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都市无上仙医 >章节目录第72章 血誓
    “对了,你干嘛不专心干“大师”这一行业?是因为良心过不去呢,还是怕露馅?对了,要不你给我算一卦怎么样?让我看看你忽悠的本事究竟有多厉害!”夏云杰无语时,沈丽缇依旧在噼里啪啦地说着。

    “我吃饱了,你慢慢吃。”夏云杰终于发现为什么沈丽缇和杜海琼会成为好朋友,这两压根就一路货色,闻言终于忍无可忍,胡乱把一碗的皮蛋瘦肉粥倒进嘴巴,然后抹抹嘴巴直接起身进卧室去。

    看着夏云杰没好气地起身,沈丽缇先是微微一愣,随即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她发现夏云杰这个神棍其实还挺可爱的,一方面不承认自己神棍的身份,另外一方面却又挺在乎这个话题。

    ……

    四天之后。

    东凯大酒店,江州市一家四星级酒店。

    酒店临江而建,高三十六层,视野开阔,是观江景的好地方。

    酒店顶楼露台,江风习习。

    夏云杰迎风而立,目光平静地看着就站在他身前五米的沈子良。沈子良身后站着两位身着黑色西装的男子。

    这两人目光犀利,神色冷峻,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惹之辈。反观前几天还趾高气扬,春风得意的沈子良却恰恰相反。眼圈发黑,脸色苍白,好似刚刚大病了一场,没有一点精神。

    “蛤蟆哥,最近睡得还好吧?”夏云杰看着沈子良,嘴角勾起一抹毫不掩饰的轻蔑冷笑。

    不发飙时,夏云杰只是一位再普通不过的打工仔,但一旦惹恼了他,那他就是一位可怕的巫师,而沈子良之流在他眼里无非只是蝼蚁罢了。若不是有意识地克制自己血腥杀戮的天性,凭沈子良又哪有资格继续站在他面前,恐怕早就魂飞魄散。可笑沈子良不知道上门求饶,还想凭借手中的权势武力来威胁他。

    “妈的,小子你找…。。”夏云杰这话一出口,那两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子全都变了脸色,其中有个性子比较急躁的已经一边骂着一边伸手朝腰间摸去。

    夏云杰见状,瞳孔猛地一缩,透出一股嗜血的目光,仿若一下子成了一头凶残无比的凶兽,好看的小说:。

    “住手!”沈子良适时伸手拦住了手下。

    “果然是你!”制止住手下后,沈子良咬着牙恨恨道。只是那怨恨的目光中却怎么也掩饰不住那一丝无法克制的恐惧。

    “我不喜欢人威胁我!”夏云杰淡淡道。

    “好,上次的事情是我错了。你现在放过我,以前的事情一笔勾销。”沈子良闻言脸色变了好几变,最终还是眼中闪过一丝心有不甘的目光,说道。

    沈子良话一出口,他身后的两个手下全部傻眼了。

    沈子良的父亲沈万振英年早逝,沈子良在他二十五岁时就子承父业,接手了他父亲的所有生意,其中包括一些见不得光以及灰色地带的生意。一开始很多人都不看好他,以为他驾驭不了这些生意,尤其那些见不得光和灰色地带的生意。但沈子良以他果断冷血的手段,证明了他是一位比他父亲还出色的带头人。

    如今三十二岁的沈子良,他手头的生意、他所掌握的势力,已经远远超过了他父亲鼎盛时期。

    或许正是因为年纪轻轻就掌握了庞大的财势甚至地下势力的缘故,沈子良从一开始就表现得极为狂傲,随心所欲,几乎从不低头认输。

    但今天,沈子良却向一位年纪绝不超过二十岁的年轻人低头认错了!

    “一笔勾销?说得很是轻松!但我又如何能相信你就一定会一笔勾销呢?你是有钱有势的人,而我只是个打工仔!事后你要是食言,我自己倒无所谓,但你要是对沈丽缇下手什么的,我可就防不胜防了。”夏云杰却并没有因为沈子良破天荒的认错而就此罢手,而是看着他不屑地反问道。

    “小子不要逼人太甚!”沈子良见自己低头了,夏云杰都不愿意放过自己,不由得勃然变色,目中透出凶光。

    “逼你又怎么样?你当时不也这么逼沈丽缇和我的吗?怎么现在轮到自己身上就很不爽了!”夏云杰闻言却不由得笑起来,目中流露出**裸的嘲讽和嚣张。

    “好!果然是人高艺胆大!”沈子良闻言怒极反笑,然后突然脸色猛地一沉,目中杀机迸射,手中不知道何时已经多了一把手枪。

    几乎同时,贴身跟着他的两位男子也从腰间掏出了手枪。

    看着黑漆漆的枪口对准了自己,夏云杰原本漆黑的眸子泛起了血色,仿若有血云在里面翻滚,一丝丝暴戾森冷的煞气从他的身上散发开来。

    “别以为会几手鬼把戏就能吓唬住人,老子手指头轻轻一勾,你他妈就马上去见阎王爷了!跟老子玩,真以为老子拿你没办法吗?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跟老子混,二老子一枪蹦了你。”沈子良内心深处对夏云杰虽然有股无法消弭的恐惧,但手中拿着枪,年轻人的血气往脑门上一涌,一时间倒无所顾忌了。

    不过就在沈子良话音刚刚落下,一股阴冷无比的煞气骤然间笼罩了整个天地。

    沈子良还有他的两位手下,突然间感到浑身一冷一紧,血液仿若在骤然间被冰冻得停止了流动。

    沈子良还有他的两位手下哪里经历过这等恐怖的事情,个个都无法克制地用惊恐的目光看着正一步步朝他们逼近的夏云杰,仿若看到了恶魔似的。

    夏云杰走近之后,伸手一一从沈子良还有他两位手下的手中取过手枪,然后当着他们的面在手掌中轻轻一拧,一搓。

    那可以轻易夺走人性命的手枪,就全部如流沙一般从夏云杰的指缝中流出来,其他书友正在看:。

    沈子良和他两位手下看着眼前那生平从未见过的恐怖画面,冷汗忍不住一滴滴从他们额头滚落而下。

    “现在你还觉得这仅仅只是鬼把戏吗?老实告诉你,若不是不想开杀戒,我要杀你,不过只是分分秒秒的事情!”夏云杰拍了拍手,轻描淡写道。

    “是!是!”饶是沈子良向来狂傲,这一刻却也只有脸色煞白点头的份。

    “哼,让你的人滚蛋!还有今晚的事情不要说出去。”夏云杰见沈子良终于收起那份狂傲,冷哼一声道。

    “放心杰哥,我们一定会守口如瓶的!”不用沈子良交代,那之前还表现得很冷酷就像电影里演的超级杀手一样的男子,早已经连连点头,然后转身离去。

    等他们走出露台之后,饶是他们也算是经历过血水洗礼的强悍人物,却也忍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气,西装里的衬衣在这一刻早已经被冷汗湿透。

    “杰,杰哥,以前是我沈子良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两位最亲信的手下走后,沈子良颤抖着牙齿说道。

    这一刻,夏云杰在他眼里早已经超乎了人类的范畴。

    “废话少说,现在我也给你两个选择,一发誓做我的仆从,二继续生活在无穷无尽的恐怖之中。”夏云杰没等沈子良说完便冷冷打断道。

    若不是他实在不想破杀戒,就凭刚才沈子良敢拿枪指着自己,就足以让他死千百次了。

    “这……”沈子良闻言脸色唰地一下变得白如宣纸。

    “怎么不愿意吗?”夏云杰闻言轻蔑地瞟了沈子良一眼,然后转身就走。

    “别,别,杰哥,有话好说,有话好说。”沈子良当然不敢任由夏云杰离去,那可怕的恶梦跟身临其境没有任何区别,沈子良很清楚,只要这样的恶梦再持续一段时间,他就会完全崩溃。

    夏云杰闻言顿足,然后目光平静而无情地看着沈子良。

    对沈子良这样的人,他绝对没有半点好感,更不会产生丝毫怜悯之心。

    “好!我沈子良对天发誓,从今日起尊夏云杰为主,终生不背叛,若有违此誓言,就让我五雷轰顶,永世不得超生。”沈子良见夏云杰没有半点松口的迹象,最终只好无奈地咬咬牙,举手对着老天发誓。

    就在沈子良发誓时,夏云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硬币,对着沈子良的手指隔空一划,便有一道白光从硬币中射出划过沈子良的手指,接着一道鲜血从他的手指中流出来,然后竟然漂浮在空中。

    接着夏云杰对着那滴血连连画符,那滴血便在散开来,化为一丝丝血色光芒,光芒最终形成了一个散发着神秘力量的咒符,当沈子良发完誓言时,那神秘的血色咒符便印在沈子良的眉心,然后渐渐渗透进去直至消失。

    当那神秘的血色咒符消失在沈子良眉心时,沈子良感觉到自己体内似乎多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这种东西让他莫名地感到惊惧战栗。

    “你已经发了血誓,只要你敢心存一点异念,等着你的就是五雷轰顶。当然如果你不相信,你可以试一试看。”夏云杰看着沈子良淡淡道。

    “不,不,杰哥以后我沈子良就跟您混了,绝不敢心存二意。”沈子良闻言浑身打了个冷战,哭丧着脸道。之前他发誓还是存了侥幸的心理,以为发誓不过就动动嘴巴,真要反悔又如何?这年头把誓言当屁话的人多的是,却也没见他们真遭到什么报应。但现在沈子良才知道,自己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在眼前这位浑身上下充满着神秘力量的年轻人面前谈誓言,又岂可当屁话?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