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大明星 > 第54章【中秋诗会大赛!】
    上午。

    天气不是太好,雾蒙蒙的。

    张烨来到单位还没进去,电话就响了,是老妈打过来的。

    “儿子。”

    “嗳,妈。”

    “中秋回不回家啊?”

    “回不去呢,今天得加班。”

    “过节了还加班?那晚上总有空吧?”

    “晚上应该行,那我下班就回去。”

    “不用回菜市口了,你直接去你姥姥家,今天亲戚都来,听说你出名了,你几个妹妹都嚷嚷着要见你呢。”

    “得嘞,那我尽量早点去。”

    “别忘了啊,晚上等着你给我长脸呢!”

    “长什么脸呀?都是自家亲戚,您别又给我吹牛了吧?”

    “反正你多卖点东西,别抠儿逼一样啊,买贵的,也是个公众人物了可别给你妈丢人,行了挂了。”

    嘟嘟嘟,断线了。

    张烨苦笑,老妈没别的毛病,就是有一个特别大的特点——爱面子爱吹牛。嗯,张烨承认这一点上自己肯定是遗传了母亲的,但他从不认为吹牛是个缺点!他那个世界的很多事都能说明这一点。

    吹牛就是错误?不是的!

    知道比尔盖茨怎么成的世界首富吗?

    知道李娜网球怎么拿的世界冠军吗?

    知道刘翔跨栏怎么破的世界纪录吗?

    没几个人知道吧?原因是什么?呵呵,原因就是他们……好吧这几件事其实没有一点关联,换下一个话题!

    办公室人到的还不多。

    张烨也没看就往里走,斜后面忽然蹦起一个声音。

    是周大姐,只听她笑孜孜道:“你打招呼,或不跟我打招呼,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

    张烨赶忙笑着回头,这才看到她,“周大姐早上好,抱歉啊,您桌子上花盆挡着呢,我没注意您来了。”

    周大姐炫耀道:“怎么样小张?你的诗我用的还行吧?”

    张烨不好意思道:“您昨天也看微薄了?”

    “当然看了啊,你微薄我昨天关注的,没想到刚关注就瞧见热闹了,害得我昨天十二点多才睡觉,你没关注我吧?我还给你新诗转发了呢。”说着,周大姐替他抱不平道:“别理那帮作协的人,你要是不懂艺术不会写诗,那全世界都没人会写诗了,大姐支持你,别往心里去啊。”

    张烨笑道:“谢谢周大姐。”

    外面,大家前后脚都来加班了。

    “哟,小张老师来了?你昨天怎么又跟人掐上了?”

    “孟副主席可是京城作协的领导,你怎么得罪他了?”

    “是啊,昨天我也看了,小张老师,要我说你就不该发最后那首诗了,那些都是作协的领导和前辈,真要把人得罪狠了,你以后怎么入作协?还是留几分余地的好,唉,不过那些人也是,平白无故骂你干什么啊?你的诗就算可能比不上他们那些前辈,可你才多大,还年轻着呢,也不能说你的诗一点文学性都没有啊,太伤人了,我看你的诗还是可以的啊,没他们说的那么差。”

    “刘姐,你说什么呢?小张老师的诗叫还可以啊?我看你也是被作协那帮人给诱导了,小张老师多好的才华啊!”

    几个大姐阿姨你一句我一句起来,也出现了分歧。

    直到九点钟上班了,这件事还被众人津津乐道着,话题一直持续。

    田彬也关注了昨晚微博上的战斗,忍不住插了一句,“周姐,孟副主席是什么人啊?那是多少年的老学究了,大雷和其他几个诗人作者也没有一个是外行人,全是业界的专家老师,他们既然这么说了,肯定是有他们对于文学的判断的,咱们不懂,可能看不出来罢了,不是我踩呼张烨老师啊,他那几首诗确实像作协的老同志说的,有不少问题,我读着也感觉变扭。”

    周大姐看看田彬,“那你作一首诗大姐听听?”

    田彬道:“我可没这个本事,但基本的判断力我还是有的。”随即看向贾严,“小贾老师,你觉得呢?”

    贾严想了想,道:“张老师的诗肯定跟那些前辈们的诗没法比,至于有没有文学性,我也不好评价。”

    他们说,张烨也听到了几句。

    本来在张烨跟王小美的直播节目中用两首诗救了一条人命后,办公室甚至是京城广播电台的所有人都一致肯定了他的才华和诗句,全在叫好,没有一个人说不好的。但现如今,孟东国为首的一帮作协的人跟微博上公然质疑和否定下,同事们的意见也全都不统一了,有说好的,有说差的,更多的则是不确定和疑惑。有时候,专家或者权威的意见真的是很害人,也很能影响人。

    怎么扭转这个局面?

    怎么打消大家的质疑?

    没办法,只要张烨一天比孟东国他们资历浅,他就无法翻身,只能被那些的人话压在下面。除非……除非张烨在特定时间特定场合下用绝对的文采和实力将孟东国那帮人踩在脚下,否则大家的质疑声永远也不会停歇。昨天回应了又怎么样?昨天那首诗写得再好又怎么样?人家作协的人就说你不行!就说你不懂艺术!就说你不懂文学!人家上下嘴皮子一动你只能瞪眼干看着!这就是权利与威信的欺骗性,很多老百姓都是不懂这些的,都是听专家说什么就信什么的!

    今天没有公布收听率,因为台里事情多。

    张烨也没在乎大家说什么了,起身要去录音,“小芳,帮我约一下录播间,快一些,不然来不及了。”

    “好。”助理小芳一应,马上去安排了。可没过几分钟她又折身回来,“张老师,台里通知今天咱们文艺频率中午十二点到下午两点的节目全部取消,不用录了,说是要和新闻频率和音乐频率一起直播中秋诗会!”

    “啊?”

    “取消了?”

    “中秋诗会?就是领导这些天都在忙的事情?”

    不过片刻,赵国洲进来了,“大家静一下,今天的播出临时有了变动,都听一下,中午十二点开始,由京城作协牵头咱们广播台举办的第七届中秋诗会就要开始了,咱们文艺广播也要加入直播的行列,这届诗会跟上届在津市广播电台举办的不同,会有创作环节和投票环节,请来了教育局的领导、京城作协的几个副主席和十几个作协会员到现场,具体名单还没定,但人应该不少,由作协的老师们创作有关中秋的诗词歌赋,收音机外的听众们也可以进行创作发表在咱们网站评选界面上,最后由听众们投票选出前三名,也就是加了一些竞争机制,让栏目更好看一些。”

    作诗词歌赋?

    那个孟东国和作协的人也要来?

    张烨听得嘿了一声,这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啊,昨天刚在网上骂过自己,今天就要见面了?

    大雷来不来?

    小红蘑菇来不来?

    张烨反倒有点期待跟台里见到他们了!

    赵国洲嘱咐道:“所以大家手上的事情能放的都放一下,今天全部都以中秋诗会为主,都去帮一下忙,直播会场选的是大礼堂,这是第一次动用这么大的直播场地,设备还没有完全调试好,一会儿我点到名字的跟我走,都出出力,嗯,因为不方便请来太多的观众,到时候中午大家早点吃饭,食堂也会在十点半提前开放午餐,等十二点钟的时候都去大礼堂入座。”

    点名叫人,赵国洲叫走了三四个年轻的小伙子,然后就去大礼堂忙去了。

    周大姐突然道:“小张老师,中秋诗会你不参与一下?写诗可是你的强项啊,他们不是说你不会懂文学吗?你就给他们看一看!”

    另个大姐道:“得了吧,小张都没提前准备,刚刚才知道,人家那些老师肯定早就被通知了,准备得万无一失,小张哪里比的过他们啊?还不如不去献丑。”

    有个负责文案的阿姨道:“小周你就别出馊主意了,小张的诗是好,但也就是咱们看着不错,人家那些作协的人可都是专业的,甚至还有诗人和名家,怎么跟他们比啊?”在外行人心里,作品其实并不重要,名气和威望才是他们首要看的,张烨只是个新人,作协都没入,大家下意识地就确定了张烨的作品定然不如那些人。

    众说纷纭。

    后来时间差不多了,大家就都去食堂提前吃饭。

    张烨其实也犹豫着呢,中秋诗会,孟东国大雷他们极有可能也会参加,这不正是自己翻身的时候吗?这不正是自己证明自己的时候吗?但他怎么参加啊?诗会大赛的赛制就看出来了,听众们虽说也能参与发表,可那只是文字形式的,而作协的人却是直播中朗诵的,也就是说,台里定的前三名肯定是在作协那帮人中产生的,已经给了他们太多的天时地利人和!

    他上去捣乱?

    他横插一杠子?

    所以张烨就算想上,他也不知道广播台的领导和京城作协的人会不会让他上去啊。

    算了,到时再说吧,有关中秋节的诗词歌赋?张烨也没想好呢,不是他脑子里没作品,而是……实在太多太多了啊!

    没准备?

    他压根用不着准备!

    中秋的诗词歌赋?不是吹牛逼,张烨说上一天一夜估计都说不完!

    中秋可不是现代的节日,在古代就源远流长了,关于中秋的诗也数不胜数。在这个世界里,历史是没有太大变化,几个朝代,那些皇帝,都跟张烨记忆中的一样,因为这些历史的影响太大了,想必游戏戒指也没法把这个历史背景给修改了,不然如今的社会结构也不会是这个社会结构了,牵一发动全身。

    但很多文化作品和历史名人却没有了!

    李白?

    杜甫?

    王维?

    一个都不在了!

    被替换取代的是另一些人!

    这个世界的古代诗仙诗圣,都是一些张烨从没听说过的名字,比如皓然,比如陈一乾,比如孟樊。那些这个世界的诗词歌赋张烨也闻所未闻,同样,他们自然也肯定没听过张烨那边的经典诗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