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正文 第47章 神算
    “指点迷津?走哪条路?”阿标闻言当场就瞪圆了眼珠子,强哥今天这是怎么了?不会真吃错药了吧!这话似乎应该去问路边摆摊的算命先生啊?况且我们不是干的好好的吗?难道强哥准备转行了?

    不过夏云杰闻言心中却不禁微微一动,然后定睛盯着光头强上下打量了好一番,才笑着冲他抱抱拳道:“恭喜强哥发了大财,不过我还是一句老话,歪门邪道终究不是长远之道,回归正道才是岸。”

    说完夏云杰转身准备走人,光头强见夏云杰一语又道破他今天已经发了大财,哪里肯放他这位活神仙走,急忙跟上前,越发小心恭敬地道:“杰哥,杰大师,其实我也早不想走这条歪道了,每天提心吊胆的,也发不了大财。如今虽然发了财,可一下子要转行,却也不知道该干哪一行,还请大师不吝指点一二,我向您保证,今后一定走正道,多做善事,!”

    “此话当真?”夏云杰闻言终于再度顿足,转头定睛看着光头强。

    若能把光头强这类人引向正道,倒也不失为一件善事。

    “我任永强对天发誓,以后绝不……”光头强见夏云杰肯留步,心中不禁一喜,急忙正色道。

    “行了,发誓就不用了,你以为答应了我之后,真要干坏事还轮得到老天来报应你吗?”夏云杰闻言很强势地摆手打断了光头强道。

    既然已经在光头强面前泄了点底细,他又找上门来,夏云杰自然不需要再遮遮掩掩装低调。

    夏云杰的话看似随意,但光头强却又岂会听不出他的言外之意,大热天的太阳底下,竟感到一股寒气只从脚底往脑顶上冲。

    “是,是,大师说的是。”光头强抹了把额头的冷汗,连连点头道,直把阿标看得云里雾里,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但却压根不敢开口询问。

    “还是叫我杰哥吧,中午饭吃了没有?没有的话找个地方边吃边聊吧。”夏云杰抬头看了看头顶如火骄阳,微皱眉头道。

    “您看去民航路的花中城怎么样?”光头强急忙请示道。

    夏云杰闻言嘴角不禁逸出一丝笑意,心想,昨晚公安局局长请自己去花中城吃饭,自己没答应,没想到今儿光头强也请自己去花中城,看来花中城这一顿还就跑不掉了。

    “行,那就花中城吧。”夏云杰点点头道。

    光头强见夏云杰点头,开心得急忙去打开车门,请夏云杰上车。

    “你也坐后面来吧。”夏云杰见光头强帮自己开了门,自己却准备坐到副驾驶位上,叫住他道。

    见夏云杰和老大坐稳,阿标便发动车子开车,只是心里的疑团却越发的大,不知道老大今儿究竟怎么了?发的又是哪门子财?竟然开口就去花中城,那可是江州市数一数二的大酒店,消费高的吓人。

    他们干的只是小偷小摸的勾当,又不是走私军火或者倒卖**什么的大买卖,去花中城吃饭,那不纯粹嫌钱多烧手吗?

    可怜的阿标到现在还不知道他老大口袋里揣着两千万巨款,否则别说花中城,就算直接去银滩包艘游艇,叫上几个美女,在海上吃喝嗨皮,他也不会觉得有什么。

    干他们这一行的,向来钱来得快,去得也快,都两千万了,还不好好爽一爽,乐一乐,还等什么时候?

    夏云杰自然不会去关心阿标现在心里想什么,上了车后,他便要了光头强的生辰八字,又抓着他的手仔细看起来,然后右手捏诀,五指飞快地点着。

    昨天夏云杰不过只是无意中发现光头强财帛宫财气冲天,粗略看出他近期要发大财,财运不错。如今细细用巫咸门独门心法一推算,不禁被吓了一跳,这光头强的祖上竟然曾经在明朝崇祯年间的御膳房里当过副庖长,换成现代的话就是皇家宫廷的副厨师长,不仅如此,这光头强也曾当过厨子,按夏云杰的推算,他的事业也应该跟餐饮一行有关,只是不知道为何后来却“落草为寇”。除了这个,夏云杰还算出,光头强早年也挺不幸的,父母亲早亡,是由奶奶一手拉扯长大,人虽长得恶相,但有孝骨,为人讲义气。年过三十五岁后时来运转,变得财运极强,上个礼拜他刚过了三十五岁生日。

    当然财运不能决定一切,有首闽南歌叫《爱拼才会赢》,里面写到“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这句歌词点出了人生成败的真谛。运道固然重要,但后天努力更重要,也就说,一个人的成功,后天努力才是决定因素,。不过这是指着绝大多数人而言的,也有极个别人情况刚好反一反,比如像光头强这样财运极强的人,运道在他们成功的人生中却取了决定性因素,而后天努力反倒排在次要的位置。当然就算运道和努力的位置掉了个,个人的努力依旧占了很重要的位置。就比如光头强,他财运极强,但他若继续走在歪门邪道上面,哪天一不小心锒铛入狱,财运再强也是枉然。

    一句话,人生在世,打拼和运道都重要,有运道还需要自己珍惜抓紧,你若非要辜负了老天的那一番美意,也只能怨自作孽不可活!就比如有人出身就含着金钥匙,只要老老实实做人,绝对不愁吃不愁穿,可你非要做个败家子,那就算家里有金山银山也经不起折腾。

    光头强现在的情况就跟含着金钥匙出身的富二代差不多,按夏云杰刚才的演绎推算,光头强财运极强,只要他循规蹈矩,不要做什么出格的事情,比如走歪门邪道,比如不思上进,整天吃喝嫖赌,坐等彩票中大奖,这辈子发家致富那绝对跑不了。事实上,他现在就已经发家致富了。

    两千万的身家,在2003年,不管放在共和国哪座城市都绝对算得上富翁。

    这边夏云杰五指飞点,算得暗暗有些吃惊同时对光头强的感观也微微有些好转时,那边光头强见夏云杰神色肃穆,正襟危坐,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而阿标则更是心思走神得差点闯了红灯。

    乖乖,敢情这杰哥除了玩得一手好功夫,竟然还是位神棍不成?不过这年头神棍不都应该看起来有几许仙风道骨的吗?最不济,也应该上点年纪才行啊!这杰哥今年看起来顶多也就二十岁,穿着也是普普通通,却哪里又像什么神棍?

    “孝敬祖母,对兄弟义气,你倒也不算一无是处。”夏云杰停止了掐指推算,看着光头强说道。

    夏云杰不开口还好,这一开口,吓得刚刚差点闯了红灯,如今绿灯亮起准备起步的阿标,一下子离合器抬得太快,车子熄火了。

    阿标和光头强是同个村的,从小就跟在他的屁股后面打转。对光头强家里的情况再熟悉不过,他从小由他奶奶带大,在别人前虽然一脸恶相,也喜欢逞凶斗狠,但唯独在他奶奶面前,永远都是一个乖乖儿,讲话都是细声细气的。今儿,夏云杰不提光头强的父母也不提他的爷爷,只提光头强的奶奶,这如何让阿标不吃惊万分?要知道这件事就算团伙里其他人也是很少知道的!

    至于对兄弟义气,这是整个团伙公认的,光头强头上那道狰狞的伤疤,就是在一次打斗中替一位兄弟挨的。光头强之所以成为团伙老大,倍受尊敬,对兄弟讲义气是主要原因之一。

    “惭愧!”倒是光头强闻言没流露出太大的震惊之色,只是心里却越发敬畏夏云杰,看他的目光更是透着**裸的崇拜敬畏,就差顶礼膜拜了。

    “对了,你以前不是当厨子的吗?怎么后来却又不干了?”夏云杰看了光头强一眼,好奇地问道。

    夏云杰这一开口,刚刚点上火,正准备起步的阿标又大大吃了一惊,再一次熄火了,恼得后面的车子拼命地按喇叭,也恼得光头强恨不得给阿标几个巴掌。

    你说都开了七八年的车子了,别的时候都不熄火,偏生杰哥坐车上时却接二连三的熄火!

    不过这个时候给个光头强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在夏云杰问话的时候甩阿标巴掌,闻言急忙回道:“这事说起来话长,年轻时确实在乡里开了家小饭店,生意也挺火爆的,但架不住乡里干部老来饭店里吃饭打白条。我这人性子爆,跟乡干部大闹了一场,不仅饭店开不下去,乡里也混不下去,只好跑市里来找活干。到了市里本想去酒店当个厨子,可市里只要稍微有点门面的酒店都是只认证不认人,我的厨艺都是家传的,没去正规厨师学校培训过,又哪有什么厨师证。可帮厨什么的又不想干,就这样一混两混,吃了几回亏上了几回当之后,就混成了如今这样的。说起来,真是愧对我奶奶辛辛苦苦把我养大。”

    说到后面,光头强脸上布满惭愧之色。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