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踏天战尊 >章节目录第471章 少女,努力啊!
    “所以,我们必须自己掌控一股力量,早作准备,到时灾劫降临,我们也有底气去面对。』 笔Ω趣阁Ww』W. biqUwU.Cc”苏天再出声。

    他说的极为郑重,也极为严肃。

    三人心下一凛,觉得心惊肉跳,很不安。

    感应到三人的不安,苏天再开口:“你们放心,距离爆,应该还有一段岁月,在这段岁月,一定要抓紧时间修行,争取攀临到天境。”

    天境!

    三人闻言,又是一凛。

    他们都是极为聪慧之人,苏天话语中暗藏的信息,他们都听出来了。

    唯有天境,方有自保之力。

    天境,放在哪里,都是一方巨擘了。

    哪怕神尊大6天境繁多,但是神尊大6何其广袤?

    摊分开来,千万里疆域,才能有一人迈入天境。

    且这些人,大多都无法攀临到天尊境,只是初入天境的人。

    什么样的战事,天境竟然只有自保之力?

    三人细思极恐。

    “未来,真的如此可怕吗?”彩琉璃开口。

    “对。”苏天点头,斩钉截铁。

    未来的艰险,岂是三言两语能道清的?

    若是他们知道,还有先辈在前路洒着热血,为诸天万界寻求残喘之机,他们又不知会如何?

    这是极为残酷的真相。

    能接受否?

    唉……

    苏天唯有心下一叹。

    神院将要爆的战事,相比起那方战场,又算得了什么?

    饶是如此,对他们来说,也是一大灾劫了。

    到时候,又有多少人洒血,又有多少人横陈尸骨?

    苏天能做的,也只是尽他所能的去抗争。

    三人凛然。

    得到道种的喜悦都在消褪。

    气氛有些压抑,也有些戚然。

    “好了,不必如此沉重,那场战事就算来了,我相信你们也可绽放出璀璨的光辉,也许,那也是你们扬名诸天万界的机会,毕竟这个舞台,真的很广阔。”苏天为他们绘画蓝图。

    他嘴角带着微笑,将这氛围变得活跃了一些。

    三人闻言,望着他,嘴角皆流露出笑意。

    “哪能和主上比,我相信,总有一天,这诸天万界,都要颂主上之名。”穆黑甲拍着马屁。

    “马屁精!”彩琉璃撇了撇嘴。

    “同行将近一月,我倒是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功夫!”沧空开口。

    听着两人的讥讽,穆黑甲倒是不见尴尬。

    他可是要从苏天这里拿极品种子呢,不拍些马屁怎么行?

    反正,马屁也不要钱不是?

    气氛活跃了起来,压抑和沉重烟消云散。

    毕竟都是少年人,皆有傲然之姿,前路再艰险,也无法阻挡他们如火的战意。

    听听苏天说的,扬名诸天万界,这是何等的荣耀和成就?

    震古烁今!

    这才是我辈修士追寻的目标!

    至于长生,与这样的目标冲突吗?

    一点都不冲突,相反还会激励他们前行。

    苏天望着穆黑甲,微微一笑。

    继而,他手一挥,一百枚完整道种摊分到了他们面前。

    哗!

    然后,又是一道道光辉闪烁起来。

    大道果。

    满满当当,上千颗。

    这一幕,着实把彩琉璃和穆黑甲吓了一大跳。

    沧空还好,早已见识过了。

    “大道果,我的天,全是大道果!”穆黑甲惊呼起来。

    他知道苏天那里有大道果,但也没想到有这么多啊!

    “你究竟去哪个遗迹抢劫了啊!”彩琉璃大喊。

    大道果,万古不遇,一颗出世,都要引起一场腥风血雨。

    但现在,上千颗就这样摆在了眼前。

    “这千余颗,零头你们分了,重伤垂死时,可当作疗伤圣药来用,剩下的一千颗,就和这百枚道种一般,当作起始投入吧!这些东西,应该能吸引人来投。”苏天说道。

    三人闻言,眼睛一瞪。

    “疗伤圣药?你也太小看大道果了吧!这东西,辅以其他大药,炼成大道丹,那可是有价无市的绝世珍宝,听说可以助人迈入天之极境,天尊境!”彩琉璃说道。

    其他两人闻言,点头如捣蒜。

    “且,这些东西,太珍贵了,初时招人,完全用不上这么珍贵的东西。”彩琉璃再说。

    “对。”沧空和穆黑甲附和。

    苏天很淡然,耸了耸肩,开口:“你们看着办。”

    “还真是财大气粗,你那里究竟有多少存货?”彩琉璃眯起眼睛。

    苏天望着她,浑身一颤。

    “没了,家底都掏空了。”他开口。

    “喂,当初大道树之灵给你大道果的时候,我可在场!”沧空毫不留情的揭穿他。

    “大道树!”彩琉璃惊呼。

    苏天恶狠狠的盯着沧空,开口:“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沧空闭口不言,只是目光中,满是促狭之色。

    这小子,就是故意的。

    “苏天,我听说多吃几颗大道果可以让人青春永驻。”彩琉璃慢悠悠的开口。

    苏天愕然。

    他怎么没听说过大道果还有这样的功效?

    “好了好了,再给你一点。”他妥协。

    呼啦啦,又是十数颗大道果扔给了彩琉璃。

    “就十几颗啊?”

    “喂,少女,这是大道果,不是大白菜!”

    “我知道啊,但是在你那里,大道果和大白菜好像没什么差别!”

    苏天一愣。

    细细一想,这句话说的很有道理。

    大道果在他这,确实比大白菜好不了多少。

    因为,太多了。

    他整整一个储物珍宝中,全是大道果。

    这些,都是大道树之灵给他的零嘴,是让他延年益寿用的,至于真正的大道果,早已被他吞了。

    “那再给你一些好了。”

    苏天一挥手,呼啦啦又是十几颗。

    穆黑甲和沧空看得眼热。

    大道果这样的绝世灵粹,谁都不会嫌多。

    最后,苏天又送出了上百颗大道果。

    就这,三人还一副很不满足的样子。

    “那么多大道果,就给我这么一点,真是小气。”

    “主上,考验你大气的时候到了。”

    “我可是看到当时的大道果足足有数万颗。”

    ……

    “人心不足蛇吞象!”苏天幽幽开口。

    该给的都给了,该交代的也交代了,该拿的也拿了,再呆在这里没有任何意义,是时候离去了。

    嗖!

    四人在奔腾。

    “这道种,太有灵性了,与我本身,也契合无比,谢谢主上。”穆黑甲高兴坏了,笑得合不拢嘴。

    苏天给他的道种,也是一株草,翻滚着混沌雾霭,极为不凡。

    “不要高兴的太早,给你们的种子,都是非凡之物,意味着融合的时候,必然要经历更大的凶险,你们一定要做好万全的准备。”苏天警示他们。

    “若是栽在种道的关卡上,我还不如一头撞死。”沧空很自信。

    其他两人也是如此模样。

    他们都是天资璀璨之辈,屹立在九成九天骄之上,心气之大,可吞山河。

    区区种道,岂会让他们止步?

    哪怕是极品种子也不行。

    “有自信是好的,但千万不要掉以轻心。”苏天再开口。

    三人闻言,郑重点头。

    “杀!”

    就在这时,百米外,出现了一群人,骤然暴起,要袭杀四人。

    苏天早已现了他们,没有丝毫意外。

    他念头涌动,将这些人统统镇杀。

    路途,很不安宁。

    但无论是何人,苏天一念之间,都要横死。

    他无敌势已成,同代中,可一路碾杀,攀临绝巅。

    在这样的血杀中,他的威名,再次传扬。

    “苏天!”

    “谁?”

    “神院苏天!”

    “我的天,快撤!”

    ……

    “师兄,前面那个是神院苏天。”

    “你确定?”

    “确定,我亲眼见过他出手,星海排名九十的谷星海都被他轻易镇杀了。”

    “那还杵在这干什么?还不快撤,伏击他,找死吗?”

    ……

    “快跑,神院大魔王来了!”

    “撤,快撤!”

    “活腻了,去袭杀他?”

    “这些人,真是白痴,竟是不识神院苏天!”

    “跑,有多快跑多快。”

    ……

    挡路的人在变少。

    苏天一行人,一路畅通。

    这些话语,虽然很低,但四人什么样的实力,自然都听闻了。

    “主上一战奠威名,扬名四大道统啊!”

    “我一定会赶上来的。”

    “沧空,你说什么?我没有听清,你再说一遍?”

    “穆黑甲,你在挑衅我吗?”

    “是啊!”

    “你死定了,等到了神院,一战决胜负!”

    “好啊!”

    ……

    两人在斗嘴耍宝。

    苏天微笑,想起了姬血峰和叶苍。

    这两个家伙,那时也如这般。

    将近一年未见,这两人可还好?

    他识海中,浮现两人的面容,嘴角的笑意,一下子灿烂了许多。

    快了,就要见到了。

    希望你们两人,真的可以给我惊喜啊!

    “想什么呢。笑得这么灿烂?”彩琉璃询问。

    “姬血峰和叶苍!”苏天回应。

    “哼,也没见你想过我!”彩琉璃轻哼,说到最后,声音低了下去,脸上带了羞红,美艳无双。

    苏天浑身一颤,顿觉如坐针毡。

    最难消受美人恩!

    现在这样的时刻,他不想沾染红尘之事。

    嗖!

    他一下子蹿出去老远。

    彩琉璃望着他的背影,恨恨地跺了跺脚。

    “少女,努力啊!”穆黑甲学着苏天的口吻。

    “少女,不要气馁。”沧空也学着。

    “你们!”彩琉璃又羞又气,作势欲打。

    嗖!

    两人逃也似的跑了。

    原地,彩琉璃握紧了小拳头,望着苏天的背影,狠狠挥了挥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