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绝对牧师 > 第四十章:任性的决定(上)
    时间还不算晚,大概**点。

    吸血鬼盗贼的次元袋在海上时就已经被夏尔丢进了背包。一面离开欧格马神殿,他一面开启了次元袋。

    这只是一个售价2000金币的初级次元袋,容量仅有三尺,放些灵碎东西还行,算是给背包扩容了。毕竟是一件魔法道具,很多低阶冒险者包括玩家就买不起这东西。

    次元袋里空荡荡的,只装着一个跟书本差不多大小的宝盒。

    夏尔伸手进去抓出宝盒,置于掌心。

    “【艾米丽家族的传家宝】(任务):艾米丽家族的来历并不简单,初代子爵是龙湖威名赫赫的海盗王,里面也不知道放了什么东西,能让暗夜面具打它的主意。”

    系统文字就是耍人的,挠得你心痒痒。这是游戏一贯的路数了,在全息游戏时代前,那些什么高攻任务武器‘赤宵龙鳞剑’,什么‘降龙十巴掌’秘笈,全是套路。所以夏尔当然不能对宝盒怎样,因为宝盒是任务物品,受系统保护。

    但也有例外的,就比如死灵法师杜鲁的笔记。若不是撕掉了关键页,夏尔也不可能把‘伊奥恩之石’私自侵吞了下来。

    走到欧格马神殿门口,夏尔意外碰见了大祭司露西娅和骑士长哈伯。

    他们身后跟着一队20级典范层次的神殿守卫。露西娅和骑士长哈伯都紧绷着脸,神情凝重,对夏尔点头示意后,就迈步离开神殿,走向王庭。

    其它神殿也出现了相似的场景。

    不少玩家和原住民聚集在神殿区主干道两侧,对各位神祇的祭司和神殿守卫指指点点,议论今晚发生了什么大事。

    夏尔觉得这可能是水元素领主和风暴元素领主的出现,引发了神殿方面和科米尔皇室的震动。

    毕竟是传奇层次的元素怪物,制造出来的海啸和飓风可以轻易摧毁一座城市。苏萨尔又靠海而建,是座港口城市,谁知道混乱邪恶阵营的元素领主,会不会疯狂到攻击科米尔皇都。

    但在夏尔想来,那两名传奇是没这个胆子的。

    皇都苏萨尔至少有三名传奇的存在。

    一名是皇家法师协会的现任会长,战场术士卡菈德奈。

    一名洛山达神殿的传奇光辉祭司。

    最后一人,也是最可怕的,据说触摸到了神道,已经退隐不知道在哪里隐居的前任皇家魔法师,凡格达海斯特。

    不过神殿和皇室方面应该要开会部署防备,两名传奇领主的出现,或许会让暗中潜伏的邪神信徒、恶魔信徒趁机出来兴风作浪。

    现在玩家还没有接触科米尔高层议会的资格,天塌了自有高个的顶着。夏尔没在神殿区驻留,径直来到了贵族区,连夜拜访艾米丽女子爵。

    “【苏萨尔—贵族的传家宝】(已完成)。”

    “获得5000点经验值。”

    “皇都苏萨尔声望+20。”

    “苏萨尔全地区声望+5。”

    当夏尔再从子爵府出来时,视网膜上还浮现着这一片数据。背包里的金钱数值,也由十位数,飙升到了千位数。

    经验值进度条涨到了38%,还差一万点左右的经验,夏尔就能升到六级,开始学习三环神术。

    “白金币:0,金币:5130,银币:56,铜币:13。”

    【苏萨尔—贵族的传家宝】当然是一个紫色任务。仅是经验值奖励,就是蓝色任务的十倍。而除此之外,圣临者牧师左脸颊还多出了一个诱惑的红色唇印,当然唇印很快被他擦掉了。夏尔还清晰记得女子爵挽留自己时,那种眸波流转的媚态,可惜牧师一直很理性。

    有钱什么都好说。

    贵族区有一间接近传奇的**师,开设的隐秘商店,在苏萨尔全地区都极负名气。夏尔找到商店,奢侈了一把,直接买了一张唤醒魔法道具的高等仪式卷轴。

    现在,就差自然种族的血液了。

    “精灵,皮克精,树精,侏儒……这些种族的祖先都来自妖精荒野,具有妖精血统,肯定是符合仪式要求的。”

    “不过要找就找最纯净的血液,否则材料低劣,岂不是浪费这张价值4000金币的卷轴了。”

    夏尔对‘伊奥恩之石’可是很期待的,要不然也不会花费这么大的气力,又是收集信息,又是做任务赚钱的,这还不是为了完全唤醒这块石头吗。

    血液材料急不来。

    圣临者牧师先抑制了心中骚动,而后分别给几位好友发去信息,就到平民区的暮色酒馆,端坐了下来。

    呼唤侍者送上美酒和餐点,夏尔边吃边等。在下层区域嘈杂的酒馆中,牧师整个人都显得十分安静。但与表面截然相反,牧师心情其实是很复杂的。

    他要找好友商谈的,无非是重建‘诺达希尔的屋脊’的事情。可是三年过来了,几款全息游戏生生灭灭,可以说是轮转了数个时代,牧师不知道那些朋友们有没有随之改变。

    “嗨。”

    张泽破天荒的第一个到场,大马金刀地坐下来,抓走盘中的烤羊腿,就是一阵啃咬。

    “据说近海有场大风暴,码头区那边被封锁了,所有船只都不准出海。我在那边做一个任务,差点就过不来了。”张泽边吃边咕哝。

    码头被封锁在夏尔的意料中,两名传奇还不知要打多久,恐怕苏萨尔海军的三桅大型战舰,在龙湖上也扛不住那种风浪。

    接下来,女游荡者指尖流沙,龙翼军团双人搭档龙岩和翼风,星河俱乐部狂人齐广鸣,陆续到了。

    最后一位,却是依然罩着斗篷的女邪术师,魂牵梦绕。她刚坐下,张泽就不敢吃羊腿了,挺直腰板微含下巴,脸上有着略显僵硬的笑容,努力摆出一副绅士法爷的样子。

    “亲爱的夏尔,你召集我们,有什么大事件么?”

    精灵德鲁伊笑环顾众人一眼,柔细缓慢的声音中,透着一丝好奇意味。

    翼风一开口,围桌而坐的众人也都看向夏尔。齐广鸣放下酒杯,打了个饱嗝,嗤笑道:“听说前两天,你和张泽被汪少华围了,现在召集我们过来,不会要进行报复吧?”

    “啧啧。照理来说没有隔夜仇的啊,当天被抓就应该当天报复了。现在嘛,‘血蹄之影’全面撤到了玛杉柏,你要针对他们,也不是不行。只是麻烦一些而已。给我两个小时,我抽出一支军团给你带着。”

    闻言,龙岩和翼风相视一眼。精灵德鲁伊手指在酒杯上敲了敲,就说道:“最近我们龙翼军团,在全力开荒鹰峰镇周边地图。”

    “你要对付‘血蹄之影’……这样吧,我跟会长那边说一下,就抽调500人精英团给你,够了没?”

    翼风的语气很是轻松,仿佛借出一支500人团,在他看来微不足道,而且‘暮光之刃’会长那边,似乎对他的决定,也不会有任何异议。

    “血蹄之影正式成员也就五千人,真正的精锐也就一千,我看可以了。”连张泽都认为夏尔是要针对血蹄之影。

    指尖流沙在看着牧师。

    魂牵梦绕也抬起头,兜帽下露出白皙尖细的下巴,也在用赤红色的眸子好奇观察着牧师。

    “咳咳。”

    夏尔摊开手,无奈道:“你们怎么一个个比我还好战。血蹄之影真的不算什么,在原住民看来,用一百个神殿卫士就可以冲垮我们玩家的任何一个公会。”

    “所以玩家要自强,连10级都没有,就整天喊打喊杀。要是我是原住民,也会狠狠鄙视这群家伙。”

    “圣临者可是为了拯救大陆而来,而不是再给这片土地增添战火的。”

    张泽、龙岩、翼风和齐广鸣,不约而同地撇了撇嘴。熟悉牧师的人谁不知道他是个好战分子。

    口号谁都会说,当年也不知道多少公会哭爹喊娘的,让他手下留情。可这家伙愣是将‘诺达希尔的屋脊’的名字挂在每一张地图每一个副本的榜首,然后那游戏就黄了。

    “我说你们怎么这副表情?”夏尔摇了摇头,笑容却渐渐收敛下来,换成了一种庄重神色。

    “如果我说,我要重建诺达希尔……”

    夏尔缓缓说道,可他的话刚说到前半句,齐广鸣就把木质酒杯重重砸在桌面上,低吼道:“——不可能!”

    牧师一怔,继而合上了嘴。

    “诺达希尔已经是过去式了,我不希望有人亵渎这一段记忆。”

    齐广鸣有种暴怒的趋势,胸膛剧烈起伏着,压抑着嗓音直接讥讽道:“这是属于《曙光》的时代,而你的时代早就过去了。”

    “既然已经退隐了,那守住过去的辉煌不就行了,为什么要糟蹋呢。现在已经不是全息时代初期了,玩家都熟悉了全息模式,所以游戏天才辈出。你知道诺达希尔这个名字再现后,要吸引多少仇恨目光吗?”

    齐广鸣一串发问让夏尔哑口无言。因为当初是他有错在先。

    “齐广鸣,你吼什么。”张泽也腾地站起来,怒视狂人,“什么狗屁天才,来一个哥败一个,不服就叫他们上论坛约战,哥都接下了。”

    “呵呵。”齐广鸣冷笑,抱臂斜眺着张泽,“那你说,三年前是谁不顾小舞的话,强硬解散了诺达希尔?”

    “他糟蹋我们的努力不要紧,过去那也就过去了,大家还是朋友,死党。只要一句话,我就能拉上星河全部人马助威。”齐广鸣嘴角露出一丝讥笑,“但是,现在一句轻飘飘的话,就想让我们回来,继续跟他干?”

    “最初创建者是他,解散的也是他,现在说重建的还是他。任性也要有一个限度啊。”

    最后一句齐广鸣几乎咆哮着说完,然后就怒气冲冲走掉了。

    酒桌就此沉默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