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奥术仙尊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灭魂殿主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    略一顿,元神又道“今日,无忧宗诸位都将因你而获得重生,我等必然庇护你渡过大道之劫。”

    “师尊对弟子恩重如山,弟子粉身碎骨,也难报万一。”厉念天虔诚道:“师尊,弟子为师尊取来一具新的肉身,迟恐生变,师尊还是先夺舍重生再言其它吧?”

    “嗯。”元神点了点头。

    厉念天见此,不再犹豫,随手一挥,手链飞出,骷髅刚一显化,便被元神低啸一声,倾数吞下。旋即,元神有了几分凝实,更有了血肉之感。

    “肉身来!”

    元神低喝。

    厉念天立即祭出魔尸,将那道灵符再次没入自身体内。

    “本主昔年麾下的第三战将?”元神幽幽一叹,眸光一凝,驱逐杂念的入主其中。

    魔尸闭眼,缓缓融合身与灵。

    “谁!”

    厉念天陡然厉喝一声。

    在祭坛上,居然无声无息的浮现了一道身影。

    “怎么?不认识本座了?”身影凝实,露出一位通体包裹战甲的战将。

    “是你?”厉念天却是神色一变。

    “嘿!正是本座。”黑甲战将冷笑:“不过,你倒是不必太过激动。今日,本座来,乃是来见无忧宗主。”

    话音未落,猛然“咔嚓”连响,黑甲战将双膝粉碎,猝不及防之下,竟一下跪倒,如在跪拜魔尸。

    魔尸周身气息转变,面容渐渐改动,化作与元神一般,颇有几分潇洒之资。

    直到此刻,魔尸方才缓缓睁眼,傲然起身道:“区区一个灭魂殿的战将,也敢大言不惭的说来见本座?”

    “你……你怎么知道……”黑甲战将神色一变。

    “你是第几站将?”魔尸冷道。

    “哼!素闻无忧宗主礼贤下士,如今怎么对来使却这般折辱?”黑甲战将不答反道。

    “咔咔咔咔……”黑甲战将惨嚎中,周身骨骼悉数折断。

    “本宗还是喜欢与跪着的人讲话,既然你不喜欢,那便趴着吧,说出你的来意,别废话,否则……哼哼!”无忧宗主淡笑。

    听在黑甲战将耳中,却如魔音,以他修为,粉身碎骨都可修复,可无忧宗主将他粉身碎骨,岂容他等闲恢复?

    “在下是灭魂殿第九战将,此番,乃是奉我家殿主之命,邀请无忧宗主加入我灭魂殿。”黑甲战将再不敢硬气,服服帖帖的老实交代。

    “哦?灭魂殿主?”无忧宗主脸上露出一丝玩味:“你家殿主,还说什么?他应当知道,我无忧王一向是忠于圣主的。嘿,区区一句邀请加入,未免太过儿戏了吧?”

    “我家殿主说,圣主贪生诈死,有负君臣之义,此等昏君不值得宗主这等人杰投效。”黑甲战将战战兢兢道。

    “蓬!”黑甲战将刚说完,身躯便即炸裂,形神俱灭。

    “哼!本王最讨厌说话啰嗦之人。”无忧宗主冷笑。

    “呵呵,柳兄好大的脾气!”自黑甲战将身上,浮现出一道模糊的魂影,淡然而笑。

    “灭魂殿主?”无忧王一眯眼。

    “正是本殿。”魂影淡笑。

    “呵呵,抱歉的很,在下刚刚不小心灭了你一位心腹大将,怎么,要和本王动手么?要动手,凭你一道分魂投影,可是不成。”无忧王冷笑。

    “呵呵,柳兄说笑了,区区一条狗而已,不值一提。本殿还是更看重与柳兄你的合作。圣主诈死,必有图谋,你何须为一个暴君死忠?

    柳兄,凭你昔日无忧智者之名,倘若肯屈就入主我灭魂殿,本殿愿将二殿主之位,敬奉柳兄。想必,有可令圣主都觉无忧的柳兄加盟,我灭魂殿必可下好这一局棋。”魂影淡道。

    “噗!”

    话音刚落,魂影泯灭,却是无忧宗主出手。

    “抱歉,无忧王已死,现在活着的,只是柳无忧。这局棋,本宗要亲自下!”无忧宗主冷道。

    “师尊,弟子有几件事需要禀告。”厉念天道。

    见无忧宗主点头,厉念天恭谨的道:“师尊,弟子在外,偶遇一子,虽非轮回者,但却有轮回者之资,应是身怀灵脉。而且,此子还身怀本宗三大圣典之一的《念灵经》。”

    “灵脉?《念灵经》?”无忧宗主闻言皱眉。

    “正是。”厉念天恭谨道,旋即,似乎想起一事,又道:“对了,师尊,弟子这些年在州内四处奔走,寻到了一处最可能遗落九幽弑仙刃之地,结果,反倒没有寻到九幽弑仙刃,而是遭遇了此子。

    依弟子之见,那九幽弑仙刃十有**也在此人手中。不独如此,弟子与其在古战场试炼地中结伴同行,居然遭遇了五尊法天境冥犼魔猿,以魔魂囚笼将我们困住。弟子撕开了一道轮回符印,施展人剑合一术,这才逃生。

    没成想,此子竟也逃生,且看上去轻而易举的样子。依弟子之见,莫不如师尊将其收入门下,说不定,其日后也能如大师兄那般,修成道境散仙,为我无忧宗争光。”

    “灵脉、念灵经、九幽弑仙刃……”无忧宗主瞳孔一缩:“倘若当真如此,本宗反倒不能收他。我无忧宗此番卷土重来,已然是门丁凋零,不可鲁莽。

    轮回者虽强,但却也不是唯一转生之法。说不定,那一位便是一尊死而不僵的老仙以秘术延生,本宗虽为道王,可也未能洞彻一切秘法。贸然收之,反倒可能着道。”

    “师尊所言甚是,弟子鲁莽。”厉念天忙道。

    “嗯,你先去吧,本尊还有要事,需要晚到一步。”无忧宗主淡道。

    厉念天应命而去。

    无忧宗主瞳孔微缩,若有所思:“灭魂殿主,你……究竟是谁?”

    呢喃低语中,其随手一挥,这座祭坛便化作一座九层宝塔,落在其手。

    “魂归来兮!”无忧宗主低语中,四周残魂纷纷没入塔中。

    一晃身,无忧宗主消失不见。

    ……

    “轰!”

    “轰!”

    药山之下,汇聚了十几方势力,其中,赫然包括了七宗之修。

    这些人,却都簇拥着几名修为看上去,算不得高明的灵藤境修士,一副礼贤下士的样子。

    而几名灵藤境修士,居然也傲然接受。

    在众人簇拥下,几名灵藤境修士大大咧咧的指点着众人如何去攻破药山的防御大阵。

    无忧宗乃是万古大宗,虽只是一座药山,可却是重地。

    这等重地,防御大阵自然威势隆重。

    哪怕隔了几万年,也不是众人轻易可以破开的。

    哪怕是法天境出手,也都不可能一下攻破。更何况,法天境大能皆有傲骨,岂会听几个阵道小辈呼来喝去?

    况且,在场的几位法天境大能,也并不和睦,暗自勾心斗角。

    一帮聚魂境、灵藤境修士出手,想要击破这防御阵法,自然艰难。

    “玉公子可有什么好的计谋?”冰道宗一名法天境修士询道。

    “路前辈,晚辈虽然在占卜一道上有些天赋,但修行时间太短,无法算出这阵道薄弱之处,还望前辈见谅。”玉公子讪讪一笑,如是道。

    此人,却正是冰海墨师门下玉公子,从传道塔走出,来到了此间。

    传道塔一事,令他名誉大损,这使他万分恼火。

    依照其算计,在秘境中“偶遇”各宗弟子,骗入传道塔,夺取仙缘法之后,便将这许多修士灭口。

    可万没想到,竟有人搅局,使得功亏一篑。

    最关键的,却是他本想在众弟子退出传道塔时,依照原计划借助无影之手,灭掉这群弟子。可偏偏无影告知,这群人中,居然有几个很不简单的样子,不易动手。

    最最要命的,却是无影告知,搅局的那名修士,也会《万象星诀》!

    这可是他师门的独门绝技!

    这不得不令其多了几分不好的联想。

    自出了传道塔,其便受了不少风言风语,至于无影,则是隐匿虚空,始终未曾现身。

    除了这股势力之外,在虚空中,还有修士隐匿。

    ……

    赤火老祖一脸冷峻的望着药山,忽的询道:“血尊,凭你的实力,能否强行闯入药山防御大阵?那东西,可不能被其他人夺了去。”

    “以我的修为,足以力压秘境,想要强行踏入其中,自然可以办到,但药山毕竟是无忧宗重地,说不得还有其他厉害手段隐藏。

    先进去的,怕是便要趟雷,陨落都有可能。本尊,可不想当这个冤大头。何况,这秘境中,也还有一些极其不简单的老家伙潜入,本尊稍有闪失,此番的夺取计划,就要落空。”

    在其背后,一道传音冷道。

    ……

    “九祖,此地居然有如此之多的修士找来,我等应该如何是好?”纪元一脸忧色的道。

    “无妨,这些家伙并不知药山究竟,只是为药山的灵药而来,与我等目标并不一致,因此,不必过于担忧。

    只是,那血手却是不得不防。此番入秘境之时,本祖便察觉其中有强者踏入,乃是神通境修士。不成散仙,纵然是神通广大,一旦在秘境中陨落,也是十死无生。

    血手居然舍得将这样一尊至强者送入秘境,可见图谋之大。说不定,便与我族是同一谋算,倒是不得不防。”纪元身旁,那名蟒袍少年淡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