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绝对牧师 >章节目录第二十四章:毒蛇披风(泪求推荐票)
    时间是晚上九点多。

    实行宵禁制度的贵族区域,早就寂静无人了。图书馆外是贵族区的林荫大道,两侧亮着路灯。巡逻走过的卫队士兵,看到夏尔持握在手中的木质圣徽,没有上前盘问,反而纷纷低头行礼,表达自己对一位圣职者牧师的尊敬。

    科米尔早年就禁毁了所有邪神的神殿,这是一个正义阵营的国度。出现在大街上的牧师,只能是中立或善良神祇的牧师。当然了,若是不明身份的玩家、原住民在贵族区鬼祟走动,那就是另一个待遇了。

    夏尔走到贵族区与平民区交界的拱门,正想离开,岂料他在不远处昏黄的路灯中,恰巧发现了一个模糊的影子。

    “那里好像是一位子爵的府邸吧?”

    那影子明显是个盗贼,披着与夜色相融的黑色衣服,潜行在黑暗之中,若不是夏尔感知属性处于超凡层次,恐怕还发现不了他。

    “有意思。”

    盗贼藏在一堵高大围墙下的树丛里。等一队卫兵走过后,就有一条攀爬索甩过了墙头,盗贼顺势唰的翻过了墙,敏捷如风。

    夏尔也不确定这是玩家还是原住民。

    因为只要是对自己身手有自信的游荡者,难免会打贵族区这些华丽府邸的主意。干上那么一票,大半辈子就吃穿不愁了。

    “迅捷指令——”

    夏尔目光一闪,右手模仿着魔法道具通用的手势咒语,快速激活了身上这件‘毒蛇披风’的变化效果。

    “噗“

    黑色丝绸披风裹住夏尔全身,路灯下的人影一阵变幻模糊,大活人凭空消失了,而铺着平整白石块的地板上,却多出了一条半米长,拇指粗细的黑色小蛇。

    “小型毒蛇原来是这样……”

    小蛇三角脑袋的眼睛,闪烁着人性化的光芒。

    “持续10分钟么?”

    夏尔控制着幼小的蛇躯,迅速爬到子爵府邸的围墙下,吐着蛇信子嘶嘶游走了一圈,很快就钻进了一个鼠洞,从墙体另外一头探出小半截脑袋,打量着府邸的庭院。

    月色下的庭院,静悄悄的。

    仆役恐怕全部入睡了,只有一两名持刀披甲的雇佣战士,拎着提灯,哼唱着小曲摇晃路过。

    对蛇来说白天和黑夜没有什么区别。因为蛇是用信子感受热源红外线来看物体的。庭院中的死物,在夏尔眼中是灰暗色的,而除了表示守卫的红光外,还有一点点收敛得很好的光芒,正吊悬在一座楼阁的窗户前。

    这应该就是那名盗贼了。

    生命气息控制得很好,训练有素。

    夏尔先是收缩半米长的躯干,浑身肌肉绷紧了,嗖的一下就弹射向院墙对面的花圃里,钻了进去。盗贼还悬挂在窗户边,没有发现异常。

    盗贼在潜伏,夏尔也在潜伏。虽说他是个不擅长隐匿的牧师,可现在变化成了动物,‘躲藏’和‘潜行’技能直接爆表了。没办法,这就是种族加成,人类也不知要训练多少年,才有如此能力。

    其实夏尔对这名盗贼的意图很好奇,否则也不会跟过来了。

    看这盗贼身手高明的样子,应该不致于干偷窃这类龌蹉的勾当。再怎么说,高阶游荡者,不去发掘遗迹和宝洞,在夏尔看来就是浪费自己的才能。

    楼阁顶层亮着灯光。

    里面明显有人,隐隐约约的谈话声,透过半掩的窗户传出来。

    蛇信子在空气中翻卷着。

    一股怪味清晰传达进蛇脑之中。

    夏尔总算知道这盗贼为什么久久不动了。那是什么味道夏尔当然清楚。幽暗地域那些卓尔女精灵和她们的面首身上,这种气息就非常的浓郁。

    交-媾。淫-靡的气息。

    他现在太佩服这名盗贼了。趴在窗户外看着活春宫剧,里面的女性只怕还是子爵的小妾或者正宫,那个娇滴滴的声音,啧啧。还能这么镇定自若,生命红光一直收敛得死死的,当真厉害。

    夏尔恰巧碰到收尾了。

    楼阁内的动静在几十秒后就消失了。盗贼顺着长绳,悄无声息地推开窗户,翻身而入。

    夏尔也控制着蛇躯,盘扎在长绳上,游走到了窗台。

    屋子内的战斗已经结束。一男一女没穿衣服,被盗贼制服了,捆住手脚绑在了床头。而更让夏尔惊奇的是,那名英俊的男子,不是府邸的子爵贵族,而是一位半精灵玩家。

    至于女子,是位三十岁上下的美妇,自然长得妖艳,体态丰腴,气质华贵,不是子爵的妾氏,便是正妻。

    “……钥匙在哪?”盗贼浑身黑衣,用面巾遮住了脸,只露出一双冷漠的眼睛。被他盯住的女子,感觉仿佛被一头野兽注视着,满脸恐惧。

    “什么钥匙,我不知道。”女子明显在强撑。

    “你说。”

    盗贼冷笑了一声,斜看向那名玩家。

    “在她梳妆台的抽屉里。”男玩家很没骨气的出卖了炮友。

    “你……”

    女子气得脸色僵青。

    盗贼没有再说话,走到梳妆台翻找了一下,取出一把金黄色的钥匙,然后在女子灰败的脸色下,径直把钥匙插进衣柜的某个暗孔里。

    吧嗒一声,半人高的暗门打开,盗贼走进密室,片刻后怀抱着一个书本大小的金属宝箱出来了。

    “艾米丽子爵,很遗憾的告诉你,我代表‘暗夜面具’来取回自己的东西。你清楚的。”

    “不要妄想其它贵族会帮助你。皇室?呵呵,你大可去试试。”

    盗贼用阴冷的声音说完,就顺着窗户的长绳跳回地面,在几处建筑阴影中闪动,就翻墙而去。庭院中守夜的雇佣战士没能发现丝毫动静。

    十分钟变化时间准备过去。

    夏尔化身而成的黑色小蛇,在黑夜下追踪着身形飘忽的盗贼。他消耗一发能量给披风充能后,便跟着盗贼在码头下层区域绕来绕去,最后躲在一座酒馆的屋檐下,看着盗贼登上了一艘停靠在岸边的双桅大帆船。

    噗。

    夏尔主动解除变化,恢复了人形。

    “又是暗夜面具么?”

    这是他今天第二次听到‘暗夜面具’组织的名字了。

    第一次,是在堕落法师杜鲁的笔记上。现在么,他竟然无意撞见了一名‘暗夜面具’的盗贼在抢夺宝物。

    前面在房间听这盗贼的语气,‘暗夜面具’似乎很了不得,从他公然威胁皇都苏萨尔一名子爵的举止来看,就可见一斑。

    “这算是一个任务线了,明天先去图书馆查查这个组织的资料,然后去子爵府逛一圈。”

    夏尔对今天的收获很满意。

    一件蓝色盾牌,一件深蓝色披风,都附带了非常有用的魔法效果。

    而且,他还进一步加深了恶魔领主奥尔喀斯的任务线。伊奥恩之石可是好东西,就跟那位堕落法师杜鲁所说的那样,这是奈瑟瑞尔文明的遗宝。一位不朽的大奥术师的作品。

    【魔画】任务也有了眉目,现在就等龙岩那边的音讯了,问题倒是不大。他找上龙岩,那也是有了把握后的决定。一位圣武士要向所信仰神祇的大祭司购买卷轴,又怎么可能遭到拒绝。圣武士几乎是神殿最为信任的力量了。

    就在码头区断开游戏。

    “喂,夏尔,赶紧换衣服,安莹安雅请我们出去吃夜宵,说是要感谢我们。”

    张泽已经在洗手台上梳头打定型水了,听到动静就探过了脑袋,对夏尔满面春风笑道。

    “吃夜宵?”

    夏尔摸了摸有些干瘪的肚子,倒也没有拒绝。只不过换衣服还是算了,他现在一身休闲装,上身格子衬衫,下身是条卡其色裤子,再穿上一双鞋就能出门了。拖鞋什么的,那还是算了吧。夏尔自认穿拖鞋吊儿郎当出去,是对女生极大的不尊重。

    张泽就不同,头发梳得油滑光亮。双方约定在校南门碰头,南门外就是一片商业街,遍地都是餐馆和美食屋。

    现在是四月份,初春时节,南门川流不息的人潮中,混杂了不少高挑清纯的妹纸。张泽就抱臂驻足在树荫下,对过路美女品头论足,不时一副猪哥之色盯住妹纸们白花花的大长腿。

    夏尔就无聊许多,捧着手机,在《曙光》论坛翻看一些信息,希望从中了解物质大陆各个区域的近况。

    “喂!”

    张泽趁着夜色,对着一个长相还不错的妹纸猛瞧,突然就被身后传来的清脆声音吓了一跳。

    “你们来了。”张泽转过身,对安莹安雅两姐妹尴尬打招呼。他真怀疑自己的猪哥相都被姐妹看在了眼里。

    “去哪里吃?”安莹不咸不淡斜了他一眼,反倒面向默不作声的夏尔,主动询问他的意见。

    “既然你们做东,就由你们带路了,我只管吃。”夏尔无所谓道。

    “那就去魔锅坊吧,那里的麻辣香锅很不错!”

    安莹似乎也拿不定主意。安雅用轻柔的嗓音接过话。夏尔瞥了眼面色微变的张泽,暗笑着点头称是。

    没过多久,安氏姐妹就看着满头大汗,才吃了点辣就吐舌如狗的张泽,相视露出无奈之色。

    “你不能吃辣,怎么不说。”安莹撇了撇嘴道。

    “…#$%v……”

    张泽口齿不清,连喝了几口酸梅汁才举手投降道:“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应该来微辣,不,点点辣就可以了。”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