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战神领主 > 正文 72. 不太完美的结果
    阿尔弗雷德的重斧,狠狠的劈砍在一名地穴魔人的背后。

    巨大的冲震力,将他颈背处那一片硬甲直接劈碎,露出了底下那略显黝黑的肌肤。只是这一斧的威力,终究还是被外层的硬甲抵消了,未能将其头颅斩断,只将这名地穴魔人劈得向前踉跄数步,破坏了他与另外两名地穴魔人之间的站位配合。

    不过这样,已经足够了。

    肖恩一个后撤,便退出了这三名地穴魔人的包围圈,手中的长剑挥劈,挡住旁边那名地穴魔人的长枪。

    枪尖叮的一声,撞在肖恩长剑的剑身上。

    这名地穴魔人明显很擅长于长枪类兵器的使用,在长枪撞在剑身上时,他的手腕微微一转,势道微微上抬,长枪的枪尖便从剑身处挑起。这名地穴魔人往前踏了一步,双手一递,长枪立即擦着剑刃的边缘朝着肖恩的脑袋刺了过去。

    肖恩的目光一凛,右手猛然一抬,剑身微斜,右手朝左一格,同时身形立即朝右侧移。

    长枪的直刺,被肖恩这一剑的力量格偏,枪尖擦过剑刃冒出一串的火花,金属制的枪身从上接过,更是将这火花磨出更明艳的亮度。只是这本该刺穿肖恩脑袋的枪尖,最终却还是从肖恩的左肩上擦过,迅猛的枪身劲气撕碎了左肩上的衣物,虽未划破肌肤,但也是留下了一道让肖恩微感刺痛的红痕。

    这名持枪的地穴魔人死死的盯着肖恩,眼里满是不甘与愤怒之色。

    他猛一发力,长枪的枪身顶在肖恩的长剑上,似乎是想强行将肖恩逼退,再顺势利用枪尖贯穿肖恩的身体。

    从枪身上传来的力量,让肖恩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因为枪身上的力道很明显超出了肖恩的估计,他没有想到一名地穴魔人的力量居然会这么出众,想必对方应该是队长或者之类的角色。他很清楚这名地穴魔人打的是什么主意,若是继续僵持下去的话,就算自己可以逃过一劫,也一定会负伤,这可不是肖恩想要的结果。

    但是如果自己贸然退开的话,却也会陷入被动,到时候战斗的主动权就彻底被对方掌握了,这更是肖恩所不能容忍的。

    一系列的交手和变化,速度实在太快了,快到让肖恩和对方这名地穴魔人对于周遭的一切感受,都像是在慢动作播放一般,完全不能影响到两人的心志。

    但是所谓的慢动作播放,其实也只是因为两人的思维速度实在太快了,这个世界的时间流动可不会依照两人的意识进行。

    阿尔弗雷德手上那柄重斧,狠狠的劈在了地穴魔人的长枪上——由上往下的劈砍,以极其强横的蛮力破坏了对方的重心和节奏,这极其蛮横的一招却是颇有几分以力破巧之意。

    与此同时,那两名专职防御的地穴魔人也已经重新稳定了身姿,赶了过来。他们手上的铁盾左右一护,就将那名长枪地穴魔人护在身后,同时两人往前一逼,臂上的铁盾往前一顶,隐在盾后的短刀泛起一阵寒光,只要阿尔弗雷德和肖恩两人应对不好,这前盾后刀的攻势自然就会变成前刀后盾。

    裸的杀机,毫无隐藏。

    只是肖恩和阿尔弗雷德两人会是如此容易对付的蠢货吗?

    阿尔弗雷德可是拥有名号的实力派佣兵,虽然这个名号只是在汀德斯领流传着,但是他的战斗力却绝对是实打实的。毕竟曾经也是一个佣兵团的团长,而且还单枪匹马将祸害汀德斯领周边地区多年的狼匪给歼灭,无论是眼力、还是实力,又或者是战斗意识和经验,怎么也不可能落入这两名地穴魔人的算计。

    而肖恩,更是无法解释的bug存在。

    面对这硬顶上来的铁盾,阿尔弗雷德根本就没有退却。手中的重斧猛然一挥,狠狠的砍在了右边的铁盾上,劈得对方那名地穴魔人不进反退,与左边的同伴所保持着的密切就这么产生了一丝前后的分歧,看着他脸上流露出来的惊讶,明显是没有预料到阿尔弗雷德的力气会这么大。

    肖恩在这种时候当然也不会有所留情和迟疑。他快速的越过阿尔弗雷德,手中的查理斯佩剑从斜侧方切入,在地穴魔人所无法理解的方式与情况下,绕开了铁盾的庇护,直接一剑就架在了对方的脖子上。

    下一秒,长剑一划,一道血箭从中喷射而出。

    “啊!”仅剩的两名地穴魔人发出了嘶哑的怒吼以及一串完全无法理解意义的连吼。

    但是肖恩和阿尔弗雷德又哪会理会,在阿尔弗雷德极其凶猛的挥劈下,另一名持盾的地穴魔人根本无法坚持太久就被破开了防御。那名持枪的地穴魔人想要来支援,可是肖恩却是如毒蛇一般缠了上去,这一次他是紧贴着对方进攻,根本就不给对方拉开距离舞动长枪的机会。

    不过眨眼间的功夫,这两名地穴魔人便接连死在了肖恩和阿尔弗雷德的手上。

    只是与肖恩那干脆利落的挑杀断喉不同,那名持盾持刀的地穴魔人身上有十几处极其明显的劈砍伤势,这些伤势有大有小,但是无一例外的是伤口附近都有极其明显的龟裂痕迹,显然是在阿尔弗雷德那柄重斧的持续轰击下,被硬生生震死的。当然,在地穴魔人那坚硬的皮肤和硬甲下,阿尔弗雷德手中的重斧斧刃自然全都翻卷起来,这名重斧显然已经不适合再使用了。

    不过阿尔弗雷德倒也无所谓,因为这武器毕竟不是他的,所以很随手的扔掉后,便又拣起之前那名地穴魔人手上的长枪。能够和肖恩的魔化武器对击那么多次,而且还没有明显的破损和裂痕,显然这把武器的材质也绝对不俗。

    待到这些地穴魔人全部死亡后,肖恩和阿尔弗雷德也终于有时间可以来对付那名魔法师了,只不过“空气屏障”这个魔法的维持时间还没有结束——从肖恩和这三名地穴魔人交手再到结束,整个过程却也不过三十来秒而已,所以这会当然也无法再对那名魔法师造成什么伤害。

    只见前方的烈焰微微晃动了几下,那名魔法师终于从火焰的燃烧之中爬了出来。可是他才刚刚站稳,一直维持着魔力输出的塞西莉亚就立即停止了维持,精神念头一动,火球呼啸着再一次砸落!

    轰鸣炸响声中,这名魔法师再一次被掀翻在地,此刻的他别说是吟唱咒文了,想要站起来都已经成为了一种奢望,因为塞西莉亚火球的爆炸落地,每一次都是精准无比的落在他的屏障之上,利用爆炸的冲击力和屏障的抵抗力将他自己掀倒。而毫无疑问的是,再过二十来秒,当空气屏障这个魔法效果结束后,这名魔法师只怕是要活活被这火焰给烧死。

    显然,这名魔法师也知道这一点,他这一次并没有立即站起身来,而是在火焰的燃烧范围里发出了求饶的声音,身形更是一点一点的爬出来,深怕再引发一颗火球术的落下。

    这名魔法师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只是一名魔法师学徒而已,但是却已经可以发出火球术了,而且还是威力这么大的火球术,这完全不符合规则。但是不管他是怎么想的,在对手如此强势的情况下,他当然只能低头认输,明知不敌的情况下还继续逞能的话,那么他和找死又有什么区别。

    肖恩和阿尔弗雷德可不敢在这个时候贸然接近,空气屏障的时间还剩十来秒,刚才对方那流露出来的冷静双眸,此刻还让肖恩心有余悸。他知道这个魔法师的身份恐怕不低,否则的话就不会被美杜莎商会调派来这里负责和地穴魔人的联络以及地穴冰蛛的催化,因此自然不敢有所轻视。

    听着对方不断求饶的话语,肖恩根本不敢掉以轻心,一旁的塞西莉亚也凝聚着第三个火球术,只要对方敢有丝毫的异动,这个火球术便会立即轰下。

    随着时间流逝,对方求饶的话语也变得越来越语无伦次,看起来似乎是心急心慌的缘故,而且声音也越来越小。

    当最后时间结束那一刻,对方那名魔法师的头终于抬了起来,肖恩的眉头突然一挑,冷喝道:“杀!”

    在对方的眼神中,肖恩根本没有看到丝毫的惊慌,有的只是平静如初的清澈双眸,他的嘴唇还在微动,但是很明显那不是什么求饶的话语,而是一个咒语。他的目光并没有望向塞西莉亚和阿尔弗雷德,依旧是锁定在肖恩的身上,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如何看出来,肖恩才是他们这三人里真正的指挥者。

    不过在听到肖恩那一声冷喝,阿尔弗雷德直接一枪就朝着对方投掷而出,塞西莉亚那枚火球术也呼啸轰落,可是对方的精神冲击,却也是震了出来。

    长枪贯穿了对方的身体,将其彻底钉在了地面上,火球的炸落所卷起的火焰,更是在瞬间将他彻底吞没,这名魔法师甚至没有发出哪怕一声惨叫,就彻底葬身在阿尔弗雷德和塞西莉亚两人的联手之下。

    只是肖恩,却也因为那一个精神冲击,震得脸色极其苍白,头痛欲裂,只感觉喉间一甜,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整个人,更是再也无法站稳,就这么倒了下去,若不是旁边阿尔弗雷德眼疾手快的扶住,肖恩只怕还要再擦出几个皮外伤来,而另一边的塞西莉亚,在火球术轰下后,就不再去看结果,而是立即转身朝着肖恩跑了过来,脸上的急切之色显而易见。

    “没事。”肖恩喘了口粗气,平复了一下心情,然后才幽幽说道,只是那气若游丝的模样自然是让塞西莉亚大惊失色,“一个精神冲击而已,还不至于就这么把我杀了。”

    此刻,肖恩还真的是在庆幸,自己的意志超过了十五点,否则的话只怕那一个精神冲击还真的可以将自己击杀。

    如此肖恩也就明白,为什么对方会一直锁定自己作为攻击目标,因为自己的意志属姓是最低的。由此产生的,自然也是对这名魔法师的手段和心志感到一丝钦佩。

    “完美的攻略开局,没想到居然还有这么多意外,真是一个不完美的结果。”肖恩微微叹了口气。

    ========分割线========

    今天起床看到新闻时,真的是吓了一跳,心情有些悲沉,实在很难静下心来码字。因为这让我想起了几年前的汶川,那时候我爸也正好在附近,很高兴后来收到他的消息说他没事。

    对于救灾的事,我想说,愿意当志愿者去帮忙是好事,但是还是不希望贸然跑去,因为这其实有些帮倒忙。人多起来,不仅管理难,而且也会复杂,更会影响交通,减缓物资运送的速度,加大救灾的难度,所以还是希望有心当志愿者的各位以另一种方式帮忙。

    为雅安点亮一根蜡烛,四川加油,雅安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