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战神领主 >章节目录33. 猜猜我是谁
    年轻男子的脸色,涨得通红。

    就连周围的其他四人也都一脸难以置信的望着肖恩。

    这并不是因为肖恩的话实在太过震撼或者让那些学究感到了认可,而是因为肖恩的话实在太过粗鄙了。对于他们这些学究而言,这样的话语根本就难登大雅之堂,哪怕他们觉得这个比喻确实有那么一点点形象。

    “你……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年轻人终于发怒了,也不知是否因为羞愧。

    听到年轻人的话,肖恩稍微失神了一下,他已经很久没有听到有人说这种话了。当年在游戏里,也就最开始的时候经常有人这么跟他说,那些人里有敌人、有同家族的人、也有业界成名已久的高手,可是到后来他也成名了甚至带领了家族里的一团后,就再也没有人跟他说过这种话了。

    当知名度已经达到了一定的程度时,这种依靠身份背景来说话的条例,就已经毫无用处了。

    就好比,如果这个年轻人拿这句话去问那三名负责监考的学究,对方肯定嗤之以鼻。因为哪怕是罗伊斯家族的人,在面对这些学究的时候都需要客客气气,因此一般人哪还会被他们放在眼里啊?对于他们而言,只有同样知识广博之人,才会被他们所看得起。

    但是此刻,所有人看到肖恩这失神的模样,却以为他是怕了。

    “怕了吧,我告诉你……”年轻男子的喋喋不休,又一次开始了。

    他喜欢这种别人因为惧怕而显露出来的模样,那让他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虽然他的父亲并不是一名贵族,但是他家里有钱,哪怕在许多人看来他的家族只是一个暴发户,但是也掩盖不了他有钱的事实,而他的父亲为了让家族的名声稍微好听些,才会让他来参与学者的考核。

    只要成功通过了,那么以后谁也不敢再说他的家族只是暴发户。

    可是眼看着最后一道题即将答出来——哪怕答得再勉强,但是如果这道题答对了的话,他也确实可以获得学者的证书。但是这一切,就在几分钟前被肖恩突如其来的举动给打破了,这如何让他能不怒呢?尤其还是在被肖恩那么讥讽之后,这让他想起了那些商圈里的人在嘲笑他父亲的嘴脸。

    因为年轻,所以无知。

    因为无知,所以无畏。

    肖恩并不知道年轻人内心的想法,不过就算知道,他也不会在乎,因为这是注定两个世界的人。

    听着年轻人还在喋喋不休的炫耀着什么,肖恩摇头失笑:“我刚才有些失神,并不是因为我怕了,而只是想起了以前那些曾经对我说过这句话的人。”顿了顿,肖恩的嘴角轻扬:“想知道他们的下场吗?”

    年轻男子忽然打了个冷颤,连他自己都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而肖恩的笑容也这一刻让他感到了有些恐惧,他或许不够智慧,但是并不代表他不聪明,一个人的出身往往也就决定了他的身份背景,商圈里的情况多多少少都有些耳熏目染,连带着对于一些事也都有些了解。

    他还试图开口说些什么,但是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肖恩已经懒得理会这个年轻人了,他转过头望向那三名学究,开口说道:“我是来参加学者考核的,可以开始了吗?”

    三名学究对视了一眼,或许那个年轻男子和那个女牧师没有发现什么,但是他们三人却是感受到了在刚才那一瞬间,从肖恩身上散发出来的血煞气息!

    没有经历过真正的血腥杀戮,是不可能会有这么凝实的杀气。

    而通常这类人,在学者们面前自然是不被看好的:一群肌肉发达的家伙懂得什么是知识吗?

    哪怕是智慧圣殿的学究,他们终究也是凡俗之人,很多看法与一般人没什么区别,而且越老便越固执。从根本原因上讲,他们对于肖恩已经有一些排斥心理了,可是智慧圣殿的学者殿堂也同样有着明确的规定,这里是禁止任何徇私的,而肖恩已经这么说了,他们当然也需要让他参加考核了。

    只不过,却还是有一些手段可以施展的。

    “可以。”居中的那名老学究点了点头,“莉娜,把人带出去吧。”

    那名年轻的女牧师点了点头,然后立即就把年轻男子给带出去了,石门又一次关闭了。

    居中的老学究对着肖恩点了点头,道:“那我们开始吧。”

    说罢,就带着肖恩走到了殿堂内最左边的一张桌子。

    这张桌子上摆着的是一份晒干了的花草。从表面上看这份花草似乎还经过了某些手段加工过,因为其根须的部分是浅黄色的,与一般花草晒干后呈现的深黑色有明显的对比;而根须以上的部分,则是一种带有黑色素的深黄色,这是因为里面的水分已经彻底被蒸发干净,甚至对植物内部产生了焦灼影响的原因。

    不过虽然说是花草,但是其花蕾则已经被摘除了,这让参与考核的人想要分辨出这株晒干了的植物自然是有些难度的。

    “从色泽深浅程度以及花蕾摘除的断口来看,这应该是烈花。”肖恩瞄了一眼,云淡风轻的说道,“这是一种非常常见的植物,它味甘而微辣,拥有比较广泛的用途,最常见的就是制成调味料。虽然是普通植物,但晒干后的烈花根须到花梗却是炼金师制作中和剂所必须具备的原材料之一,因此被广泛种植。”

    从表象分析,到药味、药姓、用途等等,肖恩的话有理有据,显得异常的清晰,而且最难得的表现是,肖恩只扫了一眼就可以做出如此正确的答案,甚至不需要触摸和仔细辨认,这让一众老学究都感到有些惊诧。若不是肖恩之前从未出现过,而这个学者殿堂里的布置也是每天一换的话,他们甚至都要以为,这些东西都是肖恩布置的了。

    看到几名老学究的模样,肖恩自然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学者考核是当初游戏里【施法类】最为简单的一个考核试练,那些精力旺盛且闲得蛋疼的考究党玩家,甚至为此罗列出了上千种的关于学者殿堂考核内容的详细资料。肖恩当年作为精力旺盛得异常蛋疼的人,对于这些资料也是看过,虽然不可能记住全部,但是很多后来在游戏中都接触过的东西,他的印象自然异常深刻了。

    更何况现在,他还有【绝境逢生】和【真实之眼】这两大特殊能力。

    不过这烈花的详细资料,他倒是确实不需要动用真实之眼,当年在他的团队里,就有一个专门喜欢弄花花草草的神父。

    当然,肖恩也没有表现得太过神奇。

    像这一份晒干的烈花,实际上还是有些瑕疵的,这样的烈花根茎只能用在一般的中和剂上,想提炼高纯度中和剂的话就不能伤了烈花根茎,换句话说就是最起码要保留一点点的水分,不能让阳光对烈花根茎产生焦灼影响。

    只是这些话,肖恩就没必要说出来了。

    几名老学究对视了一眼,尽管感到震撼和不想承认,但是还是带着肖恩来到第二张桌子。

    “这只是一些铁渣而已。”肖恩扫了一眼桌子上那放着的明显有提炼痕迹的黑色小石块,淡淡的说道,“当然,如果一定要说出个结果来的话,那么我只能说,这些只是一般铁矿石提炼后留下来的石屑凝合到一起而已。作用就是为了糊弄或者说蒙骗其他考核者。”

    老学究的脸色有些微红,或者说明显的不好看,尤其是居中的那位,这个主意明显是他想出来的。

    “这是黑色三叶幸运草,虽然和三叶幸运草很像,但是实际上黑色三叶幸运草的花心有一点黑斑,不仔细辨认的话很难发现。”

    “这是斑斓毒蜥,它是四阶魔兽,一般生长在有毒瘴的丛林里……”

    “这是红铜铁石,红铜矿脉的伴生矿……”

    “这是冰晶泪花……”

    “这是……”

    学者殿堂里,上百张桌子上放置的东西,根本就难不倒肖恩,当然其中也有一些确实是需要他动用【真实之眼】才能分辨出来的东西,而一旦需要用到【真实之眼】他便会假装俯身仔细观察,甚至时不时的拿起来闻一下。可是就算这样,却依旧让三名老学究都感到了异常的惊讶,甚至可以说因此而对战士这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职业产生了一种颠覆姓的认知。

    “咳咳,你的表现真是太让我们惊讶了。”说话的还是那名老学究,“你是近几年来我们见到表现最好的一位考核者了,所以我们这里为你再度准备了一道考题,你可以选择是否接受。当然不接受也没什么,如果你接受并且答对的话,我们会送你一份小礼物,这是来自智慧之神对于那些非凡者的恩赐。”

    重头戏来了!

    肖恩一直泛泛的心思终于兴奋起来了,这个才是他的目的啊!于是自然是答应下来了。

    老学究点了点头,然后便在殿堂内触发了一个机关,直见原本禁闭着的地面,突然向左右分开,然后一个高约两米、直径八米,蒙着黑布的铁笼便从地下升了起来。似乎是因为机关所带来的震动感的缘故,铁笼里传来了一阵低沉的闷吼声,听声音里面被囚禁着的生物明显有些有气无力,可是就算这样也依旧充满了威严的气势。

    能够拥有如此气势,而且铁笼还是经过了特别加固再配合特殊魔法阵,肖恩猜想里面关押着的绝对是七阶以上的魔兽。这种级别的魔兽已经足以毁灭一个领地了,对于那些实力不济的小国而言,虽然不至于因为一只这样的魔兽而灭国,但是元气大伤却也是肯定的。

    没想到,智慧圣殿居然如此大手笔,敢抓一只这样的魔兽来研究。

    不过肖恩的心思还没有从这种震撼中平复过来,这几名老学究接下来的举动,就让肖恩差点喷了——他在庆幸,自己此刻没有喝水。

    只见一名老学究伸手将黑布往上拉了一些,露出了被囚禁在里面的魔兽的四足。

    从显露出来的情况判断,这只魔兽应该是一只哺乳类的生物,而且应该是拥有一身漂亮的黑色皮毛。按照越高阶的魔兽皮毛光泽和亮度越明显的情况来看,这只魔兽如果发育得好的话,一身皮毛应该是如缎般光滑明亮,可是现在仅从四足所显露出来的皮毛上来看,这只魔兽的生活水准明显很糟糕,因为其皮毛已经彻底失去了光泽,甚至还显得脏乱杂。

    不过对于拥有真实之眼的肖恩,配合【绝境逢生】这个特殊能力,只观察到这四足他也已经知道这只魔兽是什么了。

    如他所猜想的那般,这确实是一只七阶魔兽,叫暗影魔瞳豹。这是一种非常少见的魔兽,虽然其速度确实具有七阶魔兽的能力,但是其力量却不如一只普通的五阶魔兽,只不过作为一只七阶魔兽,它除了天生具有的上位者威严气势外,还拥有非常强大的精神能力,这种魔兽的晶核是专门修习魂能系魔法师最需要的。

    肖恩虽然已经知道了这个答案,但是他也不可能说出来,而就在他等着这名学究继续把黑布彻底拉开的时候,却听这名老学究开口了:“来,你来猜猜看这只魔兽叫什么。”

    这句话,才是肖恩差点喷了的原因,因为他想起了当年盛行于网络上的一个笑话。

    于是,肖恩便转过头望向居中的那名老学究,开口道:“我如果没通过这个考核的话,我也可以拿到学者身份了是吧?”

    三名老学究一愣,都认为肖恩是觉得这个问题太难了,准备放弃了。事实上,若不是肖恩之前的表现太过妖孽的话,他们也没心思这么整肖恩,毕竟虽然最开始对于肖恩的表现略有些不满,可是后来事实还是证明了肖恩的博学,只是让他们这些老学究和肖恩这么年轻的人对比,完全无法在博学广记上胜过他,当然也有些不满了。

    只要肖恩稍微服下软,他们当然也不会太过难为肖恩了。

    于是此刻,居中那名老学究便点了点头,道:“是的,你现在已经是一名学者了。”

    肖恩点了点头,又继续问道:“那么关于我的身份,你们是不是也要登记在册,然后发放魔法证书到各智慧圣殿备份?”

    “这是自然。”

    肖恩这一次很是了然的点了点头,然后转过头面对那名负责拉布的老学究,直接就将自己的裤脚撸起来,一直拉到大腿处,接着才开口说道;“来,你来猜猜看我叫什么名字。”

    ========分割线========

    又是卖萌的分割线啦!!昨天因为一点点意外,所以没有更新,实在抱歉!!唔……不过更新问题不用紧张,我会补上的。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