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绝对牧师 > 第五十三章:半身人游荡者
    “玩家?”

    见到夏尔共享出来的这两条战斗记录,指尖流沙和魂牵梦绕都露出了惊讶之色。

    “嗯,不是昨晚遇到的东西。”夏尔笑了笑,“而且还是一个熟人。事实上,看到他的名字,我也才知道是他。”

    “熟人?”邪术师和游荡者更疑惑了。

    “在鱼人任务中,想要抢我们鱼人督军怪的半身人游荡者,还记得吧?就是这个人。”夏尔笑道,“哦,对了,在追击鱼人祭祀时,跑在第一个的也是这家伙。如果不是我用了飞行术,那两名鱼人祭司,很可能就被他收掉了。”

    “那个半身人?”

    指尖流沙清冷的眸光陡然冰冷,“他在尾随我们?不然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把他叫来问问不就清楚了。”

    “我想他也从战斗记录里认出我了。”

    夏尔的言语让指尖流沙、魂牵梦绕都有些糊涂,不是敌人么,可为什么是一副友善怀念的语气。

    “已向玩家‘竹川一’发出了好友申请。”

    夏尔直接呼出好友列表,用搜索功能输入“竹川一”这三个字,然后就对搜索结果丢出好友申请。

    没过一秒,对面就同意了。一个闪亮的名字刷新在好友列表中。夏尔瞟了眼,并没有发出任何消息,只是招呼指尖流沙和魂牵梦绕坐下休息。

    几分钟后。

    正提着羊皮水袋小口喝水,仿佛猫咪一样,用舌头舔舐着微微干裂嘴唇的指尖流沙,突然从毛毯上一跃而起,一只手拔出了插在腰间皮鞘的锋利匕首,眸光冷厉盯住树林不远处的阴影。

    夏尔和魂牵梦绕也相继站起来。

    “夏尔?”

    伴随着一个不确定的招呼声,一位跟人类幼童差不多体型的半身人,逐步走出阴影。他把双手压在腰间皮革带上,满眼警惕之色。

    “竹川,是我。”夏尔拍了拍指尖流沙的肩膀,递去一个放心的眼神。游荡者身子一松,默默收回了匕首站在他身后。

    “哈哈。”

    听到熟悉的声音,半身人游荡者一改紧张的姿态,边疾步走过来边发出舒畅的大笑声。

    半身人身高约三英尺,头发黑而直,蓄有长鬓角,但没有一丝胡须,唇上也没见几根毛。那皮肤红润,唇红齿白的模样,活脱脱的一个粉嫩正太形象。

    其实半身人游荡者明显想走过来给牧师一个大大的拥抱。可是走到近前,半身人发现自己仰着脑袋,也才跟牧师的腰部齐高。要是抱过去,那不就成了小孩抱着家长的大腿撒娇了?

    “哈……”

    刚伸出去的手臂又快速抽了回来,半身人游荡者面色尴尬。

    夏尔也发现这样对话很不习惯,对方要仰头,而他则要低头,视线不是平行而是很陡的倾斜角度。

    “坐下来吧。”夏尔先蜷腿坐在毛毯上,半身人跟指尖流沙、魂牵梦绕打了声招呼,就坐在夏尔身旁。

    牧师从背包取出两个木质酒杯,然后又拿出一瓶葡萄醇酿,倒满了酒杯,笑吟吟给半身人递去一杯。

    夏尔自然清楚老友嗜酒的习性。

    单看“竹川一”这名字就知道,半身人游荡者是脚盆国公民,而且还不是一般人,以前听他吹嘘,自己是某座道场的继承人,还力邀诺达希尔众人过去旅游,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啧,好东西!”

    半身人接过酒杯,深深嗅了口酒香,就竖起大拇指赞道:“肯定是贝尔达斯克深红,浓郁香甜而炽烈的红酒,这么一小瓶,就要10个金币起价。你小子还是跟以前一样,身上总是藏好东西。”

    说着,半身人眼疾手快,就想抢走夏尔手中的玻璃酒瓶。

    牧师是最不容易被偷窃的职业,高感知属性会让他们察觉到盗贼最细微的偷窃动作。夏尔一记手刀就劈开半身人的小手掌,瞪住半身人道:“这杯酒算是我请你的,没找你要钱已经很大方了。”

    半身人悻然撇了撇嘴。

    “三年前,诺达希尔解散,你不是发毒誓说,永远不玩游戏,要回去继承道场了吗?”

    夏尔喝了一口葡萄酒,这才似笑非笑问道。

    “……”半身人喝酒后陶醉的表情顿时变得僵硬,半晌才闷声闷气道:“哈……总之都怪你们华夏发展太快了,我家老爷子不知道发了什么疯,硬生生把一座道场改成了旅游景点,然后我就失业了……”

    “哦,原来是无业游民。”夏尔点点头,“那么,昨天下午在星河,沙华鱼人部落的任务,你准备抢我们的怪,是没认出我吧?”

    “当然没认出啊。”

    半身人连连摆手,解释道:“我是后来才接到任务赶来的,没人肯组我了,我只能嘿嘿……”

    “八级游荡者没人组,你是在藐视我的智商吗?”夏尔瞟了眼好友列表中的资料。

    “不敢,不敢。”

    半身人放下酒杯,跪坐在毛毯上深深弯腰鞠了一个躬后,才讪笑道:“……其实是一个人独行习惯了,然后手脚不太干净……嗯,用你们的成语说,就是喜欢顺手牵羊。”

    “我说,你这等级,不会全是跟玩家抢怪抢经验升上来的吧?”夏尔当然没那么好忽悠。

    “算了。”

    夏尔摆摆手叫住欲张口辩解的半身人。即使在以前诺达希尔没解散时,二十九名成员间也是各有**的,甚至存在着竞争关系。所以夏尔也不想对半身人的等级追根究底。别人能升上来就是有能耐。

    “昨天下午吓了我一跳,那种被抢怪的感觉,现在想起来,还真是让人不爽啊。你觉得呢,清璇?”

    牧师说着,不管眉梢狂跳,暗呼不妙的半身人,径直瞟向对面盘坐在毛毯上的女性游荡者。

    “嗯……不爽。”

    指尖流沙发出一个轻细的鼻音,然后用平静无波的眼眸看住半身人,“你也是游荡者?”

    “是。”半身人硬着头皮道。

    毕竟是他理亏,如果诺达希尔其它成员知道他抢怪抢到了夏尔头上,估计都要幸灾乐祸地笑破了肚子。被整出心得经验的半身人,此时摆出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跪坐模样,不动如山。

    “八级?”指尖流沙眼中掠过一丝跃跃欲试之色。

    “是。”

    “打一场?”

    指尖流沙的言语很直接,完全不拐弯抹角。请注意这是用一个“打”字,而非友好性的“切磋”。

    六级游荡者,向一名八级游荡者发出这种邀请,似乎不怎么合理。

    “这……”

    半身人装不下去了,只能向夏尔递去一个救助的眼神。

    谁知道夏尔没理会他,沉吟了一下就眨眨眼笑道:“打吧。这位是我在诺达希尔解散后亲手带出来的得意弟子,竹川,你可不要小看她。”

    “你的徒弟?”半身人一窒,用不敢置信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指尖流沙一会,这才摸着下巴喃喃道:“有点像啊……这就难怪了。”

    指尖流沙已经站了起来,一正一反持握着两把匕首,走到树林间的空地上。

    “夏尔这家伙想试探我的实力有没有退步?”

    “又或者是,想让我替他教导徒弟?”

    “再或者,就是想让徒弟痛打我一顿,出出气然后就此揭过?”

    半身人挠着脑袋,心中翻来覆去想了又想,还是没有弄懂老友此番举动的含义。

    “打?”他最后看向夏尔,见牧师点头后,也只能无奈站起身,走到指尖流沙对面伫立。

    作为曾经诺达希尔的成员,又是流派道场的传承者,竹川一自然不惧任何挑战。他也想看看夏尔教出来的徒弟,达到了什么层次。

    “不要用有冷却时间的战斗技能。”

    “除此之外,没有规则。”

    “点到即止吧。”

    夏尔最后一句话让竹川一大松了口气。点到即止就好,他就怕亡命拼杀,毕竟对面是老友的徒弟,而且还是女性,总不好下狠手。

    一名六级游荡者,一名八级游荡者,就在场上形成了对峙状态。

    “这名半身人,也是当初诺达希尔的成员?”

    魂牵梦绕挪坐在夏尔身旁,眼中闪烁着好奇低声问道。

    “没错。”夏尔看了她一眼,“清璇一直跟着我,在以前几款游戏,都是盗贼性质的职业,不过却没有跟真正的贼王交过手。”

    “竹川是诺达希尔的首席盗贼,让清璇跟他打一场,我才能知道清璇达到了什么层次。”

    夏尔顿了一顿,又继续道:“想要重建诺达希尔,就必须要一位有封神潜质的游荡者。如果清璇不行,那我只能重新物色另一个人选了。”

    “还真残酷呢。”魂牵梦绕口吻有些奇怪,“你一口一个清璇的,喊得这么亲昵,就不愿意继续培养一下?”

    “有些东西是练不出来的。”夏尔面无表情,“就像全息时代以前的职业电竞,手速不行?可以练。战术不行?也可以练套路。动态视觉不行?也可以训练。除此之外,意识也可以用经验堆出来。但一些战斗天赋,或者说叫作战斗嗅觉,是天生的,全息游戏对这种天赋要求更苛刻。”

    “那你说我怎样?”

    魂牵梦绕来了兴趣问道。

    “你是说哪里?”

    夏尔目光在邪术师脸蛋、胸脯和长腿上转了一圈,而后就收敛了回来,笑道:“依我个人眼光看,都不错啊。”

    “……”

    魂牵梦绕沉默,右手的漆黑法珠举了起来,又轻轻放回膝盖上,想说话时,却被夏尔突然竖起食指,嘘了声制止住了。

    指尖流沙和竹川一已经开始了切磋。

    ————————————————————————————

    求推荐票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