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至尊酒神 > 第30章 高手过招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林飞、陈升、沈雪、徐小凤也笑了,他们终于明白了杜青云的如意算盘,不禁为他的机智感到钦佩,这就是传说中的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吧!

    “这位美女,我说得不对吗?”杜青云一本正经地问徐小凤,刚才就数她笑得最大声。

    “对,你说得非常对,别,别跟我说话,让我再笑一会——”说完又捧着肚子笑去了。

    另一边的亨利和吴池等人却一脸铁青。

    饶是亨利是外国人,也明白杜青云是在调戏他了。

    士可杀不可辱,这话对外国人也是适用的。

    “小子,你活得不耐烦了?”亨利挥舞起手中的大拳头。

    “亨利,我活得很好,你干嘛生气?难道是我算得不对吗?”杜青云仍然一脸无辜地说。

    “对,你算得很对,咱们到外面把账结清,敢不敢?”吴池见亨利就要忍不住动手,而周围的人都站在杜青云一边,再说夜世界开得那么大,后台深不可测,也是不能得罪的主,所以想到外面把杜青云给做了。

    “好,谁怕谁呢?”杜青云把卡给林飞,让他和陈升去结账,又对徐小凤和沈雪告了别,叫她们别担心,这才跟着亨利等人出了酒吧后门,一直来到一条巷子的尽头,一堵围墙挡住了众人的去路,亨利才停了下来。

    围观的人知道他们要到外面去解决了,看着亨利几人都不是善茬,哪还敢跟过来看热闹。

    林飞、陈升、徐小凤、沈雪等人本来是不答应让杜青云一个人去的,但在杜青云的坚持下,只得作罢,不过也跟杜青云说好,半个小时后打他的电话,如果没有反应,就过来找他或直接报警。

    亨利见周围几乎没有什么人,似乎很满意这个地方,示意其他几个人也停了下来。

    “一、二、三、四、五,你们一共五个人,欠我一亿五千六百万,平均每个人给我三千一百二十万就可以了,这样吧,零头我就不要了,每个人给三千万就可以了,刷卡还是现金?”杜青云还是笑着说。

    “杜青云,你活得不耐烦了,还在这说风凉话!”吴池阴阴地说。

    “好吧,看来你们是想赖账了!那我给你们再打个八折,一人赔二千四百万怎么样?”杜青云促狭地笑道。

    “大哥,这小子废话真多,咱们直接废了他!”另一个国际友人对着亨利说。

    “啊!我好怕怕!你们不会一块打我吧?”杜青云装作害怕的样子。

    “你这个B装得我给九十九分,还有一分怕你骄傲!”亨利也幽默了一把,冷笑道,“给我上!”

    他话刚说完,三名手下和吴池就不知从哪弄来了钢管,挥舞着扑了上来。

    “真打呀,别打我脸呀!”杜青云还不忘调侃,刚才仔细地观察了几人,他们随身都带着家伙,但应该没有带枪,而且才从酒吧出来,林飞、陈升、徐小凤、沈雪等人都在等着自己,就算他们带了也未必敢用,想到这里,就没有把几个人放在心上,当下运起无量神功,躲了开去!

    四人眼前一花,竟没有看清杜青云是怎么躲开的,正想转过身时,杜青云在他们身后朝着每个人的屁股来了一记大脚射门,杜青云刚才与沈雪、徐小凤喝了不少酒,体内两股内力正浑厚无比,脚上还带着劲风,四人立刻狼狈地栽在了地上,痛苦地呻吟起来。

    “真是废物!让我来会会你!”亨利哼了一声,从身上掏出了一把军刀,刀柄矮小素雅,刀面光滑整洁,在月色的照耀下闪着冷冷的白光。

    “疯狗!”杜青云转过身看到了亨利手里的刀,认出了这是MADDOGKNIVES高级战术突击刀,杜青云博览群书,对兵器方面的书籍也有涉猎,知道这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军刀之一,刀身异常锋利,见血封喉,非常坚固,据说小小的刀身可以承受数百斤的重量。亨利竟能使用这么顶级的突击刀,绝对不可以小觑。

    “算你有点眼力!看刀!”亨利说完便挥着刀冲了过来。

    杜青云见他身若闪电,势如奔虎,不敢与他硬拼,更何况那无量神功并不完全适合自己,立刻闪身向右边躲了开去,饶是他反应迅速,疯狗仍然贴着他的右手而过,划破了他的衣服,刀身上的寒意贴着皮肤传了过来。

    “尼玛,这么狠!”杜青云吃了一惊,心想这样可不行,自己也得找件兵器,躲过这一刀后,看到地上呻吟的四人旁边还有四支钢管,忙掠了过去,顺手拿起了两根。

    “小子,有两下子!”亨利感到非常意外,杜青云竟能避过自己的一刀,心想这人果然不简单,看到杜青云拿起两根钢管后,便停了下来,盯着杜青云,寻找最合适的攻击时机。

    杜青云也不敢大意,运起了无量神功,紧紧握着钢管,一动不动地盯着亨利。

    亨利顿时感觉一股强大的压迫感向自己袭来,自己以前当雇佣兵面对数十倍的敌人时都没有这种感觉,这种压迫感逼得自己胸口都在发闷,呼吸也不由自主地急促起来。

    杜青云同样如此,感觉对方身上霎时升起一股杀气,这种气息绝不是普通人能拥有的,可见对方实力非常厉害。

    高手相争,任何细微的失误都会造成严重的后果,反之,抓住任何一个细小的机会,也能战胜对方取胜。两人都在严密防范对方,同时寻找着最合适的进攻机会。

    突然,一片落叶从天空飘了下来,从两人中间缓缓飘落,在落叶挡住“疯狂”反射的月光时,杜青云突然动了,双手握着钢管,闪电般冲了过去。

    亨利也不甘示弱,迎面冲了过来。

    刀挥,钢管断,“疯狗”斩断钢管,削下了杜青云右手臂一大块肉,鲜血淋漓!

    钢管断,还有一支,打在了亨利左手,“咔嚓”一声,传来骨头断裂的声音,亨利左手骨折。

    “啊!”四个刚爬起来的人看到这幅残酷的画面,不由惊叫出了声。

    杜青云和亨利对望着,眼神中竟有了一丝惺惺相惜的感觉。

    这种感觉,唯有遇到棋逢对手的人才会产生,就像是伯牙子期一样,在某种程度上也是知音。

    上次,与阿兴喝酒时,杜青云心中也有这种感觉。

    “走!”亨利冷冷地说。

    “亨利,就这样放了他!”亨利的手下对亨利言听计从,但吴池却非常不甘心。

    “你打得过他吗?”亨利反问,刚才若不是占着“疯狗”削铁如泥的优势,他根本就伤不到杜青云,此刻说不定自己也像他们几个一样倒在地上了。

    “这——”吴池看着右手鲜血淋漓的杜青云,在月色的照耀下说不出的恐怖,仿佛一个从地狱中钻出来的恶魔,一股寒意不由从脚底升起,再也不敢多说,乖乖地跟着亨利转身离去。

    “好险!”杜青云见四人离去,心中也感慨,幸亏自己有两根钢管,并且钢管的长度比“疯狗”长,不然自己还伤不了亨利。

    想了一会,猛然间看到了右手淋漓的伤口,这才感觉一阵钻心的痛从伤口处传来,再加上刚才强行运起无量神功,身上两股内力互相冲突,此刻也到了爆发的边缘,在体内四处冲撞,他登时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正在这时,手机也响了起来。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