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奥术仙尊 >章节目录第四十五章 器虫战灵术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    “秘传大人,您这是……”一名守卫队长一惊。

    此刻的罗尘,神色很是难看,明显有伤在身。

    “嗤!”

    一道剑光飙射,郑主事眨眼而至。

    “罗师叔,您这是……”

    郑主事见罗尘这幅样子,哪里还不知其受了重伤,顿时惊讶万分。

    “没什么,只是在追踪破坏阵法的无名妖兽时,不小心受了一些伤,并不妨事,不必担心,那头妖兽已被我斩了,这点伤,待休养几日便好了。这段时日,无论发生何事,都不得来打扰我。”

    罗尘说罢,淡淡的看了郑主事一眼,几闪之下,消失无踪。

    其并未远走,而是回了郑主事安排的住所。

    纵然他受伤,可秘传弟子的身份摆在那里,任谁也不敢轻动他分毫。何况,他还有龙蚊这一杀手锏,等闲灵藤境,仍可轻易毙杀!

    虽说元神暂且无恙,可伤势却必须尽快治疗。

    回到住处,罗尘接连布下了十几座困阵、杀阵,这才放心的盘膝而坐,默默运功修养起来。

    接连十余日,罗尘方才轻嘘一口气的暂且结束了修养。

    在太上炼神篇等元神修行术的辅助之下,元神暗伤总算痊愈,至于元神力量,虽非完全恢复,但也恢复了一截,并不逊色一般灵藤境弟子了。

    剩下的,却不是短时间能够恢复的了。

    如此,自然是要以解决灵矿护阵问题为第一要务了。

    外患已除,接下来,便是修缮阵法了。

    先前三座阵基完全毁坏,根本不存在修复的可能,只能重炼。好在这对罗尘而言,并不算难。

    不过,在此之前,罗尘却是忆起一事。

    随手一选,手中便出现了当日自尸魔身上得来的那枚小铁片。

    当时未曾瞧出个门道来。

    而今,修为有所恢复,自然要将之琢磨通透了。

    识念一扫,小铁片顿时附在半空。此铁片,看上去似乎是一种玄铁打造,不过婴儿小手大的一块,似乎并无什么出奇之处。

    然而,下一刻,罗尘便忽的触及到了一道符文。

    许许多多的符文,顺着识念,进入罗尘识海,化作了一道灵诀。

    器虫战灵术!

    “嘶……”

    略一领悟,罗尘顿时倒抽一口凉气,旋即大喜。

    这赫然是一宗以灵虫为器的无上秘术,越是体悟此诀,罗尘便越是觉得此诀不同寻常。

    六百龙蚊!

    想到六百龙蚊,罗尘登时嘴角一翘,喜形于色。

    以六百龙蚊祭炼此术,想必威能也绝不会小了。

    一念及此,罗尘心中颇喜,有了此诀,再加上《育道虫经》,龙蚊绝对会成为他手中一道无比犀利的杀手锏!

    得了这一宗灵诀,也不枉其与尸魔在地底殊死搏斗一场了。

    只是,与此罗尘也有些惋惜。

    他此番明显察觉到,这枚铁片,应当是记载尸魔生前所修之法的秘典,只可惜九幽弑仙刃太过霸道,将尸魔毁灭的同时,连此秘典也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其中仅存了这样一宗秘术。

    那魔日杀,威力同样不容小觑,以尸魔不过灵藤境的修为施展,竟有击杀初期真人之力,可谓强悍至极!

    应当也是尸魔生前所修诸术之一。

    可惜,未能得到。

    旋即,罗尘也不由摇头轻笑。

    要知道,真正厉害的秘术,即便是秘传弟子,也不是能轻易得传的。青罗宗道库之中,有不少犀利秘术,可每一宗,都需要相当高的贡献值,才可获取。这般强大秘术,能得到一宗,便已是幸事了,此番,却有些不知足了。

    略一挥手,罗尘便想将小铁片收起,岂知,这小铁片却忽的化作了齑粉。见此,罗尘一怔,旋即醒悟,这小铁片终究是架不住九幽弑仙刃的一丝威严,溃灭无形。与此,其也不由暗自庆幸。

    心中,对九幽弑仙刃的强大,更多了一份认识,不由心中暗忧,终于做了某个决定。

    旋即,罗尘便清除杂念,开始祭炼阵基起来。

    三天之后,阵基终于祭炼完成。

    接下来的工作,就简单了许多,只要将阵基归位,并引导阵势,使之彼此融合即可。

    罗尘将这一切完成,便即与郑主事言语一声,一挥手,祭出飞舟,横空而去。

    在飞舟上,罗尘一边好整以暇,默默体悟器虫战灵术,一边则是分出一缕识念,驾驭飞舟。

    飞舟并非驶往宗门,而是另一方向。

    坊市!

    罗尘这俨然,是打算前往坊市,购买一些特殊灵药。

    《育道虫经》之上,妙法无数,但对灵虫的数目,却要求异常严格,以罗尘如今区区六百龙蚊,根本不够其修行此经。

    而器虫战灵术,也是灵虫越多,威力越大。

    如此,罗尘自然要着力于培育灵虫了。

    而恰巧,在《育道虫经》之中,便记载有几种饲灵丹方,恰可解决此问题。先前其一直忙于各种事务,未曾有空,而如今,既然空闲,自然要先将此问题解决了。此来,便是想要购买丹方上所载的灵药。

    青罗宗虽是大宗,家大业大,可人也多,灵药园、灵药库中的灵药,针对性太强,皆是供人族之用,反倒不如坊市了。

    坊市中,各方走卒贩商往来,没准便可搜集到。

    在这云河灵矿与青罗宗之间,还真有数个修真坊市的,大都是各家族,亦或者世家在背后主持。

    很快,罗尘便到了一处坊市。

    坊市之中,严禁飞行,这是惯例。

    罗尘虽说是秘传弟子,纵然违反,也没人制裁他什么,可以其心性,自然也不会这般嚣张跋扈。一掐诀,散去飞舟,罗尘在坊市之外十余里,便收起飞舟,换过衣衫,这才化一道剑光,直奔坊市。

    一入坊市,罗尘便直奔大小灵药摊店。

    然而,令其失望的是,问遍了所有灵药铺,竟未曾找到任何一种灵药。甚至,其所说灵药,一些灵药铺的掌柜,连听都没听过。

    这令罗尘的心,不禁一沉。

    《育道虫经》,可是能极大缩短他与张玄灭叫板时间的重大依仗,对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难道,是这几万年之间,那些灵药都已然绝迹了?”罗尘暗自皱眉。

    接连逛了七八处坊市,罗尘都丝毫无获,不由得有些丧气。

    “莫非,真要去无忧城不可?”罗尘暗道。

    无忧城,无疑是除却七宗之外,最为富庶之地,过去,乃是散修聚散之所,可无忧宗重新现世。那里,便已等若禁地。

    现在就连七宗,都不敢轻易接近。更何况是他了?

    他虽与厉念天有数面之缘,可却也不会认为与其真有多深的交情。尤其是现在轮回道灭眼,根本无法预演未来

    驾驭飞舟前行,罗尘暗自皱眉。

    “唳!”

    陡然,一声惊鸣从天而降。

    一团巨大的黑影,恍如凭空出现,将其笼罩。

    罗尘大惊,急忙去看,顿时骇然。

    在其头颅之上,一头魔气森森的飞禽,正疯狂落下,足有百丈之巨。

    “蓬!”还不待罗尘反应过来,飞舟竟被其一翼抽飞出去,在虚空中翻滚,随后,直接撞在一座小山上。

    “嗡……”

    飞舟光幕频闪,明灭变幻数息,竟就一下溃灭。

    “哼!”

    罗尘身形一闪,随手一挥,将飞舟收起。

    “该死!此地怎会出现魔禽?”罗尘脸色难看异常。

    而在此时,魔禽怒吼一声,继续冲下。

    “找死!”

    罗尘怒喝,衣袖一挥,子母灭魂牙飞旋而出,轮番急斩魔禽。与此,罗尘法术连发,轰击魔禽双翼。

    一柄飞剑更是放出,一化二,二化四的同样的急斩魔禽。

    魔禽怒鸣中,双翼猛击,无论是子母灭魂牙,还是飞剑,竟都被一下掀飞。

    此魔禽筋骨之强,简直是超乎想象。

    而其精纯无比的魔气,也令罗尘的法术,一时之间,无能收效,通通被魔气熄灭。而魔气虽然也被打落不少,可对魔禽,却并未多少伤损。

    “该死!”罗尘暗怒。

    “神识刺!”

    “锁神术!”

    罗尘心神一动,顷刻发动了元神秘术。

    登时,魔禽身子便是一僵。

    “有效!”

    罗尘心中暗喜。

    接连几波秘术激发,罗尘暂时倒也与魔禽打了个平手。然而,他元神终究是初愈,不宜多施展此类秘术,同样,也不宜久战。因此,罗尘几次三番的想要择机而走,奈何魔禽似乎十分记仇,竟大有与罗尘不死不休的架势。

    甚至,因而罗尘还几次涉险。

    最终,罗尘也被打出了真火。

    时不时的以锁神术,干扰魔禽,与之狂斗。

    忽的,罗尘心念一动,陡然将青铜小鼎祭出。

    铭鼎灵阵!

    小鼎陡然将魔禽困住片刻,而后收回。

    不过,在罗尘身前,已然多了六百龙蚊。其心念急转,双手掐诀,一指身前六百龙蚊,急喝一声:“去!”

    登时,六百龙蚊化作一方大印,狠狠的砸向了魔禽。

    “轰!”

    一记猛轰中,魔禽竟被撞飞。

    而龙蚊所化大印,也同样溃散,不过,下一刻,龙蚊就势一扑,直接扑在了魔禽周身,疯狂的吞噬起来。

    魔禽怒吼,气势爆发,想要将龙蚊震飞,然而,却始终无法如愿。

    如此僵持数息,陡然一团黑光暴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