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奥术仙尊 > 正文 第三十三章 三重秘境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    罗尘毛骨悚然。

    这一刻,龙鳞佛猿变、念灵经、锁神术等法,再一次的躁动起来。周身法力,都在紊乱。

    “唳!”

    不知何时,一头万妖谷鹤妖混入,被长阶上散出的一道道光纹锁链困住。

    鹤妖长鸣中,祭出一件七色羽衣。

    “轰!”

    羽衣加身,鹤妖实力大增,顷刻突破聚魂,种种玄奥法轰出,与光纹锁链争鸣。

    “轰!”

    陡然,虚空中,一道紫色雷霆劈下,直接将其元神破灭。

    鹤妖尸身倒地,一团光焰自长阶上蒸腾,将之淹没,顷刻尸骨无存。

    “嘶!”

    罗尘倒抽一口凉气。

    真人级别的大妖,竟一瞬被斩!

    “轰!”

    “轰!”

    强忍周身不适,罗尘拼命催动法力,施展真龙羲神术,竭力奔跑,直临金光殿。

    “嗡!”

    “嗡!”

    罗尘所过之处,一道道异象沸腾,如催命符咒。

    “轰!”

    终于,罗尘登上金光殿。

    须臾,金光殿门大开。

    “这……”殿内情景悉数映入眼底,罗尘不由愕然。

    与想象之中截然不同,殿内竟然空荡荡一片,唯有正中宝座上,一位体过三丈有余的黄金巨人盘坐,宝相庄严。

    可,却没有丝毫的生机,显然早已坐化。

    罗尘踏入金光殿。

    “轰!”

    黄金巨人猛然睁眼,眉心一道灵光急闪,冲入了罗尘识海。

    元神!

    夺舍?

    罗尘心中一紧。

    仙道修士修至真人,元神便已无比凝练,一旦身殒,都可元神遁逃,而大能、尊者,更可夺舍重生。

    难不成……

    可很快,罗尘便知自己想错了。

    这道与黄金巨人如出一辙的元神,在不住的消散,化作一道声音,在识海回荡。

    “秘境三重,吾乃一重守卫,赐尔赦令,可入二重。”

    “嗡!”

    与此,黄金巨人身上,一道金光浮现,却是一面身份令牌模样的信物,金光闪闪,恍如黄金锻造。

    “秘境三重?”罗尘心中震撼,将信将疑。

    识念一绕,罗尘开始炼化这一令牌。

    很快,黄金令牌便被炼化。

    “吁……”罗尘轻吐一口气,满脸惊容。

    秘境三重!

    在他炼化这黄金令牌的一刻,便知非虚。这块令牌,便是进入第二重秘境的关键所在。

    仙灵境,真的存在三重!

    这绝对是一个重磅消息,就连七宗都不知道的消息!

    否则,资料上,绝不会没有提及。

    第一重秘境,便已令七宗视若珍宝,倘若其余两重秘境也得以开发,说不定,七宗都会诞生出踏道之仙!

    最令罗尘意动的是,其余两重秘境,很可能还没有经过任何开发。倘若他进入其中,岂不是赚的盆满钵满?

    不过,罗尘旋即冷静下来。

    第一重秘境便已这般凶险,几乎令他丧命,倘若进入第二重秘境,又该遭遇何等境地?

    踌躇再三,罗尘还是激荡法力,将黄金令牌激发。

    “嗡!”

    自黄金令牌上,浮现出一道道的金光灵纹,钩织出一道黄金门户。

    罗尘一步踏入其中,登时不见。而黄金门户,也一同消失。

    “三重秘境?”

    一名身着青罗宗弟子衫的俊俏公子,呢喃低语。

    此子正是赵云衫!

    在其身旁,赫然躺着一具干瘪的尸体,依稀可看出,正是万妖谷三十妖修之一。

    “呵呵……这倒是一个好消息。”赵云衫淡笑中,一盏青铜油灯,被其祭出。

    登时,鬼哭狼嚎之声大作。

    鬼气森森中,赵云衫消失不见。

    “呵!三重秘境,这万妖谷,倒当真是有些门道。”一声低笑,自山洞中响起。

    低语者,赫然乃是一名遍体环绕魔气之修。

    可观其衣衫,竟是玄水宗真传弟子。

    而在其脚下,一具狼妖尸骸四分五裂的狼藉散布,仅剩一颗头颅较为完好,可却也干瘪无比,两只狼眼中,满是惊恐,似死前经历了什么大恐怖。

    “嗡!”

    一盏青铜油灯被其祭出。

    登时,鬼音袅袅中,玄水宗弟子消失不见。

    “嘿嘿,终于可以重见天日了。”一声冷笑,自一处深渊传出。

    渊地,一名无量宗真传弟子尸体倒地。

    而昂首站立的,却是一名黑袍大汉。

    此大汉低笑中,改容换面,竟化作了死在其手的无量宗真传弟子。

    “哈哈!”畅快大笑中,黑袍大汉冲天而起。

    而渊底的弟子尸体,则是无声无息中风化成灰。

    “呵呵,差不多也该去第二重秘境了。”一名万妖谷弟子祭出青铜油灯,在鬼气森然中,消失无踪。

    万妖谷诸妖纷纷踏入第二重秘境。

    “轰!”

    虚空某处。

    罗尘身形一晃,踉跄而出。

    “嗡!”

    罗尘将黄金令牌祭起中,口中低语,黄金令牌嗡鸣,化一道光的疾飞而出。

    罗尘驾一道剑光紧随其后。

    只要循着黄金令牌的引导,便可寻到第三重秘境的入口。

    “吼!”

    罗尘正一路疾行中,陡然一座毫不起眼的山峰爆发黑烟,化作一只大手的一把将罗尘与黄金令牌抓在其中,迅速以极的缩回了山峰。

    “轰!”

    罗尘一路直坠,入目处,尽皆血光,且越往下,血光越是炽烈。

    “蓬!”

    最终,罗尘狠狠的坠落大地。

    “汩汩……”

    血气蒸腾。

    原来,罗尘竟是落在了一处血池之畔。

    “小辈,你是新任的守卫?”

    一声低沉的话语,传入罗尘耳中。

    “谁?”

    罗尘一惊。

    “是我。”声音再次道。

    罗尘这才发现,在血池畔有一座丈许石碑,而一名形容枯槁的血衣老者,便背靠石碑的盘坐其下。

    血池之地对识念压制的厉害,无法离体,以至于罗尘竟一时未曾发现。登时,罗尘便是心中一惊,旋即庆幸。

    幸好这老者似对他并无恶意,否则,只怕此刻他已然是一具尸体。

    如此之近的偷袭,他是万万躲不过的。

    “晚辈青罗宗罗尘,敢问前辈是……”罗尘一拱手的道。

    “青罗宗?”老者眉头微皱,一脸茫然。

    “呵呵,我青罗宗乃是仙灵境之外的宗门,前辈未曾听过也实属正常。”罗尘一笑的道。

    他无法感知这老者境界,但却很清楚,将之摄来此地的,绝对便是这其貌不扬的老者。能做到这一手,若说其未曾踏入大能之列,其是万万不信的。

    “仙灵境?”岂知老者闻言,又是眉头一皱,竟是对此茫然无知。

    罗尘一怔,旋即醒悟,这只是七宗对其的称谓而已。

    在血衣老者的认知中,只怕此地并非这一名谓。

    当即,罗尘急忙解释。

    血衣老者恍然,点了点头:“年轻人,你且将你所知的有关此地的讯息,一一道来。老朽闭关已久,消息有些闭塞了。”

    “是。”罗尘一点头,略微停顿,整理一下思路,便即将自己所知的娓娓道来。

    若说罗尘对这老者没有提防之心,怎么可能?只可惜,势比人强,他流露提防之意,只会令自身处境更糟糕罢了。

    大能之辈,可不是他现如今能抗衡的。

    “哦?照这么说,现在老朽所处的这方世界,是被你们七宗视为宝地,用以磨炼弟子。你之所以得到这牢狱之钥,也是纯属偶然了?”血衣老者目露奇光的道。

    牢狱一词,令罗尘心中一动,不过,其却思维敏捷的急急道:“不错,正如前辈所言。”

    “嗯。我说呢?堂堂狱卒,境界怎会如此低微,原来却是如此。”血衣老者见罗尘坦承,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小辈,既是如此,本尊与你做一桩交易,不知你肯是不肯?”

    “前辈尽管开口,只要是晚辈力所能及,必会竭力而为。”罗尘信誓旦旦道。

    “呵呵……放心,本尊好歹也是一方霸主,自然不会刻意刁难你。说起来,此事对你也是大有好处的。

    想必从本尊适才言语,你也应当猜出几分了吧?没错,此山乃是一间牢房,本尊便是囚犯。不过,你倒也不必担忧,本尊也并非什么大奸大恶之徒。

    这仙灵境,原本乃是一座王朝乐土,老夫乃是血神宗宗主,对王朝忠心耿耿。只可惜,王朝中衰,暴君当政,老夫不屑取悦暴君,这才被打入囚牢。好在我血神宗总算在王朝还有几分地位,暴君有所顾忌,并未定下死罪,只是将我打入囚牢,号称关押本尊十万年。

    十万年期满,便可将我释放。而今,十万年早过,你是这几万年来,唯一从此路过的牢头,本尊按捺不住,这才忍不住将你摄来此间询问究竟。

    原本,我还以为是暴君言而无信,听你这么一说,我才知道,王朝多半都已经沦为焦土。过往一切,尽数沦为云烟。

    虽不知王朝被谁覆灭,但此举终究是大快人心。只可惜,如此一来,没有皇道赦令,我一时之间,却也无法出去了。”血衣老者感叹道。

    “那前辈找晚辈,却不知所为何事?”罗尘问道。

    “呵呵,本尊说的是一时之间无法出去,可不是永久无法出去。实际上,想要出去,还有一个办法可行,那便是牢狱之钥。一般囚犯,只要牢头催动牢狱之钥,便可解封,将之释放。

    本尊当年因为得罪暴君,被判重犯,按道理而言,一柄牢狱之钥,是不足以将本座释放出狱的。不过,这许多年来,此牢封印却也没人加持,因此,松动了许多,也是大不如前。

    此消彼长,多半倒是可以一试。老朽所说的,便是与此有关了。”血衣老者侃侃而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