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上仙医 > 正文 第8章 巫王夏禹传承
    夏云杰当然不知道那位女精英竟然就是在江州市黑白两道有冷面罗刹之称的市公安局副局长秦岚,此时他正抱着秦岚爬楼梯。好在半夜三更的楼道里没有人,要不然看到夏云杰抱着个女人回家,铁定要误会。

    进了屋,夏云杰把秦岚放在客厅的沙发上,然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抱一个女人爬楼梯其实并不累,累的是不让自己胡思乱想。可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抱着一个熟透了的诱人娇躯要想不胡思乱想,这却需要很强的意志力。

    长长松了一口气之后,夏云杰这才再度看向秦岚。不看不要紧,这一看,夏云杰情不自禁心跳加快,却是不知道何时,秦岚衬衫胸口处的纽扣蹦了开来,露出了被性感胸罩束缚住的丰满。虽是平躺着,那两个肉球却依旧巍颤颤,像两座山峰一样耸立着。

    吸气呼气,再吸气呼气,夏云杰终于艰难地把目光从秦岚那两座半遮半掩的玉女峰上挪开,然后飞快地回到自己的房间,拿了一条被单过来,横盖在她的腹部,然后又帮她打开客厅的电风扇。

    做完这一切之后,夏云杰发现自己竟然已经满头大汗了。这让夏云杰暗自摇头不已,他可是地巫二鼎中期境界的巫师,早已经寒暑不侵了啊,没想到今天却因为女人的缘故,竟然弄得满头大汗。

    摇着头,暗自鄙视着自己,夏云杰在浴室里冲着冷水澡。只是光着身子冲澡时,想起客厅里还躺着一位漂亮、娇躯成熟得就像水蜜桃般的女人,却是越冲身体越燥热。

    冲完澡,回到自己的房间,夏云杰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这时已经是凌晨三点了。

    脑子里一会儿想起帮程娉医治脚伤的事情,一会儿想起酒吧的事情,一会儿又想起外面那个女精英,感觉来江州市一个多月的经历似乎都没有今天这么丰富这么刺激。

    想着想着,不知不觉中夏云杰进入了梦乡,。

    早上五点,卯时,正是一日中旭日东升,紫气东来,万物茂盛生长之际,也是一日中修炼的好时光。

    夏云杰准时从睡梦中醒过来,起身遥望一眼东方,然后面朝东方而坐,仰天吞吐着气息。当夏云杰吞吐气息时,天的东边,似乎有道紫光从那微微抹上一层红色的朝霞后面朝夏云杰射了过来,没入两眼之间,印堂之中。

    当那紫光源源不断没入夏云杰印堂时,他的双眼之间竟然显出了一个漩涡,仿若开了一只眼睛。渐渐地,随着紫光源源不断地贯入,漩涡中亮起了一团光芒,那光芒竟是一座古色古香,带着无尽岁月沧桑,倒置着的古鼎。鼎上雕刻着许多透着神秘而古老气息的图像符文。

    一个时辰之后,七点,夏云杰缓缓张开了眼睛,然后起身站在窗口遥望东方,手习惯性地摸了摸额头那个正渐渐隐去的古鼎,思绪却飞到了十一年前的今天,那一年他九岁。

    夏云杰出生在江南省江州市尚阳县一个夏姓村庄,村里的老人说,他们的祖先便是夏王朝的第一位天子夏禹。

    传说中,上古巫族乃盘古大帝血肉和天地混沌元气所化,有通天达地,掌控天地万物之大能。又有传说,治洪水,划九州,铸九鼎,建立夏王朝的大禹便是上古一代巫王。

    对于这些传说,在九岁之前,夏云杰一直都当神话故事来听,而且还是听得津津有味。直到九岁的某一天,当他重病快要死,遇到了他的师父,一位瘦骨嶙峋的老巫师之后,他才知道,那些传说或许并不准确,但也并不全是神话。

    因为现在他就是一位巫师,而且还是真正传承了夏禹血脉的巫师。也正是那次重病之后,他的印堂处便多了一个淡得让人根本注意不到的古鼎形状的印记,每当他修炼时,那古鼎就会散发出光芒,他师父说这便是他夏禹血脉觉醒后的印记。

    巫师境界的划分很简单,分四大境界:地巫、天巫、玄巫、大巫。

    巫,上一顶天,下一立地,有通天达地之大能。地巫顾名思义,立足于地,却尚未有直通上天之能。只有达到天巫之境,方才能破开虚空而去,达通天达地之境,玄巫、大巫则是更高层次的存在。巫师的每一大境界又从一到九细分为九鼎,九鼎若再细分,还可分为初、中、后三期。巫王顾名思义是巫族之王,也是最厉害的大巫。

    传说中,治洪水,划九州,铸九鼎的夏禹便是上古一代拥有大神通的巫王,巫族也在那时达到了鼎盛时期。夏禹之后,巫族便走向了衰落,而道佛两教吸纳了部分巫族的道法之后开始走向繁盛,当然随着地球灵气逐渐消逝,道法失传,现在道佛两教同样衰落得一塌糊涂,真正懂得修炼之道的人几乎已经无处可寻。所以从某种角度上讲,巫也是道佛两教的起源之一。

    夏云杰的师父姓巫,单名一个泽。据他说他的祖先是上古大巫巫咸,最善卜筮相术,也懂巫医、堪舆、驱鬼、破邪、除虫等术。巫泽救夏云杰之命收他为徒之后,自知元寿将尽,倾其所能将平生之术传与夏云杰。夏云杰身负上古巫王夏禹血脉传承,果然不负所望,在巫泽离世时,夏云杰不仅在修为上早已经超过他,就连巫泽最擅长的卜筮相术,夏云杰也已经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也正是因为这样,巫泽担心夏云杰年轻气盛,况且传说中巫族乃是盘古大帝血肉所化,天生匹夫血性最重,若夏云杰年纪轻轻便以巫门术法直接赚取钱财权势,时间一长难免沉迷权势财利,心生狂傲,无视他人生死,轻则造成社会动乱,重则会大造杀孽,血流成河,生灵涂炭。巫泽这才在临死前,千叮万嘱夏云杰务必在他死后三年之内要老老实实像个普通人一样打工赚钱养活自己,以求锤炼他的心性。

    想起师父,夏云杰下意识地转了转左手小指上的一个古朴银色戒指。戒指上刻着一座仙灵之气萦绕的山峰。

    道教有全真教、正一教等之分,巫门同样也有巫咸门、巫真门、巫古门等门派之分,只是巫门历史年代太过久远,在夏禹之后便走向了衰败,到如今已经没有几人知道巫门的存在与否了,好看的小说:。而巫泽传给夏云杰的这枚戒指,便是鲜少有人知道的巫门中的巫咸门门主的信物。只可惜巫咸门走到近代本就已经人才凋零,却又接连经历了连年战乱和后来的文化大革命,巫咸门门人死的死,散的散。所以巫泽说起来是一门之主,好似很威风,其实也就“光棍司令”一个。巫泽传门主之位给夏云杰时,还曾特意以巫咸门独门卜筮之术推算过,不过卦象却很模糊,只能推算出巫咸门除了夏云杰之外,这一脉应该还有其他门人幸存与世,具体还有多少人,又身处何方就不得而知了。

    好在不管巫咸门如今境况如何,总算巫泽在离世前收了夏云杰这样一位身负上古巫王夏禹血脉传承的关门弟子,在他身上巫泽看到了巫咸门乃至整个巫门的崛起,所以巫泽走得很是欣慰,倒也没多少遗憾。

    “师父,您放心,我一定会牢记您的教诲!”手轻轻转动着左手小指上的戒指,夏云杰心里暗暗坚定道。

    心里默默坚定地说了这句话之后,夏云杰收起心绪,转身打开卧室的门,准备去盥洗室洗漱一番。

    打开卧室的门,夏云杰下意识地朝客厅沙发处看去。

    沙发上,那位女精英也就是市公安局副局长秦岚除了肚脐以下大腿根部以上横盖着条被单,堪堪遮住最诱人的部位,其余全都裸露在空气之中。

    雪白浑圆的大腿,两座巍巍颤颤高耸而起的玉女峰,白皙丰腴的玉体就这样几乎毫无保留地展露在夏云杰的眼皮底下。沙发边上的地板上,是扔了一地的白色衬衫、黑色的铅笔裤、黄色蕾丝边的胸罩,甚至还有一件巴掌大带着两根带子的黑色性感小内裤。不难想象,那被单下也是空空如也。

    饶是夏云杰刚刚修炼过,心境出奇的平静,但突然间眼前出现这么一幕惊艳的画面,还是一下子勾起了年轻人那澎湃的血气,一股邪火几乎没有任何征兆地就从丹田处往上蹿起,让他差点就要迈步上前,揭开那条被单,一探究竟。

    或许是开门的声音惊醒了秦岚,当夏云杰被她散发着无限成熟性感气息的**给刺激得血脉贲张,两眼跳动着**的火焰时,秦岚睁开了双眼。

    一睁开双眼,秦岚就看到了夏云杰。一个陌生而年轻的男子,他的双眼正炙热地盯着自己。

    秦岚毕竟是市公安局副局长,从小小刑警到现在的位置,大案小案都办过不少,醒来后,虽然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陌生的地方,甚至不远处门口还站着一位陌生而年轻的男子,但她并没有表露出任何惊慌之色,只是脑海里快速地分析着现在的情况。

    不过当秦岚的目光顺着夏云杰的目光落在自己那裸露在空气中的两座傲人的双峰时,饶是她是市公安局副局长也是慌得下意识地顺手把被单从腹部往上一拉,遮住了那雪白傲人的双峰。

    只是顾此失彼,秦岚却忘了自己此时是光溜溜一丝不挂的,这一拉被单,顿时两条雪白浑圆的长腿还有那最诱人的部位一下子便完全暴露在空气中。

    夏云杰只感到呼吸为之一滞,又长又白的两条腿之间看到的不是传说中的水草肥美而是一片光滑白嫩,虽明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应该马上挪开视线,但眼珠子却似乎压根不听使唤,死死地盯住了那片白嫩。

    秦岚被单一拉,感到下身一凉就知道糟糕,慌忙再次把被单往下一甩,总算把整个人严严实实地盖了起来。

    夏云杰虽是年轻人血气方刚,但终究非常人,秦岚那曼妙的身子被被单严实地一盖,夏云杰体内的火热也随之一冷,神智在一瞬间清醒了过来。

    “我可没脱你的衣服。”夏云杰一清醒过来之后,急忙神色尴尬地解释道。

    “不是你脱的,难道还是……。”秦岚后面一个“我”字还没说出口,突然想起自己有裸睡的习惯,不禁傻眼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