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奥术仙尊 > 正文 第五十七章 柳林柏山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    “嗡!”

    骷髅鬼灵一下没入青铜葫芦中。

    罗尘正要轻松一口气的盖上葫芦,可就在此时,九幽弑仙刃一声惊鸣中,竟也冲出了青铜小鼎,化一道光的没入了青铜葫芦中。

    青铜葫芦之内的情景映照识海!

    九幽弑仙刃,竟一下冲入了骷髅鬼灵的体内,与之合二为一。

    罗尘神色微变。

    此幕,可真是他始料未及。

    顿时,罗尘不由皱眉。

    其一缕识念没入青铜葫芦,窥探骷髅鬼灵,却无法感知分毫九幽弑仙刃的气息。

    登时,罗尘不由苦笑。

    “这可真是……”

    此番,却是弄巧成拙了。

    望着另一个封禁法器,罗尘不由苦笑。

    经此一变,此器自然是再无用武之地了。

    如今,骷髅鬼灵,却也只是相当于搬了一次家。其处境,仍是岌岌可危的。

    “看来,还是只能从那一方面入手了,此事取巧不得。”罗尘低语中,神色凝重。

    旋即,其清净心神,驱逐杂念,再次将五千龙蚊放出。

    《育道虫经》!

    五千龙蚊一出,罗尘立即运转此经,识念扩散,将之全数笼罩起来。

    “嗡!”

    五千龙蚊与罗尘识念交流,受之感悟,逐渐衍生某种变化起来。

    逐渐的,一些龙蚊气息变化,衍生了种种不同的气息。

    蚊兵!

    蚊将!

    蚊帅!

    蚊皇!

    蚊后!

    五千龙蚊,等级明确。

    这却是罗尘施展了《育道虫经》中的启灵术。

    在龙蚊之中,蚊后与蚊皇乃是伴侣,但蚊后的地位,还要高于蚊皇的。之所以要建立这森严等级,所为,却是为了方便管理。

    更是为了《育道虫经》的进一步修行。

    再修行,便涉及禁术领域了。

    其一,赫然便是道虫!

    罗尘培育五千龙蚊,为的便是修行道虫之术。

    但凡道虫,必是同一种族,团坐道袍之中,所有法力,都可灌输虫主人之身。

    法力无边!

    这就是道虫的强大之处!

    当然,五千道虫,还远远无法达到此点,然而,这却是一条可以无限延伸的道!

    张玄灭贵为老祖,也不过就是这一级数罢了。

    他身怀诸家所长,倘若道虫混一,法力无边,何须惧怕张玄灭?

    他所要打造的法器,实际上,便正是道袍!

    这是一宗特殊的法器!

    所幸,虽说《育道虫经》中的饲灵丹方灵药罕见,可铸造这一尊道袍,所需的材料,却并不如何罕见。

    所需的九十九种材料,其已然凑齐了八十余种。

    剩余的十几种,虽说珍贵,但依林觉远所言,那位炼器大师柏山处,应当有的,只要付出一些对等代价,当可换到。

    因此,种种准备工作之后,罗尘便打算启程。

    一挥手,将另一件封禁法器祭出,收了五千龙蚊,随即,收了洞府诸多阵法,罗尘便大袖飘摆的离了宗门。

    放出一柄飞剑,横空而去。

    数日后,罗尘便出现在了一片青山绿水之间。

    此间,正是林觉远所提供的柳林世家的族地所在。

    一闪身,罗尘直奔这一片山水之中的一大片建筑而去。

    “嗡!”

    一片阵光浮现。

    更有一艘飞舟浮现。

    “来者何人,胆敢擅闯我柳林世家?”飞舟之上,一名白袍修士厉声呵问。

    “呵呵,在下青罗宗秘传弟子罗尘,鄙宗林觉远师兄与贵族博山长老乃是至交好友,在下这里有得自林师兄手中的一枚柏山长老信物,可做凭证。”罗尘停下,略一拱手,不慌不忙的取出那枚令牌,法力一催,登时,在半空浮现出一个奇谲图案。

    “不错,这的确是我族柏山长老的信物,你且稍等,在下这就通知家族,前来迎接尊驾。”为首修士一听罗尘身份,又见其确实取出了信物,顿时信了几分,神色一缓的道。

    “有劳。”罗尘淡笑。

    不多时,便有弟子飞出。

    却是一名灵藤境弟子,朝其一拱手道:“青罗宗师兄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失敬失敬。家师柏山,得了消息,特令弟子前来迎接尊驾,罗师兄,请跟我来。”

    说着,此弟子一挥手,一枚令牌射出灵光,击在护族大阵上,登时,一重重阵光开启,七扭八拐,直奔柳林世家最深处。

    “不愧是世家。”一路之上,罗尘不由啧啧称赞。

    柳林世家的护族大阵,共有九层。每一层,都有十几艘飞舟不停的巡逻。而每一艘飞舟之上,至少都有一名灵藤境弟子,三名灵根后期弟子。

    不独如此,这些世家子弟,一个个,气息之强,竟比青罗宗精英弟子,甚至于真传弟子,也丝毫不逊。

    世家,名不虚传。

    柳林世家乃是毗邻青罗宗而居的庞大家族,此世家,有三十多位真人,更有一位大能!

    这样一族,即便是青罗宗,都要予以一定程度的重视。

    该族规章法制,丝毫不比青罗宗逊色。

    将方圆百里的族地,护卫的可谓是滴水不漏。

    若是平时,柳林世家自然不可能如此铺张浪费,毕竟,九重阵法开启,可是要花费不少灵晶的。即便是世家,也都要感到压力。

    可如今,战局混乱,北山盟动荡,此场战斗的真相,柳林世家显然也是得到消息了。

    非常时期,非常手段。

    不可厚非。

    这般思虑中,罗尘很快便随这名白袍弟子,来到了一处巨大的塔式建筑之中。

    令罗尘奇怪的是,这位白袍弟子领其进入塔中,并非上行,却是往下而行。

    不多时,其便到了地底一层塔。

    “师尊,青罗宗罗尘师兄带到。”白袍弟子朝一间塔室一拱手的道。

    “好,请他进来。”一个有些沧桑的声音缓缓道。

    “是。”白袍弟子立即推门,将罗尘领进。

    刚一进入塔室,罗尘便是一讶。

    强烈的灼烧感,扑面而来。

    “地火?”罗尘一讶。

    在这间方圆十丈左右的塔室中,最引人注目的,赫然是一尊巨大的炼器洪炉。洪炉底部,与一方六丈方圆的火池相连接。

    令人惊讶的是,这烘炉之中正在祭炼的,不是一件法器,而是一尊真人!

    无数的地火,在被洪炉提纯之后,涌入了这尊真人的体内。

    引火烧身锤炼法!

    “呼!”

    人影一闪,踏出洪炉,落在了罗尘身前。

    一脸虬髯,须发如火,更一袭火袍加身!

    凶悍!

    雄壮!

    “青罗宗罗尘,见过柏山大师。久闻柳林世家的《玄火龙虎烈山经》乃是不可多得的秘典,今日一见,果真是名不虚传,只怕柏山大师这一手火中炼真身的法门,已然是炉火纯青,修至了大成境界吧?”罗尘微微拱手的一笑道。

    “呵呵,罗师弟客气了。你贵为青罗宗的秘传弟子,柳林虽为世家,可又怎入的尊驾法眼?”柳林柏山一捋须髯,哈哈大笑,口中客气,可脸上却有几分自得之色。

    “罗师弟,令牌何在?”柳林柏山神色一肃的道。

    罗尘将令牌奉上。

    “不错,此令正是在下送给贵宗林觉远师兄的那一枚,不知林师兄近来可好?”柳林柏山摩挲令牌,一脸追忆的道。

    “呵呵,林师兄很好,剑道更胜以往。此番,林师兄另有要务,无法抽身,未能亲至,颇以为憾,特意让罗某代为问候的。”罗尘淡然一笑的道。

    “林师兄安好,那实在是再好不过。”柳林柏山微微点头:“当年,在下蒙师兄搭救,许诺可为师兄出手一次。

    然而,师兄境界一路飙升,与在下差距越来越来,宛如云泥。在下还以为这令牌,林师兄是用不到了,每每忆及,都颇以为憾。今日,师弟携令前来,也算是了了在下一桩心愿。敢问师弟,此次前来,可是要在下打造一件法器?”

    “不错,这是有关此法器的资料,还请师兄过目。”罗尘一挥手,送出一枚玉简。

    “嗯?”柳林柏山眉头一皱,有些讶然的看了罗尘一眼:“罗师弟,你打造这件法器所需的材料总价值,几乎都已经足以媲美一件极品法器了,可祭炼出的法器,却未必便一定是极品法器的,有可能只是上品法器。

    倘若如此,师弟可是大为不划算的啊!而且,我看师弟这件法器,似乎也只是一件防御道袍而已,倒不如直接购买一件极品法袍来的合算。”

    “呵呵,师兄有所不知,在下祭炼这道袍,是有特殊用处,非此道袍不可的。至于祭炼出来,究竟是何品级,倒是其次。”罗尘一笑。

    “原来如此。”柳林柏山有些了然,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在下也就不多说什么了,只是,这道袍所需的九十九种材料,却不知道罗师弟准备了几样?”

    “柳林师兄,实不相瞒,到目前为止,在下也只凑齐了八十种材料,剩余的,也只能仰仗大师了。当然,欠缺材料的差价,罗某自会补上,且事成之后,对大师也另有酬劳,以略表谢意的。”罗尘郑重道。

    “酬劳的事,罗师弟倘若瞧得起在下,就不必再提。只是,这九十九种材料,即便是在下,现在手头也有几种欠缺,还是待在下先看过罗师弟准备的材料再说吧。”柳林柏山一摆手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