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绝对牧师 >章节目录第二章:老司机
    实验并不顺利,从巨蚁酸液到双足飞龙的酸液,等级跳跃得太厉害了。导师露娜也只是位初级炼金师,纵然有夏尔在旁边辅助,女侏儒还是在用完材料时,无奈宣告改良酸爆弹的实验失败了。

    在夏尔离开炼金小店,行走在平民区中时,恐怕已经是夜晚十点多了。

    高级炼金学徒这层身份,相当于高级技术工,所以夏尔不论在原住民人群,还是玩家群体中,都算是白领收入阶层了。他的药剂作品放在炼金小店出售,每天至少有二三十枚金币入账。

    游戏做得太真实也不完全是优点,因为夏尔在忙碌实验时,肚子早就咕噜抗议了。他拖着虚乏的脚步,直奔平民区一家酒馆。

    “来双份烤香肠面包和一杯金沙酿。”

    独占了一张空旷的桌椅,夏尔大声对柜台的侍者说道。

    这家酒馆很隐蔽,老板是位半身人,以前曾经是位强大的冒险者。半个多月前夏尔无意发现了这里,一段时间下来倒也摸清楚了酒馆中的玄机。

    美味的食品,来自北部大陆各地的美酒,当然还有来自一个名叫“焰匕”组织的情报。这需要用金币交换。

    半身人大都是享乐主义者,他们的烹饪技巧值得称道。夏尔对这顿晚餐十分满意。他用桌上的垫衬餐巾擦了擦嘴,然后在酒馆其它顾客若有若无的视线中,施施然走到了酒馆角落。

    一名腰侧绑着双匕,身穿皮甲罩着一件斗篷的男性游荡者,仰靠在墙上闭目休息。听到落座的声音,游荡者睁开了淡漠的眼睛。

    “你想知道什么,圣临者。”他的声音尖锐中带着阴冷。

    夏尔直接抛出一小袋金币,沉声道:“我知道你们收集有科米尔贵族的一切信息,但我只想知道凯希·卡罗尔的近况。”

    游荡者接过袋子,垫了垫重量,这才露出一丝笑容道:“这当然没有问题,圣临者。”

    十分钟后。

    夏尔拿着几张字迹潦草的信纸,走出了酒馆。

    凯希·卡罗尔是他在王都大图书馆中认识的贵族少女,家道中落,跟几名老仆居住在贵族区最边缘的大宅里,但最近好像遭遇了什么麻烦,连续几天都没见人了。

    “明天过去看看……”夏尔若有所思。

    ‘焰匕’的资料也没说凯希如何了,卡罗尔家族如今只剩下一根独苗,权势还不如下层区域的富商,‘焰匕’并没有组织人手对凯希实时监控。

    时间比较晚了,夏尔呼唤出‘退出游戏’选项,正想点下去,谁知一只信鸽忽然降落在了他肩头。

    《曙光》玩家不能实时语音通讯,也没有在游戏中嵌入聊天频道,所以玩家间的交流也稍显复古。夏尔取下鸽子携带的信件,打开瞄了眼,嘴角浮现一缕笑意。

    ……

    苏萨尔。

    城郊。

    一条十字路口上,正聚集着两三百名玩家。玩家们高举着的火把将荒野照得亮如白昼,嘈杂的组队叫喊声在夜空中远远回荡。

    “喂,张泽,你真能叫来一个牧师吗?”

    路边的巨石周围站在一支普通的冒险小队,队长是名扛着双手大剑的丰满女战士。她的火红色长发披散在半身甲护肩上,湛蓝色美目瞟向一身灰黑法袍的张泽。

    “安莹妹纸,那个人你也认识啊,我的舍友,夏尔。”张泽的游戏名是‘地狱火法’,中二气息满满,不像夏尔用了本名。

    “夏尔,中文系的那个书呆子?”一个稍显的尖锐声音。说话者是队伍的游荡者,身材矮小,语中带着一丝鄙夷,“这个副本是‘闹鬼的酒庄’,要探地城的,真实度堪比现实世界,他撑得住吗?”

    “对啊。不靠谱。我们还是在这里直接喊一个吧,组不到牧师或者圣武士,那多组一个拿盾的战士也行。”队中的游侠附和道。

    女战士安莹没回答,看向一旁默不作声的白袍女术士,“安雅,你觉得呢?”

    “既然叫了,就要等他来,这是基本的礼貌。”直接用了本名的恬静女术士轻声道:“时间也比较晚了。再试一次,打不通大家都下线休息吧。”

    游荡者和游侠都不说话了。‘地狱火法’张泽瞥了眼这两人,眼底掠过一丝讥诮之色。

    冒险小队并没有等多久,一位穿着银色链甲衫,下身是条紧身皮裤和革靴,黑色长发,黑色眼睛,相貌称得上秀气的年轻牧师就走了过来。

    牧师左臂套着一面加装尖刺的木盾,右手握着的并非牧师常用的钉头锤、链枷,而是一把黑色带有花纹护手的长剑。

    他肩甲的神祇徽记,是一张抽象的空白卷轴,代表着知识之神欧格马。

    “大家应该都认识我。”夏尔站在众人面前,略显腼腆笑了笑。

    他用真实姓名真实相貌,再加上校内的名气,小队五人确实都认得他,毕竟是著名的学霸。队长安莹大方地伸出手,眨眨笑道:“这算是正式认识吧?”

    夏尔跟她握了握手,然后对其它几人点头致意。死党张泽上来锤了他一拳,笑骂道:“脚步不慢嘛,听说有副本就屁颠屁颠来了?”

    “正好没事干,准备下线。”夏尔哂然一笑。

    “我们走吧。”

    安莹向夏尔丢出一个组队邀请,把他加进来后,对夏尔头像显示的“一级”字样皱了皱眉,却也没多说什么。

    “等等……你只有一级?”游荡者和游侠可就不干了,尖声喊道:“‘闹鬼的酒庄’是二级副本,你只有一级也敢过来?”

    女术士安雅只用恬静的目光看过来,张泽面露怒色,正想喝斥这两人,却被夏尔摆手阻止了。

    “牧师一级和二级没什么区别,只不过多出了两个法术位。”夏尔淡然道:“而且,我的感知属性,能把这两个法术位补回来。”

    “超凡属性值?”

    安莹和安雅两姐妹讶然对视。她们清楚话语中透露出来的信息。牧师也属于施法者,主属性超过20点,才能获得额外法术位。

    但过于偏重主属性,也会造成素质失衡,人物存在重大缺陷。游荡者和游侠显然是一对死党,相视冷笑道:“纯感知牧师,意志豁免虽然可以,但强韧豁免和反射豁免肯定低得可怜,这种瘸腿牧师只会拖后腿而已。”

    夏尔耸了耸肩,没出言反驳,因为这两人是对的。当然这是对菜鸟而言。

    “荆飞舟,韩克你们别太过分,大家都是同学!”张泽怒视游荡者和游侠,“安雅都三级术士了,也不照样跟我们下副本,别bb!”

    “要开吗?”夏尔没理会那两人,而是认真看向队长安莹。

    他只在意队长的态度。这是一个队伍的灵魂。

    跟两个大美女下副本也并非好事,很容易遇到所谓的“护花使者”。既然队伍心不齐,夏尔心中也有了去意。他没义务陪这些人团灭,浪费时间也浪费复活金币。

    安莹美目透着些许迟疑。

    队伍中有一个战士,一个术士,一个法师,一个游荡者和一个游侠。她其实更偏向多组一个盾战士。

    施法职业在三级前的战斗力很弱。若非张泽极力推荐,安莹也并不想组一个1级牧师。这不是势利,而是作为队长出于全队的整体考虑。

    “系统提示:玩家‘夏尔’已经退出了队伍。”

    在看到这条提示时,安莹愣了一愣,美目流露出明显的怒色。

    游侠和游荡者没出声,也想不到这位看似秀气文弱的中文系学霸,居然如此果决。

    “系统提示:玩家‘地狱火法’已经退出了队伍。”

    张泽也紧接着退队,拿着一根扭曲的木质法杖,小跑追上了夏尔,竖起拇指笑骂道:“够任性,我看好你!”

    “来吧,我组你,今晚就把这‘闹鬼的酒庄’打穿了。”

    夏尔知道张泽会跟来,头也不回丢出一个组队邀请,而后径直走到十字路口的指向牌下,对死党笑眯眯道:“老规矩,你喊人。”

    “就你会使唤我,不过这次你可要卖点力啊,让妹纸和那两个家伙瞧瞧,什么叫游戏老鸟。”

    张泽拉下了脸,苦逼说了一句,便清了清嗓子,面向人群不顾羞耻大吼道:“老司机带队啊,必通关。缺战士、游侠和游荡者,听指挥有实力的来。”

    “没素质的自重,乱bb的滚!”

    在十字路口逗留至深夜的,基本是无组织玩家居多。有组织的一般都直奔副本入口。所以张泽这一通大吼,路牌底下瞬间水泄不通。

    “他们……”

    不远处,女术士安雅愕然瞧着这一幕,微微皱起了好看的月眉,低声道:“他们这样做很没礼貌呢,都约好了啊。”

    “对,对。这两个逗逼死宅,还敢自称老司机,我听得怎么那么想笑呢。”队中的游荡者韩克嘿嘿一笑,看向死党游侠,“荆飞舟,你跟他俩住同一栋楼,你说他们以前有没有玩过游戏?”

    “不知道啊。他们住双人间,有点神秘的样子,很多人怀疑这两人是一对真基。”荆飞舟言语更是尖锐刻薄。

    “好了!”

    队长安莹如胭脂虎般,瞪了眼两人,美目隐现一丝丝怒色,“哼,退了也好,我们自己组人,可以最优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