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绝对牧师 >章节目录第三十四章:女子爵
    “高等解封需要举行仪式……”

    “仪式要用亲近自然种族的血液,而且还要纯净无暇。”

    “最重要的是,我没有‘仪式施法者’的专长,这就说明我没有掌握任何一个仪式。仪式卷轴倒是能暂时解决这个问题,那么问题来了,一张‘高等魔法道具唤醒仪式卷轴’,需要多少个金币?”

    傍晚,贵族区。

    巫师之友旅店的客房里,夏尔在书桌上,用鹅毛笔对着一张空白的纸,写下脑中整理出来的思路。

    在皇冠殿堂看了一个下午的书,夏尔自然得到了想要的东西。

    而且不止如此,他还顺便查了一查‘焰匕’、‘暗夜面具’这两个组织的资料。也大概阅览了卡罗尔家族的历史。

    但夏尔主要精力还是放在‘伊奥恩之石’上。他总有感觉,这种奇物是自己突破牧师领域限制的关键。

    想到高等仪式卷轴,夏尔就苦恼了。

    但凡跟“高等”字眼沾边的,无不是值钱的东西。就算某位法师的隐秘商店有仪式卷轴出售,以他现在穷得叮当响的处境,短时间里很难凑够大数额的金币。

    只能先放一放了。

    先想办法大赚一笔运作资金吧。

    夏尔把桌上的纸揉成团丢进椅子旁的垃圾筐,拿起鹅毛笔沾了些墨水,继续在下一张纸中写写画画。

    一个徽记是被火焰环绕的匕首,代表组织‘焰匕’。

    另一个则是装满了鲜血的高脚酒杯,代表着‘暗夜面具’。

    其实这两个黑暗组织多多少少有些关系。根据夏尔在图书馆收集而来的信息看,‘焰匕’早年被科米尔贵族驱逐,败退出科米尔后,就成了‘暗夜面具’的附庸,然后焰匕在暗夜面具的支持下,重新回到了紫龙国度。

    ‘暗夜面具’是一个可怕的吸血鬼组织,他们最终的梦想是建立吸血鬼王国,并且已经在付诸行动了。

    如果玩家在苏萨尔码头区的酒馆里停留一阵,注意听水手们交谈,恐怕都会知道在与苏萨尔隔着龙湖对望的巨龙海岸上,一座名为‘西门’的港口贸易城市,吸血鬼猖獗活动的传闻。

    事实上,‘暗夜面具’已经秘密控制了西门。

    夏尔可没有忘记昨晚变形成蛇,在子爵府的香艳经历。

    那名来自‘暗夜面具’的盗贼登上了一艘双桅纵帆船,夏尔推测这艘船应该在近期返回西门。

    女子爵被盗贼抢走了很重要的东西,此刻肯定心急如焚。夏尔起身整理了一下仪表,就推开房门离开旅店,准备去子爵府转转。

    他计划在这条任务线中弄到一笔金币。

    若是剧情挖掘得深,几千枚金币报酬想来是有的。能让‘暗夜面具’的盗贼由巨龙海岸远道而来,岂会是简单的事情?

    临近平民区的林荫大道。

    夏尔走到子爵府附近,愕然发现府邸门口围了一大群人。有玩家,有贵族,也有一些外来的学者、旅客。

    “啪”

    “啪”

    “啪”

    长鞭甩动的声音尤其刺耳。围观人群在议论纷纷。夏尔好奇挤上前,只见一名浑身**的男性玩家,被吊在庄园门口,另一个手执黑漆长鞭,相貌凶恶的行刑者,正狞笑着挥出鞭雨。

    男玩家在挣扎惨叫,浑身血痕。

    围观的玩家都很奇怪,这位男玩家到底犯了什么事,能让此间的主人这么愤怒,请出了行刑者。

    而且,在这种处境下,男玩家明明可以下线避难的,为什么要硬撑着?

    知晓内情的夏尔,觉得这可能是《曙光》系统给予的惩罚。

    被鞭打的这名男玩家,就是昨夜在女子爵闺房的偷尝禁果者。虽说玩家可以跟原住民自由互动,包括最原始的交配。深入交流,你情我愿是没问题的,可玩家一不小心被设计了,被诬告成强-奸,那事情就大条了。

    昨晚男玩家的出卖,恐怕让那位女子爵很生气,要不然也不会有现在这出戏了。

    管不住下半身,夜潜闺房,又被设计了,被鞭打一顿还是轻的,以现在的情况看,这男玩家接下来就要删号重练了。

    正如夏尔猜想的那样,男玩家很快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围观人群散去,一名管家模样的中年人,招呼几名雇佣战士,把尸体解下来,“把尸体丢到荒野。”

    “让野狗饱餐一顿吧。”

    管家冷冷斜了尸体一眼,转身要进庄园。

    “等一等。”夏尔微笑地拦住管家,“请问艾米丽子爵在吗?我是欧格马虔诚的信徒。今早在神像前作祈告时,欧格马告诉我,艾米丽子爵遇到了很大的麻烦,要我来帮助她。”

    “嗯?”管家先打量了夏尔的牧师装束,再听他的话,冷漠的表情瞬间松缓柔和下来。

    这个世界神祇真实存在,而且还会化身在物质大陆行走,虽说自从‘动荡之年’后,神祇很少化身了,可原住民还都是信神的。

    夏尔的言语配合他的牧师身份,真实度无限拔高。没人敢去质疑一名侍奉神祇的圣职者。

    管家先是客气地把夏尔迎到庄园大厅,然后就去禀报了。

    没过多久,一名穿着华丽长裙,长相美艳,双目隐隐透着若有若无媚意的妇人,走进了大厅。

    “你好,圣临者牧师。”女子爵显然听了管家的话,所以和颜悦色打招呼道。

    “您好,艾米丽子爵。”

    夏尔自然而然接过女子爵伸出的手腕,在包裹着黑色丝质手套的手背上轻轻吻了一下,就退后几步抬头微笑道:“我聆听了神谕,我看见欧格马在我面前诉说,我看见一位肤色苍白的男子,手持装满鲜血的高脚酒杯,向我走来……”

    说到这,夏尔环视了大厅一圈,低声道:“我还看见了,子爵府被火海吞噬,一切都将不复存在。”

    艾米丽子爵早就面色苍白了。

    肤色苍白的男子,不是吸血鬼么?装满鲜血的高脚酒杯,这是‘暗夜面具’盗贼工会的徽记!

    再听到子爵府遭到毁灭的预言,六神无主的女子爵已经急得上前,紧紧抓住夏尔的一根手臂,哀求道:“尊敬的牧师,请你一定要帮帮我。”

    “【交涉】发动成功。”

    “交涉+1。”

    “【唬骗】发动成功。”

    “唬骗+1。”

    “【威吓】发动成功。”

    “威吓+1。”

    在女子爵抓住自己时,夏尔视网膜被一片数据占据着。

    连夏尔自己都呆了一呆,想不到仅仅一段话,就同时触发了3个技能。现在他的技能栏新增了‘交涉’、‘唬骗’和‘威吓’。

    “难道我有当神棍的潜质?”

    夏尔嘴角微不可察的往上斜了斜。

    女子爵身体紧贴着他,成熟曼妙气息扑面而来。贵族大都生活糜烂,若是用神谕哄骗,他立马就能把女子爵拉进卧室,趁热来一发。

    可夏尔完全没有旖旎想法,这是一条美女蛇,表面很诱人,其实暗藏毒牙,随时可以伤人。那名被鞭打的玩家就是佐证。

    此行无非是为了经验和金币,夏尔也不想美化自己的意图。这才是玩家群体的驱动力。

    夏尔没有想法,女子爵却很有想法。

    她把夏尔拉到一座宽敞的椅子,自己则坐在了夏尔的大腿上,一边用丰腴的身体摩擦着夏尔,一边语气哀怨的,诉说子爵府的历史。

    原来艾米丽子爵的爷爷,曾经是龙湖上的大海盗,先君艾泽恩四世在位时,其受到皇室招安,被册封为子爵。

    可艾米丽家族似乎受到了诅咒,传到女子爵这一代,就剩她这么一根独苗了。夏尔从女子爵的叙述中猜测,诅咒极可能跟‘暗夜面具’盗贼夺走的宝盒有关。

    “尊敬的牧师,你能想办法帮我取回宝盒吗?”

    “我的爷爷曾经留下遗言,艾米丽家族与宝盒生死攸关。宝盒在,子爵府才能一直延续下去。”

    女子爵娇滴滴说道,用上了媚音。

    夏尔面色变了变,眼前浮现出这样一条系统提示:

    “你受到‘魅惑人类’的影响……”

    “意志检定中。”

    “豁然通过,法术对你失效。”

    对我使用魅惑法术?

    女子爵不像是个法师,她身上没有魔源波动。应该是装备了一种可发动魅惑法术的魔法道具。

    难怪那名倒霉的男玩家,会被系统惩戒了。

    幸好自己激活了【亵渎者】称号。夏尔不动声色地站起身,挣脱女子爵的手臂缠绕。

    “艾米丽子爵,我既然聆听神谕而来,就一定会帮你解决难题。我主欧格马告诉我,他在苏萨尔的神殿太破旧了,需要资金修缮一次。”夏尔深深看住女子爵。

    “呃……”

    女子爵有些失神。她是个贵族,心机很深,自然听得懂圣临者牧师的话外之音。这是跟她要钱,而非她的美色。

    “这没问题,尊敬的牧师。我作为虔诚的信徒,一定奉上最丰厚的资金,帮助欧格马修缮神殿。”女子爵很快收敛了异色,低头说道。

    “那么,女子爵就请等待我的好消息吧。”

    夏尔的任务面板已经多出了一条任务。他没有留恋,大步走出了客厅。

    “真是有趣的圣临者。”

    “我的魅惑法术居然对他失效了。贵族们不是说圣临者都是一群意志薄弱的废物,可以随意玩弄的吗?”

    女子爵伫立在大厅,妩媚的面容透着一丝玩味的笑意,久久都没有挪动半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