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正文 第64章 师叔您来啦
    “对不起,钟姐,我没那个意思,我还是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改变自己的生……”夏云杰这才知道自己误会了钟杨颖还想包养自己,不禁闹了个大花脸,急忙解释道。

    “行了,行了,你也不用解释。想通过自己努力来改变自己的生活也不错,不过如今这个社会……唉,反正你如果改变主意可以给我打电话,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要谢谢你给的那张符箓,好看的小说:。”钟杨颖似乎想起了什么往事,眼中流露出一丝复杂的神色,摆摆手打断了夏云杰。

    索列咖啡是一家环境很幽静,咖啡很地道的咖啡厅。夏云杰虽不习惯喝咖啡,但还是挺喜欢这里的环境,还有索列咖啡香浓醇厚和苦苦的味道。

    该讲的话,该问的话在车里两人其实已经说得差不多了,所以等真正坐下来喝咖啡时,两人反倒觉得没话可讲。

    毕竟一个是超胜集团的女老总,一个是刚学校毕业的酒吧打工仔,如果不是因为那张符箓,两人又能有什么生活交集,又能有什么共同话题?或许顶多也就每周钟杨颖去bluenight酒吧时,两人打个招呼而已。

    既然没什么话好讲,钟杨颖也干脆不矫情地去问这问那,只是安安静静地品着咖啡听着音乐,享受一下难得的清闲,而夏云杰本就不是个会讲话和喜欢讲话的人,见状自然也落个耳根清净,干脆也像钟杨颖一样悠闲地翘着二郎腿,不时喝一口咖啡,慢慢地感受着从未享受过的小资生活。

    还别说,挺不错!

    钟杨颖也觉得很不错,以前陪她喝咖啡的男人,不是想要跟她上床就是想她口袋里的钱,并且大多数是想人财两得,像夏云杰这样静静地、很单纯地陪着她喝咖啡的,在她的记忆中那已经是很遥远很遥远的事情,甚至遥远到她都不知道究竟有没有过这样的男人。

    喝完咖啡后,钟杨颖没有给夏云杰她的名片,只给了他她的电话。

    “以前的事情就当从来没发生过,我们做个很简单的朋友。哪天你需要我帮忙,你给我打电话,哪天我需要有人陪我喝咖啡,我打电话给你。”坐在宾利车里,看着马路两边的灯光飞掠而过,钟杨颖想起了临走前跟夏云杰说过的话,突然间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富人?或许钱财方面她真的是一位富人,但在其他方面呢?

    这一晚,钟杨颖跟昨晚一样依旧睡得很香。而同样的晚上,夏云杰却有些辗转难眠。

    这是他第一次跟一位异性美女睡在两隔壁,心里总有那么一丝不经意间就冒上来的火热。

    第二天,杜海琼拖着行李箱走了,而夏云杰则再一次来到了江州大学。

    今天,冯文博打电话给夏云杰,告诉他有关客座教授、行医资格证什么的已经办妥,并邀请夏云杰到他家吃饭。

    时令已是八月下旬,再过个把星期便是江州大学开学的日子,不少学生已经返校。本是林荫密布,格外幽静的校园,如今却多了几分热闹,骑着车子经过林荫道,到处能看到成群结伴的青春身影。

    还没到冯文博家,夏云杰便看到了冯文博、杨慧娥夫妇还有江州市第一把手冯正诚书记三人早早等在院子门口。

    好在这里是校园,又是老教授楼区域,环境优美,来往的人甚少,又大多是学生,并不认得冯正诚这位江州市第一把手,否则若是让人知道江州市第一把手冯正诚书记都特意亲自在家门口恭候,还不把人的心脏病给吓出来。

    “师叔您来啦。”见夏云杰骑车过来,冯文博夫妇两急忙抢上两步打招呼道。

    杨慧娥坐骨粉碎性骨折在十天前就已经痊愈,一点后遗症都没有留下。如今这声师叔却是叫得真情实意,没有半点奉承虚伪。

    “老师您来啦。”紧跟着冯文博夫妇之后,冯正诚也是恭恭敬敬地叫了声老师。

    以老师称呼夏云杰是在医院里就说好的,只是当时主要是迫于父亲的压力,多半是违心无奈之举,但如今冯正诚心里早已经把夏云杰视为长辈。不说夏云杰本就是他爷爷的同门师弟,不说他近乎神奇的术法医术,单单他把他母亲的伤势医好,免了她后半辈子的痛苦,冯正诚都要发自内心尊敬他。

    “都是自家人,这么客气干什么,都进去,都进去,其他书友正在看:。”虽说跟冯家的人认识也就个把月,真正见面这还是第三次,但因为师门那层渊源关系,尤其冯文博还是正儿八经的巫咸门弟子,对冯家夏云杰还是有一种特殊的亲切感,讲话也就随意了不少。

    “好,好,师叔请。”冯文博因为之前家人的态度一直对夏云杰这位师叔心怀愧疚和忐忑,如今见夏云杰说都是自家人,简直听得他心花怒放,急忙眉笑颜开地请夏云杰进屋,而身为江州市第一把手,整个江南省都数得着的“封疆大吏”冯正诚书记,则早已经上前抢过夏云杰手中的自行车,然后推进去帮忙停好,哪还有半点高官的架子。

    好在在场的都是冯家的人,觉得冯正诚这样做再正常不过,要是换成有外人在场,肯定不可思议得眼珠子都要爆出来。要知道,冯正诚可是管理着一个近七百万大城市的最高政府官员,别说江州市了,就算整个江南省都没有几人能当得起他这样的殷勤接待,而夏云杰却不过只是个名不经传的年轻人!

    进了屋,杨慧娥就去厨房忙活饭菜,而江州市的第一把手冯正诚书记则忙活着端茶倒水,真正把自己当成了一位晚辈。

    在客厅就坐后,冯文博把江州大学客座教授的聘书、江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客座医生的聘书,还有行医资格证,甚至主任中医师职称证书都一一拿出来交给夏云杰。

    看着父亲把一堆证书恭恭敬敬地交给夏云杰,冯正诚忍不住有些感慨。办这些证书,说简单也简单,以冯文博在中医学界、江州大学的地位,以及他儿子如今的身份地位,可以说只要开开口,打几个电话就能搞定。但说不容易也不容易,因为要办这些证件的人实在太特殊了,特殊到才二十岁,中专文凭,在中医界更是连半点知名度都没有。这样的人,若不是冯文博亲自出马担保,甚至有时候连冯正诚也亲自出马陪同,主管的人肯定要破口骂对方是疯子,更别说办理了。但换成冯文博和冯正诚,他们自然没那个胆子,甚至迫于他们的压力,最终还是给办了。

    “谢谢你文博,这些证件花了你不少力气吧。”夏云杰社会经历虽少,却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愣头青,见冯文博竟然把他的职称都给弄了个主任中医师,不禁吓了一跳,深深地看了一眼冯文博,道。

    “师叔,您这话可是折杀我了。以您的实力,按理来说应该是这些部门求着给您颁发证书才是,实在是他们不知……”冯文博闻言急忙道。

    “呵呵,这也是人之常情,总之这件事情还是辛苦你了。”夏云杰笑着摆手打断了冯文博。

    “师叔,现在证件都齐了。你要是有打算去医院坐诊或者到学校讲课什么的,跟我说一声,我马上给您去安排。”冯文博见夏云杰这样说,倒没再谦让,而是转了话题请示道。

    “去学校讲课目前我还没打算,再说学校也还没开学。不过每个星期安排到医院里坐诊一次什么的,如果方便的话倒可以给我安排一下。不过你还是给我个主治中医师之类的职称好使一些,我怕别人一看到我主任中医师的职称会把我当怪物来看待。总之,我就是个普通的中医师,你不必特意给我宣传什么。”夏云杰闻言沉思片刻道。

    冯文博现在已经有些摸到了点夏云杰的性格和脾气,闻言苦笑道:“这个倒没问题,不过江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最出名的本就是中医科,医院为了突出中医科还专门设置了中医馆。中医馆里不仅有我们医院的中医坐诊,每周还邀请其他医院的名中医到我们中医馆坐诊。诊室的门口都挂有坐诊医生的个人介绍,病人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和判断选择中医帮他们诊断看病。但看病的病人都看重老中医和高职称医生,师叔您这么年轻,再挂个主治中医生的头衔,我担心到时会没人来找您看病。”

    “这个没关系,我只给有缘人看病。”夏云杰笑着摆摆手道。

    “师叔我明白了,不知道安排师叔在哪一天坐诊比较合适?”冯文博闻言怔了怔,然后突然明白过来,以师叔出神入化的医术,真要把行医当成职业,他愁的绝不是病人不够多,而是病人太多。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