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餮仙传人在都市 >章节目录第342章 疯了吗
    回到门派之后,古争把该忙的事情忙了一下,第二天便带着无忧长老前往了青城派。『』Ω笔『趣阁WwΩW.』biqUwU.Cc

    青城派跟峨眉派是世仇,仇怨究竟起源在什么时代已经无从考究,反正自打古争做了峨眉派掌门之后,跟青城派有过的几次交际,可都算不上是愉快,甚至在蜀墟中,青城派的赵信偷鸡不成蚀把米,也是死在了古争的手里。

    无忧长老才刚刚成为修仙者,对于御空飞行还不是很熟练,持久力也不足,所以在飞往青城派的路上,都是由古争御剑带着他。

    距离青城派山门还远,古争便收了雷牙剑,带着无忧长老徒步前往。古争不想被青城派的人看到,雷牙剑有御空飞行的特性,更何况御剑到人家山门前才停下,也不算是什么有礼貌的事情。

    “青城派!”

    已经远远的看到了青城派的山门,无忧长老咬牙念出了这个门派的名字。

    对于青城派,无忧和无愁两位长老,比古争对这个门派的怨恨更深,毕竟在他们的记忆里,峨眉一直都在被青城派欺负。

    由于两个门派距离不算太远的缘故,这个欺负的范畴包括山下产业间的竞争,包括两个门派的人见面,青城派的人会主动挑事等等。

    青城跟峨眉两派都是大派,不过在古争出任峨眉掌门之前,峨眉是没落的大派。而在古争出任峨眉掌门的这段时间里,青城派则是有了要没落的趋势!

    古争天山之行的时候,青城派折损了一些人,其中有五层后期的长老,而在古争天山之行前,青城派的人在跟魔道的一次冲突中,死了好几个长老。

    作为一个没有修仙者的门派,门中五层后期的长老,一年内折损好几个,这绝对算的上是很大的打击。更何况,十年一次的蜀墟开启,关乎着以后好多年的修炼资源,而这一次的蜀墟开启,青城派算是颗粒无收,赵信死在了蜀墟之中,连带着青城派的仙器‘傲风竹箭’,都变成了古争的囊中之物。

    对于蜀墟中生的事情,青城派的人不是没有怀疑过峨眉派,可奈何凡是都要讲证据,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怀疑也能是放在心中。

    这次的青城派之行,古争知道不会顺利,但就算不会顺利,也比面对赵家容易的多,毕竟在青城和峨眉之上,还有一个蜀山的存在。

    沿着长长的青石台阶往上走,上方高大的山门看起来非常具有压迫感,山门牌楼之上,龙飞凤舞的刻着两个大字——青城。

    “来者何人?”

    山门前值守的两个弟子,其中一人冲着还未到达山门前的两人喊话。

    “掌门看到了吧?你是第一次来青城,他们还能说是不认识,可我并不是第一次过来,这两个守山弟子,见到的也不止是一次!可就算是这样,两个小小的守山弟子,都敢刁难于人,可想而知他们平时是怎样的一副嘴脸了。”无忧长老恨恨道。

    “峨眉掌门古争,有事要见庞掌门。”古争朗声道。

    “峨眉掌门?”

    “峨眉什么时候有掌门了?”

    “没听说过啊!”

    “你该不会是冒充的吧?”

    两个守山弟子,一惊一乍了起来。要是正常的怀疑,那也没什么,可他们的脸上挂着不太掩饰的笑容,让人一看就知道,质疑只不过是故意。

    无忧长老厉喝:“没见过我们掌门,可你们总该见过我吧?”

    “大呼小叫什么?这里是青城派山门,是你大呼小叫的地方吗?”

    “见过你?你太抬举自己了,我们在这里守山,见过的人多了去了,谁又知道你是谁?”

    “我是峨眉派大长老无忧,这是我们的掌门人古争,我们有事要见庞掌门!”

    面对两个守山弟子的刁难,无忧长老尽管强压了心头怒火,可耐性已是不多。

    “原来是峨眉大长老无忧啊!”

    “嘿嘿,我说怎么看着有些眼熟来着!”

    两名守山弟子望着无忧长老,笑得非常玩味。

    “等着吧,我现在就去给你们通报!”一名守山弟子说了声,随即板着脸又道:“最近门派里有点事,就不请你们入内了,你们就在山门外候着吧!”

    “掌门,你都看到了吧?你说他们是不是很欺负人?如果不是你之前说别输在理上,今天我真不会跟他们废话!”无忧长老的脸都涨得通红。

    无忧长老的脾气还算可以,也非常懂得隐忍,今天能把他气成这样,除了一直压在心中的不爽之外,还有就是如今的身份不同了,他如今是一个修仙者,也是到了有仇报仇,有怨抱怨的时候了。

    “我知道你憋的很厉害,今天之所以带你过来,最大的目的就是让你爽一下。”古争笑了笑。

    “尽管如今的峨眉,就算是蜀山也不敢轻易得罪,可有些事情还是不能输在理上,再怎么说峨眉和青城也都是出自蜀山。”

    “虽说一脉相承已变成了面子上的话,可既然大家都还讲着面子,蜀山的这点面子也还是要给。如果你忍不住冲动,收拾了这两个峨眉弟子,庞新要是谨慎,没有再对咱们进行刁难,反倒是向蜀山那边告状,说咱们仗势欺人!那么,这气你出的爽是不爽呢?”

    无忧长老没有说话,古争又继续说道:“肯定是出的不爽了!两个守山弟子,只能算是看门的两条狗,狗有着怎样的态度,还是要看主人的态度怎样。如果实在需要打狗,记得别惊了主人,不要暴露你是修仙者这件事情,这样才能在狗主人嚣张的时候,连他一起打了!”

    “我明白了掌门。”无忧长老点头道。

    青城派山门外,古争他们一等,足足等了一个小时,等得太阳都升的很高了。

    “可以了,等了一个时辰,算是给够他们脸了,既然这脸他们不要,那咱们就打吧!”古争冷笑,大步向前。

    “嘎嘣。”

    无忧长老咬响了牙齿,眯着眼睛跟在古争的身后。

    “不是让你们在下面候着吗?你们……”

    还剩下的一名守山弟子,本来厉声指责着古争他们,可随着两人的靠近,守山弟子已察觉到了他们身上浓浓的煞气。

    “你们要干吗?”守山弟子惊叫。

    “干吗?你说我们要干吗?”

    无忧长老厉喝,一巴掌抽在守山弟子的脸上,抽的他晕头转向。

    “让我们等一个小时,这究竟是你们的意思,还是庞新的意思?”

    无忧长老抓住守山弟子的领子,直接将他提了起来。

    “你竟然敢打我?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青城弟子目露凶相,他没有被无忧长老打怕,反倒是被打出了火气。在他们这些人的心中,峨眉派就是个软柿子,想怎么捏就怎么捏!可是今天,这个软柿子竟然敢来碰石头,当真是不知死活了!

    “打你?打你又怎么了?”

    无忧长老一手提着守山弟子,另外一只手又‘啪啪’给了他两巴掌。

    “这里?这里就是不懂礼貌的青城派,既然门派里没教你礼貌,今天我就来教教你!”

    无愁长老言毕,直接将守山弟子狠狠摔在了地上。

    好在青城派喜欢讲排场,守山弟子的修为都是三层境界,要不然单是被无忧长老这么一摔,这名守山弟子非被摔死不可。尽管没被摔死,可这名守山弟子也够受了,躺在地上起都起不来,连话都不会说了。

    “无忧,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跑到我们青城派来撒野!”

    无忧长老打人的时候,古争看到从距离山门不算太远的一间房子内,冲出来了两个人,其中一人是个白老头,另外一个正是消失了一个小时的那名守山弟子。

    “祁执事来得还真是快啊!早先干吗去了呢?你所在的那间房子,距离山门又不远,就算你有什么事情,不能先让守山弟子通知一下,让我们先去待客处歇脚吗?等了一个小时都不出来,如果不是我教训这名守山弟子,你还想让我们等到什么时候?这就是你们青城派的待客之道?还是说庞新把他自己当成了皇帝老子,想要见他必须要付出点代价才行?”

    负责接引的祁执事声音很大,无忧长老的声音更不小,一口气中质问连连,使得祁执事的眼睛都瞪大了。

    “无忧,一段时间不见,你扭曲是非的本事倒是见长了啊!”

    “你是不是觉得,守山弟子去禀报,然后我故意刁难不出来接引?”

    “我告诉你,我本来就在那间房子里有事,正好需要人手的时候,看到守山弟子进入门派之中,我就喊他过去帮忙,他见事情紧急,就把你们还在外面等着的事情给忘了,等我忙完,出来迎接你的时候,现你已经在毒打我们青城派的弟子了!”

    “怎么了无忧,是不是觉得这次峨眉在排名盛会上名次有所提升,便可以为所欲为了吗?”

    论到扭曲事实,祁执事从来不服任何一个人。

    “精彩,真是精彩!”古争鼓掌道:“身为守山弟子,竟然能忙忘了要去通报的事情,而等你忙完了,出来迎接我们的时候,又现无忧长老已经在毒打你青城派的弟子了!事情怎么到了你的口中,就变得如此巧合了呢?”

    “巧合,天下的事情巧合的多了去了。再说,我说怎么样就是怎样,你这是在质疑老夫的话吗?”

    祁执事瞪着古争,目光中丝毫没有一点,对一个门派掌门该有的尊重。

    “祁狗,你好大的胆子!”

    祁执事竟敢对古争无礼,这让无忧长老彻底怒了,挥拳便打在了祁执事的肚子上,将他打的倒飞出去,狠狠的撞在了青城派牌楼上。

    祁执事是五层中期的修为,无忧长老这一拳尽管很重,但并没有想要了他的命。口中喷血的祁执事,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可无忧长老也已经来到了近前,抬手一巴掌呼在了他的脸上。

    “小辈,你对谁自称老夫?峨眉和青城同出蜀山,你竟然敢说出这样的话?”

    祁执事已被打蒙,原本印象中的软柿子,今天竟然屡屡不按常理出牌,这还是曾经那个在他的刁难下,为了见到庞新,不得不爬上青城派三百三十三台阶的无忧长老吗?

    “无忧老狗,你才是好大的胆子,你才是无礼,青城派绝对不会饶了你们!”

    懵圈的祁执事很快清醒,叫嚣着的他,恨不得咬下无忧长老的一块肉了来。

    与此同时。

    山门前的动静,也是惊动了青城的人,有不少青城派的弟子,都向着山门这边冲来。

    “大胆?明目张胆欺负我们峨眉这么多年,论到大胆谁也不及你们青城派!至于说无礼,我这一生都不会忘记,当初为了找庞新化解你们所给的刁难,我又被你这条狗给刁难着,生生爬上了你们青城派的三百三十三阶长梯!”

    无忧长老怒吼的声音落地,一掌拍在了祁执事的脑袋上,将他拍晕了过去。

    “你被刁难着爬过石阶?”

    古争的表情有点吓人,无忧长老曾被这样的刁难,他之前并不知道。

    “是的,曾经峨眉在山下最大的产业,因为青城派从中作梗的缘故,遭遇了难以继续下去的危急,我不得不来向庞新说好话,最终承诺每年给青城派一定的分红,才算是摆平了这件事情。”无忧长老道。

    “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看来今天除了乌沉古木,这笔旧账也要算一算了!”古争声音一顿,望着已经冲到近前的青城派弟子,一字一句道:“给我打,把他们全都放倒!”

    这一次,动手的不光只是无忧长老,连带着古争这个掌门也亲自出手了。

    内劲乱飞,痛叫声不断响起,冲出来的青城派弟子,尽管有三十几个,可是其中修为在五层境界的,只有寥寥数人。

    无忧长老已是修仙者,即便不动用修仙者的神通,解决这些人也是轻而易举。

    至于说古争,他本身就不能以常理论自,各种精妙的仙技仙术,根本不是一般的武技可比,跟压制了修为的无忧长老相比,他放倒青城派弟子的度,还要更快一些。

    “混蛋,你们这是疯了吗?”

    三十几个弟子还没五个没有放倒,气急败坏的庞新,也跟着又一拨人冲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