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至尊酒神 >章节目录第32章 堂哥星云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求推荐票求收藏)

    徐小凤离开病房后,杜青云看了看右手的伤势,料想一时半会好不了,就给赵海打了个电话,请了两天假。

    这次不比上次,虽然没有枪伤,但是右手上被削去了整整一块肉,尽管自己神功在身自愈能力强,但这肉可不是说长就能马上长好的。

    回忆了当时的情形,还有些后怕,看来,得尽快想办法解决这内力冲突的问题。

    但是,除了阿兴,还能找谁呢?

    突然,一个人浮现在他的脑海中,想到这个人,他不由得大喜过望。

    这个人,就是他的堂兄杜星云。

    两人都是云字辈,名字只相差中间一个字,而且因为读音相近,旁人经常把他们叫错。

    堂兄比自己只大三个月,但从小就一直就很照顾自己,后来上完高中后,因为家中经济条件差,尽管学习成绩也不赖,堂兄还是放弃了上大学,选择了弃笔从戎。

    进入部|队后,堂兄各方面表现出色,被选拔进入特种部队,荣立战功无数,本来按照他的表现,破格提拔为干部分分钟的事,但是因为他不愿意逢迎拍马、讨好上级,再加上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所以几次都与提干失之交臂,后来在一次执行任务中遭人陷害,误杀了一名战俘,被部|队安排退出了现役。

    因为是被迫退役,所以没有安排工作,堂哥空有一身好本领,却连谋生的技能也没有,万般无奈之下,只得在城北郊区的一家武馆给人做武术教练,拿着仅可以养活自己的工资艰难度日。

    一个曾经的英雄,就落到这步田地!

    每次想到堂哥,杜青云就为他的遭遇愤愤不平,同时心中也会升起一股自豪感,他的身手,那可真不是盖的。

    堂哥参加了那么多真刀实枪的任务,自然比自己见多识广,说不定能帮帮自己。

    打定主意后,就给堂哥打了电话,告诉他后天去武馆看他。手上的伤一天好不了,两天总该好得差不多了吧。

    第二天下班后,林飞、陈升带着水果来看望了。这两人还算有点良心,杜青云心想。

    第三天一大早,杜青云见伤口已经好了大半,没什么危险了,就婉拒了徐小凤的好意,办理了出院手续。

    海城医院在城南,堂哥所在的苍龙武馆在城北郊区,平时车程一个小时,杜青云出院时正遇到上班高峰期堵车,坐了足足将近三个小时的公交车才到了苍龙武馆。

    看来得买辆车了!杜青云心想,如果有辆车,走高速的话,不用一个小时就到了,可以节约大把的时间。

    在海城,人们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

    到了武馆,正好是午饭时间,恰逢工作日,武馆里也没有什么人,杜青云就拉着堂哥到了附近的“任我行”客栈,要请堂哥喝酒。

    这间“任我行”客栈是一个武侠爱好者开的,里面的装修全是古典客栈风格,两层楼的店面,除了中间大堂,全部用竹筏隔成一个个小间,桌子是八仙桌,椅子是长条凳,菜单是竹简卷成的书卷,四周墙壁上挂着的画像是武侠小说的人物,周围的点缀也是些斗篷、披风、成串的红辣椒等江湖物件,服务员穿着清一色的古装剧小二行头,酒都是坛子装的,酒碗也是古时用的大海碗,总之,进入了“任我行”客栈,就仿佛真的进入了古代的江湖世界。

    “小二,来一份葵花宝典,一盘夫妻肺片,一个荷塘月色,一张千千结,一卷玉|女|心|经,一对颠龙倒凤,一盆崆峒神汤,再来二坛上好的米酒!”杜青云高声叫道。

    “好嘞,客官您稍等!”小二记了菜品,就到柜台叫菜去了。

    “青云,怎么点那么多,我们吃不完!”堂哥有些尴尬,他在武馆的工资并不高,这一顿恐怕得吃掉他大半个月伙食费。

    “堂哥,你放心,这顿我来请,以前老蹭你的饭,现在也得还回来了。”杜青云理解堂哥的担忧,不久前自己跟李晶一块吃饭时不就是一样的吗?

    “青云,这怎么行,你来我这,自然是我请客。”堂哥虽然经济不宽裕,但为人豪爽大方,不愿让杜青云抢了他的地主之谊。

    “堂哥,我这饭可不是白请你的,待会还有事得请你帮忙呢!”杜青云委婉地转口,不愿伤害堂哥的自尊心,再说了,自己这次来确实是要请堂哥帮忙的。

    “好吧,不过,咱们兄弟俩说什么请不请的,能帮的我一定帮!”堂哥豪气万丈地摆了摆手。

    “嗯,咱们先吃饭,吃完饭到武馆再说。”

    不一会儿,菜就上来了,盛菜用的也是青花瓷,恰好这时也传来了《沧海一声笑》的歌声:

    沧海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记今朝,苍天笑,纷纷世上潮,谁负谁胜出天知晓,江山笑,烟雨遥,涛浪淘尽红尘俗世知多少,清风笑,竟惹寂廖,离情还剩了一襟晚照,苍生笑,不再寂寥,豪情仍在痴痴笑笑,啦啦啦——

    苍劲浑厚的歌声,古朴应景的装饰,恰如其名的美酒佳肴,再加上两人心中的江湖故事和儿女情节,两人听得都是心中一动,眼眶发红,就要流下泪来。

    “青云,还记得我们小时候的理想吗?”堂哥突然问。

    “记得呀,我们要成为像令狐冲、楚留香那样的大侠,惩恶扬善,行侠仗义,笑傲江湖!”杜青云回答。

    “是呀,那时候的想法多少纯真美好,可是真的等我们长大,却发现什么都做不了,有时,甚至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更别说保护别人了!”堂哥伤感的说。

    “堂哥,你怎么了?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杜青云听出堂哥有感而发,语气异常的伤感,猜想难道他遇到了什么困难?

    “没事,就是听了这首歌很有感触。”堂哥摇了摇头,显然是不想让杜青云担心。

    “好吧,那我们喝酒!何以解忧,唯有杜康!”杜青云见堂哥不愿意说,也不追问,给他倒满了一大碗米酒,自己也倒了一大碗,举起了大海碗。

    “嗯,没错,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咱们哥俩很久没有喝酒了,今天好好喝一场!”堂哥说完也举起了大海碗。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