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绝对牧师 >章节目录第二十八章:诺达希尔的屋脊
    ————————————————————————————

    咳咳,上了首页和分类强推,可是这数据也太差了,只能在章节开头求一求助攻了。

    诸君感觉“诺达希尔”这名字是不是很熟悉啊?向wow时代致敬。推荐票好可怜啊,请各位看客赏几张推荐票呗。拜谢,拜谢,再拜谢。

    ————————————————————————————

    苏萨尔郊外,国王森林。

    “果然是汪少华这家伙……”

    张泽小心藏在一处灌木丛里,往外探去视线,几支玩家小队正在森林间搜寻着什么。

    这些玩家都穿着一身绿色装备,行动老练,一个个目露精光,即使是搜查也保持着很好的阵型。若有敌人伏击,他们能在第一时间保护队伍中的施法者,然后迅疾反击。

    毫无疑问,只有老牌公会才能拉出这么一批人。张泽跟汪少华的恩怨由来已久,自然知道那家伙在三年前就弄了一个公会。汪少华那些统御手段,加上本人的阴险狠辣,当初那个新兴公会,已经跃居为游戏圈小有名气的老势力。

    物质大陆何其广阔,旧敌偏偏选择了科米尔作为出生地,张泽相信汪少华肯定从某些渠道,知道他和夏尔降生在科米尔的消息,然后尾随而来。

    “夏尔那家伙这么精明,应该不会一头撞过来吧。”

    张泽心中说是这样说,但目中还是闪过一丝忧虑之色。

    他还不知道汪少华的意图。刚才跟韩克和荆飞舟在苏萨尔城门口单挑,就要1v2干掉两人了,可这伙人就突然冲过来搅局,逼得他落荒而逃,在森林中东躲西藏,勉强保住了一条小命。

    依这伙人的老练,不需要多久就能找到他藏身的这片灌木丛。张泽深知这一点。

    “妈的,劳资临死都要拉两三个垫背的。”

    “可惜汪少华那家伙没在场,不然劳资就赏他一颗‘炽焰法球’尝尝鲜。”

    张泽心中骂骂咧咧,却还是收敛住动静,观察着森林中那些家伙。作为曾经的神级战士,他当然懂得蛰伏,静待时机。

    ……

    “会长,你确定夏尔那家伙会过来吗?”

    国王森林边缘地带,韩克和荆飞舟站在一个吟游诗人玩家面前。虽说是同校同级生,两人却不敢直呼玩家的名字,而是用游戏中的称呼代替。

    韩克、荆飞舟交换了一个眼神,看向队伍头像列表。游戏id为“岁月年华”的吟游诗人,头像上清晰标着一个等级数字:6。

    “会。”

    吟游诗人身上的装备很华丽,皮革腰带悬挂着两把带鞘的匕首,手上拿着一把已上弦的十字弩,身后则背着七弦琴。

    他的种族是人类,显然也用了原本的相貌,只是长发及腰,略显阴柔的面孔挂着一丝淡淡的笑容。

    “张泽那大嘴巴,肯定会发去消息,说明这是一个陷阱,叫好友不要过来。但越是这样,夏尔越会过来。”吟游诗人语气自信。

    “那为什么不多找点人,把他们困在森林里,咔咔全干掉?”

    韩克摸了摸似乎还痛疼的左脸颊,目露恨色。虽说在游戏里不会把现实身体的异常状态带进来,可韩克总觉得左脸颊在昨夜被张泽猛击的地方,还是一阵阵刺痛。

    “干掉?”吟游诗人摇摇头,“要干掉这两人可不容易。我要是现身,就相当于撕破脸皮了,现在嘛,只是向他们打个招呼而已。”

    说着,吟游诗人眨了眨眼睛。

    “霸枪哥带团在森林里搜查,20多个人,还围不住他们两人?”荆飞舟对吟游诗人的言语莫名其妙。

    “而且,张泽是法师,夏尔是牧师,都是腿短职业,不善于逃跑和隐匿。两个菜鸟而已,我相信霸枪哥等会就收工了。”

    荆飞舟明显有点弄不清状况。

    相对之下,韩克就懂得察言观色,他瞟了眼吟游诗人嘴角那一缕讥诮之色,心中动了动。夏尔和张泽,跟汪少华一样,都是全息时代头批游戏玩家,会不会那两人没表面上那么废宅?

    ……

    森林中。

    “霸枪哥,会长这是干嘛啊,我们不是在野外探索开荒么,好端端的拉我们回来抓人。这是谁啊,能让我们‘血蹄之影’大动干戈的。”

    一支队伍在搜查中,年轻的游荡者不停地向野蛮人队长抱怨。游荡者显然更喜欢在野外冒险,而不是进森林抓人。

    “两个旧敌。还不一定能抓住。”

    野蛮人只披着一件皮甲,就跟他的游戏id“霸枪哥“一样,他的武器是一把步兵式战枪,全金属的枪身,被枝叶间渗露下来的阳光照射,流转着摄人心魄的光泽。

    “我们精英团出动,还抓不住两个人?”年轻的游荡者好像听到了天方夜谭,先是哑然,然后大笑道:“霸枪哥,你什么时候这么虚了。我记得不久前,你还刚刚冲进了地精部落,血洗了一场啊。”

    “这不是虚,而是叫自知之明。”

    野蛮人狠狠瞪了年轻队员一眼,闷声闷气道:“你们这些新人啊,还真以为‘血蹄之影’天下无敌?”

    “至从全息时代后,多少天才,多少公会团体,一夜如流星崛起,又一夜轰然倒塌。‘血蹄之影’之所以能从新兴公会一步步走过来,无非就是一句话,不乱惹事,但也不怕事。”

    “霸枪哥,这跟我们抓人有什么关系?”年轻游荡者弱弱地问道。

    “新人就是没耐心。”野蛮人把战枪插在泥土里,挥手示意队员先暂停休息,斜了眼周围一张张好奇的面孔,“我想告诉你们的是,我们现在要抓的宿敌,是一个怎样的对手。”

    顿了一顿,野蛮人继续问:“知道‘诺达希尔的屋脊’这个名字么?”

    “诺达希尔的屋脊?”除了一两名老玩家若有所思,其它新晋精英成员,皆是一脸迷茫。

    “诺达希尔,全息时代第一款游戏的世界树,诺达希尔的屋脊,表面意思当然是指世界树之冠。但是嘛,这也是一个团体的名称。”

    野蛮人笑了笑,说到这里,他自己也沉寂到了三年前的记忆中,悠悠说道:“诺达希尔的屋脊,或许只有真正的圈内人,才能知晓他们的厉害。”

    “科米尔现在最强势的公会是哪一家?暮光之刃。可是你们知不知道,在暮光之刃的女会长没组建公会前,她就是‘诺达希尔的屋脊’的成员。”

    闻言,几名新人已经相继露出了震撼之色。

    “然后呢,科米尔能排在第二的公会,你们说是哪一个?”野蛮人笑着斜了他们一眼。

    三年过来,几款全息游戏生生灭灭,他也不知道给公会多少新人科普了这些知识。‘霸枪哥’每次总有满满的,传道解惑的成就感。

    “星河俱乐部!”队伍其它人异口同声道。

    “对,没错。”野蛮人摊开手,“星河俱乐部的老板,齐广鸣,出了名的狂和疯,**粉丝过亿。但他的狂名和疯名,是作为‘诺达希尔的屋脊’成员时开始传出来的。”

    除了已经听过的老队员,几名新人都张大了嘴巴,满脸不敢置信之色。

    “还有呢?”年轻游荡者听得心驰神往,不禁催促道。

    “有,当然还有。只是我们‘血蹄之影’在科米尔,‘诺达希尔的屋脊’其它成员分散了大陆各地,我怎么跟你们说?”

    野蛮人好笑道:“诺达希尔的屋脊,一共有二十九名成员。在最开始,它们其实只有两个人,后来陆陆续续吸收了其它二十七名志同道合者。”

    “我们的会长也是其中一员吧?”队伍中的牧师妹纸眨了眨眼睛问道。

    “呃……”野蛮人顿时语噎。

    “怎么说呢,我们会长算是半个成员。但直至‘诺达希尔的屋脊’解散,他也没能成为那个团队最后一名正式成员。”野蛮人苦笑道。

    队伍众人面面相觑。

    野蛮人趁着势头赶紧说道:“所以呢,我想告诉你们的是,现在我们要抓的人,就是当初‘诺达希尔的屋脊’的其中两名成员。”

    嘶。

    新人都在抽冷气。甚至连老队员瞳孔也紧缩了一些。

    “怎么,怕了吗?”野蛮人见此也不意外,声音陡转冷肃,“我再重复一遍,‘血蹄之影’不乱惹事,但也不怕事。对待宿敌,就应该手起刀落,越狠越好。”

    “走吧,继续搜查——”

    ‘霸枪哥’拔出插在泥土里的战枪,一马当先,领着队伍在森林中行走,很快就化作隐隐约约的影子。

    张泽其实正在不远处盯住这支精英队伍。

    野蛮人的话语全落在了他耳中,张泽听到‘诺达希尔的屋脊’这个名字后,紧张的表情瞬间变得微微失神。

    等队伍走远后,他才轻叹了口气回过神,喃喃道:“想不到解释了三年的团体,还有人记得这样清楚。”

    “尤菲,齐广鸣……看来你们都是些口是心非的家伙。明明都发誓永远不要提起这个名字了。”

    虽说是在低骂,可张泽语中难以掩饰的,透出一股怀念的味道。

    张泽是个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很快的性格。稍稍追思了一下,就目光闪烁暗暗道:“躲太久了,要换一个藏身地了。”

    “嘿,我就藏在他们来回搜查过的地方。能把‘血蹄之影’一支精英团拖在森林,传了出去,哥也不算给组织丢人了。”

    他脸庞浮现一丝冷笑,轻手轻脚地准备钻出灌木丛,但这时好像有什么东西顺着手腕爬上了法杖,触感冷冰冰的,张泽低头看去,一瞬间吓得脸都绿了。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