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奥术仙尊 >章节目录第三十五章 灵祖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    “呵呵……果不其然,他也来了。”园中另一处,赵云衫冷笑。在其手中,赫然也是一枚宗门信物。

    一挥手,赵云衫同样将感应隔绝,随即,一掐诀的隐去身形,极速潜行。

    “奇怪……这灵果园中,怎么都只是一些寻常灵果树?看上去,也就百年之内而已?”罗尘皱眉。

    依照血月尊者之言,这灵果园之中的植株,应当都是数以万载计才对。眼下,却是什么情景?

    任何一株灵果树,全都不足百年。

    虽说这些灵果树,也都是一些珍稀品种,甚至于罗尘都闻所未闻,可却无一例外的,并无成熟果类。

    原本罗尘意在赶路,可此情此景,却不由得他不去注意。

    识念扫描,留神观察下,罗尘心中骇然,一个可怕的念头,浮现在识海——这些灵果树,并非是先前所想的老树枯死,果烂生芽而成,竟似都人工栽植!

    难道,那狱卒没有死?

    罗尘心头狂跳。

    虽说他也炼化一枚黄金令牌,也算是拥有狱卒的身份。只是,他贸然潜入此地,还不是为了得到此地狱卒遗物?

    此举,可是大不敬!

    能在此地看守一干尊者、道境囚犯的狱卒,境界岂会低了?

    若当真存活至今,修为必定是旷古烁今,极为惊人!

    面对这样一尊存在,罗尘岂能没有忌惮之心?

    王朝都已是过眼云烟,狱卒这一重身份,可是不能给他丝毫保障的。

    罗尘脸色阴晴不定,过了许久,方才深吸一口气的打定主意,继续前行。

    时至今日,倘若那名狱卒存活当世,只怕他早已身不由己,此刻纵然想要退走,多半也来不及了。

    罗尘刚刚走过,一株树干上,便突兀的浮现出一张诡笑的脸来。

    “嗤!”

    一名妖修正在疾飞,可突兀的,地面上陡然射出一根根藤条,更长出一株丈许之粗的灵藤,将妖修团团困住。

    与此,藤条洞穿其体的吸食精血。眨眼之间,妖修化为枯骨,微风一吹,便沦为了飞灰。

    “嗤!”

    玄水宗弟子正在疾行,可陡然,一根根须自地下深处,向其卷去。

    “哼!”

    玄水宗弟子冷哼,魔气滚滚,再次浮现一颗巨大的牛头虚影,厉喝中,直接将根须震碎。

    “轰!”

    成百上千的根须飞出,演化诸多符纹的困杀玄水宗弟子。

    “吼!”

    魔牛怒吼,震碎无数根茎。

    在其背后,更浮现一对羽翼,羽翼展开,根根翎羽上,都化出道道玄奥之光的将根须溃灭。

    终于,地下再无根须飞出,所有幸存根须更都极速缩回。

    “嘿!袭击了本尊,还想逃走?”玄水宗弟子冷笑一声,一掐诀,登时,以其为中心,一团魔光朝着四面八方极速扩散而去。

    “嘶……”

    一道灵光一闪,一名树人浮现,怒吼连连,恶狠狠的看向玄水宗弟子。

    “咦?灵树成精?嘿!原来如此……”低笑中,玄水宗弟子一挥手,登时,此株树人挣扎怒吼中,不断缩小,终于落入其掌中。

    “嗡!”

    在其掌心,浮现道道符纹,不断的炼化树人。

    最终,树人惨嚎中,化作了一枚拇指大的碧绿灵丹。

    玄水宗弟子一吸,便落入了其口中。

    “该死!是谁,胆敢杀我灵族?”一声愤怒至极的咆哮,在灵果园深邃之地响起。

    “呵呵……灵族?区区一株果树成精,也敢无法无天,自封一族?”一声冷笑传出。

    前一道声音,乃是传自一株千丈之巨,却只有一枚果实的大树上。

    而后一道声音,则居然是传自于树下。

    在树下,赫然是一名盘坐的黄金巨人,只是,与第一重秘境的狱卒黄金巨人而言,其充其量,也就是一个婴儿,只是与常人一般大小。

    在其头颅上,一枚黄金令牌闪闪放光,将黄金小巨人团团护住。而在四周,则是无数的藤须,或是吞噬黄金光晕,或是不住攻击。

    “无法无天?哼!要那些法度何用?那是你们这些迂腐的人族制定的章程,我灵族何须遵从?在你们眼中,我灵族只有被剥削的份!我不服!哼!本座悟道,领悟出了化灵之法,如今,我灵族已经有三千多成员!

    若是需要,别说神通,就是化道,都不是不可能!属于我灵族的大时代,就要到来了,我就是灵族的始祖!哈哈……”树干之上,一张狰狞的人脸不住的狂笑。

    “哼!属于灵族的大时代?可笑!你永远不知道这世界有多大!等你有朝一日跳出井底,你才会知道你有多么的浅薄无知。只可惜,你没有那个机会了。

    第一重秘境的狱卒来了,在他面前,你只有死路一条。能这么快就死,是你的荣幸,这样,你就不会为日后洞悉真相而愧疚。”黄金小巨人冷笑。

    “哈哈!不知道这个世界有多大?卫神宗,待本座将你彻底炼化,自然知道这个世界有多大。而且,你觉得本座会在意这个世界有多大?只要炼化了你,本座就可以取代你,成为这枚牢狱之钥的新主人,到时候,本座一举化道,再将这牢狱中的囚犯一一炼化,嘿嘿……到那个时候,本座将强大到何等境地?

    想想都觉得激动啊!卫神宗,别忘了,本座可是已经将你的尸身吞噬了大半。可恨,想不到上次你竟然还有一丝残念,施展秘术,化生新胎,逃过一劫,苟延残喘至今。想必你现在仙道之力也已经耗尽了吧?

    嘿嘿,以你如今的实力,还能激发牢狱之钥护主,已是勉强而为了吧?你我早晚合一,何必去躲?至于那所谓的什么狱卒一来,本座就要灭道之类的鬼话就不要说了,本座早已施展秘术查探,那小子只是一个灵根境的愣头青而已,而且,根本不是你们黄金巨人一族!”树藤怪人冷笑。

    “哼!朽木不可雕也,你虽然炼化了本体半具尸骸,可却并未继承多少记忆,岂会知道牢狱之钥的妙处?”黄金小巨人卫神宗冷笑。

    “嗯?你这话什么意思?”树藤怪人眉头一皱,急问道。

    卫神宗却是冷笑不语了。

    见状,树藤怪人面色一沉,冷哼一声,环绕卫神宗的藤须动作陡然剧烈起来,无数的术法都在灼烧。

    顿时,卫神宗面上露出一丝痛苦之色。

    树藤怪人眸光闪动,忽的口中低语,更一股念头幅散四周。

    顿时,在灵果园中无数暗处,千奇百怪的灵族觉醒。

    一个个,都冲了出来,联合行动中,化作一张大网,要将罗尘等闯入此间的修士,一网打尽!

    “这是……”

    无论是妖修,还是玄水宗等弟子,全都色变。

    数千灵族凝聚的气场,何等强大?

    任何一名灵族,都是灵藤之上的强者,实力之强,放在任何一宗,都是真传弟子。且连聚魂真人之境的,也都有数百之众!

    这样一股力量,简直不可匹敌!

    众修只是稍稍与之交战,便即一个个落荒而逃,饶是如此,依旧有三名万妖谷弟子见机过晚,被斩杀当场,成了灵族的花肥。

    “嗤!”

    罗尘驾驭半云帕急逃,脸色无比阴沉。

    他自忖血手秘术,与星光纱叠加,可谓是天衣无缝,可却忽略了一点,植株对于日月光辉,可是十分敏感的。以星光纱隐匿,反倒是弄巧成拙,被一位聚魂境树人识破隐身之术,锁定了气息,现下就算想再次隐匿,都无法做到了。

    “轰!”

    “轰!”

    后方,聚魂树人不断的释放种种诡异法术,干扰其逃亡之路。

    虽说其竭力避免,可仍是难以避免的沾染了一些符文。这些符文消融在遁光中,竟使其法力都在莫名流失。

    若非其有足够多的灵液,可快速恢复法力,只怕此刻早就落得身首异处的下场!

    “这难不成就是精怪一族?”罗尘皱眉。

    飞禽走兽为妖,花草木石为怪。

    妖族常见,可精怪一族,却是异常罕见了。

    这些出现在灵果园中的强大树人,应当便是精怪一族。现在,罗尘总算明白了为何灵果园中的植株,都只有不足百年的树龄了。

    那些原本狱卒栽培的灵果树,竟已化灵,成为了精怪。

    “轰!”

    四面八方,都有树人、藤人临近。

    “该死的!逃不掉了,拼了!”

    罗尘暗骂。

    一挥手,一座座魔法阵盘丢出,困杀四方精怪。

    与此,罗尘更随手一挥,青铜小鼎祭出,铭鼎灵阵投射,镇住了那名聚魂精怪。

    锁神术!

    神识刺!

    两宗元神攻击秘术,施展开来。

    与此,罗尘更随手一挥,六百龙蚊飞出,法剑狂飙,剑气纵横。

    一枚法珠飞出,散射水光,将聚魂境怪困住。

    他在拼命!

    此时此刻,不知究竟出了什么问题的轮回道灭眼是完全指望不上了。

    他能依靠的,只有他自己。

    只可惜,他炼制的魔法阵盘虽多,可在罪愆殿秘境消耗量也是极大,此后并未再行炼制,如今,已是囊中羞涩。

    手头的魔法阵盘纵然尽出,也是无法困住这些精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