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绝对牧师 >章节目录第九章:欧格马的神殿
    “不怎么样。”

    “闹鬼的酒庄,在太阳下山后才会开启。明天晚上我有约了。”

    夏尔低头整理柜子中的衣服,嘴角却泛起一丝玩味之色。死党这一开口,他就知道那通电话另一端是哪位了。

    “别啊。”

    张泽立马就急了,双掌合十高举过头,拜求道:“哥,大哥。这可关系到小弟一辈子的幸福啊,还请你大发慈悲帮帮忙。”

    “下完副本,你已经3级了,带带她们还不简单,打法你都会了。”夏尔轻飘飘说道,绝口不提自己因为接了个任务和密门的事情,也要回去‘闹鬼酒庄’一趟。

    “有些虚……”张泽脸色垮塌下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只管跟高手混,对指挥什么的,根本一窍不通啊。”

    “照葫芦画瓢,小学生都会。”

    夏尔语中带着淡淡的嘲讽意味,说了一句,便拿起衣服走进浴室。

    “别,别,别!”

    张泽堵住浴室门口,抬起一只脚撑着门框,大有泼皮无赖的模样,满腹幽怨叫道:“大神,我这一次是认真的!”

    “真的!”张泽摆出一个自认纯净的眼神,深情地注视着夏尔,“你看看,我这种纯洁的眼神,也只在大一时出现过。还记得那个曾经单纯的舍友么?”

    “别现了,哪次你不说认真的。我算算……嗯,应该甩了五六个师姐了吧,现在口味变了要找同级生?”

    夏尔面无表情,但心底却要笑破了肚子。

    “你个腹黑四眼仔……”张泽也从夏尔抽搐的眉梢看透了他的玩弄,骂骂咧咧放下脚,“人生都是算计啊。”

    “好,你赢了,宿舍这个月的卫生,我宣告承包了!”

    “满意没?”

    张泽吊眼斜睨浴室中的夏尔。

    夏尔摇摇头,脱下上身的衣服后,探出身子指了指摆在宿舍角落的饮水机,笑吟吟关紧了浴室门口。

    “好!接下来一个月我兼职勤劳的搬水工。我不生产水,我只是纯净水公司的搬运工。”张泽看了眼记在手机通讯录中的芳名,咬了咬牙悲愤道。

    洗澡出来后,夏尔见到死党躲在了阳台上,语气温柔,正滔滔不绝说着一些甜言蜜语。

    “那个女人没那么好追。”

    夏尔自然知道张泽在追求安莹的事情。不过从今天第一次接触来看,安氏姐妹极有主见。特别是姐姐安莹,有一定的领导才能,不肯屈居于人下。以往张泽凭那副好皮囊和家世,在情场上无往不利,这回恐怕要吃瘪了。

    《曙光》服务器虽是全天开放,可并不意味着玩家会选择通宵奋战。

    即使是科米尔的皇都苏萨尔,夜晚时吸血裔、阴影裔、变形裔、邪恶提夫林等等,都会出来猖狂活动,低级冒险者只是这些东西的盘中餐。

    城市尚且这样,那更不要说怪物遍地的荒野了。只能说玩家若想在黑夜随意行走,至少也要有典范层次的实力。

    十级,二阶。

    二十级,三阶,典范层次。

    三十级,四阶,英雄层次。

    四十级,五阶,天命传奇层次。

    五十级,准神。

    越往后升级越困难。《曙光》开测一月有余,在科米尔王国境内,夏尔也只听说阿拉贝那边,出现了一个5级玩家。未来两三个月内,绝大部分人仍然要在二阶以下挣扎求生。

    把头发吹干后,夏尔直接爬上了床。

    一觉睡到次日清晨。

    闹钟八点准时响起来,夏尔起床洗簌后,就见张泽元气满满地开门进来,将一袋早餐丢在他桌上后,径直坐在了游戏模拟椅上,连接了《曙光》。

    十分钟后,夏尔也登陆了游戏。

    “欢迎回来,圣临者。”

    伴随着清脆悦耳的系统女音,夏尔视野中的风景换成了中央图书馆一层。

    老法师海拾兹似乎从没离开过前台,依旧在埋头书写着东西。夏尔没打扰他,迎着新一天的朝阳,走出了图书馆。

    若在一天前,他早上的工作,是去娜娜的炼金小屋,制作炼金药剂,然后放在店面出售,获得金币分成。

    这么一个月下来,夏尔也赚到了两千多枚金币,放在玩家群体中已算得上一个小富豪了。

    但是,昨夜夏尔已经向炼金导师露娜请辞了,把重心转移到了练级上。

    不论是术士、法师,还是牧师,这些施法职业的法术位在新一天到来时,就会自动更新。

    夏尔必须去一趟欧格马的神殿,在知识之神的神像前祈念,把需要用到的神术记忆在当天的法术位上。

    欧格马是一位冷门的神祇,他的神殿里几乎全是原住民,很难见到其它玩家的踪影。而邻近的另一座太阳神殿,属于晨曦之主洛山达,那个门庭若市,想想都叫人心酸。

    神殿大厅。

    像其它原住民牧师、学者、艺术家一样,夏尔换上了一身干净的白袍,伫立在欧格马的神像底下,手捧一张卷轴,用鹅毛笔安静地在卷轴上书写神秘符号。

    这是清晨的“定名”仪式。

    大厅内并不安静,热情的歌颂声由邻近的太阳神殿传来。晨曦之主的信徒遍布平民、贵族和商人,富有热情,生机勃勃。他们在清晨的祈祷是大合唱,充满宗教气息的歌曲也不知使多少玩家被洗脑了。

    欧格马的高阶大祭司,是一位手握黄金圣徽的中年女士。她穿着充满学者气质的祭司长袍,表情恬淡,站在神像旁边。夏尔敏锐观察到,这位女祭司在“定名”仪式中始终皱着眉头。

    看来是太阳神殿的蓬勃发展让她感到了忧虑。

    祈祷仪式结束后,夏尔也在法术位上记忆了自己所想的神术。待信徒人群散去,夏尔走向大祭司,微微俯身表示了尊敬。

    “夏尔牧师,今天是你第一次向欧格马祈祷。你的虔诚会让欧格马注意到的。”

    中年女祭司露西娅见到夏尔,舒展了眉头,露出一丝笑容道:“那么,今天你想为神殿做些什么呢?”

    她既是神殿的主持者,又是夏尔的导师。

    夏尔眼前浮现着一个任务面板,上面有十余个神殿日常任务,供他挑选。

    排在顶部的是一个蓝色任务,内容是传教,需要夏尔去忽悠到一名教徒,原住民和玩家都可以。奖励一件绿色精良饰品和500点经验值。

    蓝色任务下,就是一整版的绿色任务了,大多是些杂活。比如帮忙神殿抄录卷轴,擦洗金属祭器,辅助神殿骑士训练等等。

    传教任务是不用想了。这非常考究玩家的‘唬骗’和‘交涉’技能。如果技能等级高,一番嘴炮就能忽悠到某位原住民。至于忽悠玩家,那想也不要想,浪费的精力跟收益完全不成正比。

    夏尔接了一个辅助训练任务,换上链甲衫后,就走向神殿内部的训练场。

    神殿守护骑士已经在场上训练了,除去那些年轻的见习骑士外,真正的神殿骑士,普遍在三阶二十级以上,实力可怕。

    “你好,哈伯骑士长。”夏尔找到伫立在训练场高台上,统御骑士们训练的中年长官。

    这是一位四阶大骑士。

    “你好,夏尔牧师,是露西娅祭司叫你过来的吧?”哈伯骑士长转过头,沉声道:“去吧,教教那些小家伙,盾牌该如何使用。”

    训练场上约莫有十多个还未成年的少年。夏尔在场边的武器架上,抓起了一面大圆盾,就走了过去。

    “嘿,小家伙们,让一位真正的牧师来教教你们。”负责训练的神殿骑士拍了拍手,冲夏尔露出善意的微笑,并丢过了一个头盔,“戴上它,避免伤害。”

    夏尔戴上头盔拨下面罩,只露出一双漆黑的眼睛。

    十几个少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望向夏尔的目光带着好奇,又含着一些怀疑。

    “圣临者?”

    一个金发英气少年站了出来,目光炯炯盯住夏尔,质问道:“要成为欧格马的侍奉牧师,除了虔诚的信仰外,还需要有精湛的武艺,渊博的知识。”

    “我不认为你们圣临者,有资格成为正式职业者。”金发英气少年言语间锋芒毕露。身后诸少年望向他的目光,含着憧憬和敬佩。

    看来这骚年就是这群小家伙的头头了。

    “你叫什么?”夏尔笑了笑。

    “奥利尔,立志成为科米尔最强大的神圣战士!”

    金发少年直视夏尔高声道。

    “哦,神圣战士?小家伙,光有志气可不行,作为一名战士必须要知道如何使用盾牌。现在就让我这个圣临者牧师教教你吧。”夏尔轻笑了一声道。

    似乎感受到了侮辱,奥利尔脸蛋一阵涨红,竖起了手中还未开锋的长剑,怒声道:“我会用剑,维护一名神殿骑士的尊严!”

    夏尔冲他招了招手,“那你全力攻过来吧。”

    “嗖”

    话音刚落,十六七岁的少年就怒喝着,挥动长剑一劈而至。夏尔承认自己被这一剑吓了一跳,这速度与力量已经跟正式战士相差无几了。

    不过经验还欠缺许多。

    十几名少年发出惊呼声,因为那名圣临者牧师居然一动不动的,好像被奥利尔这一剑吓傻了。

    但下一刻,这些少年又纷纷张大了嘴。

    在长剑临身那一刹,夏尔就猛地抬起了套在左臂的大圆盾。砰的一声。奥利尔的剑就如同主动攻向盾牌那样,稳稳当当劈在了圆盾表面。

    随后圆盾传来的反推力,使得奥利尔脚步踉跄,往后倒退了两三步这才稳住身形。

    “力量和速度够了,但出剑轨迹太简单粗暴,容易辨认。”

    “还有,进攻时务必要留力,如果全力进攻,就像刚才那样。我如果顺势用出一招‘盾牌猛击’,奥利尔你就会飞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