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江山战图 > 第0070章 意外收获
    readx;    在柴绍大帐内,李神通、李靖、柴绍、张仲坚四人聚在一起,张仲坚在灯光下展开了羊皮卷。

    众人都欣喜万分,这正是三十万件兵甲的隐藏地图,李靖认识突厥文,上面有得到兵甲的记录,他指着西面一座大山道:“这是肯特山,他们将兵甲隐藏在了肯特山内,大家看,这里有标识。”

    在肯特山山脉中有一个战刀标识,柴绍眉头一皱,“可是山脉足有上千里,我们去哪里找藏兵甲之处。”

    李靖微微一笑,指着上面的突厥文道:“这里写得很清楚,在艾当山口入谷处三百步,山崖两丈处有一洞穴,应该就是隐藏兵甲之地。”

    “可是艾当山口又在哪里?”李神通不解地问道。

    这时,一直沉默的张仲坚忽然道:“我知道艾当山口在哪里,我曾去过。”

    众人大喜,柴绍激动异常道:“那么事不宜迟,我们立刻出发,若被图勒发现丢了地图,可就麻烦了。”

    众人又商量片刻,确定了各种细节问题,半个时辰后,柴绍一行人骑着双马离开了俱伦部,向西方千里外的肯特山疾奔而去。

    ........

    两天后,张铉等四人走出了莽莽森林,前方是宽约三十里的狭长浅层冻土地带,一直延续千里外的北方,横穿过这片冻土地带,便是波光浩淼的北海。

    尽管此时已到了初夏,但他们还是可以看到大片冰雪覆盖的土地,刚刚才开始融化,天气依旧十分寒冷,他们没有穿皮袄,冻得直打哆嗦,地上覆盖着厚厚一层淤泥,刚走几步便将他们皮靴吞没了。

    “这里的土地只是表面融化,地上深处永远结冰,比铁还硬。”

    风很大,辛羽说话的声音都颤抖着,“要当心淤泥,别陷进去了!”

    “这里有冰渣子吗?”张铉大声问道。

    “有!但不多,要仔细看,遇到紫色的就是。”

    尉迟恭用木棍探路,一步步向前走,忽然,他大喊起来,“俺找到了!”

    众人一起奔上来,只见一处尚未融化的冰雪上有两个紫色的小虫在交缠蠕动,张铉大喜,连忙取出铜葫芦,用匕首轻轻一挑,两只缠成一团的小紫虫被装进了葫芦里。

    辛羽也十分欢喜,“这么快就发现了,看来今年冰渣子出土很多。”

    虽然尉迟恭很快便发现了两只紫虫,但并不意味着他们就能随处发现,他们继续艰难地向西走,穿越冻土地带,走了十几里,才找到十条小虫。

    辛羽见张铉有点失望,便笑道:“已经不少了,我们前年二十几人找了三四天才能找到三十条,这才多久,就有十条了。”

    张铉向四周张望一圈,忽然,他看见左面百步外有一个小黑点,被一条刚融化冰雪形成的小溪冲刷出来,很像一只黑色小碗倒扣在地上,在雪地里十分显眼。

    张铉犹豫了一下,心中暗忖,要不要去看一看?

    就在这时,北面的程咬金激动得大喊起来,“你们快来看,我发现了什么?”

    众人连忙走过去,大家都呆住了,只见一丈方圆的冰土上,密密麻麻全是紫色的小虫,足有五六十条之多。

    张铉欣喜万分,一路上对程咬金的不满顿时烟消云散,这家伙不愧是福将,运气真不错,居然被他发现了虫窝。

    他来不及多说,抽出匕首将一只只小紫虫小心地挑进了铜葫芦中,尽管有十几条钻进了土中,但他还是收获丰盛,一次便抓住了四十八条紫虫,连同之前的十条虫子,足足有五十八条紫虫到手,远远超过了他的需要。

    “功得圆满!”

    张铉将铜瓶小心放入皮囊中,心满意足对众人笑道:“先出去休息一夜,明天我们就返回俱伦湖。”

    过来的路已经消失了,雪地下布满了陷阱一般的沼泽,很多地方不时冒出小泡,稍不留神就会遭遇灭顶之灾,众人用绳索牵着,小心翼翼向回缓慢行走。

    这时,张铉又看见了那个黑色的物体,在阳光照耀下闪烁着一种奇异的光泽,距离他只有几十步,他再也忍不住,对众人道:“稍等我一下!”

    他解开腰间的绳索,用长木棍探路,一步步向黑色物体走去。

    “公子,那只是一块黑石头,算了吧!”程咬金在后面喊道。

    看起来确实很像黑石头,但黑石头不会有这样的光泽,随着张铉走近,他发现黑石上还隐隐透出紫红色。

    “稍等一下,我马上就回来!”

    虽然相隔只有几十步,但黑石旁布满了沼泽,这些沼泽流泥以极慢的速度移动,这块黑石似乎就是从泥沼下被慢慢挤出来。

    张铉足足花了近半个时辰才靠近这块黑石,这时,辛羽也跟着走了过来,她扔了一卷皮绳给张铉,“拴在腰上!”

    张铉将皮索拴在腰间,几乎是从一片泥沼硬壳上慢慢爬过去,一把抓住了黑色石头,他立刻发现这不是普通的黑石,而是一种黑色金属,地表上只露一角,主要部分在下面。

    张铉解下腰间皮索,牢牢捆在黑色物体上,他又爬了回去,他和辛羽一起用力拉拽,黑色物体慢慢被拖了出来,一点点拖到他们面前。

    黑色物体上沾满了淤泥,外形很像一颗巨大的花生,长一尺,通身呈黑红色,看起来十分沉重,张铉试着抬了一下,不由暗暗咋舌,如果是块生铁,这么大最多也就三四十斤,但这块黑色金属却至少重十斤,这会是什么?

    这时,尉迟恭和程咬金也走过了过来,尉迟恭在马邑郡做了二十年铁匠,见过很多草原的稀奇物品,当他看见这块黑红色金属时,他顿时呆住了。

    半响,他慢慢蹲下来,轻轻抚摸这块金属,眼中竟露出迷醉之色。

    “老尉,这玩意儿很值钱吗?”程咬金也蹲下来问道。

    “何止是值钱!”

    尉迟恭深深叹息一声,“这东西俺见过,俺师父的铁匠铺里有拳头大一块,是他的镇铺之宝,从来不准俺碰一下。”

    “这是什么?”张铉好奇地笑问道。

    尉迟恭站起身,恭恭敬敬问张铉道:“公子听说过黠戛斯吗?”

    “好像是个草原部落?”

    尉迟恭点点头,“中原称他们为纥骨,突厥人叫他们黠戛斯,他们生活在极遥远的北方,以制作最精良的刀剑而出名,说起很好笑,他们的锻造技艺比中原差得太远,但做出来的刀剑就比中原好,原因就是这个。”

    尉迟恭一指地上黑红色金属,“这就是它们的秘密,黠戛斯叫它迦沙,下雨时它会从天上落下,一般只有黄豆或者指头大小,只有极北之地才有,我们马邑郡铁匠叫它迦沙玄铁,黠戛斯把它加入生铁,便可锻造出利剑,俺听师父说,黠戛斯也有一块胡瓜大小的迦沙,是他们部落的圣物。”

    张铉听懂了他的意思,这就是一块天外陨铁,难怪这么沉重,看来上苍待他不薄,不仅让他找到了紫虫玉蛹,还送给他一件草原圣物迦沙玄铁。

    .......

    南方百里之外的黑森林内,一支长途跋涉而来的队伍正快速向大湖方向推进。

    这支队伍约百余人,身着黑衣,手执长矛和战刀,个个身材魁梧,精壮善战。

    这支队伍正是从碛口小镇北上的骑兵,他们虽然是从幽州地界进入草原,但他们却不是隋军,而是来自河北清河郡的一支叛军,为首的中年大汉,正是叛军首领窦建德。

    窦建德在清河郡起兵造反后,得到了北齐渤海会的支持,迅速壮大,但兵甲不足依然是他们最大的软肋。

    数月前,窦建德从渤海会那里得到消息,高句丽运送给突厥一批兵甲在俱伦湖一带失踪,数量足有数十万件之多。

    这让窦建德兴奋异常,他把军队托付给义弟刘黑闼后,便亲自率领百名精锐骑兵北上草原寻找这批兵甲。

    窦建德和草原仆骨部有着十分密切的贸易关系,仆骨大酋长特仁向他透露了一个秘密,这批兵甲极可能藏在北海某处,但仆骨部也并不知道具体的藏匿地点。

    尽管北海十分遥远,风险极大,但被数十万件兵甲鼓舞,窦建德毅然决定北上,如果他能找到这批兵甲,再得到仆骨部的帮助,把它们运回中原,那么他就能迅速成为河北第一大势力,拥有数十万强大的军队。

    窦建德率领百名手下冲到了一片占地十余亩的空地内,四周顿时变成十分空旷,他们已经到了森林边缘。

    这时,所有人都向随队谋士高岩望去,高岩是渤海高氏子弟,长得很瘦弱,但精于天文地理,尤其善观天象。

    夜幕已经悄然降临,高岩仰头观望天幕中的星座,以确定他们此时的方位。

    窦建德却有点不安,他感觉四周藏有一丝杀气,他警惕地向四周观察,这时,他忽然发现一簇灌木丛出现了战马的影子。

    他大吃一惊,厉声高喊道:“有埋伏!”

    但已经晚了,森林中号角声骤然响起,人马晃动,密集的箭矢从四面八方向他们射来。

    .......

    【注:关于迦沙玄铁,新唐书中有记载:黠戛斯,古坚昆国也.....每雨,俗必得铁,号迦沙,为兵绝犀利,常以输突厥。】

    ...( )