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至尊酒神 > 第29章 攻子之盾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恢复两更,求推荐票求收藏)

    说话的人是徐小凤。

    她和沈雪一块挤进来了。

    两人在包间里恢复后,一直没见杜青云回来,就出来找了,找了一圈还是没有发现,就挤到这里来了。

    “是的,我到这里来了。”杜青云苦笑。

    “这两位是你朋友?怎么被打成猪头脸了?”徐小凤说话毫不客气,林飞、陈升羞红了脸,旁边的人笑倒一大片,就连亨利也笑了。

    “嘘!”杜青云忙打了个手势,他不想把徐小凤和沈雪牵连进这件事来,然而现在无疑已经晚了。

    吴池眼珠子一转,一计又生,在亨利耳边咬起耳朵来。

    他认出了沈雪,上次在新岸线门口没有得手,一直记挂着,后来还在小区门口等了几天,可惜都没有见到,今天又在酒吧里偶遇,身边还多了一位身材火爆到极点的美女,自己又正好有那么多厉害的帮手,这么好的机会怎么会错过。

    他的如意算盘就是,不但要讹钱,还要讹色;不但要讹沈雪的色,还要讹徐小凤的色。

    亨利边听边点头,听完后转向了杜青云,笑嘻嘻地说:

    “你既然是他们的朋友,你的朋友也是他们的朋友,他们两个没有钱,就由你来还吧!不够的,这两位美女可以抵!”

    “亨利先生,按照你的逻辑,你吃狗肉,狗吃便便,你也吃便便,是这个道理吗?”杜青云笑着回敬。

    “你,你强词夺理!”亨利想着这话不对,但他又用中文表述不出来,只能提高声音大声抗议,仿佛谁的声音大谁就更有理。

    “我强词夺理?好吧,我们来讲道理,你的手机我看看,我感觉你的手机价值不值二百万。”杜青云已经猜测到是吴池出的馊主意,设下圈套来坑陈升、林飞,现在又见色起意,想把徐小凤、沈雪拉下火炕。

    “什么,你敢说我的手机不值二百万!”亨利瞪大了眼镜,似乎杜青云刚才的话侮辱了他的信誉和人格,尽管他现在并没有什么信誉和人格。

    “是的,我得看看,说不定值三百万五百万!”杜青云一本正经的说。

    “哈哈,想不到你还挺识货!”亨利咧着嘴笑了,把手机递给了杜青云,国际友人还是比国人耿直,听到人夸就合不扰嘴。

    “嗯,果然是好手机,大家看,这手机黑里透红,红里透亮,机身珠光闪闪,闪瞎人的钛金眼,绝对是万里无一的Vertu绝版手机,世界上只会越来越少,也会越来越珍贵,绝对不会贬值,依我看,这手机价值至少已经翻了一翻,值四百万!”杜青云口中高声喊道,心中却在想,尼玛,机身上镶的“钻石”都裂开了,世界上有那么容易碎的钻石吗?当我是三岁小孩吗?

    “是呀是呀,小伙子好眼光,这手机现在至少值四百万!”几个同伙见没有人应答,赶紧附合。

    “青云,你到底怎么回事?”林飞、陈升不知道杜青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还以为他真的吃错药,胳膊肘开始往外拐了。

    只有沈雪和徐小凤在旁边沉默不语,沈雪了解杜青云,绝对不是个会甘心吃瘪的主,所以在旁边等着下文;而徐小凤则知道杜青云喜欢开玩笑,身上也有很多难以捉摸的地方,所以就在一旁边静静地看接下来的好戏。

    都说旁观者清,其实不然,而是女人的心思确实比男人细腻,可怜林飞和陈升,跟杜青云认识了那么久,还没有两个相识不久的女人了解他。

    “嗯,所以呀,我这两位朋友应该赔你们四百万,这手机太珍贵了,我不敢拿太久,现在还给你,你小心地接好了!”杜青云说着就把手机小心翼翼地递给亨利。

    亨利自然很开心,也装作小心翼翼地去接手机,没想到手刚拿到手机时,杜青云突然触电般摔倒在地上。

    “唉哟,亨利,你再怎么爱惜手机,也不能把我推倒呀!”杜青云痛苦地说。

    “什么?”亨利看着摔倒在地上的杜青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周围的人哑然失笑,有些聪明的人,如徐小凤,已然明白了杜青云的意图。

    林飞、陈升也知道,杜青云早已经想好对策了,只是没有告诉他们而已。

    “呀!你摔倒我不要紧,怎么把我家三十代相传的‘庆历通宝’给摔开了,呜呜!”杜青云手里拿着一枚裂开的隐隐刻着“庆历通宝”的“古币”,伤心地哭了起来。

    杜青云老家都有给孩子佩戴古币的习惯,据说可以保佑孩子平安,杜青云从小也带了一个,这时候派上用场了。

    “什么跟什么,杜青云,你少在这给我装蒜!”一旁的吴池知道杜青云开始耍滑头了,赶紧揭穿道。

    “呜呜,这个‘庆历通宝’古币可是宋仁宗庆历年间产的古币,庆历年间,知道不,范仲淹写的《岳阳楼记》开头就是‘庆历四年春,滕子京谪守巴陵郡’,我没有骗你们吧?”杜青云站起身,拿着手中的“古币”,问旁边的人。

    众人以为他问的是《岳阳楼记》的开头是不是“庆历四年春,滕子京谪守巴陵郡”,为表示自己有文化,纷纷点头称是。

    “你看,大家都说是,这没二话说了吧,这个古币的价值由此可想而知,三十年前我爸年轻的时候,有人出一百万要买,我爷爷没有答应,那时候万元户都很少的;二十年前我小的时候,有人出一千万要买,我爸爸没有同意,那时候股票刚出来没多久,十万资产就是大户;十年前,我爸爸把这古币传给我的时候,有人出一亿要买,我没有答应,那时候海城的房价还没有起来,一百万就可以买一套海景房,现在可是一千万也买不到了。大家说说,十年前的一亿,虽然值不了现在的十亿,但至少值现在的二、三亿,是吧?”

    “是的,是的!”周围的人只当他问十年前的一亿,是不是至少值现在的二、三亿,纷纷赞同称是。

    “亨利,你也听清楚了,大家都说,我这枚三十代相传的庆历年间的古币至少值二、三亿,这样,我也不坑你,就算值二亿吧,我再给你打个八折,你只要赔我一亿六千万就可以了,嗯,我朋友还得赔你四百万,减掉那四百万,你只要赔我一亿五千六百万就可以了,对不?”杜青云严肃地说。

    “扑哧——”旁边早有人按捺不住,笑了起来,有一个人还笑得特别大声。

    这个人是谁呢?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