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绝对牧师 > 第十一章:魔画
    凯希似乎也被夏尔这番话吓住了,坐在躺椅里微微蜷缩了一下身子,病态苍白的精致面颊,更是毫无一丝血色。

    这是很正常的,未接触过高魔世界的普通人,对于“诅咒术”这种不可理解的力量,难免会恐惧。

    而且,在她身旁侍立的老妪,也用一种惊愕的目光看向夏尔。

    “不对!”

    “情况不对!”

    夏尔眉梢跳了跳。是不是演戏他自认还是能看出来的。但不管是贵族小姐还是这名老仆,听到他的话后都作出了发自内心最原始的反应。

    这说明什么?说明两人对于那名邪恶牧师的存在毫无察觉。甚至于,这对主仆可能中了惑控系一类的法术。

    在夏尔思索间,他眼前忽然浮现出一排任务文字:

    【苏萨尔—卡罗尔的独女】

    【任务描述:你于图书馆结识了卡罗尔家族的唯一血脉。这是一个曾经伟大的家族,但已经没落。拜访之中,你无意知道了好友被邪恶缠身的信息。不论出于友谊,还是作为一名欧格马的圣职者,你都应该挺身而出,找出灾祸之源。】

    【任务奖励:500点经验】

    【任务时限:59分59秒】

    这居然是一个自动触发的蓝色任务!

    夏尔没有迟疑,立即把任务接取下来。他现在的升级进度卡在80%。如果完成了这个蓝色任务,就能直达三级。

    “还有一个小时……”

    瞟了一眼任务时限,夏尔顿感棘手。只能说卡罗尔家族的祖宅实在太广阔了,凯希这对主仆目前只占用了一小片区域,其它院落被封锁了起来。

    他半个月前曾经在庄园里逛了一圈,记忆很模糊了。夏尔念头转了一转,心中已有定计,先暂时稳住这对主仆吧。

    “很抱歉,凯希,看来你们也不知道情况,或许是我多疑了。”夏尔露出一个微笑,缓解厅内紧绷的气氛。

    “你可能只是染了风寒,注意休息和吃药就能痊愈了。”

    听到好友的温声安慰,座椅里的贵族小姐长吁了口气,手掌放在胸口上,湛蓝色美目含着一丝嗔意道:“夏尔,你又吓唬我。”

    “你回卧室休息吧。”

    夏尔笑着说了一句,然后带着歉色道:“你身体不适,今天我就先告辞了。”

    “我身体不要紧的。”凯希见夏尔转身欲走,咬了咬唇角,脸颊泛起一丝羞色道:“你陪我说说话吧。”

    “不行。”夏尔摇头,在贵族小姐满脸失望时,语锋一转道:“你先回卧室。我不会马上离开,在你的庄园转一转,可以吗?”

    “我怕你会迷路,叫雅儿带你吧。”

    贵族小姐确实是累了,软软地站起身,旁边的老妪连忙搀扶着她。她临走前冲夏尔浅笑道:“等会别忘了来卧室找我。”

    夏尔点头,在大厅静站了一会,另一位女仆就小碎步跑了过来。

    “夏尔牧师,我来带您走一走。”

    名叫雅儿的女仆,是个只有十三四岁的小姑娘。棕色长发绑成双马尾辫垂落而下,脸蛋皮肤稍显粗糙,分布着细碎的雀斑。

    这小姑娘倒不怕生,只见过夏尔两次,就展露出清爽的笑容,蹦蹦跳跳在前面领路。

    “牧师大人,你看那座高阁,据说曾经居住着一位巫师呢。而且我还听小姐提过哦,卡罗尔家族的先祖,曾经在后山大兴土木,但那里什么东西也没有啊……”

    出了大厅,走在庄园中,小姑娘伸手一指庄园深处那座银装素裹的尖阁,声音甜甜的。

    “后山?”

    夏尔眼帘动了动,视线越过尖阁,在落满积雪的山脉中转了一圈,心下喃喃道:“法师塔?隐藏在了异界?”

    这小女仆没什么心机,夏尔心念一动,就直接问道:“雅儿,最近庄园里,有什么古怪的地方吗……比如,半夜有奇怪的声音啊,还有阴森森的黑影之类的。”

    “怎么可能!”

    小女仆的嗓音拔高了一大截,得意洋洋道:“这可是卡罗尔家族的祖宅,有法阵和守护结界隐藏着,那些鬼东西不可能进来的啦。”

    看这女仆如此笃定和自信的样子,看来卡罗尔家族曾经的辉煌并非吹嘘出来的。夏尔暗暗点了点头。

    “那么,你家小姐,最近有什么异常吗?”夏尔转变了重心。

    “异常,生病算不算?”

    小姑娘在雪地上一蹦一跳,棕色双马尾甩来甩去。她在院落中落下了一连串的脚印,但突然想起了什么,身形陡然一顿,低下脑袋闷声道:“还有啊,昨天我收拾小姐的房间,只是不小心动到了一幅油画。”

    说着,女仆长着细碎雀斑的脸蛋上,露出一种恐惧之色:“然后,小姐不止大骂我,还拿扫把抽打……”

    “我第一次见到小姐这样,如果不是玛丽奶奶,我肯定要被打死。”

    夏尔听着小姑娘的倾述,眼中若有所思。

    在他印象中,凯希一直是副柔柔弱弱,少女的形象。她连说话都是柔声细气的,不致于因为小女仆的粗心而大动肝火,甚至是动粗。

    那剩下的解释,就是贵族小姐被什么东西影响了心智,变得暴躁易怒。这跟她的怪病联系在一起,耐人寻味啊。

    “油画。”

    夏尔继续分析小女仆的言语,敏锐抓住关键词。

    “走,带我去你家小姐的卧室。”夏尔隐隐有种感觉,源头就是那幅油画。牧师职业虽没有圣武士‘侦测邪恶’这样的类法术能力,却另有寻找指定阵营物品、生物的神术。

    而他恰好掌握了这么一个神术。

    凯希卧室。

    这是一片安静得诡异的院落,花圃落满积雪,但十几株红枫树犹自在雪中屹立,簇簇鲜红叶片无比亮眼。

    “停!”

    夏尔一进院落,就叫住了雅儿,嘘了声示意她不要出声。

    视线透过小片红枫林,夏尔可以见到一间屋子正敞开着窗户,贵族小姐就端坐在窗边,正用彩笔在面前画架的油画上,沉迷地勾勒着一位美丽女子的形象。

    那并非凯希的自画像,而是另一位穿着无背暴露礼服,外表堪称完美无缺的丽人。

    画中丽人拥有比冰雪还要透明晶莹的肌肤,绝美的脸蛋上镶嵌着一双魅惑的蓝色眼睛,齐颈的银白色秀发披散而下。

    让人奇怪的是,画像有一股死亡独有的冰寒感,而且画中丽人的双掌,均有一个心形的,仿佛含有魔性的洞穿。

    直至此时,夏尔终于敢确定了一些东西。

    贵族小姐生病,性情大变的原因,绝对跟这幅油画有关,而非什么邪恶牧师。

    他对画像女子隐隐有些眼熟,但一时间又难以想起。但夏尔敢说,这是一位或中立、或邪恶的女神祇。

    “凯希应该是在临摹,找出原画,任务应该就能完成了。”

    夏尔想到这,便毫不犹豫闯进了贵族小姐的闺阁。

    侍立在门口的老妪玛丽,对于他的突然到来露出了惊讶之色。

    夏尔没理会她,视线在卧室中一扫,顿时找到了悬挂在床头前的古老原画。他疾步走过去,伸手想要摘下画框。

    但这时候,原画之中,伫立在祭坛上的女神祇,蓝色眼睛仿佛活了过来,射出一缕黑色的闪光。

    “受到法术‘血蔓丛’的影响……”

    “体质检定中……坚韧豁免失败……”

    视网膜浮现出幽绿色的数据。夏尔就如同被雷电劈中,躯体震了震,而后血管在皮肤中急速凸显出来。

    不过一秒钟,夏尔皮肤就腥红一片,扭曲的血管让他脸庞看起来无比狰狞。

    “——【圣域术】!”

    夏尔忍住了痛苦。他其实在进入房间时已经有所准备,木质圣徽被他握在了左手掌心。随着短促的咒语,一层散发金色光芒的保护膜,犹如蛋壳般,将他套在里面。

    凸显如一条条小蛇的血管,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回了皮肤里。

    同时痛苦在抽离全身。

    冷汗已经打湿了夏尔的白色牧师袍。

    “啊……”

    “你竟敢亵渎夜耀女士!”

    25点生命值几乎在一瞬间掉空了,血槽几乎见底。然而夏尔还来不及庆幸自己捡回了一条生命,一个柔软的躯体便扑在他背后,失去了理智,撕打怒骂着他。

    凯希这位少女,激发出连夏尔都无法抗拒的力量。他被推出了卧室,一屁股坐在雪地上,表情阴沉。

    “妈的!”

    夏尔仿佛见到了画像上的女神祇对他露出嘲讽之色。

    老仆玛丽,小女仆雅儿,紧接着也被贵族少女轰了出来。贵族少女紧缩了房门,尖锐的叫喊声回荡院落:

    “亵渎夜耀女士之人,都给我滚!”

    “夜耀教导说,**就是一切,而对爱的**决不能仅仅因为年华的流逝就终止。不管用什么手段,都应保持永恒的完美!”

    这像极了堕落信徒在念诵教义。

    小女仆吓傻了,半晌才从惊变中回过神,低低抽泣起来。

    老仆玛丽也是脸色惊恐,但眼中闪烁的冷静、睿智色彩,说明这位衣着朴素,白色苍苍的老妪,绝没有表面那么简单。

    “失策了,凯希已经在堕落边缘了,不应该那么直接对那幅原画出手。”

    夏尔狠狠地锤了一下雪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