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正文 第16章 禹王诀
    随着东来紫气源源不断地从天的东边贯入泥丸宫,泥丸宫中的古鼎光芒也越来越盛。鼎底接东来紫气,仿若接通了源头一般,渐渐满溢,接着便有一缕缕黄色气流从鼎口沿着人的经脉血管从上而下流淌,很快便流遍了周身。

    此时如果把泥丸宫比作大海,把身体比作大地,那一缕缕从泥丸宫中流出来的黄色气流便是一条条的河流,其中有九条“河流”最为宽敞,这九条分别通向了手腿四肢还有心、肝、脾、肺、肾五脏。又有无数“分支小河”从这九条“主干河流”上分出,密密麻麻遍布“大地”。

    在九条“干流”流经的手腿四肢还有心、肝、脾、肺、肾五脏中,在两臂中竟分别也有一尊古鼎,那鼎也是黄色的,高大坚固,散发着一丝悠古沧桑,还有让人心悸的可怕力量气息。古鼎吸收着黄色气流和朝手臂散发着黄色气流,不断滋润着手臂的血骨,而双腿还有五脏却没有古鼎。

    修炼中,时光飞逝,转眼间卯时已过。

    夏云杰缓缓睁开了双眼,脸上流露出一丝忧喜参半的表情。

    喜的是,一个时辰的修炼,夏云杰感觉到自己似乎离地巫二鼎后期境界又近了一步,进步神速,忧的却也是这个。境界提升的越快,他就越担心自己的心境控制不住力量的暴涨,这也是他师父所担心的。要知道,一个人的力量越大,为善自然可造福天下,但一旦为恶却同样可以祸害天下。为何中国的历史从不乏暴君,就是因为他们的心境无法控制住他们手中那可怕的权力。

    夏云杰出身普通,只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并没有什么造福天下的伟大志向,只想小日子过得滋滋润润就可以了。但他自小便受他师父谆谆教诲,父母亲也同样是淳朴善良的人,却更不愿意自己被自己的力量所绑架,成为一位仗着力量为所欲为的人,所以境界的快速提升,看似喜事,但也加剧了夏云杰心头的无形压力。

    只是他身负上古巫王夏禹的血脉传承,血脉觉醒时,大脑里还莫名传承了夏禹所修炼的“禹王诀”。所以夏云杰虽然师从巫泽,修炼心法却是“禹王诀”,巫泽除了传他一些巫门术法,更多起到的是领他入门,帮他解惑的作用。也正因为如此,夏云杰修炼的速度神速,在他十四岁那年修为便超过了他的师父,而那一年他师父已经一百一十八岁。如今夏云杰更是已达地巫二鼎中期境界,离地巫三鼎境界也不过只有一两步之遥。若以修真者境界来衡量,地巫三鼎便相当于金丹期。若哪日真踏足“金丹大道”,在如今道法没落的年代,绝对是极其恐怖的存在。

    不过传说巫族乃是盘古大帝血肉和天地混沌元气所化,巫族修炼更崇尚的是肉身修炼和力量,不像修真者重炼气修元神而轻肉身,故巫族不像修真者结金丹生元婴,而是将天地灵气经丹田转为巫力,滋润淬炼筋骨血肉,最终在四肢五脏中铸就蕴藏着可怕力量的巫鼎。每铸就一尊巫鼎,肉身和巫力便都强上一分。夏云杰如今已经在双臂修成两尊巫鼎,已经是地巫二鼎中期之境,一旦夏云杰在四肢五脏都修成巫鼎,便是地巫九鼎之境,再修炼下去便能如仙人一般白日飞升。当然不管是巫族还是修真者二者修炼的最终目的都是想肉身不坏,灵魂不灭。

    丹田有上、中、下之分,其中以上丹田也就是泥丸宫最难修炼,相关功法也最玄奥。夏云杰得巫王夏禹传承,修炼的是以泥丸宫吸收天地灵气并转为巫力的“禹王诀”,乃上古巫族最厉害的玄功之一。

    当夏云杰收功起身,他印堂处的漩涡便渐渐逝去,那尊倒置的古鼎印记也渐渐隐去,但泥丸宫内却依旧有个人肉眼看不见的漩涡在缓缓的转动着,漩涡一半阴暗一半光明,仿若一阴阳太极图,将一丝丝天地灵气吸入并储藏与泥丸宫中,。

    夏云杰习惯性地摸了下额头印堂处,眼中流露出一丝坚定执着的目光。

    我必驾驭力量而不是力量驾驭我!

    心里默念着这份坚定,夏云杰带着龟壳起身出了卧室,洗漱一番,又自己煮了一碗面作为早餐,这才出了房间。

    虽才早上八点,但太阳已经晒烤着大地,今天又是炎热的一天。

    夏云杰站在小区门口,手中拿着龟壳,一缕别人看不到的红光从龟壳射出指向东方。

    夏云杰见状便顺着红光指示的方向,一路往东方走去。大概走了四十来分钟,红光定在了一家名为诚信自行车车行。诚信自行车行不远处便是江州市唯一一所重点本科高校,江州大学。

    诚信自行车行门面还挺大的,店里和门口摆放着许多车子,有新车也有旧车。因为不远处就是江州大学,来这里买车的大多数是大学生,不时可以看到有大学生模样的年轻人在店里进进出出。有买新车的也有买旧车的,而且因为大学生一般手头都比较拮据,买旧车的人似乎比买新车的人还多一些。

    店里有一男一女两位营业员在忙活着,但却没看到光头强在店里。

    不过夏云杰却毫不犹豫地朝店里走去,见有顾客上门,而且看年龄又是一位大学生,那位女营业员马上面带甜甜的笑容迎了上来道:“这位同学要买车吗?我们新车旧车都有,而且价格也实惠。”

    女营业员扎着马尾巴,容貌虽说不上多漂亮,但看起却很干净很青春,而且胸部丰满,往跟前一站,胸器逼人,对于尚在上大学的男生来说杀伤力还是很大的。刚才夏云杰还没到店门口时,就看到一位男生在女营业员的游说下很干脆地掏钱买车,不过掏钱时双目却是忍不住偷偷瞄向她的胸部。而女营业员显然也很清楚自己胸器对男生的杀伤力,所以跟夏云杰说话时,不仅脸上带着甜甜的笑容,胸部也故意逼得他很近。

    按往常的经验,男生面对这样的情形,总是心猿意马,本是准备来看看再货比三家的,这时也会因为她的缘故而选择了在诚信自行车行买车。

    只是很可惜,夏云杰今天不是来买车的,而是来找车的,况且这两天在酒吧里跟程娉肢体碰触多了,对女孩子也有了一定的免疫力,战斗力比那些未出校门的纯情男生还是强上一些的,所以闻言并没有回答,而是朝店面的后墙看去。

    那里有一扇门,门后面有一条通道,通着老板办公室。

    女营业员见夏云杰竟然对她的胸器视而不见,倒是微微有些不服气,刚准备再开口说话,夏云杰已经指了指店面里的后门道:“我找光头强。”

    女营业员显然知道光头强是谁,闻言眼中情不自禁闪过一抹诧异的目光。因为夏云杰年纪轻轻,人长得也有些帅,整个人的穿着打扮也很干净,一看就不像是一个在道上混的人,最关键的是,夏云杰竟然直接称呼光头强而没有叫强哥。要知道,光头强虽然在江州市道上算不上什么大人物,但怎么说手底下也有二三十号的人,一个看起来顶多也就二十出头的小伙子竟然直呼其名,却未免有些夸张和不懂规矩。

    不过女营业员很快便给自己找了一个很合理的解释,那就是眼前这位小年轻应该是刚从家乡里出来,准备跟强哥混的新人,所以还不懂规矩,身上也没有那种在道上混的气息。

    “你是说强哥吗?”想明白了之后,女营业善意地提醒道。

    “是的。”夏云杰点点头道。

    “对了,你叫什么?”女营业员见夏云杰真的是来找光头强的,问道,心里却不禁暗暗叹气可惜了这么一个大好年轻人。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