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绝对牧师 >章节目录第五十四章:武士道
    高敏职业间的战斗可以极具观赏性,也可以很沉闷。夏尔了解竹川一,这是一位信奉武士道精神的流派传承者,所以对付比他低等级的指尖流沙,竹川一肯定是要正面应战的。

    同时,夏尔也了解指尖流沙。毕竟是他带过一阵子的徒弟,这个弟子什么都好,冷静,废话少,头脑也灵活,就是有时候太要强了。

    这场切磋也算是针尖对麦芒。夏尔相信老友的实力,也对徒弟的身手抱有信心。

    但等级差距注定让指尖流沙有不可逆转的劣势。

    六级对八级,先不说随着游荡者职业等级提升而增加的攻击数值,夏尔很怀疑这位老友,‘潜行’和‘躲藏’这两个主技能是不是双双点到了10级,衍生出了战斗能力。

    这一点在昨天下午的鱼人任务,和不久前他两次甩出‘深海霜冻链枷’都被老友躲闪的例子,都能得到印证。

    而且,八级的游荡者,还多出了一个特异能力,也可以叫作本职专长——【直觉闪避】(精通)。

    八级后的游荡者有了这个专长,就不会被敌人夹击了,也很难被有效偷袭。但战斗是瞬息万变,不可预知的,到底能把这位曾经的贼王逼到什么程度,还要看徒弟的临场发挥。

    环境是树林,日落山脉的阴影笼罩而下,恰巧让树林里布满了一片片婆娑的树荫,这是盗贼躲避视线的绝佳掩护。

    “嗖”

    “嗖”

    指尖流沙,竹川一,对视了一阵,几乎在同一秒,飞身跳进了两片相邻的树木阴影中。

    夏尔与魂牵梦绕可以看到两道模糊的人影在阴影中纠缠。

    指尖流沙的种族是纯血人类,身材轻盈高挑,这时候她改用双手反握匕首,右手的利刃在用一记穿凿,而左手的匕首却对准竹川一,用出另一招抹喉。

    可竹川一是位半身人,天生具有+2敏捷的种族加值,而不足一米的身高、瘦小的体型,让竹川看起来更是只猴子,轻轻松松就能在看似迅疾的匕光之间翻腾自如。

    事先有夏尔制定的规则,两人都没用有冷却时间的战斗技能。

    战斗技能会对目标造成强制性伤害,而目标通过检定则可以豁免一部分伤害。现在只是切磋,虽说指尖流沙、竹川一只用了普通攻击,但若是被匕首捅穿脑袋和心脏的话,普通攻击也是能一击致命的。

    所以两人交手后,夏尔、魂牵梦绕就发现,这一男一女游荡者,似乎在较劲般,匕首要么抹喉,要么径直扎向心脏这些致命部位,其它位置连看都没看,好像不屑于那丁点输出。

    “这两个人……”魂牵梦绕看得一呆,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了。

    “我就知道。”

    夏尔无奈摇了摇头,“估计要他们用技能,他们也不会用。技能是强制伤害,平砍才能体现出技术与实力。”

    “还有,竹川其实一开始就在放水了。半身人游荡者的弓弩技巧是很可怕的,你没看到竹川只用一把短剑吗?我猜他的左手武器,是一把蓝色轻型手弩。如果是正式的遭遇战,清璇撑不了几招。”

    夏尔发现让贼王去作试金石,实在是自己的一厢情愿。更何况这名贼王还有等级压制,指尖流沙对上贼王,恐怕心理压力是很大的,他这举动有点揠苗助长的味道。自己还是太急了,重组诺达希尔,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还有时间,慢慢来。

    “呼……”

    自我检讨了一下,夏尔吐了口气站起身,就向两人喊道:“停手——”

    “可以了。”

    牧师的话还是很管用的,不论前一秒竹川、指尖流沙如何想灭掉对方,此刻都迅速抽回了匕首和短剑,气息都有些急促,瞪着眼相互对视。

    似乎贼王也并不像表面上那么轻松。

    “等你们同级时,再去竞技场打一场,在野外还要留技能,放不开手脚,是吧?”夏尔走过去分别拍了拍两人肩头。

    “你这个徒弟不错。”

    竹川一把短剑插回腰间皮鞘,从牙缝间蹦出一句话,“嘿……《曙光》开测一个月,死在我手底的游荡者,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而且都是两三招收拾掉的。”

    “所以你足以自傲了。”竹川一抱臂说道。

    他的身高不到一米,只跟指尖流沙的大腿齐高,又是一副唇红齿白的正太形象,这话怎么听怎么怪异滑稽。

    “再来?”指尖流沙沉默了一会,就嗓音清冷道。

    她眉梢稍微往上斜挑,虽说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但熟悉她的牧师知道其生气了,连忙伸出一只手压在她稍显削瘦的肩膀上,向她投去一个饱含鼓励与安慰的眼神。

    “竹川,可以啊,会丢狠话了。”

    夏尔旋即低头俯视脚下的半身人,面无表情道:“要不我们无限制来一场?可以交技能和神术那种。”

    “请您务必收回这句话。”

    半身人赶紧九十度鞠躬,义正言辞道:“鄙人只是在陈述一个无比严肃的事实,绝对没有挑衅贵徒的意思。”

    “当然,我更不敢挑衅您。”半身人下一句语锋一转,抬起头时脸上换了一种谄媚的笑容。

    “果然是跟张泽并称诺达希尔双贱的男人。”

    “你的武士道精神去哪了?”

    夏尔无语。

    “武士道?那种东西昭和时代就濒临灭绝了,平成废宅们让它只存在历史传说中。”半身人一本正经道。

    牧师招呼两人坐回毛毯。

    在竹川一感激涕零的目光中,夏尔又给他倒了杯贝尔达斯克深红,算是代他教徒的报酬。

    “说吧,你怎么会在这里,日落渔村的情况你知道多少?”夏尔转移了注意力,开始关心渔村的异常了。

    “昨天下午完成鱼人任务后,眼见追不上鱼人祭司,我就先行离开了,所以昨晚就到这片地带了,不过也没能进村落脚。”

    竹川一提到渔村,脸色陡然阴沉,道:“日落渔村拒绝所有圣临者。我原本还忿忿不平,但潜入村落打听后,嘿嘿……”

    说到句尾,半身人冷笑出声。

    “知道前夜的风暴吧?”竹川一没继续提他打听到了什么,而是沉着脸道:“跟星河一样,翼龙湖也出现了数支鱼人部落,应该是从沉河逆流而上躲避灾难的。”

    “渔村严锁了村子,按理来说不会跟鱼人发生冲突,而且一些鱼人部落在今天就回潮了。”

    “但一支玩家团队制造了矛盾,引导愤怒的鱼人族,向渔村发起攻击,他们则在后方补刀捡漏,掠取经验值。”

    果然!

    听到竹川的描述,夏尔眼底浮现一丝怒色,又很快收敛了。

    其实他前面就有此猜测。玩家借用原住民的力量刷怪刷经验也是常有的事。但这支团队的手段未免低劣了,鱼人族是什么力量,渔村是什么力量,他们应该很清楚。

    两三百鱼人战士,可以轻易捣毁日落渔村,烧杀抢掠。日落渔村规模不大,民兵队也就几十人,怎么抵御鱼人族的冲击?更何况渔村还有一群老弱妇孺,一旦外墙失守,那种血腥场面,只要还有点人性,就不可能无动于衷。

    全息时代,原住民不再是传统意义的npc,不是冰冷的数据,而是有独立思想的活人。三年前,首款全息游戏出世,八零后少林方丈通缉,守尸守到删号为止。

    从那个时代开始,诸团体、公会组成的玩家联盟就立下了很多默行规矩,一直沿用至今。所以说,诺达希尔有很多朋友,同时也有很多敌人。

    夏尔不知道那个团队新建立的,还是刻意无视规矩这样做的,总之这种行为在他看来,就是在藐视当初诺达希尔所做的努力。

    “你找到那支团队的位置了吗?”夏尔的声音透着寒冷。

    “一直在监视,他们也在日落山脉扎营落脚,总共5支小队,30个人,职业搭配很合理,有奶有盾有法爷,不像是新建团队。”竹川一点头。

    “等级情报呢?”

    “还不太了解。”竹川一沉声道:“我估计今天他们还要引一波怪到渔村这边,我们去守着?”

    “30个人……”夏尔手指头在膝盖上敲了敲,视线在指尖流沙、魂牵梦绕、竹川一,还有自己身上扫过一圈,摇头道:“我们只有四个人。”

    “很难对抗一支满编制的团队。”

    虽然他心中藏了一把火,可是牧师很清楚,四个人不可能正面对抗三十个人。而如果向好友发出信息,请动公会团队过来,这支团队早就跑得没影了,追过去耗时也耗力。

    最好的办法就是当场揪住解决干净。

    “不能放他们走啊!”竹川一见夏尔沉思不语,登时如火烧屁股一样跳起来,激愤道:“虽说诺达希尔解散了,但与联盟立下的规矩还在,有人胆敢违反,我们就有追究的责任!”

    “我没说放他们走。”

    夏尔不紧不慢瞟了眼竹川一,淡声道:“我是在想,有什么办法把这伙人一窝端了,跑一个都不行。”

    “你牛!”竹川一表情和言语都是一滞,然后乖乖坐回毛毯上,讪讪道:“其实给他们一个教训就可以了……”

    “整窝端了说实话有点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