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都市无上仙医 >章节目录第12章 有车一族
    夏云杰倒是不担心会闹出人命来,他是地巫二鼎中期境界的巫师,若按修真者的境界来划分,便是筑基中期境界的修士,目光如炬,陆宏会不会被打死打残,他心里有数得很。不过这里毕竟是市区,人来人往甚多,当陆宏鬼哭狼嚎时,已经有不少人开始注意这边了,夏云杰倒也不想把事情闹大。况且就陆宏这熊样,夏云杰知道这么一打,估计给他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再来纠缠邵丽红。

    要知道,邵丽红现在可是黑社会老大的女人!

    “行了光头强,好看的小说:。”夏云杰松开邵丽红的纤腰,气派十足地摆摆手,然后才慢腾腾地走到陆宏跟前。

    看着夏云杰不瘦不胖也不魁梧的背影,邵丽红的眼中流露出一丝迷茫之色,因为当夏云杰松开手时她突然意识到刚才夏云杰搂着自己腰身的时候,自己竟然没有感觉到一丝反感不适,甚至现在似乎还有那么一点点失落。

    可这怎么可能呢?自从七年前陆宏这个赌徒赌红了眼,竟然要逼她去跟别的男人睡觉时,她对男人的兴趣便开始转向了女人,甚至当男人的手碰到她身子时,会让她情不自禁地感到一丝不舒服。

    可刚才……

    当邵丽红看着夏云杰眼中流露出一丝迷茫之色时,夏云杰已经走到了陆宏的面前。

    被光头强等人一阵拳打脚踢之后的陆宏就像刚刚被人强暴了的无辜少女一样,蜷缩在地上,抱着脑袋浑身瑟瑟发抖,根本连看夏云杰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这次先放你一马,不过你记住,要是下次再敢出现在红姐面前,就没这么便宜了!”说到这,夏云杰顿了一顿,然后突然抬脚踢了陆宏一脚,冷喝道:“滚!”

    陆宏被夏云杰这脚虽然踢得剧烈一疼,但却半点也不敢迟疑,急忙忍着痛,连滚带爬地走了。

    目送陆宏头也不回地滚蛋,夏云杰这才转向邵丽红。见夏云杰转向她,邵丽红红唇微张,刚要开口道谢,夏云杰已经笑呵呵地道:“这里人多,红姐没事了,你先忙去吧,我跟强哥他们唠叨几句。”

    听夏云杰说还想跟自己几人唠叨几句,光头强等人心里直打鼓,尤其光头强再次下意识地摸了下脖子上新买的金项链,眼中流露出一丝惋惜之色。

    看来今天又得破财消灾了!

    没了突如其来的艳照威胁,邵丽红此时已经恢复了女强人的冷静。她自然不会跟陆宏一样傻乎乎地认为夏云杰是黑社会老大,这是现实生活又不是小说,夏云杰真要是黑社会老大又怎么可能跑到她的酒吧当实习服务生呢?况且他今年才刚刚中专毕业。至于强哥他们是谁?又怎么刚好在这个时候冒出来?又怎么会叫夏云杰大哥?邵丽红心里虽然有些好奇,但知道现在关注这里的人多,不是问的时候,闻言点点头很干脆地道:“那行,我先走一步。”

    说完又冲光头强等人点点头道:“强哥,今天谢谢你们了。”

    “不客气红姐,您慢走。”光头强等人急忙客气道。

    邵丽红闻言再一次冲光头强等人点点头,这才转身朝停在咖啡店前的白色宝马车走去。

    美女香车!看着邵丽红这等都市白领丽人味道十足的女人开着白色的宝马车而去,光头强等人再次忍不住对夏云杰这个变态的小年轻心生高山仰止之意。

    看看人家,最多也就二十岁,身手好不说,马子都是开宝马的漂亮少妇!自己这群人跟他一比,这些年简直混到狗身上去了。

    心里想着,光头强忍不住冲夏云杰竖了下大拇指脱口道:“杰哥,红姐真漂亮,您真牛逼!”

    虽说光头强等人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今天毕竟跟自己合演了一场戏,要不然像陆宏这种无赖除非夏云杰施展巫术吓唬或控制他,否则跟狗皮膏药似的,还真不好收拾,所以光头强虽然马屁拍在马腿上,夏云杰也懒得跟他一般计较,闻言道:“今天谢谢你们了,散了吧。”

    光头强等人见夏云杰竟不仅没打他们钱袋子的主意,而且竟然还开口说谢谢,真是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急忙道:“杰哥您客气了,您客气了。”

    说完光头强等人赶紧脚底抹油,转身快步朝停在小饭店门口的金杯车走去,好看的小说:。

    不走快不行啊,万一这变态的家伙改变了主意,再打劫他们一次,他们连哭都没地方哭去。

    夏云杰见光头强等人坐上金杯车,一溜烟就没了影子,不禁哭笑不得地摇着头往自己停自行车的地方走去。

    骑上自行车,夏云杰再度慢悠悠地朝楠山路骑去。

    快到bluenight酒吧时,刚好程娉也从公交车上下来,见夏云杰迎面骑车而来,脸上不禁露出开心的笑容,举手冲他挥了挥。

    夏云杰看到程娉脸上的笑容并冲自己挥手,心里头不禁感到一丝温馨,用力踩了几下脚踏,便飞似地冲到她的跟前,然后一个优美的动作翻身下车。

    “不错嘛,成有车一族了!”程娉见夏云杰翻身下车,拍了拍崭新的车座位,笑嘻嘻道。

    “那是,怎么说也是每天晚上都来酒吧泡吧的人,怎么可以没车呢?”夏云杰把下巴一扬,很拽地道。

    程娉闻言先是微微一怔,随即咯咯笑了起来,还顺手亲昵地打了夏云杰一下。

    把车停好,两人有说有笑着进了酒吧。推门进去的时候,酒吧里的工作人员已经七七八八来得差不多了。不过因为还没到营业时间,不少人正围在吧台前,艳姐也在。吧台后面,一位扎着辫子的英俊小生正在玩着花式调酒。几只白色的酒瓶似蝴蝶般于手上、头顶、身后上下翻飞,划出一道道美丽的弧线,不时迎来阵阵喝彩声。

    “他叫张小俊,是我们酒吧另外一位调酒师,昨天有事情没来。他花式调酒的技术很厉害,人又长得帅,是我们酒吧里的台柱之一,有不少人尤其是女人都冲着他来我们酒吧。对了,他的工资也是我们中最高的,每个月的收入差不多有八千!”见张小俊在表演,程娉挨近夏云杰,红润的嘴唇凑到他耳边低语道。

    2003年江州市的工资普遍不高,八千块一个月绝对是打工仔中的高收入者,夏云杰闻言不禁有些动容道:“这么高!”

    “是啊,羡慕吧,又能赚钱又有女孩子主动倒贴!”程娉斜了夏云杰一眼,低声道。

    “没什么好羡慕的,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路子,做好自己才是最关键。”夏云杰笑道。

    程娉闻言颇有些惊讶地看了夏云杰一眼,但嘴巴上却道:“虚伪,你们男人哪个是不爱钱不爱女人的?不过,可惜要想成为一名出色的花式调酒师不仅要对酒很了解,而且在技巧上也需要有一定的天赋,要不然以你的外形,去当个花式调酒师倒是不错的选择,至少比干服务生有出息多了。”

    “我觉得干服务生也不错。”夏云杰闻言不置可否地笑笑,那些花俏的动作对于他而言还真算不了什么,更复杂更炫目的花俏动作他自信也能轻而易举地玩出来。倒是对酒的了解,他确实比较缺乏,真要想成为一名出色的花式调酒师,还得花一些时间和心思在酒上面。不过这些都不是问题,最大的问题还是夏云杰并不想长期混酒吧。

    酒吧是个灯红酒绿,纵情声色的吵杂场所。在这里看到的几乎都是人们放纵的一面,夏云杰并不喜欢这样的工作和这样的工作环境,无非生活所迫,这才暂时先在酒吧里混着。

    “没出息!”程娉见夏云杰竟然一点志气都没有,忍不住用手指头点了下他的脑袋,白眼道。

    正在这时随着吧台后酒瓶的几起几落,一杯鲜红美艳的鸡尾酒魔术般“变幻”而出。张小俊拿了颗樱桃点缀在杯上,然后面带迷人的微笑把酒推到程娉的面前,用充满磁性的声音道:“红粉佳人,送给我心目中的红粉佳人!”

    说时张小俊还故意看了跟程娉挨得比较近的夏云杰一眼,眼里带着一丝示威挑衅和不屑。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