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至尊酒神 > 第59章 孤立无援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求收藏,求推荐票,各种求!)

    跑了不知有不远,周围再没有藤蔓时,杜青云才停了下来。

    再看看李晶,早已累得上气不接下气。

    “你没事吧?”杜青云问。

    “没事!”李晶喘着气。

    “嗯,现在安全了,咱们休息一会。”杜青云说完用匕首劈了些树枝阔叶,在地上铺成一个简易的草席,这才扶着李晶坐了上去。

    此时,两人身上都满是血迹,说不出的狰狞恐怖。

    两人边休息,边互相为对方擦去脸上的血迹,这样看起来不至于吓坏对方。

    略作休息之后,杜青云找了一棵大树,把旁边二十米的易燃物都收集起来,在外面做了一简易的防火带,防止森林失火;防火带上每隔两米插上一根树枝,树枝之音再用小树枝、树叶相连,这样外面有其他动物靠近时可以起到一个简单的报警作用,随后又用匕首割了些大树枝,依托大树搭了个简单的木架,上面再盖了些小树枝和大芭蕉叶,做了一个刚好可以住下两个人的临时小木屋。

    李晶吃惊地看着杜青云做着这些,不由得张大了嘴巴。

    这家伙真是什么都会呀!

    “看什么,这天气估计会下雨,咱们得提前预防,你在这附近多拣些干燥易烧的树枝做燃料,我去附近找点吃的和松木。”说完便隐入了森林。

    不一会儿,杜青云背了一把软松木回来了,还摘了些野果,捉了两只大田鸡;而李晶也拣了一堆干树枝放在木屋里。

    正如杜青云所说,天空开始隆隆作响,是要下暴雨的前奏。

    杜星云赶紧在木屋下挖了一个蛇洞式火坑,取出一颗信号弹,小心地用匕首拆开,把里面的火药取出来,放在那把软松木里,然后卸下皮带上的金属扣,用匕首和金属扣在火药旁猛烈摩擦,不一会匕首和金属扣擦出的火花就点燃了火药,火药再把易然的软松木引燃,一会儿,蛇洞式火坑里就冒出了熊熊烈火。

    也就在这时,一阵电闪雷鸣之后,瓢泼大雨就下来了。

    “青云,你真厉害!”都说专注于工作的男人最有魅力,李晶看着手脚麻利的杜青云,感觉他是如此的性感和富有魅力。

    “哪里,这都是小CASE,比我堂哥差远了!”这些都是从堂哥那学来的,要是堂哥在,估计他早就躺在更舒服的木屋里吃着烤熟的野味了。

    “我就是觉得你厉害!”李晶还是痴痴地看着杜青云。

    “呃,你饿了吧,先吃点野果,我把这两只田鸡烤了。”杜青云被夸得不好意思,忙转过身宰杀田鸡,再把它们穿到树枝上,放在蛇洞式火炕上烤。

    这蛇洞式火坑不但节省燃料,火势利用率高,还不会轻易被风雨影响,不一会儿,田鸡就烤好了。

    杜青云把一只烤好的香喷喷的田鸡递给李晶,自己留了只小点的,吃了起来。

    虽然是在野外临时做的烧烤,没有任何调味品,田鸡吃起来寡淡无味,但李晶却觉得比世上任何的食物都要香美。

    吃完田鸡、野果,两人的身体恢复了许多,再加上温暖的篝火,两人的脸色也慢慢红润起来,不再是刚才的吓人的苍白色。

    “夜色真美呀!”李晶吃饱喝足,身体已经恢复,开始欣赏起这美丽的雨夜,浑然忘记了刚才两人还身处险境。

    “嗯!待会你先睡吧,走了一天也累了!”杜青云点点头,感觉这暴风雨下的丛林之夜别有一番的浪漫情怀。

    “嗯!”李晶点了点头,杜青云不说还好,一说走了一天,她就感觉累得不行了,不一会儿,就在靠里的草床上睡着了。

    杜青云却睡不着了,他望着四周黑洞洞的森林,听着瓢泼大雨的声音,总感觉有什么危险在靠近。

    看着身后浑身血迹而又美若仙子的李晶,杜青云突然觉得自己肩上的责任重大,使命光荣。

    很快进入梦乡的李晶不知道是不是梦到了什么开心的事,突然身子一动,脸上浮出了抹迷人的笑容。

    杜青云痴痴地看着她,想着时间就这样停止多好!

    过了一会,一阵狂风吹过,杜青云打了个冷战,回过神来,再看了看李晶,似乎也因为冷而微微发抖。

    杜青云怕她着凉,脱下外套,小心地盖在了她玲珑有致的身上。

    想了想,为以防不测,杜青云又冒着暴雨,在附近割了些长树枝,做成长矛状。

    做了十几根长矛后,杜青云也累得不行,回到火堆前,烤火烘干湿衣服。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声惊雷过后,李晶惊醒过来,看着两眼布满血丝的杜青云,知道他一直守着自己没有休息,心中有些过意不去,忙叫杜青云休息一会。

    杜青云确实也困得不行,见李晶醒来了,也没有推辞,倒地就睡着了。

    “啊!”不知道睡了多久,李晶的一声惊叫把杜青云吵醒了。

    “怎么了?”杜青云跳了起来,紧张地问。

    “蛇!蛇!”李晶吓得哭了起来,杜青云在外围做的简易报警装置只能预防大的哺乳动物,对无声无息的蛇自然没有作用。

    杜青云往李晶方向看去,果然有一足有手臂粗细的大蛇正在李晶的脚旁边吐着蛇信,这条蛇通体乌黑发亮,有点像五步蛇,但是三角形的蛇头上又有一条耀眼的金线,在火光的照耀下闪闪发着金光,令人看起来毛骨悚然。

    说时迟那时快,杜青云迅速冲到李晶身旁,右手两指迅若闪电地捏住五步蛇七寸,再猛力甩在地上,那蛇蠕动几下便再也没有动弹了。

    “你怎么样了?”杜青云转过头问李晶。

    “痛!”李晶脸色苍白,表情非常痛苦。

    “啊!”杜青云检查了李晶的身体,右脚脚腕上赫然出现三个深深的殷红的毒蛇牙痕。

    这蛇的头呈三角形,长相怪异,杜青云深知这类型的蛇毒性强烈,丝毫不敢大意,立刻从身上割下一块布条,在李晶脚腕牙痕上方包扎好,再狠了狠心,一口吸住了牙痕,为李晶吸起蛇毒来。

    以前杜青云看过专门看过介绍蛇毒的书籍,了解到类似五步蛇的蛇是出血毒类型,不能用刀刺排毒,否则伤口会出血不止。

    李晶看着杜青云一口一口地吐出蛇毒,心中升起一股深深的感激之情。

    简单做完应急处置后,杜青云见李晶伤口仍然乌青发黑,心知蛇毒没有排尽,不赶紧送医院急救可能会落下后遗症,当即想起了发射信号弹求援,于是立刻拿出信号枪,上了信号弹,打开保险,就要向天空发射。

    “青云,你干什么?”李晶见他要发射信号弹,忙握住了他的手,阻止他。

    “救你!”

    “可是这样我们就输了!”李晶不甘心就这样训练失败。

    “训练事小,你的身体事大。”杜青云有些霸道地推开了她的手,扣动了扳机。

    “哒”的一声轻响,只听见撞针撞到信号弹的声音,信号弹却并没有发射出去。

    “完了!”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杜青云的心头。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