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都市无上仙医 >章节目录第29章 当老师或者医生倒是不错
    “艳姐,我临时有点急事要处理,可能要稍微迟一点去上班。”电话很快就打通了,夏云杰简单明了地说道。

    “急事,借口吧?是不是泡上漂亮美眉了?”电话里传来艳姐独有的蛊媚声音。

    听着艳姐的声音,夏云杰脑子里下意识地浮现出艳姐那被短裙包裹着的性感大屁股。这是一位让男人见了,马上会对她的屁股留下深刻记忆的女人,不过却是朵百合花。

    “真有急事!”夏云杰急忙甩掉脑子里那张性感的画面,认真道。

    “咯咯,看把你急的,跟你开玩笑啦!不过尽量八点前赶到。夏天酒吧生意好,人手会有点紧张。”艳姐感受到夏云杰认真的口气,不禁咯咯笑了起来。

    “谢谢艳姐,我一定会在八点前赶过去。”说完夏云杰便挂了电话。

    不过当夏云杰挂掉电话后,发现坐在前排的两个男人脸上都无法克制地流露出无比复杂的表情。

    司机钱有途是怎么也想不通,像夏云杰这样连冯老都要亲自上门接送的年轻人,恐怕整个江州市都没有一家公司能请得起或者说容得下这样一尊大神。可没想到这位年轻人竟然还要上夜班,而且迟到一点竟然还要特意打电话请假,江州市有这么牛的公司吗?

    冯文博同样想不通,在他看来以师叔的本事,就算人们对年轻人有偏见,但只要师叔真肯出手,应该不至于混到上夜班的地步!当然他更好奇师叔现在在哪里上班?从事什么职业?

    不过这话冯文博却是不好问,至少不能当着司机的面问。

    夏云杰自然不会在乎冯文博和钱有途的复杂表情,而且他也没必要向他们解释,挂掉电话后,便独自一人坐在后排位闭目养神。

    刚才一口气连续画了三张符箓,虽然对于他这样境界的巫师来说,并不算什么,但终归也是件耗神耗力的事情。

    夏云杰这番举动在钱有途看来近乎无礼,却也让他越发的震惊甚至近乎心惊胆跳,开车都是如履薄冰,其他书友正在看:。

    近半个小时之后,车子稳稳停在了江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门口。钱有途几乎是下意识地飞快下车,然后恭恭敬敬地帮夏云杰拉开车门,仿若他便是他的老板,江州市市委书记。

    “师叔,真是对不起,因为慧娥的事情还耽搁了您的工作。”在去病房的路上,冯文博很是惭愧地道。

    “伤势不容延缓,工作却可以缓一缓。”夏云杰摆摆手道。

    “谢谢师叔,都是我不对,师叔您明明已经……”冯文博见夏云杰这样说,倒是越发惭愧。

    “过去就算了。”夏云杰笑笑,一点都不介意地道。

    杨慧娥是大学教授,而他是一位小年轻,讲得又是如此荒谬之事,杨慧娥没听从自己的提醒在夏云杰看来再正常不过,相反,如果杨慧娥真的因为自己一句话规规矩矩地呆在家里不出门,那反倒不正常。

    “是师叔。”冯文博点点头,将感激和惭愧深深埋在了心底。

    说话间,两人走进了电梯。

    “师叔,您现在从事什么职业方便说吗?”电梯里很难得地没有其他人在,冯文博犹豫了好一会儿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现在的用人单位都比较重文凭,我只是中专毕业,所以毕业后一时很难找到合适的工作,目前暂时在酒吧里当服务生,不过工资还可以。”夏云杰一脸坦然地回道,倒没刻意瞒着冯文博,事实上他也觉得没有必要瞒他。

    冯文博闻言嘴巴张了张,看着夏云杰半天说不出话来。他做梦也想不到,巫咸门的门主竟然沦落到在酒吧里当服务生的境地,而夏云杰给他的理由更让他感到荒唐到了极点,像师叔这样的人才,竟然因为文凭的缘故而找不到工作!

    “其实我们学校还有医院都需要像师叔您这样医术高明的老师和医生,如果师叔您不嫌弃的话,要不到我们中医学院当个老师或者来附属第一医院当医生?”过了好一会儿,冯文博这才小心翼翼地建议道。

    以他的身份,要想安排个人到学校当老师或者到医院当医生,并不是什么难事,更何况像夏云杰这种医术高明的人。当然如果夏云杰肯到江州大学来任教或者去医院当医生,必然能让江州大学的中医水平更上一层楼,至于冯文博自己当然也会有更多的机会跟夏云杰学习。

    冯文博的话倒是让夏云杰有些意动,自从昨天去了江州大学之后,他就发现自己喜欢上了大学的氛围,如果能在里面当个医学院的老师倒是不错,学习什么的也方便。至于医生也不错,救死扶伤是行善之举,应该能陶冶人的心性。只是在古时候巫和医是不分的,巫既是医,医也是巫,医术也被归类在巫术之中。所以夏云杰可以去学校当个中医老师,也可以去医院当名中医,但为了当年师父的嘱咐,他却不能用医术赚钱。换句话说,他只能免费当个义务老师或者医生,至少这三年之内是如此,而他当务之急是打工赚钱养活自己。

    “当老师或者医生倒是不错,不过我还得打工赚钱。”夏云杰心情颇有些矛盾道。

    “咳咳,师叔,老师和医生的薪水都还不错,比酒吧的收入应该会高不少。”夏云杰的话听得冯文博愣了好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道。

    当然若夏云杰不是他的掌门师叔,不是身怀绝技的奇人异士,一言一行不能按普通人的思维去衡量,恐怕冯文博就不是小心翼翼的解释而是要骂他脑子有问题了。

    酒吧的服务生收入能跟大学老师和医生比吗?至于社会地位那就更不消说了!

    “这个我知道,不过我暂时没打算用医术赚钱,所以恐怕没时间去当个全职老师或者医生,其他书友正在看:。如果让我每周白天抽出个一天半天,那倒是没问题。”夏云杰知道冯文博误会自己了,笑着简单地解释了一句。

    冯文博闻言这才恍然明白过来,为什么刚才夏云杰的话那么“脑残”,为什么师叔的穿着这么朴实,原来他是要以普通人的身份赚钱生活。不过从夏云杰的语气中,冯文博却听出来,夏云杰对当大学老师或者医生都是有兴趣的,闻言想了想道:“其实如果师叔您有兴趣的话,可以来学校当个客座教授或者去医院当个客座医生,或者两者全当也可以。”

    “这样也可以吗?”夏云杰听得一愣一愣的。

    “当然可以,实际上这样我更容易操作。虽说中医有家传师承这一说法,所以在学历上不像其他科目有硬性的规定。但一般情况下如果您要到中医学院当个正式老师或者去第一医院当个正式医生,就算我出面手续还是很繁琐的。但客座教授什么的就简单多了,在这方面国家没有什么硬性规定,一般都是各校自己定的规矩。比如有些学校要求对方必须有教授职称,没有教授职称就不能应聘为客座教授,也有些学校没有这方面规定,所以有些学校就可以自主聘请官员、企业家、发明者甚至明星当他们的客座教授。不过医学毕竟不同其他学科,师叔如果要正式行医,恐怕还得有中医执业医生资格证才行,不知道师叔有没有这个资格证?”冯文博解释道。

    “资格证我没有,需要考吗?如果需要考那就算了。”夏云杰说道。

    虽然在求职打工上,夏云杰可以放下身段,那是因为求职打工时他只是一位普通的打工仔。但说到医术,他却不再是一位打工仔,而是一名巫师。巫师有巫师的尊严,况且夏云杰还是当代巫咸门的门主,让他去考别人或许他会考虑考虑,但要一个半搭子来考他的医术,却是夏云杰无法接受的。

    “不用,不用。”冯文博也就随口一问,闻言急忙摆手道。

    怎么说冯文博也是中医学界的泰斗级人物之一,如今既然知道夏云杰是他的师叔,他哪还能让他的师叔像个刚出师的学徒一样去考中医,这不是打自个的脸吗?甚至就连负责中医医师资格考试的具体工作和实际操作的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人事教育司张副司长都是他的学生。换句话说,负责考试的领导真要考究起来也得管夏云杰叫一声叔爷或者师叔祖,让他去考夏云杰有没有资格行医合适吗?

    “如果不用,那你帮我操作一下吧,老师和医生都当,反正目前来说,我白天还是有时间的。”夏云杰闻言想了想说道。

    听说师叔愿意来学校当老师和医生,冯文博不禁喜出望外,急忙道:“谢谢师叔,我等会就跟学校领导说这件事。”

    “那倒不急,还是等杨教授的伤养好后你再忙这件事也不迟,当然如果麻烦就不要弄了,反正我是无所谓的。”夏云杰摆手道。

    “不麻烦,不麻烦。师叔您肯到江州大学来,那是我们学校的福气,求都求不来的。”冯文博急忙道。

    说话间,两人已经出了电梯,并走到病房门口。

    病房里,冯正诚早已经等得有些心急。刚才医院里的领导还有骨科专家,听说冯书记来病房看望母亲,是来了一拨又一拨。来后,自然免不了对杨慧娥嘘寒问暖一番,并向冯书记汇报她母亲如今的病情形势。

    刚才冯文博寥寥几句,讲得甚是简单。冯正诚对母亲的伤势也没有一个具体的概念,只知道比较严重,需要动手术。如今听了医院的领导和骨科专家们的分析,这才知道母亲的伤势比想象中还要严重,就算动了手术,预后情况也不见得就很乐观。至少以母亲这个年龄,接下来的一年半载生活行动肯定是极其不方便。

    正着急间,总算是看到父亲带着一个年轻人走了进来。冯正诚急忙迎上去,然后朝父亲身后张望了一下,不解道:“爸,叔爷呢?”

    至于夏云杰却是被他直接忽视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