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大善人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二章 您还有什么建议么?
    徐越鸣刚开始的确是打算隐藏实力,不过经过了这几天的接触与交流,他对于k市这边的人也已经有了最基本的信任,最起码对于谭浪这个人他是信任的,所以隐藏实力这种事已经是属于可有可无的事情了。』 笔Ω趣阁Ww』W. biqUwU.Cc

    至于那个洪元的存在,徐越鸣也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他之前已经向谭浪打探清楚了,那个家伙和他的弟弟与自己一样,都是属于k市军方所请的外援,而对比起愿意贡献和传播启灵系列的徐越鸣,谭浪对于洪氏兄弟显然是不太待见的。

    其实哪怕不考虑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徐越鸣也必然会出手的,若是按照谭浪的计划去执行,这一队人之中恐怕除了谭浪和洪元以外,没有几个人是能够活着回去的,他并不希望看到那些人被这样白白的牺牲掉。

    而徐越鸣之所以会作出这样的选择,是因为当他现那些人身穿防化服的情况下,在疫区之中根本就挥不出多少自身的实力时,瞬间明悟他们在进入疫区之前,都是已经下定了必死的决心的!

    他们之前可不知道徐越鸣的短矛会有如此惊人的威力,更加不知道徐越鸣的实力比谭浪和洪元加起来都要强上许多,但他们依然选择加入到这个队伍之中来,所为的不过是从这里取回一些原始病毒,帮助研究所的人尽快研制处能对抗瘟疫的疫苗!

    最为让徐越鸣感到敬佩的却是,他们并不是没有其它选择的,以他们的实力合作一起前往其他的城市躲避这场瘟疫也并不算什么难事,但他们全都义无反顾的选择了这一条要危险得多的道路。

    徐越鸣虽然一直都被庇护组织的人称为大善人,甚至是被当成了拯救世人的神,但他很清楚自己是做不到那种程度的,他愿意加入到队伍之中来,只是因为他相信以自己的实力,在这疫区之中是几乎不会有生命危险的而已。

    于是,当谭浪提出那个风险极大的计划时,徐越鸣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出手,若是因为自己隐藏实力的原因,而让这些可敬的人被牺牲掉,他会一辈子都不安的。

    不过,那头渊蜥也的确是无法对徐越鸣造成多大的威胁,他在谭浪的惊呼声之中,直接就扯掉了上半身那碍事的防化服,然后如同是瞬移一般直接就出现在了渊蜥那硕大无比的脑袋上,紧接着他的右拳就裹挟着数种灵元所散出来的光芒,狠狠的砸在了渊蜥的天灵盖处!

    若是不论无限复活能量的话,这头渊蜥其实是要比那地灵兽强上不少的,特别是它那身看起来光滑得有些过分的皮肤,展现出了极其惊人的防御力,特别是对于灵元攻击有着一种特殊的抵抗力,徐越鸣拳头上所附着的灵元,有将近两成直接就被它身上的那层皮肤给抵消掉了!

    所以他这足以将地灵兽直接轰杀的一拳,打在那渊蜥的身上却只是轰掉了它脑袋上的一大片皮肉而已,只能算是比较严重的一点皮外伤,距离伤筋动骨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

    不过徐越鸣对此是早就有所预料,因为根据宝鉴的介绍,这渊蜥与一般怪物不同,它是天生就无法直接吸收游离能量的,只能通过吞食其他怪物来汲取游离能量,因此他对于那些能量类的攻击,天生就有着极强的抵抗能力。

    而且它通过食物所汲取到游离能量,也基本都是用来强化自身的**,使得它的**拥有非常强悍的防御力,面对这么一头以防御见长的怪物,徐越鸣也没想过能够一拳就解决掉。

    所以在一拳过后,伴随着那怪物凄厉的嘶吼,他毫不留情的又是同样的一拳砸向了那渊蜥,然而这一次那渊蜥总算是反应了过来,它猛地以一种诡异的角度扭转了脑袋,张开自己的血盆大口对准了徐越鸣。

    不过它却没有直接咬向徐越鸣,而是在一阵咕噜咕噜的响动之中,一大滩腥臭无比的黑紫色涎水,如同是一道瀑布一般铺天盖地的喷向了徐越鸣!

    这个口水攻击的覆盖范围实在是太大,而且那个攻击的角度也非常的诡异,即使徐越鸣早有准备也无法彻底全身而退,腿上依然是被溅到了一大块的毒水,顿时就将那下半截防护服给腐蚀出了一个巨大的缺口,就连里面的裤腿也是瞬间就被腐蚀掉了一块,露出了他那强壮的小腿。

    但那些毒水最终还是没能突破盾甲纹路的防护,并没能真正的伤害到徐越鸣,虽然即使是真的被那毒水给浇中了,有造化能量在他也能迅痊愈,只是却必然是要吃一顿苦头了。

    那毒水也正是渊蜥除了肉搏以外的唯一一种攻击方式了,可惜对于有着盾甲纹路和造化能量双重保护的徐越鸣来说,这种攻击方式几乎没有任何的效果,至于它的肉搏就更加无法形成多大的威胁力量。

    哪怕它的身躯的确是非常的灵活,但对上了同事加持了风属性和雷属性两种灵元的徐越鸣,依然是远远不够看,所以它很快就完全陷入到了被动挨打的境地之中了!

    徐越鸣就如同是是如同鬼魅一般,不时的出现在渊蜥的各个方向,然后就是那强横得不讲道理的一拳狠狠砸下,仅仅只是过去一分钟多点,它就已经变得遍体鳞伤了,远远看去就如同是一摊烂肉一般,几乎完全看不出它原本的模样来。

    此时它那强悍**所带来的顽强生命力,就成为了它痛苦的源头,足足被持续殴打了将近两分钟它才彻底咽气挂掉,整个过程几乎是没有任何的悬念,毕竟它比起当初在s市的那头怪物,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

    ……

    徐越鸣是一个讲信用的人,所以他的确就如同自己所说的那般,仅仅只是离开了那么一会儿就会到了谭浪他们的身边。

    一切生得太快,谭浪在震惊过后不由想起了“温酒斩华雄”的典故来,他觉得徐越鸣击杀那怪物的度,绝对要比关羽斩杀华雄都还要快上三分,他实在是想不明白徐越鸣明明还没有进入晶化阶段,为何会拥有如此强悍的实力!

    他的心中实在是太过惊讶,以至于见到徐越鸣回来了,他一时也没有反应过来,反倒是徐越鸣对他笑了笑之后,来到了洪元的面前,带着玩味的笑容说到:“怎样?这次我可是将自己的灵元用在了对付怪物上面,洪大高手你还有什么建议么?我可是还想聆听一下您老人家的教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