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正文 第18章 看相
    “对,对,杰哥您随便挑,要是店里没有您喜欢的牌子,您跟我说一声,我给您去调货过来。”夏云杰的话虽然听得李诚信满脑子浆糊,看不懂他究竟是什么来头,不过既然强哥这么怕他,对他尊敬一点总没错,闻言便急忙顺着光头强的话说道,其他书友正在看:。

    夏云杰虽然是学校里刚出来没多久,但见李诚信跟光头强混在一起,自然猜得出来这李诚信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这店里的东西也多半是赃物。

    不过猫有猫道,狗有狗道,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生活路子,夏云杰不是警察,他也懒得管这些事情,要不然他们纳税人交钱养那么一帮子警察有什么用?

    不过光头强和李诚信的话却听得夏云杰很不高兴,闻言脸色一沉,冷笑道:“算你的?怎么莫非你以为我冤枉你吗?我说过了,只要你们不找我麻烦,我也绝不会主动跟你们过不去的,这辆车就是你的人偷的,要不然你以为我大热天花这么大的力气找你干嘛?真的想从你身上讹诈出一辆自行车吗?我还不至于这么无聊。现在你给你的人打个电话,问问看昨晚在楠山路bulenight酒吧是不是偷了一辆新的永久牌自行车?”

    光头强常年在道上混,倒也是聪明的人,知道刚才自己那番话激怒夏云杰了,急忙陪笑道:“对不起杰哥,我不是那个意思。这样,我马上打电话。”

    说着光头强便拿出手机给小六打了过去。

    小六就是前天晚上顺了市公安局副局长秦岚包包的那位小偷,他主要负责楠山路那一带。

    电话一接通,光头强就劈头骂过去道:“小六你他妈的昨晚是不是在bulenight酒吧那边顺了一辆永久牌自行车?”

    “妈呀,强哥,您简直神了,你怎么知道我昨晚在bulenight酒吧顺了一辆永久牌自行车,莫非您是活神仙会推算吗?”电话那头的小六,闻言马上夸张地叫了起来。

    不过他的话虽然有几分夸张,但心里确实是很惊讶。要知道,他也是才刚刚知道昨晚一位新收的小弟顺了这么一辆自行车。因为那位是新人,所以就多问了几句,这才知道详细的情况,没想到“日理万机”的老大,竟然也知道了,这就未免太夸张了一些。

    换成平时小六要是这么拍光头强马屁,光头强肯定很开心,但今儿却听得冷汗布满了光头,张口大骂道:“我草你小六,你是不是不想混了,连杰哥的车子也敢顺!马上连人带车给老子滚到大学路的诚信车行来。”

    骂这话时,光头强一颗心那是哆嗦个不停,他怎么也想不通夏云杰又怎么知道车子是他的人偷的,他又怎么知道他今儿在诚信车行,莫非他是活神仙会推算吗?

    光头强脑子里突然想起小六刚才恭维他的话,一颗心更是狂跳不止,光头上的冷汗更是一颗颗精光闪闪地冒出来。

    电话那头小六被骂得不禁傻了眼,他妈的,前天晚上顺了个包,是市公安局副局长的,昨儿顺了辆自行车,竟然又他妈的是什么杰哥的,这究竟是走了什么运啊,偷辆自行车都能遇上个带哥字的人物,这还让不让人活呀,这做小偷的还真他妈的苦逼,干脆转行得了。

    心里骂着娘,嘴巴上小六却急忙道:“是,是,强哥我马上过去。”

    不过小六话还没讲完,光头强已经啪地挂了他的电话。

    “杰哥,真的对不起,手下的小弟不长眼,不知道那辆车子是您的。我已经让他把车子带过来了,您放心,以后您的车子绝对没人敢偷。”光头强抹了一把脑门的冷汗,满脸忐忑地道歉道。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光头强的人竟然敢偷他的车子,夏云杰本来想教训光头强一顿的,但见他又是弯腰又是道歉,而且脑袋瓜上全是冷汗,倒也不好再说什么狠话,闻言摆摆手道:“算了,算了,看在昨天你帮了我一次忙的份上,你也不用叫他过来了,让他把车子送回原地吧。”

    说着夏云杰便站起身子来,朝门口走去。

    光头强见状,暗暗松了一口气,心想,这变态的家伙总算是走了,好看的小说:。

    不过光头强才刚刚一口气放松下来,就见到已经走到门口的夏云杰突然转过身来,盯着他看。

    光头强眼见夏云杰已经走到门口了,却又突然转身,而且还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不禁被看得浑身发毛,心想,这位主不会又改变主意了吧?

    心里想着,光头强急忙走上前去陪笑道:“杰哥,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不错啊光头强,要发一大笔横财了!不过,我这里有句忠言送给你,邪门歪道终究不是长远之计,也是有损阴德的,迟早会有牢狱之灾,发财之后还是好好走正道。”夏云杰却没有吩咐他什么,而是深深看了光头强一眼,语重心长地说了一句之后,这才转身大步离去。

    看相算卦其实是一门非常深奥的术法,绝不是一些相书上写的,根据一个人的面部十二宫等表面特征就能把一个人的凶吉财运,前程往事,甚至家里几口人,田里几亩地等等全都推算出来。若真是这样,相术算卦未免也就太简单了,只要是个人买本看相算卦的书,就能对照着书籍当相师了。而若真按相书上写的那样,那些什么克夫、克妻相的人就不用找对象了。当然相书也并不是全无道理,有句话叫相由心生。一个人相貌若是很凶恶,他凶恶的概率相对来说会比面目慈善的人高一些,所以有时候在一个人的面相上或多或少能看出一些东西,但若说要用这些东西来断定一个人,就未免入了歧途,想当然了。而真正的相师,看的绝不会仅仅是这些表象,而是看相时需要配以独门心法。比如人们常说的印堂发黑,这印堂发黑凭肉眼却又如何看得出来,只有真正的相师才能通过独门心法才能看得出来,这些都是要消耗法力的。故,传说中一些厉害的相师,都有每日算卦不过三的规矩,一方面是担心泄露天机遭报应,另外一方面却也是因为看相是一门损耗心神法力的苦力活,并不是随便看上几眼就能把一个人善恶凶吉,家庭背景什么看出来的。哪怕夏云杰这等已经得传了巫咸门独门卜筮相术的巫师,若不心运转独门心法,却也是根本无法从一个人的面相判断这个人的具体情况。

    当然所有事情都有例外之处,就像光头强今天的情况,夏云杰虽然没有特意运转独门心法帮他看相算卦,但凭敏锐的直觉还是感受到了他财帛宫处金光冲天,气运十足,判断出他最近要发一笔大横财。光头强这种情况,就如一个病人两眼红肿,别说医生,就算普通人也能看出来他的眼睛有问题。但如果病人没有这些特征,恐怕就算医生也是需要借用特殊的医疗设备才能诊断病人的眼睛出了什么问题。所以夏云杰如今虽然以一个普通打工仔的身份赚钱养活自己,平时绝不轻易动用巫门卜筮相术帮人看相算卦,但遇到今天这种情况,却是无需施展独门心法,却也能看出个大概来,这才特意在临走前点拨了光头强一下,也算是劝人为善积点德了。

    光头强自然不知道夏云杰乃巫门中最擅长卜筮相术的巫咸门当代门主,乃是当今世上真正卜筮看相的高手,闻言表面上连连点头说着“是,是”,心里却不以为然地道:“切,你以为我想走歪门邪道吗?我要真有一大笔钱,你以为我不想干一番正经事业吗?”

    出了自行车行之后,夏云杰就不再去想光头强的事情了,反正路是他自己的,若肯听他的忠告,以夏云杰刚才临走前特意用独门心法仔细看到的面相,光头强的财运走势应该非常强的,以后钱途光明。当然事无定论,一个人的面相并不能决定一个人的前程,只能说光头强若选对了路,他的财运会比常人强很多,反之,就会应了夏云杰的话,终难逃牢狱之灾。

    一个人走在街上,经过江州大学校门口时,想起自己长这么大还没迈进过大学校门,夏云杰决定进江州大学逛一逛。

    江州市是江南省数一数二的经济强市,高校数量在全省也仅次于省会海州市,不过综合性重点本科大学就只有江州大学一所,其余重点大学几乎全都集中在省会海州市。而江州大学之所以能成为重点本科大学,主要原因是因为它中医学院的师资学术水平都位列全国医学院前列,其中医学院老院长冯文博教授更是中医界的泰斗级人物。

    夏云杰初中毕业后就去读了中专,连读高中考大学的机会都没有,自然不会去关注这些,他只知道江州大学是整个江州市最大最有名的大学。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