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奥术仙尊 > 正文 第五十章 困界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    “嗡!”

    银丸一落,无数剑气从中分化,竟组合成一张纵横交错的剑气大网,俨然是要将阴河王碎裂分尸的架势。

    然而,阴河王却丝毫无惧,一道阴河纵横,波浪滔天中,化作一只大手,往空中一震,无数水光化作符文的四射,竟而将剑网架住,不得落下。

    “日月交替!”

    林觉远厉喝中,银丸一震,飞入空中,六十四枚银丸彼此融合,最终化作了八枚银丸。继而,法力涛涛中,不过鸡子大小的银丸猛然狂涨,化作了丈许,凶横的冲撞阴河王。

    其中四枚,化作了火彤彤的大日,而另四枚,则是化作了似水寒月。

    “轰!”

    日月横空!

    四日四月,在林觉远的手指弹动中,不住的撞击阴河王。

    与此,更不时多出许多变幻,时而化作十余丈的巨剑,时而一化二,二化三,花样百出,可却又惊心动魄,极具威力。

    这一刻,即便阴河王都不得不分出五条阴河,护持己身。眼见日月将阴河连连撞断,接连几次险些近身,阴河王不由双眸一冷,厉啸一声,陡然,五条阴河一凝,化作了五条水桶粗的百丈阴龙,体绕阴火的拍击日月。

    水真人狂啸,龙虎发力,好不容易才摆脱了四道阴河封锁,一闪身,飞至半空,露出一丝惊悸之色。

    若是林觉远来的稍晚,只怕他已然陨落!

    “秦师弟,你助林师弟,我和水师兄先去灭了碧幽门主,再来助你。”陈真人向秦铭说了一声,便与水真人联袂冲杀碧幽门主。

    秦铭肩膀一晃,双肩冲出两条独角大蛇,足有百丈之余,冲杀下来。而其在腰间一按,竟抽出一根十余丈细长的灰色皮鞭,随手一甩中,皮鞭暴涨,顷刻化作数以百丈计的粗大皮鞭,好似一根灰色巨藤的锁向阴河王。

    “呵呵,想以多欺少么,没门!”

    阴河王冷笑中,九条阴河全数化作阴火巨龙的怒啸。

    周围修士军,一个个脸色惨白,距离稍近者,竟被活活震灭了元神。就连罗尘等青罗宗弟子,也都面色微变。

    有几名真传弟子,想要上前助阵,却被罗尘拦下。

    真人的对战,倘若是灵藤境秘传弟子,或还有一搏之力。

    可区区真传弟子,却明显不够看了,去也只是白白送死。

    “希望这些家伙,不是魔罗那一伙的。”罗尘暗道。

    倘若真是那一伙,只要一个化形,变身魔禽,只要这座西陵城,都要被夷为平地。尤其是这阴河王,看上去比那名魔修队长,气息都要凝重许多。

    阴火巨龙咆哮中,拍击日月,横击巨藤,搏杀大蛇,气势无双。

    可纵然一时并未落败,却依然有几分相形见绌之势。

    显然,阴河王想要以一敌二,大战青罗宗两大秘传弟子,并不现实。

    “妖孽,今日就是你授首之日!”林觉远厉啸中,陡然双手一掐,日月排列,其间浮现出一根根好似琴弦的剑丝来。

    四日四月,好似一张巨大的四弦琴。

    而林觉远双手虚弹之下,一道道的剑气冲击,眨眼之间,剑气便化作了一道剑气海啸,纵横之间,要将阴河王彻底淹没。

    这一击,竟隐隐然,有几分当日张玄灭与越重赌斗的那一击起来!

    “阴河山水图!”

    阴河王怒啸中,一挥手,陡然一张阴气弥漫的宝图飞出,一旋之下,化作千丈之巨,立在阴河王脚下。

    其中无数的阴河翻滚,一道道的阴河水浪潮滚滚,奔腾不息。其间,居然有无数符文闪动。

    “轰!”

    符文阴海与剑气海啸撞击。

    “噗!”

    “噗!”

    一阵无比剧烈的虚空乱流,四散开去。

    坚固的地面,都被余波撕裂一道道深不可测的裂口,纵横捭阖,足足有千丈方圆。

    “好小子,有两下子,嘿嘿,只可惜,和我比,你还嫩了点!”

    冷笑未落,阴河山水图中,陡然传出一声尖利怪啸。

    四周修士,无不觉得元神晕眩。

    即便是罗尘,早早的施展了元神盾秘术,竟都未能悉数挡下,不由暗惊。

    林元觉略一晃神中,阴河山水图陡然横移,浮现在了其脚下,山水秘力爆发中,此图幻化出一方天地,将林觉远困在了其中。

    “不好!”

    秦铭脸色一变,身形一晃,便要冲至图界边缘,将山水图打破。

    然而,一声阴笑中,人影一晃,拦在其前,正是阴河王。

    “小子,你的对手是我,救人就别想了,还是先想想怎么保命吧!”阴河王桀桀怪笑中,九条阴龙咆哮,冲杀秦铭。

    “灵蛇百变!”

    秦铭身躯陡然无比灵动,在九条阴龙之间穿梭,趁机搏杀。

    “碧幽老鬼,可以收网了!”

    阴河王忽道。

    “等的就是这句话!”原本被水真人、陈真人联手压制住的碧幽门主闻言狂笑,干瘪瘦弱的小身板,猛然充满了一重令人难安的阴冷之气,双眸更陡的绿油油一片,好似两道绿色小火焰在燃烧。

    “碧幽黄泉旗!”

    一声厉喝中,在其手中,陡然浮现出一面黄绿交间的小旗。

    “蓬!”

    碧幽门主将小旗往地上一丢,双手掐诀念咒,小旗迎风见长,眨眼化作了近百丈之巨,劲风呼啸中,旗帜猎猎作响,一团灰雾飘出,急速扩散。

    猝不及防之下,无论是水真人、陈真人,还是刚刚脱困的黄海,都被卷入了灰雾之中。

    一阵噼里啪啦的打斗声,从其中传来,可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外人却不得而知。

    “又是结界!”

    罗尘心中一沉。

    掌控结界,乃是真人境界的象征。可同级而战,这种结界,用途并不大,因此,少有人用。可碧幽门主和阴河王,却别出心裁的将之炼制到了法器之中。

    能以结界困住真人,只能说明一件事——法天门槛!

    无疑,阴河王多半已然对如何冲击法天境,有了一些体悟,可碧幽门主,明明不过聚魂初期,却也可以结界困住两大真人,未免太过诡异。

    “今日,屠城!”

    阴河王狂啸。

    “哼!白日做梦!”一声冷笑中,陡然,阴河山水图一震,所化结界砰然炸开,一条剑龙矫健游出,袭杀阴河王。

    “你……”

    阴河王一惊,满是难以置信之色。

    在结界炸开之处,林觉远赫然傲立,剑眉星目不怒自威,一头银发徐徐挥动。

    “星剑锁链!”

    林觉远双手掐诀,“咔咔”声响中,剑龙陡然四散,化作一道道的剑光锁链,迅速合拢。

    “不好!”

    阴河王面色一变,一把抓住阴河山水图,身形一闪,飞出了合围。

    “碧幽老鬼,撤!”

    厉喝中,阴河王双手一掐诀,一团水光荡漾中,其竟消失无踪。

    与此,碧幽门主不甘的冷笑一声,一挥手,收了碧幽黄泉旗,四周碧幽鬼火连天中,其同样无影无踪。

    这场争斗,兔起鹘落。

    说来话长,可实则不过片刻工夫。

    “蓬!”

    水真人、陈真人、黄海三人,踉跄而出,面面相觑中,脸色难看无比。

    “轰!”

    远处,一道灵光迅速投射,由远及近,却是一名紫袍大汉。

    “古师兄!”

    水真人、陈真人等,急忙向紫袍大汉道。

    来者,正是古真人。却是这一场惊天动地的打斗,将他也惊动了来。

    片刻后,城主府议事大厅上。

    “什么?你是说阴河王先前藏拙了?”紫袍大汉瞪大了眼睛,满是难以置信。

    倘若如此,那他这条命,还真是捡来的。

    “不光是阴河王,就连碧幽门主也都藏拙了,我和水师兄会同黄师弟三人,都不是他的对手。若非林师弟修为惊人,将他们惊走,西陵城只怕还真要如其他城一般,被其彻底攻占了。”陈真人苦笑的道。

    “那他们的图谋,究竟是什么?”紫袍大汉眸光一闪,眉头紧锁。

    这古真人,却是粗中有细之辈,顿时联想到了此次魔城攻打西陵城的目的。

    “以我之见,只怕其是想要撒网捞大鱼吧?”一向沉默寡言的秦铭,忽道。

    “嗯,秦师弟说的有理。”水真人、陈真人皆是赞同。

    “现在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各位,我觉得当务之急,是先将今日之事,向宗门如实禀报,至于是否增派人手,由宗门决定。

    而我们,如今也要珍惜每一分战力,不能松懈分毫。罗师弟,你师从越重师叔,精通阵道,这艘战舰,我觉得由你掌控,最为合适,这是战舰舵盘。”林觉远却说出如此一番话。

    其一挥手间,一艘数尺长的战舰,与一枚小圆盘,一起向罗尘飞去。

    “那罗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罗尘点了点头。

    战舰乃是特殊法器,无法炼化,只能炼化与之配套的舵盘,借此掌控。他来操纵战舰上的各种法阵,的确要比其余修士,更为随心如意。

    “嗯,此间所发生的事,我这便上禀宗门。”陈真人点了点头,一挥手,一面镜子一般的法器,浮现在其身前。

    一道识念没入其中,登时,法器光波盎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