物吧,本世子殿下不喜欢什么金银珠宝,所以有关于这个也就别送了,送点别的吧,若是有什么美女之类,那是最好。”

    这话一说,诸文臣再一次懵了。

    不是说好了言归主题吗?怎么又扯上礼物了?谁要送你礼物啊?

    这下子有文臣气的脸血红了,当场走出来,看着杜尘,咬牙切齿道:“世子殿下,此次前来,不是跟你胡搅蛮缠,只是想问你一个问题,道德经,可否是殿下所著?”

    这群文臣可没时间跟杜尘扯皮,他们就是来找麻烦的,容不得你唧唧歪歪,消磨时间。

    这个问题一说,一时之间场面再一次安静下来了。

    有一句话说的好,就怕空气突然安静。

    狂风吹过,沙尘滚滚,杜尘站在马车上,微微低头看着百位文臣,他收敛了笑容,变得十分严肃,紧接着认真无比地吐出四个字。

    “是我之作。”

    声落,一时之间,惊怒表情占据了这些文臣的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