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绝对牧师 >章节目录第二十六章:亵渎者(下)
    周身的痛苦感全都瞬间消失。

    如果有其它施法者在‘反魔场’法术影响的10英尺范围内,就会发现自己与冥冥中的魔网失去了联系。源自妖精荒野的魔法能量就好像被抽干了,施法者必须挣脱干涸的池塘,才能把记忆在魔网法术位上的法术引导出来。

    这幅魔画拥有的应该是一种类法术能力,可惜‘反魔场’法术同样对类法术能力有压制效果。

    “你……”

    魔画上的丽人,微微睁大了幽蓝色的眸子,瞳孔里充斥着被区区凡人亵渎的羞怒之色。

    夏尔害怕夜长梦多,就把挂在墙上的魔画摘了下来。这回他没遇到任何阻挠,左臂夹着画框,右手抓着‘反魔场’卷轴,口中一直念动着解封咒语,维系着‘反魔场’法术。

    卷轴上的奥术文字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黯淡下来。这卷轴恐怕持续不了多久。所以夏尔给林地女巫玛丽递去了一个放心的眼神,就犹如离弦之箭,飞蹿出了卧室。

    全速奔跑状态。

    可惜夏尔的敏捷属性只有低微的11点。这说明他的奔跑速度只算是人类的普通水准。

    幸好贵族区与神殿区去毗邻,一东一西,有林荫大道连接。如果夏尔连续不断奔跑个十分钟,就能进入最近的一座神殿。

    15点体质属性赋予了夏尔还算不错的体力,同时跟两名女性卓尔精灵大战一天一夜大概是不成问题的。但是,夏尔现在全速奔跑了五六分钟,距离最近的神殿应该还有一英里地,他就感觉到自己的双腿渐渐变得沉重。

    施法者丢法术同样需要消耗活力,历史上不乏高阶法师,越阶施展法术被活活耗死的故事。夏尔推测自己在维系‘反魔场’法术时,卷轴也在抽取他体内的活力。

    而且,持握在右手的卷轴,已经有大半截焦灰了。上面的奥术文字黯淡无光。

    “尼玛,如果还有一管‘次等活力恢复药剂’在,就不用这么费力了。”夏尔气喘吁吁,今天把所有药剂存货全甩给了齐广鸣,实在是失策。

    他隐隐感觉自己的体力坚持不到神殿区了。

    就算强撑着跑去,卷轴也持续不了那么长时间了。一旦‘反魔场’法术消失,被他夹在左肋的魔画,肯定会发动反击。

    只要一发六环死灵法术,就能随随便便收掉自己的小命。

    失策了。

    极大的失策!

    如果是在白天,就能找来死党或者朋友接应,开一辆马车狂奔,很快就能抵达神殿区。可惜现在是晚上。而且,卡罗尔家族式微已久,庄园内的马厩荒置着,不然夏尔出来时顺手骑一匹马,那也不会像现在这么尴尬了。

    既然望不见尽头,夏尔索性停了下来。

    有时候方向错了再怎么努力,却发现距离目标越来越远。夏尔现在就是这种感觉,他很怀疑自己破解任务的思路,是不是一开始就错了。

    难道一张‘反魔场’卷轴,还不足以填平大坑?

    “魔画能不能装进物品栏?”

    夏尔先是环顾了一下四周,这是贵族区的主干道,静悄悄的,没看到巡逻卫队。

    两侧的屋宅离他十几米。路边的魔法灯光照在身上,拖曳出长长的影子。

    他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尝试把夹在左肋下的魔画塞进物品栏。

    “特殊物品,装取失败。”

    视网膜上很无情地浮现出一条红色提示。

    攥紧了抓在右手的卷轴。奥术文字只剩下最后一截了,最多还能撑个一两分钟。夏尔脸色一阵阴晴不定,走到路灯下,对着灯光,竖起了魔画,与画中丽人近距离对视着。

    夜耀还是那副冷冰冰的模样,完美无暇。

    可是夏尔瞳孔却微微扩张了一些,因为他看到了一个诡异的情景。

    油画被路灯照耀着,画中人仿佛活了过来,正用蓝色眸子与他相视,同时仿佛涂着一层碧蓝色唇膏的檀口,在轻轻地开阖着,似乎要向夏尔传达什么东西。

    夏尔先是一惊,继而就发现了油画的不同。

    画像悬挂在贵族小姐卧室时,是一幅真正的魔画。夏尔作为一名牧师,能敏锐感知到上面蕴含的魔性。

    但是,现在的油画好似返璞归真一般,魔性全部消失了,只剩下女神祇本身冷冰冰的色彩。

    画中人依旧在凝视着夏尔,檀口在重复着开阖动作。

    “应该……不会有事吧?”

    夏尔瞟了右手即将化成灰烬的卷轴,咬了咬牙,便侧耳凑近脑袋,头发都触碰到了画像,想要听清楚画中女神祇在说什么。

    “……画像……已经被我封印。”

    “我是真神夜耀。”

    “……多么完美的油画啊,请把它带去我的神殿,献祭给我,我会给你一定的奖励……”

    一个含着威严的女声隐隐约约。

    这应该算是峰回路转吧?

    夏尔怔了怔。这个声音跟之前魔画的声音完全不同。原来的魔画声音透着魔性,而现在的魔画,声音中却充满了神性。那是真神身上自然而然散发出来的力量,凡人难以抗拒,就类似龙威、高阶魔鬼与恶魔的恐惧光环。

    任务面板自动弹出眼前。

    “【魔画—堕落进行曲】(已完成)。”

    “接取了【魔画—献祭】。”

    【魔画—献祭】

    【任务描述:事情出现了转机。魔画上的力量似乎并非来自真神夜耀,而是一名渎神者。来自遥远神国的越界力量,已经封印了魔画。你的努力并非无用功,‘反魔场’压制了魔画本身的力量,成功让越界力量定位了过来。】

    【当然,永恒爱人夜耀虽然与知识之神欧格马同为中立阵营的神祇,但她依旧是不死神祇。你也可以违抗她的神令,把魔画交给任何一座神殿的高阶祭司,由他们摧毁。】

    【任务奖励:未知】

    【任务时限:十天】

    又一道选择题摆在自己面前。

    夏尔暂时先关闭了任务面板。既然系统说了魔画被封印,那么他现在已经安全了。在作出选择前,他需要仔细权衡思考,看看哪一个选择,更有利于自己。

    完成【魔画—堕落进行曲】后,经验槽多出了500点经验值。

    然后夏尔还发现了一条系统提示:

    “你获得了【亵渎者】称号。”

    (【亵渎者】:你成功抵抗了一次来自神祇的威胁。虽然你面对不是一尊真神,而是一个骗子,可是能忽视神祇威严的人并不多。这比对抗龙威、恐惧光环,更需要意志与胆魄)

    【亵渎者】(蓝色):开启后,人物所有意志检定值+2。

    夏尔见到这个称号,心中不由一阵惊喜。

    意志检定值+2,相当于多装备一件魔法饰品,或者是相当于一个普通专长【钢铁意志】了。

    以后在冒险旅程中,玩家肯定会碰到越来越多会施放魅控法术,甚至是自带种种负面光环的对手。如果自己意志检定不过关,迷迷糊糊中就被人干掉了,等在神殿复活时才回过神,岂不痛惜?

    强韧检定,意志检定,反射检定,都是玩家必堆的属性。以后若是有玩家开发出了可重复进入的高级副本,这些属性应该会成为团队招收成员的硬性指标。

    夏尔直接就把【亵渎者】称号激活了。

    《曙光》默认玩家隐藏姓名和称号。如果不是主动展示,也只有在组队和加为好友时,才能看到对方的信息。

    第二环任务就拿到了这么一个蓝色称号奖励,夏尔惊喜过后,就转而开始发愁怎么处理手中这幅油画了。

    特殊物品放不进背包。

    那么只能另外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存放了。

    夏尔想来想去,感觉不如在贵族区的高级旅店先租一间屋子。贵族区的旅店比平民区旅店的环境要好得多。居住多是一些外来艺术家和客商。

    这样想着,夏尔就解掉身上的‘毒蛇披风’,用披风裹住油画,循着路牌径直找到一家名为“巫师之友”的旅店。

    如果是平民区的旅店,即使是在深夜,大堂里也肯定坐满了吵闹的佣兵和冒险者。

    但现在“巫师之友”旅店里,只有一名衣着整洁,怀抱七弦琴的吟游诗人,坐在长凳上自弹自唱,静谧的大堂里回荡着悦耳的音乐。

    “您好。”

    见到有客人进来,前台立即有一个30厘米高的可爱精灵,扇动背后一双透明的羽翼漂浮而起,奶声奶气向夏尔打招呼道。

    这是一只起源于妖精荒野的女性皮克精,看样子应该是旅店老板的魔宠。

    “你好,我要租一间安静的房间。”夏尔微笑道,同时好奇地打量着柜台后的女性皮克精,

    民间的魔法妖精,孩子般的恶作剧者,自然界的魔法管理员。

    这是夏尔在中央大图书馆的书籍上,看到的一名睿智法师对皮克精这一个族群的总概括。

    “一天10个金币哦。”

    皮克精并不在意夏尔的打量,明显对这种目光早就习惯了。她露出顽皮的笑容,白皙脸蛋浮现浅浅的酒窝,就像是娇羞的贵族小姐那样,双手微提丝绸长裙,双翅闪动着,发出轻笑在半空旋转了一圈。

    “先租十天,不,先三天吧。”

    平民区普通旅店,住一晚只用5个银币。现在这么一对比,就知道高级旅店不是普通人可以住的了,谁让旅店的主人是一位法爷呢。夏尔瞟了眼背包的金钱数额,无奈把身上最后三十枚金币都掏出来摆在了柜台上。

    “这是您的房卡。”皮克精笑盈盈地递过来一张魔纹房卡。

    夏尔拿过房卡,看了看依旧坐在长凳上自弹自唱的吟游诗人,便抱住被披风包裹的油画,咚咚咚顺着回旋楼梯走上楼。

    在房间里藏好了油画,夏尔静坐冥想了一会,就下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