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至尊酒神 >章节目录第62章 蛇鼠一窝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码字不易,且看且支持)

    杜青云观察了一会,见那只狈正盯着大树,似乎在思索什么,暂时没有采取行动,想起李晶的脚伤,于是问李晶:

    “你的脚感觉怎么样了?”

    “好些了,但是感觉有些麻麻的!”

    “哦,那就好。”杜青云心里有些担心,如果再不快点采到解蛇毒的中草药,说不定真会留下后遗症,但是又不想让李晶担心,于是安慰她没事,但心里却更着急了。

    他们两人都不知道,李晶感觉脚伤好些了的原因,是因为李晶爬上树后,摇动了树冠,树冠上的水洒了下来,把李晶衣服上的血水妖藤的血水带到了她的伤口上,血水妖藤的血水和金线蛇的毒汁都剧毒无比,混到李晶的伤口上后反而慢慢起了中和作用,所谓以毒攻毒,就是如此。

    更神奇的是,由于那中和的汁液通过伤口渗入了李晶的身体,使她获得了百毒不侵的能力!当然,这些两人都不知道,杜青云仍然在心里为李晶担心。

    树底下的狈似乎一点也不着急,向两人狡黠地看了一眼,似乎在说你们逃不出我们的爪掌心,随即跟狼王耳语了一阵,那狼王便嚎叫起来。

    不可思议的情景出现了,旁边的几十条狼竟在他们所在位置的树下,排成了两路整齐的队伍,先是两路四只狼跑到树旁停下,接又跑来两路两只狼叠在最前面两只狼的背上,后面的狼也依次往上叠。

    这就像是少林寺里的叠罗汉!

    “尼玛,这狼真成精了!”杜青云倒抽了一口凉气,“李晶,你再往上爬一点!”

    “嗯!”李晶也看到了下面的情况,吓得全身都开始哆嗦,闻言害怕地向上面爬去。

    杜青云恐高,不敢再往上爬,迅速用匕首割了一根树枝,做成简易长矛,双脚倒挂在树上,头手向下,挥舞着长矛驱赶向上爬的狼群,最上面的狼猝不及防,被杜青云的长矛刺中,摔落在地。

    其他的狼很快替代了它,一只接一只地往树上爬来。

    尽管杜青云不停地把爬上来的狼刺落在地,但是双手难敌四脚,爬上树的狼越来越多,眼看着最前面那只狼就要靠近杜青云的头了。

    杜青云恶向胆边生,取出身上的匕首,身形停顿了一下,故意让那条狼冲了上来,然后在狼正要咬住他咽喉的一瞬间,突然挥出匕首,刺在了狼的眼睛上。

    “嗷呜!”那条狼眼睛被刺,吃痛发出一声凄厉的嚎叫,爪子不由自主地松开,直挺挺地摔落在地上,发出重重的声响,再也没有了动弹。

    其他的狼见同伴惨死,对杜青云更加仇恨了,一只只像打了鸡血一样,不要命地冲了上来。

    杜青云也像发疯了一样,疯狂地挥舞着匕首和长矛,他知道只要自己停下来,他和李晶就会葬身狼腹,再也看不到明天的阳光了。

    正当杜青云感觉支撑不下去时,地上的狈突然发出一阵奇怪的叫声,狼王紧跟着也“嗷呜”叫了一声,往树上冲的狼突然放慢了速度,倒转身形,依次滑下了树干。

    杜青云顿时压力骤减,重重地舒了一口气,正想不通狼群为什么会放自己一马时,眼睛看到了地上的场面,又倒抽了一口凉气。

    原来地上自已做的简易的隔离带旁边,竟密密麻麻地围了一大圈的蛇,乍一眼看去,还以为是掉进了蛇窝里,杜青云粗略估计了一下,至少有数百条之多。

    “我去,怪不得这些狼要赶紧下地,原来它们被这些蛇包围了!”杜青云吃惊不已,今天遇到的事情真是太匪夷所思了。

    难道是自己刚开始杀了那条蛇,然后它的同伴报仇来了?还是闻到了自己和狼搏斗时的血腥味,要来分一杯羹?

    不管怎么样,这些蛇过来了,把狼群和杜青云他们都包围起来了。

    仔细地查看蛇群,它们之中有一条比其他的蛇粗大得多,其他的大多是手腕粗细,二三米多长,而这一条竟然有脸盆粗细,十多米长,足足比其他的蛇大出几倍,三角形的蛇头上还有一条明晃晃的金线,在微弱的火光反射下发出诡异的光芒,无疑是蛇王无疑了!

    再看了看被自己杀死的那条蛇,蛇头上也有一条金线,只不过个头小了许多,原来那条蛇竟是小蛇王!怪不得蛇王要率领蛇群来报仇了!

    杜青云倒转身形,向上爬到了李晶的位置,两人都屏息闭气,不敢发出一点声响。

    这时,地上的火堆因为木柴已烧尽,慢慢地黯淡了下去,而天空却渐渐地白了起来,显然快要天亮了。

    狼群在狼王的带领下,虎视眈眈地与蛇群对峙着,狼王更是一动不动地盯着蛇王。

    杜青云正以为狼群和蛇群要大战一场时,令人不可思议的一幕又出现了。

    趴在狼王背上的狈突然站立起来,模拟着蛇发出“吱吱”的声响,然后转身用短小的前爪指了指树上杜青云和李晶藏身的地方,又指了指死去的小蛇王,接着再平静地看着蛇王。

    蛇王愣了一下,抬起蛇头看了看树上杜青云和李晶的身影,再看了看小蛇王的尸体,仿佛明白了什么,对着狈“吱吱”的回应了两声。

    狈听见蛇王的回应,仿佛理解了蛇王的意思,对着狼王又耳语了几句。

    狼王随即又“嗷呜”叫了几声,群狼收缩队形,排成两队跟在狼王身后。

    蛇王也“吱吱”叫了几声,旁边的蛇群突然让出两道口子。

    狈随即转身朝着杜青云和李晶两人恶毒地看了一眼,便跟着狼王率领狼群从两道口子跑出了蛇的包围圈。

    “这些狼和蛇都成精了吗?”李晶看得目瞪口呆,小声地说。

    “怎么了?”这时两人离地面已有十几米,杜青云恐高,不敢往下看,没有看到树下的情形,只能问李晶。

    李晶便把刚才看到的情况说了一遍。

    “不是它们成了精,是那只狈成了精!”杜青云听了李晶的话后叹了口气,“我还以为它们会大干一场,咱们或许还有机会逃脱,现在好了,才脱狼口,又入蛇窝!看来今天是要挂在这里了!”

    “那怎么办?”李晶焦急地问。

    “还能怎么办,凉拌!”杜青云是真的没办法了。

    “呃,那也没事,反正我们死也有个伴!”李晶见杜青云这样说,想着黄泉路上有杜青云作伴,那倒也不错。

    “呵呵,想不到我们没有同年同月生,但是却可以同年同月同日死!”杜青云也自嘲道,“要不咱们干脆结拜为兄弟如何?”

    “切,武侠看多了吧,再说我又不是男的。”李晶竟也笑着回应。

    是呀,反正横竖都是死了,怕什么呢?

    “哈哈,那咱们结为夫妻吧!”杜青云调侃。

    “少来,越来越没正形了!”李晶说着掐了杜青云一下。

    “呀!痛!”两人仿佛都把身下的险境忘记了,在树上开着玩笑。

    但是地面上的蛇群显然没有跟他们开玩笑的意思,很快就发动进攻了。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