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绝对牧师 >章节目录第四十二章:远行
    贵族小姐的语气很郑重。

    夏尔猛然想起来了,在完成【魔画】任务,其中一个环节‘堕落进行曲’时,系统只给予了他500点经验,和一个【亵渎者】称号奖励。

    而这也就是说,现在这件鹰羽精金甲,才是他实际上的任务奖励。但牧师完全忘了这码事,直到即将离开苏萨尔时,才选择在晚上来看望图书馆结识的原住民朋友,以致于奖励拖到了现在。

    拍了拍脑袋,夏尔有种被天上馅饼砸中的眩晕感。

    铁魔像把精金甲递到他面前。

    夏尔抱过这套中型盔甲,掂了掂重量,大约30磅重,就跟现在他身上这件轻甲形制的链甲衫差不多,由此就可看出,链甲的铸造工艺很不错。

    手掌抚摸过链甲表面的金色大羽毛,有一种暖洋洋的感觉。

    “【鹰羽之甲】+2

    类型:防具

    品质:卓越

    效果:中等变化系灵光,穿戴者在感知检定中获得+5加值。除此之外,此甲还具有两种特性——

    ‘鹰之威仪’(源自龙鹰的金色大羽毛,能为穿戴者提供+4的魅力属性加值,每天可激活1次,持续10分钟。)

    ‘中等飞行术’(激活盔甲双翼,让穿戴者可以60尺-100尺的速度飞行,每天可启用3次,每次持续5分钟。)

    说明:精灵工艺的精金链甲,为穿戴者提供了卓越的伤害减免效果。这件链甲有些年头了,明显是代代相传之物。”

    卓越品质,紫色文字。

    夏尔眼底隐隐掠过一丝火热和兴奋之色。他想不到自己在《曙光》中的第一件紫装,是因为【魔画】任务得到了。

    而且还是由一位女性原住民赠送的。

    这件精金链甲的珍贵程度自不必说。连欧格马神殿的骑士长哈伯,都不可能拥有这等精良的甲胄。所以说,夏尔在达到传奇境界之前,可能都不需要因为铠甲问题而烦恼了。

    除了链甲本身的精金材质外,表层缀的那一层鹰羽,也不是简单东西。

    金色的羽毛取自龙鹰,而且还不是普通的龙鹰。金翎龙鹰向来是族群中的王者,恐怕也只有最悍猛的精灵族战士,才有能力驯服龙鹰王,取走它的金羽制作附魔铠甲。

    现在夏尔毫不怀疑,卡罗尔家族的先祖是一位妖精女巫了。

    即使没落了,也还有一位30级英雄层次的林地女巫师玛丽,守护者家族的唯一血脉,不得不说底蕴可怕。

    贵族小姐毕竟大病初愈,差点被负面能量转化成了不死生物,如今身体还很虚弱。因而她与夏尔笑聊一阵后,就由小女仆雅儿扶回了卧室。

    女巫玛丽将夏尔、指尖流沙送出庄园。

    在门口处,玛丽又是微微俯身,道:“夏尔牧师,经此事,我决定让小姐提前接触巫师的世界。”

    “她身上有伟大高等精灵的血统,天生亲近自然,能最大限度的调用来自妖精荒野的魔能。所以我相信不久后,小姐应该就能成为一位正式巫师了。”

    “高等精灵?”夏尔眼神一凝。

    雅灵并不在玩家创建人物时可选择的种族里面,因为这个种族的血统太bug了,天生就擅长奥术魔法。除此之外,灵巧而优雅的种族特性,使雅灵也能成为高明的游荡者。

    有一位女巫引导,夏尔怀疑自己下次回到苏萨尔,若是切磋的话,要花费一番力气才能压制贵族小姐了。

    紫色防具丢在背包里。

    夏尔与指尖流沙走出贵族区时,表情还有些怪异。

    “……你是在做一件紫色任务吧?”游荡者主动搭话道。这是很难得的,看来夏尔共享给她的防具资料,也让她吃惊不已。

    “没错,已经完成了,只不过那时候没想到,还能从那位贵族小姐那里,再拿到一份奖励。”

    夏尔苦笑了一声。“只能说《曙光》的框架跟以前游戏都不同。依照以前的旧思维,任务奖励那都是由系统给的,npc只是一堆数据。但在《曙光》里,谁还敢把原住民看作数据?”

    “明天就离开苏萨尔么?”游荡者沉默了一会,就抬头看住牧师,仿佛在期待着什么。

    “对。你也要来,没问题吧?”夏尔笑了笑。

    “没问题。”

    游荡者轻轻点了下巴。

    “然后还差一个人,我不知道她会不会接受邀请。三人旅行小队,第一个目的地是阿拉贝,途中尽量清扫任务,边升级边旅行。”夏尔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旅行小队?”游荡者微微斜着脑袋,疑惑道:“那么为什么不叫上张泽?”

    “那家伙在追一个女人,被人家拐走了。”夏尔耸耸肩,“这两天恋情正热,下游戏也整天煲电话粥。叫他也没用,他肯定不会来的。再说了,我看得出来,他对我重建诺达希尔的决定,也不是很赞同。”

    “所以我们要证明给这些人看。”

    夏尔言语中透露出来的意味,完全是把游荡者看成了自己这一方。毕竟是他带出来的徒弟,夏尔对自己还是很有自信的。

    “我们……?”

    游荡者低声重复了一下,夏尔能感觉到兜帽下一双美目在自己身上定住一会,然后就挪开了。

    “那就让他们看看。”指尖流沙这样说道。

    柔细清冷的嗓音,在贵族区空旷的林荫大道上,却有股坚定的力量。

    要组队远行,睡袋、帐篷之类的露营工具是必备物品。在野外很难找到休息点,玩家只能动手自己露营。干粮也是必须的,玩家人物有饥饿值,就跟现实一样,如果少一顿不吃,施法、挥剑都能直接感觉到身体软绵绵的。

    除虫粉、解毒剂这些初等炼金物品也要带上一些。野外蛇虫太多,玩家一不小心染上疾病或中毒,死回苏萨尔神殿区,那旅行只能重头再来了。

    当然,如果有财力,生命恢复药剂、活力恢复药剂也要有。夏尔带着游荡者,连夜逛遍了市场区。

    哒哒哒。

    苏萨尔主街区。

    夏尔坐在一匹矮脚马上,女游荡者也骑马跟在他身后,同时还有一匹托着几大包草料的矮脚马,跟在两人后面。

    三匹马花去了夏尔的90个金币,如果再算上半个月量的草料,100个金币只少不多。

    虽说买仪式卷轴还剩下1000个金币,看似很多,可走出市场后也用得七七八八了。而与之换来的,是小队在野外一个月的续航能力。

    主街区人流如织,玩家大多朝骑在马上的牧师、游荡者投来羡慕和向往的目光。

    不是任何人都有外出冒险能力的,现在大部分玩家只能在城市周边活动,这其中有资金原因,有装备等级原因,也有队友原因。

    巫师之友旅店。

    夏尔和游荡者将马匹拴在旅店马厩里,就走进了大堂。

    已经接到牧师信息的邪术师,坐在了长桌上,撑着下巴在思考什么。一位原住民吟游诗人靠着圆柱,怀抱七弦琴在自弹自唱,那似乎是赞美先君艾泽恩四世的诗篇。

    “考虑清楚了吗?”夏尔坐在邪术师对面,而女游荡者站在他身后。

    “我希望听听你的详细旅行计划。”

    邪术师把兜帽拉下来。

    浅紫色头发,红色眼睛,发丝间还藏着一对小巧精致的山羊角。第一次目睹邪术师相貌的牧师、游荡者,都露出了惊讶之色。

    这赫然是一位提夫林玩家。

    提夫林,来自地狱的血脉。数个纪元之前,人类帝国巴尔·图拉西的领袖们和魔鬼立下契约来巩固自己的领土,那些人成了最早的提夫林。

    不论在玩家还是在原住民中,提夫林的数量都不多。选择提夫林血统的玩家,会受到人类城市的排斥和猜疑。

    而原住民提夫林往往生活困顿,在城市和乡镇中最破败的地方长大,所以提夫林成年后,最容易成为骗子、小偷或者匪首。

    夏尔念头转了转,也就明白过来,魂牵梦绕为什么选择了提夫林血脉。这跟她的邪术师职业脱不开关系。

    “或许她删号重练了,之前应该有比较高的职业等级。”

    心中动了动,夏尔对这位邪术师更期待了。他很希望邪术师能成为自己信任的队友。

    “计划么?”

    牧师微微一笑,从背包里取出了一张卷轴似的纸卷,上面用简明的线条,勾勒出科米尔王国的详细地理,包括山脉、河流、森林和城镇。

    然后,在吟游诗人的弹唱声中,牧师用一种平缓的语气,向身后的游荡者,对面的邪术师,指明未来一个月的旅行计划。

    “第一个阶段目的地,阿拉贝。”

    “第二个阶段目的地,提凡顿。”

    ……

    次日,游戏中还是清晨。

    苏萨尔城门口,张泽望着在道路上渐渐走远的三人小队,表情既羡慕又带着一丝悔意。

    “感觉我不应该留在这啊。”

    “他们旅行了,那经验值肯定是唰唰往上涨。我被安莹拉进了公会,要带精英团,好像有点被拉壮丁的感觉。”

    法师在嘀咕道。

    “那家伙昨晚在酒馆的话,果然是认真的吗?”齐广鸣扛着大剑从城门的阴影处走出来。

    “切,送行还要躲着,我看夏尔早就发现你了。”张泽斜瞟着狂人,“照我来说,夏尔这回肯定是认真的。然后呢,你想怎么办,回来?”

    “不可能。”

    齐广鸣沉声道:“我现在带着星河一帮兄弟,不再是以前的光脚闲散玩家了。我要对兄弟们负责。”

    “所以说啊,夏尔又没叫你回来,昨晚你反应过头了,他只是说要重建诺达希尔而已,但并不意味着,要找我们这群老人回来重建。”张泽摊开手道。

    “那我更要阻止他。”齐广鸣眼中掠过怒色,“不是谁都能成为诺达希尔的成员的。”

    “他要引入新成员,重建诺达希尔,那就必须从我们这些老人身上踏过去。”

    张泽听了,连忙摆手道:“喂,什么我们的,别包括我。”

    “那很对不起,现在我们是敌人了。”

    齐广鸣冷哼地丢下一句话,扛着大剑转身走掉了。

    ——————————————————————————————

    (新一周开始了。

    先感谢‘巧克力酱菜’同学的588起点币打赏,泪流满面。

    最后求推荐票,接下来的情节就是一串喜闻乐见的打怪升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