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绝对牧师 >章节目录第二十五章:亵渎者(上)
    “不作死就不会死。”

    对于死党的遭遇,夏尔只是暗笑着摇了摇头。张泽的性格其实跟安莹有些相似,都那么爱面子,好强。就像现在这一顿夜宵,不能吃辣又何必强撑。爱面子的后果就是肚子遭罪了。

    在安雅的提醒下,安莹不情愿地离开座位,到前台那里又点了一小锅不辣的炒面。张泽连声道谢。

    “说吧,今晚找我们有什么事么?”

    夏尔吃得差不多了,放下筷子,好笑看向对面一直想要开口,却又在迟疑的安莹。这是个女汉子,平时没那么矜持,这会应该是有事相求。

    安雅在一边给自己的姐姐递去一个鼓励的眼神。

    安莹深吸了口气,认真看住夏尔,道:“我……我今天在苏萨尔市政厅,申请了一个玩家公会。”

    “所以我想邀请你过来帮一帮我。你跟张泽都是老玩家了,对公会运转那一套肯定很熟悉。虽然公会刚刚起步,但我相信以后‘翡翠之剑’的名字,一定可以传扬整个大陆。”

    她言语有着强烈的自信与希望。看来这确实是一位不甘于平凡的女子。

    “原来是邀请啊。”

    张泽大大松了口气。在安莹一开始露出郑重之色时,他心脏几乎跳出了嗓子眼,都准备回去宿舍后跟死党撕逼了。

    “公会?”

    夏尔闻言顿时挑了挑眉梢,没有思考就拒绝道:“对不起,我已经有组织了,也没有时间去帮你打理公会。”

    “这样啊……”

    这个回答明显在安氏姐妹的预料中。安莹轻叹了口气,还是面露遗憾,再次婉转央求道:“你和张泽如果愿意过来,两个副会长的位置就是你们的了。”

    “一个新公会的副会长?”夏尔没说话,张泽就顺着话头嗤笑了一声,“如果夏尔愿意进公会,早就一堆人哭求了,轮不到你们的。”

    话刚说完,张泽就后悔了。他图一时嘴快,好像忘记了点什么。果然,张泽看向对面,不只是安莹在凶恶盯着他,连一向恬静的安雅妹纸,美目中也透着些许不善之色。

    “尼玛。”

    张泽缩了缩脖子,心中嘀咕道:“劳资可是诚实小郎君。现在人都是玻璃心么,连真话都不爱听了。”

    被张泽这么一插话,台间的气氛也没了。安莹看向没什么表示的夏尔,张了张嘴,却不知该怎样进一步劝说了。

    安雅在桌下扯了扯姐姐的衣角,向她递去一个眼神,然后低着头装作玩手机的样子,却给安莹发去了一条信息:

    “别着急,要循序渐进。追得太紧大家只会不欢而散。”

    安莹手边的手机震了震。她斜瞟一眼过去,很快就收敛脸上的失望之色,主动站起身笑道:“时间也比较晚了,我们回去吧。”

    几人回到学校南门。

    “你去送送她们。”

    夏尔跟他们分道扬镳。张泽拍着胸膛承担护花使者的任务。时间也确实比较晚了,虽说大学校园治安还不错,路灯也多,但女孩子难免会怕黑。

    其实夏尔也想送送安氏姐妹,可是手机微信群里,一条私密信息立即让他改变了主意。

    “b.o.l。”信息很简洁,三个大写英文字母,全译过来就是beonline,上线。

    发信者是龙岩。

    肯定是六环神术卷轴有眉目了。

    夏尔这样想着,脚步加快了一大截,赶回宿舍,没脱鞋子就坐在了模拟椅上,连接了《曙光》。

    “欢迎回来,圣临者。”

    码头区喧嚣的场景映入视野。即使游戏处于深夜,可码头区依旧是人流不绝,有远道而来的双桅商船在卸货,水手们聚在酒馆里,吹着口哨,醉醺醺进行着扳手腕这些娱乐活动。

    刚上线,夏尔就发现脚边停了一只雪白的信鸽。

    取出信纸,夏尔扫了眼,就起步走向神殿区。

    龙岩依靠在神殿区的石质拱门上,双手大剑被他斜立在身边。他用双手枕着脑袋眺望漫天星辰,听到了脚步声,面瘫脸就露出了一丝笑容。

    “等你很久了。”

    “你再晚来几步,我恐怕就下线去住宅附近的酒吧喝一杯了。”

    这家伙难得开了次玩笑。

    “喝酒?”夏尔也笑出了声,眨了眨眼睛,“谁不知道你龙岩是个清心寡欲的清教徒,只怕到现在还是童子/鸡?”

    夏尔这话对一个单身狗伤害成吨,龙岩面瘫脸都明显的抽搐了几下。

    “这就是你要的卷轴。”

    圣武士好像有些生气了,掏出一张魔法卷轴就塞到夏尔怀中,然后扛起双手大剑,走向神殿区的黑暗。

    “以后有什么事,随叫随到。”夏尔冲他背影笑喊道。

    圣武士摆了摆手,一副很潇洒的样子。

    夏尔看向手中的卷轴。

    “【卷轴·反魔场】

    品阶:六环

    效果:以一组通用咒语启动‘反魔场’法术,否定10英尺内的魔法。

    说明:托姆神殿大祭司的作品,请谨慎使用它。”

    紫光灿灿的文字。

    “希望魔画任务能给予我等值的回报吧……”夏尔抓住这张略感烫手的卷轴,尽量不去想象自己捧着4000枚金币。

    跟神殿方面购买这种等级的物品,应该不只需要金币,还要有不低的贡献值。夏尔并不知道龙岩失去了多少神殿贡献。既然对方不主动说,那么他也不会问。这算是好友间的默契了。双方总有互相帮忙,还回人情的时候。

    “要熬夜奋战了。”

    夏尔收起卷轴,在原地沉吟了一下,就迈步走向贵族区边缘。

    卡罗尔家族的祖宅。

    这里背靠着黑漆漆的山脉,四周建筑稀疏,只有卡罗尔一座庞大的庄园在月色中露出峥嵘一角。

    刚走到庄园门口,还没敲门,漆色斑驳的门口就打开了。林地女巫玛丽似乎用魔法窥知了夏尔的到来,主动在门口迎接。

    “夏尔牧师,你准备好了吗?”女巫用凝重的声音问道。

    “我觉得可以了。”

    夏尔瞟了眼任务面板。【魔画】的任务时限还有两天。但拿到卷轴的夏尔已经按捺不住了。他有种感觉,越往后拖,贵族少女的处境就越不妙。而反过来说,任务奖励,应该也跟任务完成时间有一定的关联性。

    越早完成,隐性奖励应该也会越高。当然这些都是夏尔的推测,需要去验证。

    “凯希小姐已经把自己锁在卧室一整天了,滴水未进。我很庆幸,夏尔牧师你能这么快找到了方法。”

    林地女巫玛丽露出笑容,随着言语又转为肃然,道:“等会进卧室时,我会竭尽全力,用一个接近七环的改良暗示术,对抗魔画的力量,稳住凯希小姐。”

    “然后你那幅魔画就交给你了,夏尔牧师,希望你能安然把魔画带到神殿,交给那里的祭司处理。”

    夏尔点点头,跟着林地女巫玛丽来到凯希的院落。

    另一名小女仆雅儿不见踪影,应该是被玛丽施法催眠了。毕竟魔画太危险,普通人被那股邪恶气息染身,只怕坚持不了多久,就被转化成不死生物了。

    “准备了。”

    林地巫女伫立在红枫林中,对面就是卧室的窗户。贵族小姐正端坐在窗边,披头散发,没了以前的秀气美丽,白皙如雪的脸孔,清晰分布着一根根流动着黑色血液的血管。

    她的指甲也变得乌黑锋利,此刻正呆呆凝视着自己临摹的神祇画像,身上完全看不到活人的气息。

    玛丽嘴形在变幻,应该是念动了咒语,却没传出丝毫声音。

    这位女巫无疑掌握了一个了不得的超魔法专长——【法术默发】。

    其实掌握了【法术默发】专长的女巫完全不必动口,只需在心底默念咒语就能完成施法。她这样做,无非是为了照顾夏尔,让夏尔能看到她咒语的嘴形,判断进场时间。

    一位心思细腻的女巫。

    夏尔目含赞赏往红枫林那边瞟视着,在女巫嘴巴停止阖动的一刹那,圣临者牧师就提剑对准房门发起了冲锋,一剑加一脚,就踹掉了看似坚固的门口。

    贵族小姐凯希歪着脑袋,软软躺在了椅子上。女巫的暗示术发挥效果了,凯希呼吸平缓,显然正在沉睡。

    “必须抓住机会!”

    “如果这回失败了,这剧情线就断了。”

    夏尔紧紧盯住卧室床头悬挂的那一幅魔画,三两步就疾步冲至墙壁前。

    画像上的完美女神祇,正用一双幽蓝色的眼眸注视着他,脸上表情似笑非笑,眸子流露出一股嘲讽之色。

    “……你这是在自寻死路,圣临者!”

    “你的灵魂将被我诅咒,欧格马也救不了你!”

    一个阴冷的女性嗓音浮现在脑海中。

    “是吗?”

    夏尔发出一声冷笑,上次差点被这魔画干掉,外加嘲讽的情景,他可是清晰记得的。只能说这魔画智商还是太低了,自己若没有准备,敢来第二次吗?

    无视了脑海中的声音,夏尔伸手触碰到了魔画,就要把画框取下来。

    但一股冰冷的气息旋即笼罩夏尔全身。

    血液开始倒流,又出现了跟上一次相似的,爆体的剧痛感。夏尔皱了皱眉,嘴角露出一丝讥诮,“故技重施,还是那个六死灵法术‘血蔓丛’么?”

    他意念一动,‘反魔场’卷轴就被抓在掌心。夏尔念动简单的启封咒语,手中卷轴顿时绽放出璀璨的光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