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八荒斗神 >章节目录第2634章 九转
    丹魔和灵妖,一向是丹武大6之上两大顶尖的强横种族,甚至在万年之前,就是由他们统治丹武大6的两大地域的。Ω』笔Δ趣Ω阁Ww『W.ΩbiqUwU.Cc

    而万年前修炼了天残魔诀的轩辕绝强势崛起,带领人类族群从微末之中杀出一条血路,从此三大族群鼎立。

    灵妖那边也就罢了,丹魔却对这样的结果心有不甘,只是当初轩辕绝倾世战力,让得丹魔一族根本就不敢有任何的怨怼之言。

    后来血灵族被镇压回地底,万年轮回的血灵族之难告一段落,而轩辕绝却离奇殒落,这让丹魔一族的野心和不甘再次膨胀了起来。

    可偏偏在这个时候,丹魔一族的重要分支,狂丹魔一族却是决定归隐,如此一来,只剩下血丹魔独立支撑,也不过是和人类一族打个平手罢了,他们根本就不敢挑起天玄界顶尖强者的大战。

    魂医圣山小山主观宇出生的时候,万年之期早过,所以对于狂丹魔这个族群,他了解得并不多,而且因为狂魔王风殒的约束,狂丹魔族人一向都不在大6之上轻易现身,更不要说拥有王族血脉的狂丹魔族人了。

    所以此时观宇虽然感应到沈非那狂丹魔王族精血内的能量波动有些强横诡异,却从来都没有想过,那居然是丹魔一族的嫡系血脉。

    而让得观宇更加吃惊的事情还在后头,因为沈非那一道狂丹魔王族血脉打入丹药雏形之中后,那种紊乱的排斥之力,竟然再一次变得平稳了几分。

    相对于观宇来说,某个黑光空间内的那个叶家天才叶施,在隐晦感应到这道精血中的能量之时,那眼眸之中,不由露出一丝恍然之光。

    这一幕让得观宇和舒衣脸色阴沉,也让叶施若有所思,但对沈非来说却是又惊又喜,不用说他这一次是赌对了,或者说运气再一次站在了他这一边。

    原本沈非并没有把握自己的两种血脉,真的能中和药材精华和六转凝帝丹中的排斥能量,他已经做好了在狂丹魔王族血脉打入其内后的失败了。

    却没有想到这两大血脉的能量是如此强横,强横到天阶中级丹药的能量,都被其强行压制住了,接下来,或许对沈非来说就会事半功倍。

    沈非并不知道两大血脉为什么能够压制天阶中级丹药的能量,这其实还是因为他修炼的天残魔诀,要不是天残魔诀的气息,他想要取得这样的结果,无疑是极其困难的。

    沈家血脉拥有强横的生命力,对于丹药这种东西确实是有很好的中和效果,但是狂丹魔王族血脉之中的力量却是狂暴之极,严格说起来,和丹药是格格不入的。

    如果只是单纯的狂丹魔王族血脉,那在他将精血打入丹药之中的那一刻,或许就会失败了,所幸的是,天残魔诀在这一刻再次隐晦地帮了沈非一把。

    世间第一神奇功法,就算是修炼了天残魔诀的沈非,也对这门功法有很多搞不清楚的地方。

    比如说此时此刻,他连天残魔诀的作用都没有感应到,他只认为是自己的沈家血脉和狂丹魔王族血脉帮了自己,根本想不到更深层次的东西。

    但不管怎么说,沈非这一次是幸运之极,原本就算是让那丹药的能量平静下来,他剩下的灵魂之力,也不足以支撑这一次升品化丹完成。

    可是现在,那药材精华和六转凝帝丹之中的排斥之力,已经被两大血脉给压制了,这就好比沈非用灵魂之力去压制一般。

    甚至不能说这是一种压制,这是一种依靠两大血脉的中和作用,让得药材精华和六转凝帝丹以另外一种完美的方式,诡异融合在了一起。

    顺利的疏导和强行的压制,哪一种更有效果,相信只要是魂医师都能判断出来,所以此时沈非根本不用再拿灵魂之力去压制控制,而只是用本命之火温养丹药,直到其成丹就行了。

    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半个多时辰,在这半个时辰之中,没有人出一道声音,仿佛任何一道细微的声音,都会影响到沈非,让其功亏一篑一般。

    原本根本不认为沈非会成功的这些魂医师,这时都已经改变了心中的想法,因为这么长的时间,沈非药鼎之中的丹药还没有任何动静,这明显是不符合失败的常理的。

    而且随着时间越来越推移,那丹药的气息已经是越来越浓郁,其上那隐隐散出来的九彩光晕,都在昭示着那确实是一枚货真价实的九转凝帝丹。

    这种已经失传数千年之久的丹药,因为其特殊的药效,为诸多魂医师所熟知,而九转凝帝丹和六转凝帝丹的最大区别,就是其上光晕颜色的数量,这一点,倒是和天阶中级丹药引来的丹雷不谋而合。

    沈擎和小雪眼眸之中都闪烁着狂喜的光芒,沈非这一刻的表现,无疑是极为耀眼的,就算是沈擎,也清楚地知道自己绝对达不到这样的层次。

    沈擎小雪眼中带着喜意,旁观之人蕴含期待奇迹的心情,而作为沈非现在唯一的对手,魂医圣山第一天才舒衣的心情,可就不怎么美丽了。

    原本有十足把握认为沈非不可能升品成功的舒衣,越来越感觉到事态脱离了自己的掌控。

    沈非那平静的脸色,还有那在黑色药鼎之中缓缓旋转的丹药,都在昭示着或许再过一些时间,舒衣就将以失败结束这一届的山会之旅。

    “难道有着老师的相助,我最终也会落败?”

    舒衣心中突兀地冒出这个他从来都没有想过的念头,下一刻他就知道这个结果很有可能会成为现实。

    所以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转到了下方广场之上的某处高台之处,在那里,有着刚才相助过他一次的老师观宇。

    现在的舒衣,已经完完全全放下了属于他魂医圣山第一天才的矜持,尝过一次甜头的他,将希望全都寄托在了观宇的身上,他希望自己的老师能再次帮自己一把。

    人的无耻,也是会上瘾的,就比如说此时的舒衣,而当他看到自己的那个老师依旧脸色平淡,只是微微皱着眉头的时候,心中忽然就有了一些安定。

    因为舒衣在观宇的脸上,看不到半点的忧急,作为观宇的弟子,他对自己这个老师的心性也是极其了解的。

    或许老师会和自己想的一样,既然已经出手过一次,那再出一次手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反正在这黑光空间之中做什么手脚,那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而且还不会让任何人现。

    当然,沈非或许能够现这些猫腻,但光凭这小子的一面之辞,还是身为利益相关的当事人,又有谁会相信呢?难道一向以公正严明著称的魂医圣山,会因为一次小小的山会,而去做那些自毁名声之事?

    事实就是这么一个事实,舒衣有绝对的信心,没有人敢在明面上和魂医圣山撕破脸皮,哪怕是沈擎沈非有所怀疑,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也只能是闹个灰头土脸。

    放下心来的舒衣,心情无疑是大好,同时转过去看着那即将成形的九转凝帝丹时,又有了另外一种期待。

    要是好不容易才升品成功的九转凝帝丹,最终却没有带来预期的效果,这种落差,可不是那么好接受的,此时舒衣真有些迫不及待想要看看沈非失败之后的表情了。

    沈非倒是没有那么多的想法,在他竭力的温养之下,散着九彩光晕的九转凝帝丹终于成形,而同一时间,天空之上静止了数个时辰的雷云,终于是再一次涌动了起来。

    所有人都盯着那处涌动的雷云,而一些有心之人已是感应到,这一次沈非上方的雷云,似乎比刚才舒衣上品天菩丹成形之时还要压抑几分啊。

    这是不是天道在冥冥之中预示着什么呢?这些人心中的想法一闪而逝,也没有过多去想,因为接下来就要到见证这个结果的时候了。

    呼……呼……呼……

    涌动的雷云越来越强烈,而此时的沈非也已经拍开了黑光鼎的鼎盖,抬起头来望向天空,眼眸之中有一丝凝重,更多的则是一抹期待。

    这可是沈非第一次炼制天阶中级丹药,还是以低级魂医圣的身份炼制成功,这恐怕不仅仅是前无古人,甚至已经可以说是后无来者了吧?

    如果沈非炼制的九转凝帝丹真能承受住丹雷的考验,从而成功出炉的话,那他将创造一个奇迹,一个低级魂医圣炼制天阶中级丹药的奇迹。

    这样的奇迹,或许比起沈非战胜舒衣夺取这一届魂医圣山山会的冠军还要让人难以忘记,毕竟这样的事,自万年前人类族群崛起以来,还从来都没有任何一人做到过。

    所有人都死死盯着那上方雷云的中心之处,因为他们都知道,沈非升品成功的九转凝帝丹丹雷,即将从那个地方降下。

    到底是和舒衣上品天菩丹一样的赤色丹雷呢,还是比其强上一筹的赤橙两色丹雷,或许再过片刻就能见得分晓了。

    所有人都不想错过这个见证奇迹的时刻,或许他们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一道即将从雷云之中降落下来的丹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