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正文 第15章 卜筮之术
    readx();    “报什么警呀,又不是汽车被偷,警察才不会管呢!自认倒霉吧,阿杰!”乌雨琪闻言拍了拍夏云杰的肩膀,一副节哀顺变的表情道。

    乌雨琪的话无形中抬高了张小俊的身价,因为他是开汽车的。张小俊闻言故作一脸认真的点点头道:“那倒也是,报了也是白报,自行车又不值几个钱。对了,阿杰你也别难过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本来张小俊想追程娉,夏云杰倒也觉得没什么,这是他的权力。但他老是拿他开涮,夏云杰心里终于还是被勾起了一丝火气,闻言不冷不淡地道:“没事,可能是有人刚好需要一辆自行车代步,借用一下,明天就会还回来的。”

    “咯咯!阿杰你还真阿q耶!”乌雨琪等人闻言都以为夏云杰是自我安慰,全都咯咯笑了起来。而张小俊也跟着笑起来道:“那倒也有可能。不过阿杰,以后还是坐公车来上班吧,或者多买几把锁,这大晚上的自行车停在外面很不安全的。这样,看在你今晚损失惨重的份上,要不俊哥我就捎你一段?”

    “谢谢俊哥,以前我坐过一位朋友的车,他的车子开到一半爆胎了,差点出了车祸。他的车跟你的一样也是日本车,所以我一向不喜欢坐日本车。”夏云杰说着还特意用脚轻轻碰了碰丰田车的轮胎。

    夏云杰的表现一直都很老实,透着一丝刚出校门的学生所特有的腼腆,所以乌雨琪等人也都没听出夏云杰话语中的嘲讽之意,还以为真有那么一回事,闻言全都咯咯笑地白了他一眼道:“你还以为日本车的轮胎都是豆腐做的呀?遇上一次已经很难得了,还每次都遇上呀!”

    “那可不一定,反正我心里总有个疙瘩,觉得日本车不安全。”夏云杰一脸认真地道。

    乌雨琪等人见夏云杰那副认真老实的样子,十足像个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的胆小鬼,全都忍不住冲他丢白眼,而张小俊已经听得脸都变黑了,阴着声音嘲讽道:“不安全?知不知道这车子值多少钱?你要干多少年才买得起?”

    说完,张小俊便用力一踩油门,车子朝前蹿了出去,而就在这个时候,夏云杰嘴角闪过一抹诡异的笑意,贴着大腿的手指在黑夜中捏了个法诀。

    “嘭!”一爆破声,丰田威驰才刚开出十多米,后台突然爆胎了!

    夜一下子似乎安静了下来,乌雨琪等人都像是见鬼了似的,看看停在不远处的银色丰田威驰,又看看夏云杰,一脸的不可思议。

    这家伙的嘴巴也太毒了吧,刚前一秒钟说爆胎,这后一秒钟竟然果真爆了!

    “你看,我说日本车不安全吧,还好没上高速,要不然可就危险了!”刚才下了一记“暗脚”的夏云杰见乌雨琪等人看向自己,摆出一副专家的样子说道。

    因为事实就摆在面前,而且这前后发生的时机又如此的具有冲击力,所以乌雨琪等人闻言全都下意识地连连点头,心想,以后还是尽量不要坐小日本的车子。

    这一刻,她们还真觉得夏云杰身上笼罩了一层专家的光辉,不,是“神棍”的光辉。

    正当乌雨琪等人点头时,张小俊已经阴沉着脸从车子上下来,走到后面,用脚踢了踢已经完全瘪了气的后轮胎,心里那个窝火啊。这轮胎迟不爆,早不爆,偏生在这个时候爆,这不是活生生的打脸吗?

    可窝火归窝火,发生这种事情,他也只能自认倒霉。凌晨两点半,也只能苦逼地从后备箱里拿出千斤顶开始干起卸轮胎的苦工,准备换上备胎。

    程娉看着空荡荡的街道上,一辆车子孤零零地停在马路边上,一向英俊潇洒的张小俊在卖力地干着活,看起来格外的可怜苦逼,忍不住用手指点了下夏云杰的脑袋嗔怪道:“你这个乌鸦嘴!”

    其余人闻言也全都白了夏云杰一眼,显然也都觉得张小俊车子爆胎的缘故,跟他的乌鸦嘴有关。

    “这可不关我的事情,我只是就事论事,没想到他的车子这么不争气。”夏云杰很无辜地耸耸肩,然后打了个哈欠道:“很迟了,我得赶回家睡觉了。”

    夜很静,夏云杰的话回荡在夜空下很清晰,但落在张小俊的耳中却很刺耳,因为深更半夜他还得苦逼地换着轮胎。

    没了自行车,夏云杰只好转了两趟公交车回到了徳雅小区。

    回到房间,洗漱冲澡,当一切事情做完时,已经差不多快凌晨四点了。

    见再过一个小时就是卯时,夏云杰也懒得再睡觉,以他如今的修为境界,就算十天半个月不睡觉也没什么问题。

    盘坐在床上,夏云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婴孩的巴掌般大小,色泽黝黑古朴的龟壳。龟壳上面密密麻麻刻了许多线,仔细一看却是一个形似阴阳太极八卦的图案,只是歪歪斜斜的,并不像街头算命先生摆在摊头布上那么中规中矩。

    夏云杰手中这龟壳乃是他师父巫泽传给他的,据巫泽说这龟壳是传自他的祖先巫咸,而巫咸则是传说中创出以龟壳作卜,用竹段一劈为二成卦,将草蓍作笺为筮的第一人。而后来的周易卜卦从某种角度上讲,都是源于巫术的卜筮之术。只可惜,巫族衰落,很多人只知周易卜卦却不知其根源,很多人更是把巫术归类到邪恶之术,一想起巫术便想起装神弄鬼,样子丑陋无比的巫婆。到了巫泽这一代,真正懂巫族卜筮之术的人更是几近绝迹。

    拿着龟壳,轻轻抚摸着上面透着悠古沧桑气息的龟纹,夏云杰情不自禁想起了逝去的师父,想起了他近乎诡异的卜筮之术。

    好一会儿,夏云杰才收起情绪,双目远眺星空,在黑夜中那双眼睛精光闪耀,好似能穿过漫漫黑夜,看透浩瀚的星空。几乎同时,夏云杰手中的龟壳亮起一层朦胧的光芒,龟壳上面那密密麻麻的线条若隐若现,或明或暗,甚至隐隐中还有声音从龟壳上发出来,在黑夜中似乎在述说着什么。

    传说中龟是有灵性的生物,古人便用龟壳作卜,占卜时,把龟壳放在火上炙烤。炙烤时,龟壳会炸然有声,称为“龟语”,而同时龟壳又会呈现出或长或短,或直或曲的裂缝,便是龟卜之形。占筮者便以此来预测凶吉,推演前程往事。

    夏云杰此时便是以龟壳作卜,不过他的手法却是高明许多,直接以巫咸门独门心法将巫力输入龟壳,推演自行车失窃之事,却是根本无需将龟壳放在火上面炙烤。

    巫泽只是不允许夏云杰用巫门术法谋取钱财权势,却没有禁止他使用巫门术法。这自行车乃是夏云杰斥“巨资”勾得,买了还没一天就被人偷了,夏云杰自然不甘心。况且夏云杰表面上谦虚老实,任劳任怨,但身为巫咸门一代门主,上古巫王夏禹的血脉传承者,夏云杰骨子里却是有着一股常人所不知道的傲气。那小偷偷谁的自行车不好,竟然偷到了他的头上,夏云杰又岂肯就此罢休?

    “咦!”时间悄然流逝,黑夜中突然响起夏云杰的惊讶之声,却是他推算到自行车失窃竟然跟光头强有关。

    “这家伙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痛,竟然又偷到我的头上来,莫非我前世跟他有仇?”夏云杰摇了摇头,起身拉开床头柜,从床头柜里拿出一条金项链。

    这条金项链正是前天光头强戴在脖子上的那一条,上面还隐隐沾了一丝光头强从头上流下来的血。

    “还好,当时偷懒了一下,没把这血迹给洗掉,要不然茫茫人海中,想推算出光头强的位置恐怕要耗大力气才行。”夏云杰看了眼金项链上那一丝血迹,自言自语着把金项链放在了龟壳上面。

    接着又像之前一样,夏云杰双目眺望星空,手却拿着龟壳,一丝丝巫力输入龟壳中,龟壳再次亮了起来。黑夜中那光竟然吞噬了那抹血迹,不消片刻,在金项链上竟然再也看不到那一丝血迹。

    金项链上的血迹消失后,夏云杰也收回了目光,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意,自语道:“光头强,且容你再潇洒一会儿,等天亮了后,我再去找你。”

    说完夏云杰把龟壳和金项链收了起来,然后和衣躺在了床上,等时间到了卯时时,便坐了起来,面朝东方,开始了新的一天吐纳天地灵气。

    当夏云杰开始修炼时,东方,那片红霞之后,就像往日一样隐隐一亮,有一道紫光从那红霞后面透射而出,直奔夏云杰而来。

    那紫光正是卯时旭日东升时,天地所产生的灵气,也被称为东来紫气。

    那东来紫气贯入夏云杰的印堂,印堂像昨日一样再次显出一个漩涡,漩涡中那座倒置的古鼎开始绽放出光芒。几乎同时夏云杰的泥丸宫一下子便亮了起来,光芒满天,仿若黑暗的房子突然被一盏明灯给点亮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