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奥术仙尊 >章节目录第六十一章 伪阵界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    “阵法师?该死!怎么会……”狱长大吃一惊。

    锁神术!

    神识刺!

    罗尘再次发动元神秘术,更一挥手的祭出了一件封禁法器,五千龙蚊飞出,凝做一方大印的轰出。

    “轰!”

    只一击,狱长便被震飞出去,大口吐血,然而,气息却并未萎靡了多少。

    化形!

    罗尘不管不顾,一咬牙,识念一动的与魔禽雕塑勾连,摇身一变,化作了一头百丈魔禽,凶横的与狱长大战。

    “该死!魔禽卫?你……”狱长暴怒。

    罗尘心中一动,攻的更是迅疾。

    魔禽聚魂之力,混合龙蚊族群之力,登时便将狱长镇压。

    “吼!”

    狱长怒吼中,陡然一道道的音波穿透了宝塔。

    “不好!”罗尘神色一变,这是在搬救兵。

    数以百计的真人狱卒,绝非他可抵挡!

    罗尘心中发狠,攻击更加迅疾,不顾一切的施展元神秘术,对其进行干扰。

    “噗!”

    狱长身形巨震,吐血中狼狈不堪的倒退。

    “嗡!”

    罗尘半空一滚,陡然收了化形之术,继而消失不见。

    “嗯?”狱长心中大警。

    “轰!”

    一只龙鳞包裹的拳头,狠狠砸下。

    狱长闷哼一声,转身回击。然而,就在此时,罗尘锁神术、神识刺再次施展,顿时,狱长身子一僵。

    “蓬!”

    龙拳结结实实的砸在了狱长胸口,随即,罗尘举步如飞,双手如蝴蝶穿花一般变幻,连连拍击狱长各处经脉,不断的打乱其法力运转,使之无法施展真功。

    血手秘术!

    断法手!

    狱长虽强,可诸般法力被截断,纵其能为再大,也无从施展。

    “吼!“

    狱长也意识到不妙,关键时刻,竟元神硬抗住了罗尘元神秘术,更一拳狠狠轰击。

    在其拳头上,一只黑虎头颅怒吼——法之结界!

    这一刻,罗尘竟被锁定,无处可躲。

    “金肤术!”

    罗尘心中大骇,不由怒吼。

    登时,在千钧一发之际,罗尘的肌肤化作金黄。

    “轰!”

    法之结界爆发,顷刻便将金肤术震破,下一刻,更入侵其体。

    “哼!”罗尘闷哼中,右手握拳,真龙羲神术强运,一拳狠狠轰在了狱长丹田。

    登时,狱长一声凄厉惨叫,根基几乎毁于一旦!

    “轰!”

    百余真人奔援!

    此刻,十万火急!

    “哼!”

    罗尘嘴角溢血,却不管不顾,纵身上前,一指点在狱长眉心。

    拷神术!

    与此,五千龙蚊也毫不客气的扑上,将狱长吞噬。

    狱长元神不断衰弱,拷神术如有神助,在元神中长驱直入。很快,罗尘便得到了自己想要得到的讯息。

    “蓬!”

    罗尘毫不留情的将狱长元神炸裂,更将青铜小鼎中的狱卒身躯抛出,一点火球落在其上,化作熊熊大火的毁尸灭迹。

    “嗡!”

    将龙蚊收起,卷了狱长储物袋,罗尘摇身一变,化作魔禽直冲天际。

    不出所料,塔顶便是魔狱出口。

    而那里,唯有从此塔才可抵达。

    罗尘疯狂直冲,内心惊悚。

    在狱长元神中,他竟得到一则可怖的消息——一尊大人物,即将降临!

    大人物!

    能被狱长这等强者称之为大人物的,实力可想而知!

    此刻,他看似无恙,可与狱长拼斗,早已近乎油尽灯枯,并无多少再战之力。

    唯有逃!

    “轰!”

    塔内,数以百计的真人冲入,继而,追杀上来。

    “该死!”

    罗尘暗骂一声。

    终于,冲入了塔顶。

    一扇光门浮现在眼前。

    罗尘便要一冲而入。

    可罗尘陡然福至心灵,这光门,必须毁灭!

    否则,其哪怕被一个狱卒追上,都要危及性命!

    “嗡!”

    罗尘一挥手,便要丢下几个阵旗,在传送的同时,将之启动。可阵旗方一靠近光门,便化为了齑粉。

    “伪阵界?”

    罗尘一惊。

    守护此光门的,竟是伪阵界!

    这伪阵界,虽然还不是阵界,也可相去不远,想要将之攻破,难于上青天!

    “有了!”

    罗尘一拍储物袋,登时,一座阵盘飞出,其双手翻转,阵盘周遭连点数指,这才将阵盘祭出。

    “轰!”

    一道道光纹错乱,落在了伪阵界四周。

    轰鸣中,伪阵界震动,逐渐显现出一角破绽。

    “启!”

    罗尘随手一抓,倾尽全力的狠狠一撼。

    登时,伪阵界破绽尽显,嗡鸣一声的落在了其手中,竟是一座青铜阵图。

    罗尘随手将之收起,再次一挥手,丢下几枚阵旗,隐匿在光门四周,这才一闪身的没入了光门之中。

    而就在此时,百余真人先后杀至。

    “轰!”

    一道道狂暴气息引爆。

    “咔嚓!”

    阵旗猛然逆转,爆裂开来。

    一道可怖的阵法之力,撞击在了光门之上。

    “不好!”

    众狱卒惊呼。

    这一幕,完全出乎其意料。

    不独如此,此一幕,也比罗尘预期,早了瞬息!

    “咔咔……”

    正处于传送之力中心的罗尘,骇然惊觉,这传送之力,竟在暴动!

    “不好!”

    不及多想,罗尘运转最后的修为之力,同时爆发出了真龙羲神术与金肤术。

    下一刻,传送之力相互冲撞,化作的恐怖之力,狠狠的印在其身。

    “噗!”

    罗尘一口鲜血喷出中,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而与此,传送之力化为的毁灭余波,斩开了虚空,将罗尘排斥而出。

    “蓬!”

    罗尘坠落大地,残破龙鳞缓缓收入体内。

    而其,则是浑然不知的依旧昏厥。

    宝塔之内。

    一个威严无比的身形,冷冷的俯视着下方跪拜的上百真人狱卒,冷道:“你们是说,是魔禽卫斩杀了你们狱长?”

    “回禀大人,应当便是如此,那人赫然便是以魔禽形态逃离。”

    “嗯,我知道了,退下吧,勒令下属炼器师,继续炼制法器。”威严身影冷道。

    “是。”所有狱卒这才松一口气的爬起,急急退走。

    “魔禽卫?”

    这个巨大的威严身影低语中,随手伸出一指。

    一点微光逐渐明亮,化作了一面光镜。

    登时,其上映射出了一幕幕场景。

    赫然便是罗尘以化形之术,与狱长大战的情景。

    “果真是魔禽卫,哼!”威严身影冷哼中,识念一动,在其身前,便浮现出一道魔气萦绕的修长身影。

    “摩诃,你找本座有何要事?”此道身影傲然道。

    “嘿!要事?你纵容麾下魔禽卫,斩杀本座麾下狱长,更夺走了即将炼制成的魔神兵,可算是要事?”威严身影冷道。

    “什么?摩诃,你不要血口喷人!”此道身影吓了一跳,急道。

    “血口喷人?哼!你还是先看看本座的回溯流光再说吧。”威严身影冷笑中,顿时,适才场景重现。

    “这……怎么会?!”此道身影大吃一惊。

    “怎么样?现在没话说了吧?嘿,此事就算是捅到王上那里,只怕你也难以抵赖吧?即便,你是王上最信赖的左膀右臂!”威严身影冷道。

    “这其中,一定有误会。没错,这偷袭之人,的确是我魔禽卫,可却只是最低级的魔禽卫。这等魔禽卫,怎么可能涉及我们的秘密?又怎么可能知道魔狱的存在,并溜入其中浑水摸鱼?倘若本座没有猜错的话,此事多半与人族有关。

    这件事,你直接禀告王上便可,我会通力配合调查。”魔罗直接道。

    “什么?人族?你长期与人族打交道,可是想到了什么?”威严身影顿时追问。

    “只是一个猜想罢了。”魔罗淡淡道:“人族主宰多年,统治根深蒂固,虽说我们现在全线获胜,可任你我都知,双方远没有发挥全力的,现在,只是试探而已。北山盟那些老家伙,可不是易与之辈,能有人混入我们之中,我是毫不惊奇。

    只是,此事发生的,未免太快了。这件事,兹事体大,涉及了魔神兵,我们不得不慎重从事,还是尽早将此事禀告王上吧。”

    “好。”威严身影想了想,也是点头,一挥手,顿时便沟通起冥冥中,某尊强大的存在起来。

    ……

    “咳咳……”

    不知过了多久,罗尘方才在轻咳中苏醒。

    “哼!”

    罗尘浑身剧痛,好不容易方才支撑着身子爬起,有些虚弱的看一眼四周,顿时眉头一皱:“这里是……”

    四周,赫然是一片荒原,竟连灵气都没有多少的样子。

    见此,罗尘倒是松了一口气。

    毕竟,以他此刻状态,遇上什么修士,可是大为不妙的。

    检验一下自身伤势,顿时,罗尘脸色颇为难看,可片刻之后,却又缓和不少。他此刻的伤势,简直是严重到无以复加的地步,肉身被传送之力撕裂,满目苍夷,有些伤痕,都直接蔓延到了五脏六腑之间。

    幸亏其危急之刻,施展了真龙羲神术、金肤术双重护卫己身。

    金肤术,乃是其这些时日,参悟黄金巨人族战斗法门,领悟而出的一宗术法。其虽为首次施展,可威力当真没有令其失望,否则,只怕此刻其早就四分五裂,死于非命。

    就连其元神,都被空间暴动波及,陷入了萎靡之中。

    所幸,元神之力,勉强倒是还可打开储物袋。

    毫不犹豫的,罗尘一挥手,直接取出各种治伤宝药数十瓶,更取出了封禁法器,将五千龙蚊放出,在四周隐匿守护。

    这才稍稍放心的吞服丹药,默默休养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