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至尊酒神 >章节目录第22章 难忘记忆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 npxswz    各种乡村 都市 诱惑     刚上到四楼,尤勇带着小李也往这边走了过来,四人差点撞到了一块。

    “所长,你没事吧!”眼看尤勇就要撞上杜青云,眼尖的小李立刻拉住了尤勇的身体。

    “没事!杜青云,你小子可以呀!”尤勇稳住了身形,给杜青云来了一拳,外加一个大大的熊抱。

    “啊!”杜青云惨叫一声,尤勇那一拳正好打在他枪伤的位置,疼得他叫了出来。

    “你没事吧!”尤勇忙松开了杜青云,焦急地问。

    “没事,开玩笑的!”杜青云强忍着疼痛回答,要是说有事,这家伙肯定得看什么事,以他们警察的经验,不可能看不出这是枪伤。

    旁边的老王和小李也笑了,见两人已经见面了,知道他们同学有话要说,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

    尤勇亲热地拉着杜青云的手,领着他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关上办公室的房门,就给杜青云倒茶。

    杜青云坐在沙发上,看着庄严而又不失气派的所长办公室,思绪不由得飘向了远方。

    说起来,两人以前不仅是中学同学,还是相当要好的朋友,两家的交往也是渊远流长。

    两人的爷爷都是上个世纪动荡年代的民办教师,一起经历过许多风风雨雨,后来又一块转了正,所以关系非常好。

    到了两人的父亲这一代,情况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杜青云的父亲因为家庭成分不好,尽管是学霸,却连高考的资格都没有,最后只得回家务农;而尤勇的成绩平平,因为家庭成分好,被推荐上了大学,毕业分配后从政,开始了平步青云的仕途。

    到了杜青云和尤勇这一代,杜青云继承父亲的优良基因,继续做学霸,高考不再卡出身,本以为考上好的大学就可以光宗耀祖、扬眉吐气,谁料又碰上了拼爹的时代,三年下来还是吊丝一枚;而尤勇跟父亲一样成绩平平,毕业后因为老爹的关系,选择了仕途,跟父亲一样开始了平步青云的开挂仕途。

    也正因为如此,尽管两家的交情源远流长,但由于差距越来越大,毕业后杜青云和尤勇的走动也越来越少,渐渐地就生疏起来。

    进入社会之后,再想保持学校时的那种同学关系,无疑是困难的。

    所以,看着对自己突然变得那么热情的尤勇,杜青云感觉有些陌生。

    这还是以前那个尤勇吗?还是这个尤勇又变成了上学时的那个尤勇?

    杜青云思绪起伏。

    “青云,想什么呢,喝茶!”尤勇见杜青云发愣的样子,打断了他,递过了茶。

    “谢谢!”杜青云回过神,接过茶,一股泌人的芳香飘了出来,显然是好茶。

    “别客气,你小子可以呀!看不出,以前上学时文文弱弱的样子,到了关键时刻瞬间就变超人了。”尤勇夸道。

    “哪里,上学时在餐馆打过工,知道液化气的危险,也知道怎么搬液化气,正好遇上了。”杜青云谦虚的说。

    其实,他说的不全是事实。

    以前自己的父亲为了给自己攒学费,曾到送气站去打工。杜青云放暑假了就去帮父亲,看到父亲平时就住在堆积成山的液化气罐旁边,不由得抽了口凉气,同时也热泪盈眶,为了供自己上学,这么危险的工作,父亲也做!心疼父亲的同时,他也忍着强大的恐惧和顶着父亲的反对住在了送气站堆积成山的液化气罐旁边。后来每天帮父亲给工厂、餐厅等地方送液化气罐,他也学会了怎么快速滚动搬运比自己重无数倍的硕大液化气罐。

    那时,经常听父亲的工友说起,某地又发生了液化气罐爆炸事故,现场多么多么的惨。

    所以,杜青云对工厂、餐厅的液化气罐有种异乎常人的熟悉和戒备,昨晚碰到九香楼失火,二话不说就跑进去搬液化气罐。

    想起昨晚的情景,想起父亲工友说的那些事故,杜青云突然后怕起来。

    昨晚搬第二个液化气罐时,那个气罐已经被横梁砸扁了,幸好没有漏气,要不然自己当时就会被炸得粉身碎骨!

    后面,厨房里的火慢慢扩大,火苗离罐体越来越近,自己又搬不动横梁,那种恐惧的感觉,真跟自己刚住在液化气站旁边时一样。

    所幸的是,很快消防官兵就进来了,用专用工具托起了横梁,很快把液化气罐搬了出来。

    要是消防官兵晚一点到场,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细想起来,昨天短短的一夜,自己就闯了两次鬼门关!

    想到这些,杜青云全身就流出了冷汗。

    有些事情,发生的时候确实感觉好像没什么,但是事后回想起来,真是后怕不已!

    不想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自己以后一定要努力奋斗,让父母过上好日子,不枉他们养育之恩。

    “你小子太谦虚了,上学时就这样。”尤勇道。

    “呵呵,那也不是,还记得那时我给你起的外号吗?”杜青云经他一说,也记起了上学的事情。

    “当然记得,你那时叫我十有**,只有你敢叫我十有**!”尤勇也笑了。

    那时,尤勇的父亲已经身居高位,是不折不扣的官二代,在学校里横行无忌,发展到后来,连学校附近的黑白两道都听说了他的大名,都要给尤勇卖几分面子,尤勇当时也狂妄无比,号称海城没有他搞不定的事情。

    有一次,他又向杜青云夸海口。

    杜青云知道他的底细,跟他也是好朋友,听得多了也烦了,顶了他一句,说有一件事他搞不定。

    尤勇忙问:“什么事?”

    “你能每次考全校第一吗?”

    “呃——”尤勇顿时哑口无言,哪一次第一不是被杜青云包揽。

    “考不了吧!”

    “嗯,海城十有**的事我搞得定。”尤勇服输了。

    “好吧,我相信,以后就叫你十有**吧!”杜青云笑了。

    如果就这么叫尤勇十有**,那也没什么,因为这事传出去之后,有不少人叫尤勇十有**。

    后来,尤勇带着一帮混混在学校旁边跟人抢地盘,大获全胜,但不幸的是,他的左手小手指被人砍掉了。

    从此之后,学校里再也没有人敢叫尤勇十有**了,因为有一个人这样叫了他之后,尤勇把那人的小手指也砍掉了!

    但是杜青云却敢,每次见到尤勇,还是“十有**”“十有**”地叫,尤勇也不生气。

    所以,有些话,有的人可以说,有的人,却绝对不能说!  笔趣阁手机端  http://m.biquw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