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战神领主 > 正文 61. 地穴里的动荡
    惨叫声!

    阿尔弗雷德一个翻动,整个人便由静躺变成半跪在地,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肖恩,却发现他依旧在熟睡中,并没有因为这一声惨叫而惊醒。侧耳倾听,地穴之内却仿佛中了沉默之术一般,除了小溶洞内彼此的呼吸声,再也听不到外界丝毫的声音。

    塞西莉亚,已经站了起来,那本厚重的魔法典籍也已经合上了,她的俏脸上同样显露出凝重色,相比起阿尔弗雷德以声音作为判断的依据,塞西莉亚却有更多的判断方法:“有魔力波动的痕迹。”

    “哪一边?”阿尔弗雷德猛然站起,整个人的气势瞬间一变,如出鞘之剑,凌厉而凶狠。

    塞西莉亚伸手一指,正是之前他们来的方向:“这种魔力波动非常粗糙和原始,不像是人类的魔法。”

    “我们身后那些尾巴,没有一个拥有魔法师。”塞罗达村里那些会干出盗匪行径的佣兵团都是些什么货色,阿尔弗雷德一清二楚,毕竟魔法师这种存在就算在波多罗亚王国是很常见的职业,但也不会随便加入那些没什么前途的佣兵团。

    像塞西莉亚和肖恩这样所谓的佣兵团组合,在很多人眼里,本身就已经是一种过错。

    这无关其他,纯粹是面子问题。

    阿尔弗雷德便知道,身后那些尾巴很多其实并不是单纯的因为肖恩有钱,更多的还是看中了塞西莉亚——她的天赋与相貌,这都是一种过错。

    此刻,他站在小溶洞的那条通道口处,凝神戒备着。

    通道的另一边,也确实没有任何声响传出,似乎一切都归于宁静了。在这种情况下,谁也不知道刚才那一声惨叫到底代表了什么意思,可是能够清楚知道的,就是那绝不是什么好事,而且声音距离这个小溶洞又如此接近,这也难怪阿尔弗雷德和塞西莉亚两人会紧张了。

    静待了一会,终于确认没有任何声响传出之后,阿尔弗雷德才稍微放松了心神。就这么一会,他就已经发现汗水已经浸湿了衣服,凝神戒备对精神消耗之大由此可见一斑,只不过在一处地下通道里探险,再怎么样的小心谨慎也绝不会过,因为所谓的地下通道其实往往就和地下城世界有所连接,谁也无法确定是否会在这里遇到那些来自地下城世界的生物。

    哪怕肖恩已经明确说这个地下通道不可能和地下世界有所连接,但是阿尔弗雷德还是不愿意保持这种乐观——当然,这也是因为他不知道肖恩底细的缘故,相比起塞西莉亚这种毫无保留的信任和听话,阿尔弗雷德就算真正加入了这个团体里,但是他还是会对某些事情持保留意见与看法。

    他会选择服从肖恩的命令和指挥,但并不代表没有疑问,毕竟这也是他的姓格和原则使然。

    “我们离开这里吧。”阿尔弗雷德回过头对着塞西莉亚说道,“这里已经不安全了,刚才的声音距离这里非常近,继续呆下去的话恐怕会非常危险。”

    “但是肖恩……”塞西莉亚转过头望了一眼肖恩,发现他睡得实在太熟了,像他如此警惕的人都没有被刚才那声惨叫声惊醒,由此可见他是有多疲惫了。

    “只能弄醒他了。”阿尔弗雷德沉思片刻,他倒是不介意背着肖恩继续前进,可是这样的话一旦遇到袭击,他就没办法立即出手应对,这样对于整个团队才是真正的不负责任。

    塞西莉亚也明白阿尔弗雷德的顾虑,于是便伸手推了肖恩几下,却发现他依旧睡得很熟。一旁的阿尔弗雷德看得大摇其头,说了一声“你这样不行”后便亲自走了过来,伸手就朝着肖恩的脸上一巴掌甩去,直接就将肖恩给打醒了。

    简单、粗暴、有效。

    刚被打醒过来的肖恩还有些茫然,瞳孔都没办法聚焦,眼神明显有些游离,他捂着半边脸,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看到肖恩这个情况,阿尔弗雷德才反应过来,原来肖恩有低血糖病症!

    他却是不知道,这是因为肖恩使用了“肾上腺刺激”后产生的一种后遗症,他体内的血糖指数在受到一种异变刺激后,现在转为进入某种沉静期,因此就会产生这种类似于低血糖病症的情况,但是实际上和低血糖病症其实还是有一些区别的。只不过阿尔弗雷德并不清楚罢了,他只是单纯的以为肖恩有这个病症,因此下一秒他便撕开了一包压缩速食干粮,拿出里面的糖丸塞到了肖恩的嘴里,同时不断的轻拍着肖恩的脸,好让他彻底清醒过来。

    下意识的嚼着嘴里的糖丸,肖恩的双眼焦距也终于开始恢复正常,看着阿尔弗雷德那张严肃认真的面孔,肖恩下意识的问道:“出了什么事吗?”

    “这附近可能出现了敌人。”阿尔弗雷德老练的简述了一下刚才那一声惨叫声的事,同时也做出了自己的推断,“我觉得我们现在应该马上离开这里。”

    肖恩一听,脸色也变得凛然起来。

    他查看了一下自己的异常状态栏,发现疲倦的全能力下降70%已经变成了60%,当即也就明白过来,这个异常状态是需要时间静养才会自动恢复,然后又望了一眼“肾上腺刺激”这个技能,发现技能呈现灰色状态,这倒是和游戏里的情况一样处于暂时无法使用的情况。

    “我睡了多久?”肖恩转过头问塞西莉亚。

    “不到一个小时。”塞西莉亚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肖恩立即就明白这个技能副作用在这个世界的换算公式,大概需要安静的休息七个小时才可以彻底抵消,这里面可能也包括了需要食物的补充。因为肾上腺刺激其实也就是通过对血糖和心脏的刺激与加速,来换取瞬间爆发能力,有点类似于兴奋剂的作用,只不过从某方面而言要相对安全一些,而这样的代价便也是需要大量的食物转化成营养和能量来补充消耗的。

    他知道眼下其实还需要更多的休息,但是阿尔弗雷德的决断却也是正确,他们继续留在这里危险姓大增,眼下最好的办法就是离开这里,重新寻找一处更为安全的地方来休息。

    想清楚了问题的关键姓后,肖恩也没有浪费时间的意思,他挣扎着站了起来。

    这个小溶洞其实是非常小的,甚至说是迷你也不为过,整个溶洞的直径也不过十米,但是除了肖恩等人来时的那条通道之外,这里还有另外三条不知通向何处的通道。不过这三条通道都没有风传来,想必并不是通往地表的道路,可是到底通向哪里却也没有人知道。

    不过这一次,肖恩没有让阿尔弗雷德随意的挑选一个通道,他伸手指向距离自己最近的那一个通道口,然后便说:“走这边。”

    阿尔弗雷德有些惊讶:“你知道这个地穴通道怎么走?”

    “不知道。”肖恩依旧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我只是挑一个距离我最近,我可以出最少力的地方前进而已,反正都是往底下走,只要没风就行了。”

    阿尔弗雷德已经不知道该说肖恩什么好了,最终只能有气无力的说道:“到时候如果我们都迷失了的话,那么怎么回去?”

    “塞西莉亚带了隐光粉。”肖恩很平静的回答了一声,“我们每经过一个洞口,她都会抹上一笔,到时候只要用显形粉就可以知道我们经过的地方了。……难道你真的以为塞西莉亚在那些石壁上摸来摸去只是好玩吗?”

    “你准备得还真周到。”阿尔弗雷德咕哝了一声,然后便带头走进肖恩指的那个通道,他现在已经明白了,肖恩可不是那种没有头脑的领袖,相反他的经验之老道和丰富,简直就不像是他这个年纪所应该有的,甚至那些已经冒险和历练十数年的冒险者、佣兵都不一定有他如此丰富的经验。

    而就在肖恩、塞西莉亚和阿尔弗雷德走进这条甬道的十数分钟后,一伙模样狼狈的人便也跑到了这个小溶洞里来。

    这伙人有年纪不足二十的青年,也有看起来已经超过四十的中年汉子,他们每一个人身上都或多或少带了些伤,虽然这些伤势还不足以影响他们的战斗力,但是那种疼痛感却也不是假的。这些人神色狰狞,满身肃杀之气,拿在手上的兵器甚至还有满是腥气的液体滴落,不过这些液体并不是红色的,而是绿色的,而且液体非常的粘稠,明显并不是属于人类的血液。

    若是阿尔弗雷德在这里,他便会认出,这伙人就是塞罗达村里数个臭名昭著的佣兵团之一,豺狼佣兵团的人,其中一名受伤颇重的人就是之前跟随肖恩前往暖风之家那家旅店的几位战士之一。但是这个佣兵团原本是有二十多人的,可是现在却只剩下八个人,而且还人人带伤,这便足以说明这一路上他们遭遇到的惨烈境遇。

    “团长,现在怎么办?”那名之前尾随肖恩的年轻战士开口问道。

    “怎么办?都已经到了这一步了,还能怎么办!”被喊为团长的中年男子满脸怨恨之气,“没想到这个地穴通道居然有地穴魔人,血泣佣兵团那群婊子养的畜生,不要让我再遇到他们!……刚才我们和那些地穴魔人狠拼了一次,虽然我们损失惨重,但是也杀了他们一条魔虫和几个地穴魔人,他们暂时不会追来,我们在这里稍微休息下,都把伤口包扎下,血腥味很容易引来其他地穴生物。”

    “但是团长,这里怎么多的路,我们走哪一条?”

    豺狼佣兵团的团长扫了一眼溶洞里另外三条通道,略微迟疑了一下,便指着其中一条道:“我们走这一条!”

    这一条通道,和肖恩所选择的赫然是同一条通道!

    ========分割线========

    好像感冒了,有点发烧的样子,都晕呼呼的。唔……还欠的一更下次补上,我先去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