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正文 第37章 发怒
    夏云杰见李亘宇朝他挥动警棍,双目不禁一寒,想都不想便伸手一把抓住了他的警棍。

    “你敢袭警!”李亘宇见夏云杰竟敢在公安局抓他的警棍,不禁脸色大变,怒声喝道。

    怒喝时,手抓着警棍使劲地往回拉,想把警棍抢回来,而其余警察见状,早已经蜂拥而上将夏云杰包围了起来。

    乌雨琪三人见状,脸色唰地一下子变得惨无血色,两腿发颤得几乎站立不住。

    “袭警?好大的帽子?是不是我就应该乖乖地站在这里由得你打才算是遵纪守法?”夏云杰目光寒芒闪烁,冷声质问道,说着夏云杰突然松开了手。

    事情的发展已经让他骨子里的暴戾再次开始奔涌!

    李亘宇正在用力之际,没想到夏云杰会突然松手,冷不丁夏云杰一松手,他也跟罗大伟一样咕噜咕噜滚下了台阶。

    夜,突然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堂堂区公安分局治安大队副队长,在平时是何等威风,今天竟然在公安局里被人放倒滚下台阶,连警帽也掉了,样子狼狈不堪,这还了得!

    果然,李亘宇从地上一爬起来,便气急败坏地指着夏云杰道:“好,好,你有种!”

    说着,李亘宇又转向警察们,怒喝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小赵,小孟还不给我把这小子带进去!记住给我好好地审,认真地审!老子就不相信,一个酒吧的打工仔还能反了天!”

    说到后面,李亘宇咬牙切齿,语气里充满了阴狠的味道。

    小赵和小孟是两位年纪大概二十七八岁的民警,两人都是李亘宇的亲信,闻言互相对视一眼,然后对夏云杰催道:“还请麻烦你配合我们的工作。”

    只是说这话时,两人的眼里都闪过一丝阴险的味道,好看的小说:。他们不是傻子,夏云杰人虽年轻,但一个人能横扫罗大伟等一群混混,又岂是好惹的家伙。在还没有完全控制住他之前,小赵和小孟可不想惹怒他,自讨没趣。

    虽然明知道这两位警察没安好心,但既然人家客客气气,夏云杰倒也不好说什么,便跟着他们往里走。

    不过走了两步,夏云杰突然转过头冲李亘宇露出白森森的牙齿,淡淡道:“警察同志,希望你不要对我这三位同事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否则你一定会后悔的!”

    夏云杰的话让乌雨琪三人感动之余却恨不得痛哭一场,这个笨家伙,难道他不知道,他越这样,自己等人的处境就越不妙吗?

    果然李亘宇被夏云杰这句威胁的话给刺激得暴跳如雷,如果不是有警察拉着他,暗示他收拾夏云杰不急在这一时,恐怕李亘宇又要冲上去了。

    “他妈的,不知死活的家伙!宇哥,等会一定要好好收拾他!”罗大伟见夏云杰把李亘宇刺激得差点暴走,心里暗暗的幸灾乐祸,嘴上却也不忘继续煽风点火。

    “放心大伟,我们警察肯定会为你们受害者主持公义的。”罗大伟的话倒是让李亘宇冷静了下来,拍了拍罗大伟的肩膀,冷声道。

    “谢谢宇哥,我爸最喜欢的就是宇哥你这样有正义感的警察了。”罗大伟趁机道。

    “哈哈,应该的,主要还是罗局长领导有方。”罗大伟的话让李亘宇精神一震,他这次之所以不分青红皂白地把夏云杰抓起来,除了忌惮罗大伟等人的身份,不也是想走“公子”路线,更上一层楼吗?罗大伟的话却正中他的下怀。

    罗大伟闻言和李亘宇对视一眼,然后心照不宣地笑了起来。

    罗大伟虽是惹祸的主,但身为官二代,对于官场上的路子却也是熟悉得很。

    两人说话间,已经有警察带着乌雨琪三人去审问,至于罗大伟等一干人却是嘻嘻哈哈地往里走,他们中不少人小时候就是在公安局院子里长大的。在外人看来,公安局是个神圣不可侵犯,很威严森冷的地方,但在他们看来却跟家里没多大区别。只可惜,他们刚才或多或少都受了伤,走起路来总有点扯动的疼痛,否则估计他们会觉得更刺激更好玩。

    小赵和小孟带着夏云杰七拐八拐,然后带着他走进了一间用来审讯犯罪分子的审讯室。

    审讯室四面徒墙,陈设简单,一张宽大的办公桌,办公桌上摆放着电脑、打印机之类的办公用品。办公桌一侧还放置着一盏立式强光灯,用来夜审时照射嫌疑犯的。

    隔办公桌两米左右,摆放着一张特制的木椅子,人坐在上面有木板箍住,人就动弹不得了。

    夏云杰刚从学校毕业,社会经验本就很少,再加上平生第一次进公安局,对警察录口供之类的流程本就不懂。心里虽然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头,但见小赵、小孟态度还算和蔼,也就依言老老实实地坐在那张特制的木椅子上。

    小赵、小孟见夏云杰被箍在特制的审讯椅子上,都暗暗松了一口气,然后互相对视一眼,嘴角勾起一抹奸计得逞的冷笑。

    “姓名?”小赵和小孟坐回办公桌后,由小赵审问,小孟记录。

    “夏云杰。”夏云杰老老实实地回道。

    “年龄?”

    “二十。”

    “工作?”

    “酒吧服务生。”

    “单位?”

    “……,好看的小说:。”

    “夏云杰,你知不知道打架斗殴是犯法的?”把夏云杰大体背景情况问了个遍,小赵和小孟互相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笑意,然后突然间小赵猛地一拍桌子厉声喝道。

    不过一个刚刚中专毕业的酒吧服务生而已!就这样一个身份,再能打又如何?

    “知道。”夏云杰这时已经感到非常不对劲了,但他还是老老实实回道。

    “知道?你还殴打罗大伟等市民!你这行为已经构成了刑事犯罪,是要坐牢的。”小赵再度拍案怒喝。

    “你们凭什么认定是我犯罪了?你们有没有审问过罗大伟等人?”夏云杰阴沉着脸反问道。

    “问罗大伟等人?你觉得公安局局长的儿子会半夜三更主动出去跟一个酒吧服务生打架吗?”小赵冷笑着不屑道。

    “难道你觉得我一个酒吧服务生半夜三更打公安局局长的儿子就很合理?”夏云杰反问道。

    小赵闻言一时语噎,而边上的小孟则和善着张脸道:“不管合理不合理,你打了罗大伟他们总是事实。我们警察办案一向都秉承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来处理案件,你只要承认了打人这件事,我们会依法从轻处理的,否则,你也知道这件事一旦上头严格追究起来,恐怕我也帮不了你。”

    夏云杰虽然社会经验少,也没进过公安局,但他怎么说也是个聪明人,这时哪还不知道,小孟想先诱哄自己承认犯罪事实。一旦自己承认了,以罗大伟公安局局长儿子的身份,他们还不名正言顺地把自己这个打工仔给整得死去活来。

    “好一个依法从轻处理。要是我不承认呢,你们是不是准备来个屈打成招了?”夏云杰看着看起来人模狗样的小赵和小孟,心里那仅有一点的侥幸和希望终于彻底破灭了。他知道今天自己若不搬出冯文博的儿子冯正诚或者施展巫门术法,恐怕是脱不了身了。而不管是搬出冯正诚还是施展巫门术法,都是夏云杰所不愿意的。

    但他仅仅只是一位打工仔,除了施展巫门术法或者借助冯正诚的官权,他还有别的选择吗?

    “是又怎么样?”就在这个时候,审讯室的门被打了开来。

    罗大伟手上拎着一根用毛巾裹起来的电棍,嘴角叼着得意的冷笑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他的身后还跟着四位死党,还有李亘宇副大队长。

    夏云杰见罗大伟这群本应该也跟他一样被审讯的嫌疑犯,大摇大摆地走进来,尤其罗大伟手中还拿着根警棍,怒极反笑道:“看来公安局局长的儿子还真是威风,警察同志还真是秉公办案啊!很好,很好。”

    “是很好。听说警棍用毛巾裹起来打人,不会留下伤痕哦,我还没试过呢。”罗大伟见夏云杰手脚都被箍在椅子上,动弹不得了,竟然还敢这么嚣张,冷笑着用警棍拍打着自己的手掌,一步步朝夏云杰走去。

    等走到夏云杰跟前时,突然将警棍抡起来,咬着牙狠狠对着夏云杰的肩膀砸下去,其余人见状不仅没有流露出任何不忍目睹的表情,反倒个个被刺激得流露出兴奋的表情,似乎恨不得自己也拿着警棍揍夏云杰一顿。

    不过他们兴奋的表情转眼间便凝固在了脸上,个个眼珠子凸了出来,仿若见了鬼似的。

    只见手脚都被箍住的夏云杰,竟然连人带着椅子在空中打了个三百六十度的翻转,仿若表演杂技一般。结实的椅子脚,在夏云杰带着椅子翻转时狠狠地撞击在罗大伟的肚子上,下巴上。

    罗大伟一声惨叫,连人带着警棍仰面翻倒在地上,下巴早已经被椅子脚给撞得血肉模糊,鲜血直流。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