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战神领主 >章节目录68. 硬甲固化
    洞穴魔虫,是地穴魔人天生的搭档。

    世人皆知它们体内那种琥珀色的血液可以为洞穴甬道进行一种类似于固化的效果,足以防止洞穴的坍塌,甚至一些大型矿洞的开采甬道也会想办法弄来这些琥珀液进行涂抹,而且人们还知道,洞穴魔虫的体内消化液也是一种天然的冶炼工序,他们通过吞噬各类金属将其凝结后排泄出来,就是一种完美的冶炼,比起人类的工艺手段要纯净得多。

    地穴魔人的兵器便都是采用这种方法来锻造的,因此一般地穴魔人的武器都是精良级,偶尔有稀有贵金属的合成甚至可以达到优质级,只不过魔化武器却依旧是要通过其他途径来获得。

    当然,洞穴魔虫的好处不止如此。它们在必要的时候也是一股很强大的助力,虽然体内没有生成晶核并不算魔兽,但是在和地穴魔人的进攻配合下,它们也可以发挥出类似于三阶实力者的战斗力。

    这些,都是地表世界的人类所知道的常识。

    但是却很少有人知道,在同时面对地穴魔人和洞穴魔虫时,绝不能先杀死洞穴魔虫!

    玩家,是一种很奇妙的生物。他们因为不会真的死亡,所以总是可以进行无数的尝试,任何难题在他们的手上都会有破解的方法,问题只在于他们到底想不想去破解,更遑论玩家之中也是有数个派系的分类,例如考究党、设定党、理论党、实践党以及最为特殊的攻略党。

    肖恩,便是攻略党的坚定支持者。他会把设定党、理论党和实践党三者的成果吸收消化,然后总结出属于自己的攻略战斗意识,以更优更快更狠的方式,直接解决各种游戏中的问题。

    而地穴魔人和洞穴魔虫的战斗理论,便是肖恩当初在《奇迹》里第一次提出的完美攻略。

    因此,他记忆深刻。

    ……

    下方,洞穴的第四级平台上,洞穴魔虫的死亡并没有散发出来什么血腥臭味,反而有一种淡淡的异香。

    这一点也是洞穴魔虫的奇特之处。

    六名地穴魔人愤怒的嘶吼着,而近三十名血泣佣兵团的人却是笑嘻嘻的应对着,根本就不在乎。虽然地穴魔人确实比正常人类要强得多,刚才的交战里他们也折损了二十来人,可是也消灭了近十名地穴魔人和一条洞穴魔虫,这笔买卖无论怎么看也都是值得的,而且现在人数是地穴魔人的五倍起,血泣佣兵团的人又怎么会惧怕呢。

    可是让他们完全想不到的一幕,却是最前方的四名地穴魔人居然没有冲上去死战,而是反手就将那条洞穴魔虫的外皮给斩开,大量琥珀色的液体从伤口中犹如井喷一般的喷洒而出,淋在了六名地穴魔人的身上。刹那间,就将这六名地穴魔人给染成了一片琥珀色,甚至就连手上的兵器也都像是燃起一层琥珀色的火焰一般。

    那名来自美杜莎商会的魔法师,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样的举动,他往后退了数步,拉开了一个距离,恰好避免了被琥珀色液体的浇盖。而旁边几名离洞穴魔虫站得比较近的血泣佣兵团却是根本没有预料到这种变故,其中三名直接被琥珀液从头到尾淋了一身,直接就成了一块琥珀。

    而幸运没有变成琥珀的,其身上也被喷洒了大半,基本上也等同于失去了战斗力。

    只一下,近三十名血泣佣兵团的成员还保有战斗能力的就只剩下二十二人。

    “这……这是怎么回事?”阿尔弗雷德有些惊恐的问道,这是他第一次流露出震惊之色。

    “硬甲固化。”肖恩轻声回答道,他注意到刚才洞穴魔虫的血液喷洒出时,那名魔法师很干脆的退到了范围外,想来是绝对知道眼下会发生什么事的,“洞穴魔虫和地穴魔人是天生的搭档,遇到这种组合时绝对不能先杀洞穴魔虫,因为洞穴魔虫的血液会让地穴魔人的身体产生一种强化增幅,大幅度的提升他们的防御能力。而洞穴魔虫的血液只有在死亡半小时后,才会彻底凝固成硬块。”

    “如果这样的话,那么地穴魔人先杀洞穴魔虫不也是一种途径吗?”

    “他们是天生的搭档,地穴魔人哪怕是战死也不会自己动手去杀洞穴魔虫。”肖恩摇了摇头,否认了塞西莉亚的说法,“所以我才说,那些佣兵要倒大霉。……尤其是,那里还有一个美杜莎商会的魔法师。”

    似乎是为了印证肖恩的话语一般,面对血泣佣兵团的佣兵们所发出的嘈杂咒骂声,四名地穴魔人发出了更加暴怒的嘶吼声,然后就朝着二十多名佣兵冲了上去,而那两名擅长防御的地穴魔人也在这一刻退回到了魔法师的身边,将其保护起来。在这种安全的保护环境下,那名魔法师自然开始安心的吟唱起咒文,准备进行战斗支援。

    看着四名朝着自己冲来的地穴魔人,这些人的实力也不过是下位青铜而已,人多势众的血泣佣兵团自然不会畏惧。而且刚才在另一处洞穴中的交锋,也让他们对这些地穴魔人有了一个自认为足够的认识——地穴魔人身上的皮肤确实是天然的铠甲,有些难以对付,但是也就仅此而已。

    血泣佣兵团当中一人,猛然一挥那柄需要双手持握的重剑,身旁那些佣兵便发出了嗷嗷的叫声,如洪流般冲向了朝自己袭来的那四名地穴魔人。

    双方很快就产生了第一次亲密接触。

    一名手持巨大重斧的男子猛然抡起手中的战斧,朝着一名地穴魔人就劈了下去。在之前的一场交锋中,他就以这种可怕的力道和兵器之利,废了一名地穴魔人的右手,此时故技重施自然要比第一次更加顺手也更加流利,他一想到一会对方那张和人类差不多的脸上流露出惊恐的神色时,内心就没有来由的感到一阵舒爽。

    人类,从来就不承认地穴魔人是自己的一份子!

    面对这极具暴力美学的一斧,那名被他当做猎物的地穴魔人却是突然举起一只左手——他甚至不是伸出手臂格挡,而是以手掌去接对方的斧刃。在那名血泣佣兵团一脸嘲弄的神色中,地穴魔人的左手终于和这柄重斧的斧刃互相接触。

    “砰!”

    如敲击在岩石之中一般,伴随着一正闷响发出,些许类似于石屑的碎块从地穴魔人的手中迸出。可是沉重的反冲力却是震得血泣佣兵团的这名佣兵双手一阵颤抖,他脸上的神色也由最初的嘲弄变成了难以置信,然后又变成了一脸的惊恐,因为他已经瞄到了一抹寒光浮现。

    寒光一闪,却是这名单手挡住了重斧的地穴魔人挥出的一剑。

    头颅高高飞起,这名血泣佣兵团的佣兵脸上,犹带着难以置信的惊恐之色;鲜血,如同之前洞穴魔虫那般从无头尸身的颈脖处喷出,将这名地穴魔人染成一个血人。

    佣兵的尸体,也软软的栽倒下去。

    简单!干脆!利落!

    地穴魔人的战斗手段,向来就是如此直接和干脆,因为这是地下城世界的环境所致,怎么简单有效怎么来。

    琥珀色的肌肤上泛着猩红的鲜血,缓缓的滴落,这名地穴魔人依旧面无表情,刚才那一剑的斩杀对他而言自然并不是什么值得称道的事。如同做了一件最平常不过的事情一般,这名地穴魔人甩了甩挡住重斧劈落的左手,提着剑便又杀向了距离自己最近的几名人类。

    而不止是这名地穴魔人,围杀另外三名地穴魔人的佣兵也是被对方以凌厉的凶残手段直接击杀。面对佣兵们的攻击,地穴魔人们根本就不在乎斩杀向自己的兵器,可是他们反手展开的攻击,佣兵们却根本就不敢像地穴魔人这般无视,哪怕是以命换命的打法,佣兵们也完全没办法在这些地穴魔人的身上留下任何实质伤害。

    几乎是一瞬间的交锋,血泣佣兵团就已经完全落入下风之中,一个照面就被地穴魔人以雷霆般的手段反杀了七人。他们没有预料到,战局会变成如此荒诞的程度,他们的攻击再怎么凶狠和凌厉,地穴魔人就像是物理伤害完全免疫一般彻底承受下来,这和他们之前那场交锋的情况完全不同!

    “怎……怎么可能!”阿尔弗雷德显然并不是第一次和地穴魔人交手,可是却绝对是第一次见到地穴魔人这种战斗。

    “没什么不可能的。”肖恩摇了摇头,“他们自找苦吃,硬甲固化这个效果最起码可以维持半小时,如果没有那个魔法师的话,那些佣兵只要摆出守势的话或许还可以坚持到效果消失,但是有那个魔法师的话,他们没机会了。……除非退回甬道里,不过我很怀疑这些地穴魔人是否会放他们离开。”

    这个时候,躲藏在安全后方的那名美杜莎商会的魔法师,终于吟唱完了咒文,转头凝视着一名血泣佣兵团的佣兵。

    只见这名佣兵的双眼很快就变得无神起来,空洞而迷茫的双眸一看就知道此人已经神志不清,他木然的站在场中,而那四名地穴魔人也刻意回避了这名佣兵,并没有去理会他。如此过了数秒之中,这名佣兵突然举起了手中的兵器,然后狠狠的捅入旁边一名同伴的体内,贯胸而出,而他似乎犹不解恨,又转动了几下握柄,长剑在这名同伴的体内搅动着,让他发出了一声声凄厉的惨嚎声。

    精神入侵!

    美杜莎商会所属魔法师最常见的魔法,同时也是最让人恐惧的一个魔法,因为他们完全不知道该如何防范。

    但是对于肖恩和塞西莉亚而言却不存在这种问题,躲在暗处的他们看到这个魔法时,皆是露出了会心的笑容,因为他们最不怕的就是这个魔法。当然以肖恩现在的意志面对这个魔法自然是没办法抵御的,可是他根本就不需要自己去面对,其他人拿那些地穴魔人没辙,但并不代表肖恩也拿他们没辙。

    而且阿尔弗雷德,也不是一件摆设,他的意志力足有三十二点,足够硬抗这个魔法了。

    “准备一下,等他们打得差不多的时候,我们就下去搅局。”肖恩露出一个兴奋的笑容,“那些地穴魔人交给我来应付,你缠住那个魔法师就行了,记住一定不能让他对我展开精神入侵!”

    阿尔弗雷德了然的点了点头,脸上同样露出了兴奋之色,之前那场和豺狼佣兵团的战斗根本就未让他尽兴。

    塞西莉亚听到肖恩已经分派完任务,而且似乎没她什么事,不由急道:“那我呢?”

    “你看谁不顺眼就给他丢个焰之矢。”肖恩头也不回的说道,“不过你不能下到平台上,对方人多,我和阿尔弗雷德没办法抽出手来保护你。”

    “但是距离这么远,我根本没办法攻击到那些人!”

    “那你就看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