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55章【不是冤家不聚头!】
    午前。

    京城广播电台。

    顶楼的大礼堂人满为患,很多广播频率的主播跟工作人员都来了,一切栏目都给今天的中秋诗会大赛开了绿灯。

    张烨肚子疼,在顶层的卫生间蹲坑呢,可能是这些天泡面吃多了吧,泡面侠也有撑不住的时候,肠胃造了反。他一边蹲大号儿,一边拿着手机上网,发现这次广播台的中秋诗会大赛已经宣传得如火如荼了,不但自己电台网站已经热火朝天,跟其他一些大型论坛和门户网站上也做了广告。今天是法定节假日,大多数男女老少都在家休息,跟亲人朋友过着节,中午正是大家聚餐闲聊的时候,闲着也是闲着,听一听诗会未尝不是个选择,电台选在这个时间举办诗会还是不错的,时间段很好。

    网上热议开,留言无数。

    “诗会?太好了!”

    “这个必须得听听!”

    “去年津市电台办的就不错,好多好诗呢。”

    “哈,今年更厉害,没看作协那些老师们都来了么,我估摸至少得出一首经典的中秋诗词。”

    里面也有对昨天微博骂战有所耳闻的,或者是认识张烨的。

    “咦?孟东国?小红蘑菇这个写童话的也去了?名单上还有大雷?那个鄙视张烨老师的诗人?”

    “哈哈!有热闹看了啊!”

    “对啊,我记得张烨就是京城广播电台的吧?今天文艺频率也转播?张烨老师也得去现场吧?”

    “是啊,这可对上了!”

    “昨天刚骂完今天就遇上了,不是冤家不聚头呀!”

    “张老师会不会也上台讲一首?我有点期待了!”

    “不知道啊,名单上没看有他,都是作协的人!”

    有张烨诗歌的支持者,当然,更多的则是孟东国那些老师们的粉丝,也就是不认同张烨文学素养的人!

    “你们还不服呢?还说张烨呢?”

    “别理那帮人了,根本和他们说不明白,就会水!”

    “名单上没有张烨就对了,昨天老师们说的已经很清楚了,这人就是哗众取宠的,哪里会写什么诗词歌赋啊,这么大的场合,这么大的中秋诗会,还是直播节目,让张烨上台不是开玩笑么,他的诗骗一骗不懂行的就算了,真正懂行的人全笑而不语了,再让别人笑掉大牙。”

    “呵呵,让张烨上去他估计也不敢上啊!”

    “没错,没这个金刚钻就别揽这个瓷器活儿!”

    “我倒是希望张烨上去呢,以前没有对比大家还看不清楚他的真面目,这次这么多老师在,也让大家看一看什么才是真正的诗词,张烨那种三脚猫的诗肯定现出原形,让老师们教导教导后辈!”

    “支持!”

    “张烨算什么东西啊!”

    “这种人就是花架子,我猜他今天肯定不敢上台,你们看过张烨骂人的那些句子没有?你妹啊,一个文人,一个诗人,哪里有这么骂人的?一看就没有一个文人该有的气质啊,老师们质疑的对,他就不会写诗!”

    基本都是质疑张烨的,他也不看了,断了网出了卫生间。

    压轴来的都是重要人物,眼看诗会就要开始了,台里一些领导和请来的作协嘉宾才陆续走入。

    张烨在门口恰好碰见了他们。

    贾副台长微笑地引着他们往里走,“孟主席,这边就是我们的礼堂了,我记得你前年来过吧?”

    孟东国是个四十五十岁的胖子,头发倒是挺多的,没谢顶,只见他点点头道:“是来过一次,那次是开会,也是两年没见到贾台长了,老哥风采依旧啊,一点也没变化,我是不行了,你看看这皱纹。”

    贾副台长跟他似乎关系不错,“哈哈,你得了吧,我头发都掉成什么样了,你才是风采依旧。”

    这时,有一群台里的小姑娘看到了他们,全一拥而上!

    “孟老师!您是孟老师吧?”一个二十岁的女孩儿激动的很,正在调试外面线路的她停下工作冲了上来,“我是您粉丝啊,您的诗我特别特别喜欢,我妈小时候就经常给我念您的诗句,我真是听着您的作品长大的,哎呦我太激动了,太激动了,您,您能给我签个名吗?”

    贾副台长摆摆手,“马上就开场了。”

    孟东国却道:“没事的老哥,签个名又不费时间,来,小姑娘。”

    女孩儿如愿以偿地要到了签名,随即欢天喜地地走了。

    一看孟东国这么好说话,顿时又有好几个姑娘和小青年上来要签名。

    也有人跑去了后面,也不管领导愿不愿意了,都找到了自己的偶像和喜欢的老师要起了签名。

    “小红蘑菇阿姨!您,我,我想要个签名行不?我从小是听着您的童话故事长大的,特喜欢您!”一青年唯唯诺诺道。

    小红蘑菇也有点胖,但打扮的很靓丽年轻,面色和蔼道:“好啊,我给你签哪里?”

    “大雷老师!”那边又有人凑上去,“您的诗一直都是我手机桌面,我能跟您合个影吗?一张就行!”

    大雷是那种又高又壮的东北大汉,口音也带着浓浓的东北腔,记得他资料上说他是京城人,或许是东北长大的,“那还有啥问题!来!”

    签名,合影。

    作协的老师们受到了不小的追捧和围观,也不难怪,大家在京城都是很有名气的,广播台又是京城范围的播音,有时候也会播出他们的作品,于是工作人员们都对这些老师不陌生,有的也很崇拜。

    大雷?孟东国?小红蘑菇?

    后面那十几个人里,听粉丝们的呼喊,好像还有言情作者郑安邦?

    这不都是昨天骂自己的那帮人么,嘿,好嘛,一个不差今天全都来了?

    张烨深深忘了他们一眼,把几个人的脸给记住了,忽然,后面有人喊他。

    “张烨老师,哎呀,可找到您了,座位给您留着呢,咱们文艺频率在中后排,我带您过去。”一刚入职的文艺广播的青年道。

    “好,走吧。”张烨跟进礼堂了。

    张烨?

    他就是张烨?

    一听,孟东国和大雷小红蘑菇等人全看过去了。

    大雷还不了解情况,对这名字也没什么印象了,一见到孟东国他们的表情大雷才想起来这个名字,问道:“哪个张烨?那个写所谓现代诗的那个?”

    小红蘑菇道:“是吧。”

    贾副台长确定道:“是他,怎么了?”

    大雷道:“他在广播电台工作?我刚知道。”

    郑安邦对贾副台长道:“没事贾台长,就是昨天跟网上还说到他了,他压根就不会写诗,写的也不叫文学,孟主席作为前辈说了他几句,结果他还挺不服气似的,一点也不谦虚,还写了首诗反驳,您说这叫什么事?孟主席和我们作为过来人好心教导他几句,他还不领情,好心当成驴肝肺!”

    贾副台长恍然,笑道:“张烨是新人,写鬼故事还算凑合吧,但写诗……怎么可能跟你们几位比啊,呵呵。”

    孟东国摇摇手,“不说他了老哥,咱们进去?”

    “走吧,也快开场了。”贾副台长和台里几个小领导招呼他们入了礼堂,坐在了第一排的位置。

    周围人你看我我看你。

    “你们昨天看张烨微薄了吗?”

    “看了啊,没想到他们今儿个都碰在一起了!”

    “我看这是要出事啊,张烨老师什么脾气谁不知道啊,他在的地方哪次不出状况?别再打起来。”

    “不会的,打起来不至于。”

    “文人相轻,作协的人非说张烨不懂文学,依着小张老师的性格,他能忍才怪,小张老师是什么人啊?那是敢跟同事对骂的主儿,那是敢不给台领导面子的主儿,你们看着吧,我觉得今天绝对安生不了了。”

    在电台其他频率,张烨如今也是非常出名的,大家一提都知道,所以了解到这一形势后,他们总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

    大礼堂中后排。

    张烨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左边是王小美,右边是武大涛,他跟武大涛有过矛盾,自然没什么可说的,王小美是出了名的不爱说话,跟张烨平时也没有太多交流,于是张烨只好低头看自己的手机。

    得,手机信号还不好。

    礼堂可能隔音太好了,把信号也给隔绝了。

    张烨弄了好几次才连上网,看了下电台官网上的中秋诗会评选界面,现在其实已经算开始了,有不少听众朋友和社会各界人士都发来了自己的作品,有写古诗的,有写词的,有现代诗的,也有关于中秋的原创歌曲的,这次大赛没有奖品,但却有荣誉啊,如果能拿到前三名,那肯定在圈子里名气大振,所以参与的人也很多。

    然而内容就不敢恭维了。

    “月啊,我的月儿啊,你是那么的美……”

    “中秋团圆节,家家吃月饼,吃完了一个,又吃了一个。”

    张烨看得眼泪差点掉下来,投票环节已经开通,可就算现在投票排名第一的诗词,也很是一般,质量不高。

    咚。

    礼堂的门关了。

    手机最后一点信号也被封死了,没法上网,张烨只好收起手机,思考怎么才能给自己正一正名!

    我的诗不好?

    我的诗没文学性?

    这不只是否定了张烨,也是否定了他那个世界的文人墨客名家大师啊,张烨真替他们可笑,这也就是在这个世界,如果换了是张烨那里,孟东国他们敢质疑这些话?那非得被揍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