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正文 第74章 大师上门
    好一会儿,钟杨颖才从惊恐中回过神来,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慌忙在床头处翻找着,但却没找到夏云杰给她的那张符箓。

    “吴英!赵嫂!”钟杨颖翻找了一阵子后,突然打开卧室的门大声叫了起来。

    很快钟杨颖的保镖兼司机吴英,还有家里的保姆,一位年纪大概四十出头的中年妇女急匆匆赶了过来。

    “我房间枕头下面的一张黄色纸符谁拿走了?”钟杨颖见两人赶来,劈头就问道。

    “老板,没有您的吩咐,我从来是不进您的卧室的。”吴英一如既往地平静道。

    “您,您说的是上次您交代过的装在香囊里的那张黄色纸符吗?今天上午您上班去后,我收拾您的房间时就没看到了,当时我还奇怪呢。”赵嫂见钟杨颖脸色难看,回答的时候不禁有些紧张。

    “你确信?”钟杨颖闻言脸色不禁苍白了一分,

    “是的。”

    “那么说……。”钟杨颖见赵嫂回答肯定,两眼不禁一亮,却是突然想起了夏云杰。

    如果说之前她还尚存疑心,不能肯定自己不做恶梦是偶然还是因为那张鬼画符的缘故,但现在她已经百分百肯定,自己不做恶梦是因为那张鬼画符的缘故。

    “老板,需不需要去保安室调看监控录像?”吴英神色冷静地问道。

    “暂时不用,你去准备下车子,我要出去一趟。”说完钟杨颖挥挥手打发走赵嫂和吴英,然后拿出手机给夏云杰拨去了电话。

    夏云杰是在快到徳雅小区时接到了钟杨颖的电话,他很奇怪也有点忐忑钟杨颖竟然在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好看的小说:。

    不管怎么说,这个女人曾经对他有过“非分之想”。

    “钟姐好久不见,有什么事情吗?”接起电话后,夏云杰心虚地问道。

    “你现在在哪里?我想见你。”钟杨颖说道。

    “现在?”夏云杰心里不禁一个咯噔,脑海里却情不自禁浮现出钟姐那风韵犹存的身段和姣好的容貌。身为一个男人,尤其是一个正直血气方刚的男人,如果说夏云杰对钟杨颖一点想法都没有,那绝对是虚伪。但那种想法纯粹是发乎与男人的原始**,是一种纯**的渴望,这却不是夏云杰能接受的。

    在他的思想里,男欢女爱,除了**还应该有爱的存在。

    “是,就现在,我又做恶梦了!”这个时候钟杨颖倒没顾得及往男女的事情上去想,闻言道。

    “又做恶梦?”夏云杰听说钟杨颖说自己又做恶梦,不禁大为吃惊。

    按他的判断,钟杨颖无非是不小心沾染了点不干净的东西,只要自己那符箓往她枕头底一放,那脏东西估计跑都来不及,又怎么可能会重新找上门呢?

    “是啊,又做恶梦了,而且你给我的符箓也不见了。”钟杨颖说道。

    对于钟杨颖说符箓不见了,夏云杰倒没放在心上。像钟杨颖这样的富婆,既然不做恶梦了,自然不会把一张鬼画符珍而重之地藏起来,多半是自己扔了。只是如今又重新做恶梦,不好意思说罢了。况且,那驱邪符只是用最普通的黄表纸和朱砂画的,一旦开光,时间长了本身就会失效,就算钟杨颖不扔掉,过不了几天也会自动失效。

    真正让夏云杰感到奇怪的还是为什么钟杨颖又会做恶梦?莫非他的驱邪符根本就没有赶走那脏东西?

    这怎么可能!夏云杰暗暗摇头,他对自己的符箓还是有绝对的信心,虽然那张符箓是他少年时代画的。

    “你住哪里?我现在去找你。”既然想不通,夏云杰只好准备亲自上门勘察一番,看看究竟问题出在哪里。至于这半夜三更登门拜访一位对自己曾经动过心思的富婆,会不会发生什么事情,夏云杰这个时候却是没去想。

    钟杨颖是一位在商界沉浮多年的女强人,夏云杰这么一说,她便听出来夏云杰绝不是酒吧服务生那么简单,之前说什么鬼画符也多半是骗人之话,心头不禁一宽,急忙道:“我这边你不好找,你现在在哪里,我开车去接你吧。”

    “徳雅小区。”夏云杰倒想说打个的士挺方便的,无奈手头紧张,只好老老实实把地点报给钟杨颖。

    “徳雅小区,好,我马上便去接你。”钟杨颖倒是干脆之人,闻言说了一句便挂了电话。

    虽早已经料到钟杨颖是位富婆,但当夏云杰从车上下来,脚踏在那柔软的草坪上时,却还是忍不住一阵惊讶和感慨。

    钟姐还真是一位有钱人啊,也不知道她是干什么的?

    不过夏云杰也就心里想想,却没有特意去推算,也没打算过问。他的注意力更多还是在观察这座豪宅的风水,有没有可能藏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夏云杰微眯着眼睛,绕着钟杨颖的豪宅院子走了一圈,看得那位赵嫂和吴英都是大眼瞪小眼,不知道这半夜三更的老板找了这么一位小年轻过来做什么?

    看风水吗?做法事吗?

    前段时间老板倒也找人来看过宅子,那家伙也是这样绕着宅子走来走去,但好歹人家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手中还端着个罗盘,一看就是个大师级人物,好看的小说:。哪像眼前这位年轻人,手里什么都没拿,未免也太不专业了。

    “阿杰,看出什么来没有?”倒是钟杨颖现在对夏云杰信心十足,见夏云杰绕了一圈院子,忍不住小心翼翼地问道。

    之前她还是有些担心夏云杰那张符箓只是碰巧,真如他说的只是鬼画符,如今见夏云杰一下车就绕着院子看,钟杨颖就知道以前夏云杰说的话都是骗她的,他是一位真正懂得阴阳鬼神之事的高人。

    “你房子的风水不错,依山傍水,坐北向南。”事到如今,夏云杰倒也不好再隐瞒自己懂阴阳风水的能力,闻言点点头点评了一句。

    “阿杰,你果然是高人,我买这房子前请风水大师帮我看过,大师说我这风水不错。”钟杨颖因为有先入为主,见夏云杰这么说,不禁秀眉一挑急忙附和道。

    赵嫂和吴英两人闻言则暗地里直翻白眼,就算再笨的人也看得出来这房子是依山傍水,坐北向南呀,就这样还需要你卖弄?

    其实赵嫂和吴英却不知道,夏云杰这话虽然说得极为简单,却是真正大师之言。反之那些把风水说得玄而又玄的,无非是故作玄虚,糊弄外行人罢了。

    “进屋再看看。”夏云杰见院子里看不出什么名堂,便指了指大门说道。

    钟杨颖自然对夏云杰言听计从,急忙引着他往屋里走。

    夏云杰随着钟杨颖进了屋,然后又在屋里绕了一圈,却依旧没发现异常之处,眉头不禁微微皱了起来。

    刚才,虽然不管是在院子外还是在屋里,夏云杰没有打开天眼也没有特意放出神念扫视,但以他如今的修为,这么绕着屋外屋内一圈,只要天地气息有一丝异常也绝逃不过他的感知。但刚才他屋里屋外这么绕下来,竟然没有发现异常之处,这就不由得让夏云杰感到有些诧异。

    莫非这脏东西有修为在身,竟懂得隐藏气息不成?夏云杰心中微微一动,眉心处有一抹青光闪现,隐隐显出那尊古鼎印记,只是钟杨颖等人却根本注意不到。

    那古鼎印记一显出来,夏云杰的天眼便打了开来,一丝丝夹带着无上巫力的目光便从那天眼中射了出去。

    “咦!”天眼一开,夏云杰瞬间便发现钟杨颖脖子上挂着的那条蓝宝石上笼罩着一抹微不可查的煞气。

    时令虽已是秋天,但天气还未真正转凉。钟杨颖今天穿的是一件白色的时尚女衬衣,领口敞着,露出一抹雪白的乳沟,那蓝宝石正落在那乳沟中,与雪白饱满的肤色相互辉映,增添了几分诱色。

    夏云杰目光这么盯着那蓝宝石看,却与盯着那诱人的乳沟看没多大区别。饶是钟杨颖早已经不是什么纯情少女,但还是被看得脸儿发烫,暗骂夏云杰平时看起来一副老实样,原来却也是头小色狼!

    若是换成平时,钟杨颖少不得要用手指点下夏云杰的脑袋,让他目光放老实一点,但现在吴英和赵嫂还都在边上,再加上对夏云杰颇有好感,却也只能故作不知道他正“贼眼溜溜”地吃她的豆腐。

    钟杨颖故作不知道,但吴英和赵嫂又哪里会看不出来,心里都暗骂夏云杰人小鬼大,色胆包天,竟然敢当着三个女人的面,公然色迷迷地盯着超胜集团老总的酥胸。不过钟杨颖没有任何表示,吴英和赵嫂却不好说什么,只是目光不善地瞪着夏云杰。

    “钟姐能不能到你的房间里去,我有些事情需要单独跟你聊一聊。”心有所系的夏云杰浑然不知道自己的目光已经引起了很大的误会,指了指楼上钟姐的卧室说道。

    神鬼之事终究不适合让太多人知道。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