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奥术仙尊 > 正文 第五十二章 人间地狱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    聚魂!

    这一头头飞猿魔怪,竟隐隐流露出了聚魂的气息,至少,也是半步聚魂!

    数以百计的半步聚魂!

    西陵城,完了!

    “啊!别杀我,我投降!啊……”

    惨叫声,此起彼伏,很快就扩散到了整个西陵城。

    这些魔尸,虽然不足千头,可战力无比强悍,凝聚力都足以给修真世家造成致命伤。西陵城虽是重城,可还远无法媲美世家。

    “撤!”

    林觉远厉吼一声,同时传音三个方位。

    然而。

    “现在才想逃,不觉得晚了么?”

    冷笑中,魔城再次冲天而起,一艘艘飞舟,从其上飞出,眨眼之间,百艘飞舟飞向城外各处。

    而与此,一声声怒吼,从城外响起。

    地动山摇。

    “不好,快走!”

    罗尘一惊,就要驾驭战舰飞走。

    然而,就在此时,一声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中,大地皲裂,岩层崩塌,一头头强悍魔尸,从地下钻出。

    眨眼之间,便将西陵城围得水泄不通。

    而百艘飞舟之上的阴河门、碧幽门弟子,一冲出西陵城,便即各自祭出一截黑色树桩,法力疯狂注入中,远处天际,一声声唳鸣传出。

    铺天盖地的魔禽飞来。

    聚魂境!

    这一头头魔禽,竟赫然是聚魂境!

    成百上千的聚魂魔禽,遮掩了西陵城的天幕。

    整个西陵城,都被包围。

    而不独如此,那一根根黑色半截树桩,更在这些魔禽出现的一瞬,陡然坠入大地,深深植根其中的同时,魔气狂暴,顷刻化作了一根根光秃秃的百丈树身,彼此之间,一种玄妙启动。

    一个全新的光幕,取代了原西陵城的光幕。

    西陵城,彻底被围困其中。

    “该死,这些家伙,究竟要干什么?”罗尘暗怒,不及多想,其驾驭战舰,反飞回了西陵城。

    “嗡!”

    在一处魔尸暂时未至之所,战舰一顿,旋即缩小,被罗尘收起。

    “各位,此情此景你们也都清楚,罗某也是自身难保,实在无力庇护各位。这是一些藏匿灵符,乃是家师赐予,效果还算不错,便赠与各位,我们就此别过。

    另外,我建议各位不要想着强行出城,还是老老实实的待在城内,等待宗门救援的好。西陵城发生如此骇人变故,宗门绝不会坐视不理的。另外,诸位最好也是各行其是,有定位符、传音符的,最好即刻销毁,以免为人所累。”

    罗尘飞快的一挥手,抛出一大堆灵符,并说出此番话,旋即,便头也不回的化一道光,消失在众人视野之中。

    “唉……”

    众弟子面面相觑,满是忧色,各自将灵符瓜分,便即依罗尘所言,各自寻觅藏匿之所去了。

    “嗡……”

    罗尘血手秘术、星光纱一起施展,隐身而行,寻一处所在,藏匿了起来。

    “秦师兄,且慢!”

    望着漫天魔尸,见秦铭打算独自逃生,黄海一咬牙,急急一拍储物袋,祭出一枚玉符,化作朦胧光罩的将自身与秦铭包裹起来,并就此无影无踪起来。

    而另一端,水真人、陈真人等三大真人,也都变色。

    “走!”

    三人同样一挥手,祭出灵符,隐身消失。

    而各大家主见了,无不神色骇然,相互对望中,叹息一声的各施手段,也都消失在魔尸的视野之中。

    “嗡!”

    林觉远正要逃遁,一声冷笑,从魔城中传出。

    “轰!”

    九条阴河横贯长空,将之困顿虚空。

    与此,一张阴气与魔气并重的阵图,也迎空罩下。

    “轰!”

    阴河山水界降临,将林觉远罩在其中。

    与此,四周无数魔尸有感,疯狂的冲向了阴河山水图界,顷刻将之层层叠叠的困死。

    “轰!”

    一道犀利剑光一闪,将阴河山水界震破,旋即一道素白身影闯出,可顷刻就被密密麻麻的魔尸淹没。

    “嗡!”

    阴河山水图将九条阴河一卷,向魔城飙射,顷刻就落在一只铿锵有力的大手之中。

    “呵呵,此子倒的确是不俗,竟能连本座都击败,只怕假以时日,此子就可跻身大能之列。”阴河王冷笑。

    “只可惜,天才多夭……”

    “想不到,连堂堂的阴河王,都会有慈悲心肠的一面,怎么,阴河王惜才了么?若是如此,倒不如将此子拉拢过来。”碧幽门主笑道。

    “惜才?呵呵,有什么好惜才的?本王只是自怜罢了,看到这小子覆灭在即,宛如看到了自己。”阴河王冷笑中,带着几许自嘲:“不成法天,终为蝼蚁!”

    “这是一个大世,前所未有的大世,可也是乱世。北山盟的统治,很快就会结束了。我们要尽快成为大能,才能在这一场战争中,占据主动,成为掌控者。否则,说不定什么时候,我们就要沦为炮灰。”阴河王冷笑道。

    “嗯。”碧幽门主点了点头。

    “所以,我们这次,一定要找到那东西。这可是我们贡献出两门弟子,方才得到那位吐口,指点的一条消息。”阴河王沉声道。

    碧幽门主点了点头。

    而就在这时,陡然剑气消无。

    “应该是死了。”阴河王淡道。

    “呵呵……”碧幽门主无所谓的轻笑一声。

    可下一刻,一道即便是他们,都为之而惊的剑意,没有任何酝酿的炽烈爆发。

    “轰!”

    几十头魔尸顷刻便在倒飞出去中,被切成了碎末。

    “剑遁!”

    林觉远脸色苍白,双手掐诀,低喝一声中,陡然望身前银丸一指。

    “铮!”

    银丸忽的光辉流转,化作一柄大剑,落在林觉远脚下。

    “嗡!”

    光带悠忽,瞬息及远,消失在了阴河王面前。

    “咦?竟被他逃了,要不要去追?”碧幽门主讶然。

    “倒是小瞧他了,不过,他逃不掉,办正事要紧。”阴河王哞露异光,缓缓摇了摇头。

    “哼!”

    西陵城某处,林觉远一个踉跄的停顿,脸色惨白的闷哼一声,身下光带一敛,重化银丸的落入其衣袖之中。

    旋即,其随手一把灵丹捂进嘴里,脸色微缓中,一声声魔尸吼叫传来。

    冷哼一声,其身躯一扭,凭空消失。

    一日之间,西陵城便成为了一座死城。,大半座城,都沦为了一片废墟。

    城中,无一活口!

    一头头魔尸纵横,吞噬着一个个死尸。

    人间地狱!

    这四个字,用来形容西陵城,再合适不过。

    “嗯?怎么回事?”

    城中某个隐秘之所,罗尘陡然身子一震!

    他竟感到了周身法力,在缓慢流逝,而元神衰弱的速度,也可察觉。

    “阵法!是阵法!”

    罗尘脸色难看。

    他顿时想起百根黒木桩凝成的庞大阵法。

    “不行,必须想办法突围。”罗尘暗道。

    诚然,他可以那魔禽雕塑施展化形之术,鱼目混珠,可却未必能逃出生天。

    毕竟,此刻城外的情形,谁也不知道的。而一旦其以此法被识破,不单要遭遇阴河王等的攻击,更会引发青罗宗高层的怀疑!

    尤其此事一旦传入张玄灭的耳中,一口咬定自己就是魔人,再行发难,只怕越重都未必愿意庇护,亦或者能庇护的了自己。

    阵法!

    如今所能依仗的,也唯有阵法了。

    至少,也要能破开那阵法,才能谈得上突围。

    罗尘一挥手,取出一本本阵法典籍,如饥似渴的汲取起来。这些,却是他在越重处获赐的阵道秘典,记载着许多他还没有学到的强大阵法。

    另一端。

    西陵城三真人脸色铁青,赫然也是感应到了体内元神、法力的不断流失。法力还好说,可元神衰减,却十分棘手了。

    即便贵为真人,也并无良策。

    “嗡!”

    陈真人身前镜子光芒急闪,无比晦暗。

    “怎么,还无法联系上宗门?”

    古真人眉头一皱。

    “唉。”陈真人叹息一声,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应该是这座法阵屏蔽了传讯法器之能,此地的消息,根本无法传回宗门。”

    “那眼下,也只能死守,静候宗门展开拯救行动了。”水真人也是一声叹息。

    “也只好如此了。”古真人脸色一暗。

    以他们三真人的实力,在真人中,只能算是稀松平常,别说这漫天漫地的魔尸,即便是阴河王、碧幽门主的随意一位,都可将他们困杀!

    根本没有半分突围的指望!

    “该死,必须想办法突围才行。”黄海暗怒。

    “黄师弟,万事皆需小心,即便要突围,也得在宗门的救援队伍到达之际方可。”秦铭叹息一声。

    “能联系到林师兄吗?”黄海问道。

    秦铭摇了摇头。

    黄海一脸黯然。

    以他的实力,即便身价不菲,有诸多宝物,可也休想独力突围,倘若联合林师兄,与其剑道配合,希望就大了许多。

    只是,以林觉远的警觉程度,罗尘能想到的事情,他岂会想不到?

    所有的传讯符、定位符,都被其预先毁掉。

    而在两者之外,不足十丈之内,便有大群魔尸出动。两者异常小心,交谈皆是传音,体外玉光,将他们的元神波动,完全掩盖下来。

    然而,几大秘传弟子虽未死伤,可城中却不时响起凄厉惨叫。

    是真传弟子被发现,为魔尸所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