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绝对牧师 >章节目录第四十一章:任性的决定(下)
    半晌。

    张泽才目光闪烁看向牧师,故作轻松笑道:“我说夏尔,你不会要来真的吧?我猜你一定是在开玩笑的。”

    “我是认真的。”牧师接下来郑重的言语,让张泽闭上了嘴。

    “呼……”

    龙岩和翼风最先恢复了过来,毕竟他们当初就不是诺达希尔的成员,还是能勉强接受能力牧师这番话的。

    精灵德鲁伊长长吐了口气,以往温煦的笑容显得有些僵硬,低喃道:“……重建诺达希尔?”

    “在《曙光》里?”

    圣武士面瘫脸虽没什么表示,可眼中分明写满了惊疑之色。

    《曙光》不同于以往的全息游戏,地图大得远超所有玩家想象。而诺达希尔时代的那款游戏,整个游戏也就跟科米尔差不多大小。所以牧师要重建诺达希尔,嘴上说说也就罢了,若执行起来,用华夏俗语说,就是比登天还难吧?

    ‘诺达希尔的屋脊’,在那个时代被人称作荣誉终结者,如果不能恢复过去成绩,重建什么的,不就成了笑柄吗?其实龙岩心中很赞同齐广鸣的言语,过去式就是过去式,只是以他性格,却不会说出来。

    除了沉默的女游荡者,还有不明所以,微微歪着脑袋,打量着自己的土豪邪术师,张泽、翼风和龙岩的反应,全落在了夏尔眼中。

    “难道这真是一个任性的决定?”

    虽说念头藏在心底很久了,一直没向其它人透露过,夏尔还以为至少张泽会支持自己,可现在连他都自我怀疑了。

    聚会在一种诡异的气氛中散场了。

    精灵德鲁伊拍了拍龙岩的肩膀,递了个眼神过去,这对搭档便相继离开了。夏尔也皱着眉走出了暮色酒馆。

    女游荡者如一道影子跟着他。

    张泽在酒馆呆呆坐了一会,皱鼻嗅了嗅餐盘上还残留下来的烤羊腿,边抓起来边嘀咕道:“浪费可耻。”

    “看来由我来进行扫尾工作了。”

    他刚一口咬下去,金黄色烤羊腿的香蜜汁液流进嘴巴,旁边却传来一个让他吓了一大跳的声音。

    “诺达希尔的屋脊,是一个怎样的组织?”邪术师还没走,坐在凳子上看住法师。

    “哦,哦。你说是诺达希尔啊……”

    张泽受宠若惊的样子,连忙丢开烤羊腿,抹了抹嘴边的油污,就笑道:“这不算一个组织,更准确来说,是一个玩家自发构成的休闲团体吧。”

    “我们就二十九个人,不过后来少了一个,团体就因此解散了。因为那个人走了,当时夏尔说,团体没了存在的意义。”

    “然后诺达希尔就解散了。”张泽耸了耸肩,“你别看齐广鸣刚才那样,其实他也是诺达希尔前期的老成员了,爱的越深,就伤的越深嘛。团里敢吼夏尔的不多,他就是其中一个。”

    “夏尔是创建者?”魂牵梦绕好奇道。

    “具体说是创建者之一。走掉的那个人才是我们的团长,夏尔怎么说呢,地位应该类似精神领袖。”张泽道。

    “那你现在对他重建的决定,是什么想法?”

    魂牵梦绕把双臂撑到桌面上,手掌交叉,抵住了白皙的下巴,好奇注视着法师。张泽瞬间觉得亚历山大。

    “呃……”

    张泽往四周瞄了一眼,压低了声音道:“我跟你说实话,你回头可别把我卖了啊,这些话我可不敢对夏尔说。”

    “其实龙岩、翼风跟我的想法,都是差不多的。”

    “要我说,诺达希尔既然已经解散了,那么就应该让它成为传说。虽然我也很想这个名字被玩家们提及,可是……”

    叹了口气,张泽摇摇头黯然道:“时代不同了,现在是《曙光》时代。你知道在官方公布的大地图上,科米尔王国要用放大镜,才能找得出来吗?”

    “所以你知道物质大陆有多么辽阔了吧。”

    “你数数,科米尔有多少个城市,现在我连皇都苏萨尔区域都只探索了一小部分而已,副本、遗迹什么的,实在是太多了。就算诺达希尔重建了,也不可能达到当初的成就。”

    “所以它还是在记忆中的好。”

    张泽充满无奈说道。

    “有没有人说过,是你玩的游戏太多了,然后老了?”魂牵梦绕对张泽的话不可置否,反而轻声问道。

    张泽一愣,看向邪术师兜帽下露出的樱色唇瓣,那分明勾出了一丝玩味的笑容。

    “喂……”张泽叫住邪术师,想要问清楚是什么意思,可邪术师睨了他一眼,就走出了酒馆。

    ……

    夏尔从来就不是一个嘴炮党。

    虽说死党、齐广鸣等人的反应,让他心境出现了动摇,但这时牧师已经恢复了冷静。

    出现质疑是正常的,因为连他自己都不怎么相信。但是重建诺达希尔的决定,在他心中酝酿很久了,绝对不是心血来潮,更不是一个任性的决定。

    有些东西要靠行动来证明。所以夏尔决定了,明天就离开苏萨尔,带着【魔画】一路北上,先去阿拉贝,找一位对他而言十分重要的女性,先询问她对自己重建诺达希尔的意见。

    因为诺达希尔并不是他一个人的,而是二十九个人日夜爆肝拼出来的。夏尔也并不是团长,那位女性也非团长,但她的话没人敢不听。

    “清璇,先跟我去贵族区。”

    夏尔感觉还是身边的游荡者靠得住,心中想道:“那贵族小姐不知道怎样了。先把【魔画】任务一些旁枝末节解决了。”

    指尖流沙点了点头。游荡者向来不会提什么意见。

    “据说昨晚在剑湾深水城那边,出现了一个10级玩家。虽然说那边抵近蛮荒边境,兽人、怪物无处不在,获取经验很简单,但是这个进度也太快了,我们跟他差了30万经验。”

    走在贵族区的林荫大道上,夏尔对旁边游荡者叹了口气道:“30万经验这差距太可怕了。清璇,你现在几级了?”

    “六级,升级进度30%。”游荡者加快了脚步,跟他并肩而行。

    “比我多出一个等级。”

    夏尔点头。众好友的等级进度在他预料中,而他最近要么做任务,要么去皇冠殿堂看书,时间都花在了经验之外,自然就落后了。

    “如果要重建诺达希尔,第一步,就不能在等级上落后吧?”牧师似在自言自语,指尖流沙歪着脑袋斜视着他,兜帽盖住了她脸上的表情。

    她并非诺达希尔的成员,所以有些不了解情况。

    两人走到卡罗尔庄园。

    林地女巫玛丽站在了敞开的门庭上,正对圣临者牧师露出和蔼的笑容,低头行了一个巫师间的礼仪,表达自己的敬意。

    “多谢你,夏尔牧师,小姐已经苏醒了。”

    “明天我再带她去一趟希恩渥丝的神殿,请那里的祭司出手洗礼一次,小姐身上的邪恶气息就差不多散光了。”

    希恩渥丝是贵族之女神,她的信徒多是领导者、博学者和贵族。

    夏尔对这个结果也不意外。【魔画】被他取走了,贵族小姐卧室的负面能量场自然就消失了。

    林地女巫把两人迎进庄园大厅,然后转身走了,应该是去接出贵族小姐。

    “林地女巫?”夏尔环顾这座穹顶大厅。

    卡罗尔先祖,曾经是皇室法师协会的一员,而且地位还不低,据说是实力接近传奇层次的女巫。

    有人说卡罗尔女性身上有银月联邦精灵的血统,还不是一般的精灵,日精灵、月精灵都有可能。夏尔也在贵族小姐微尖的耳朵上,印证了书本上的猜测。

    “夏尔……”

    贵族小姐出现在大厅门口。她已经不用人搀扶了,金色长发披散在肩头,不过这时候贵族小姐只穿着一件单薄的丝质睡衣,脚上是双毛绒绒的拖鞋,透着几分居家少女的味道。

    “请容我谢谢你。”凯希在夏尔面前深深鞠躬,白皙的脸颊透着一丝羞涩的晕红,“我前几天被魔画迷惑了心志,夏尔你不要……”

    “我知道。”牧师微微一笑,解除了贵族小姐的尴尬,凯希直起腰时,明显松了一口大气。

    而这时候,林地女巫玛丽,还有另一位小女仆雅儿,出现在了大厅门口。

    夏尔还听到了沉重的脚步声,那似乎是一尊构装生命。

    “夏尔,你跟我来。”

    贵族小姐带着神秘的微笑,示意牧师和他的同伴跟自己走出大厅。女巫和雅儿站在一尊铁魔像左右,而高大铁魔像手中捧着的物品,顿时牢牢吸引了圣临者牧师的目光。

    那是一件缀满金色大羽毛的盔甲,在月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而视线透过羽毛,可以见到盔甲本体是链甲样式,一个个泛着璀璨金光的金属环扣,连结成片,构成了这件盔甲。

    “精金防具?”

    夏尔暗吸了口气。

    即使是粗制滥造的精金甲,不含魔法灵光,仅依靠隐藏的伤害减免属性,在原住民铁匠铺至少也要上万个金币。

    更何况,铁魔像手中的鹰羽精金甲,明显是经过了附魔的,可能还是精灵工艺的,线条轻盈的样子。

    “夏尔,这是卡罗尔宝库仅存的一件铠甲。”

    “它是卡罗尔传承者的守护骑士,才有资格使用的装备。”

    “但是,我现在以卡罗尔之名,正式把它赠予你。”

    ——————————————————————————————

    (这章提前发了,所以下午17点就没更新啦。求一下推荐、收藏,下周只有两个小推荐,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